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三百五十一章 爭執(兩更合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五十一章 爭執(兩更合一)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見他走,清韻忙喊道,「你不先吃早膳?」

可是楚北腳步太快,她說話時,人早走遠了。

清韻忍不住咕嚕道,「就算心急,也不急於這一時半會兒吧?」

聽到清韻呢喃,喜鵲捂嘴笑道,「皇子妃起太晚,大皇子已經吃過早膳了。」

清韻,「……。」

不說話,她默默的坐到桌子前,端起粥碗吃起來。

吃完了早膳,清韻便起身去永寧宮給太后請安。

雖然太后不一定會見她,但她還是得去,不然一個沒規矩的帽子扣下來,壓得人脖子不好受埃

每每這個時候,清韻就迫切的想搬出皇宮住,好在她的那些陪嫁都送出宮了,有季嬤嬤她們幫著收拾,應該要不了幾日就可以搬離皇宮了。

看著清韻擦額頭上的汗珠,青鶯忍不住道,「要是有兩件冰綢衣裳就好了,可以換著穿。」

她也希望有兩件啊,可那怎麼可能呢,那一件要不是太后不喜歡大紅色,還輪不到她呢,她應該知足才是,可偏叫她習慣了冰綢,一旦脫下來,只覺得天能把人熱暈。

一路都盡量從樹蔭下走,而且走的不快。

剛走到一棵老槐樹下,就和二皇子迎面碰上了。

他也從樹蔭下走。

清韻默默往右走了幾步,把路讓開。

誰想二皇子也讓道了……

而且步調驚人的一致,讓過路的人都懂。

站在太陽底下,清韻笑道,「二皇子請。」

二皇子看著她,搖頭道。「怎敢勞煩大皇嫂給我讓路?」

清韻傾然一笑,也不推辭,就走到樹蔭底下了。

只是她是要路過的,誰想二皇子朝她作揖了,倒是把清韻給怔住了,她雙眸詫異的望著二皇子。

二皇子有些尷尬道,「有件事。需要麻煩下皇嫂。」

清韻就知道他作揖是有事相求。就是不知道是什麼事,她問道,「我有什麼事能幫二皇子的?」

二皇子看著清韻。道,「父皇賜婚我與沐五姑娘,只是她臉上有傷疤,宮裡還不知道什麼時候進貢養顏膏。我希望皇嫂能賣兩瓶子藥膏給我。」

聽聽,要不是知道他和雲貴妃一心想皇上收回賜婚聖旨。皇上不答應,他們就另闢奇徑,還真的要為二皇子的柔情似水給感動了。

清韻沒有說話。

二皇子又問了一句,「皇嫂能否賣我這個薄面?」

清韻聽得一笑。道,「怎敢不賣?只是我昨兒聽宮裡下人碎嘴,說貴妃娘娘求皇上收回給二皇子和五妹妹賜婚的聖旨。現在二皇子你又找我買藥膏醫治五妹妹臉上的傷疤,我一時間腦袋有些轉不過彎來。」

二皇子沒想到清韻會這麼直接了當的問。她和沐五姑娘關係並不好,要是好的話,不可能不醫治沐五姑娘,她沒有皇子妃的位置,她不應該高興嗎,怎麼瞧著像是替沐五姑娘擔憂似地?

不確定清韻擔憂是真,還是假,他半真半假的回道,「母妃確實求過父皇,希望他能收回賜婚的聖旨,只是聖旨賜婚,又是母后親自求回來的,父皇怎麼會答應,其實母妃也不是真的想退親,只是想早些拿到養顏膏,幫沐五姑娘醫治臉上的傷疤,好了卻一樁心思,只是養顏膏珍貴,父皇也沒輒,我不知道皇嫂和沐五姑娘有什麼恩怨,只希望皇嫂能幫我這一回。」

他態度誠懇,語氣真切,清韻覺得她要是不答應,良心都過意不去埃

她點頭答應了。

怕她反悔似地,二皇子趕緊把兩萬兩銀票送上。

清韻很爽快的接了。

把銀票疊好,她笑道,「二皇子放心,等我給太后和皇后請了早安,便讓丫鬟把藥膏給你送去。」

「有勞皇嫂了,」二皇子再次作揖道謝。

道謝完,兩人都各自朝前走。

青鶯回頭看了好幾眼,確定二皇子走遠了,才望著清韻道,「皇子妃,你不是說不賣藥膏給五姑娘嗎,怎麼又……?」

青鶯覺得不應該,她們和二皇子又不熟,當初拒絕了雲貴妃,現在拒絕二皇子完全可以埃

但是清韻不這麼想,當初她回絕雲貴妃,那是因為她沒有想過退掉沐清柔的親事,現在不同了,雲貴妃和二皇子都想退親,她若是再不鬆口,不是她尖酸刻薄,就是沐清柔品性惡劣叫她深惡痛絕。

這不正好給了二皇子退親的理由嗎?

連自家姐妹都不願意幫她,她何德何能做他的皇子妃?

況且,楚北也撂了話,二皇子娶定沐清柔了,但是皇家愛臉面,皇上和太后不可能任由沐清柔臉上帶著傷疤嫁給二皇子,現在二皇子求她,她何不做個順水人情,免得到時候皇上和太后拉下臉面求她,心裡膈應。

她可是有任務在身的,要博得太后的好感啊啊啊!

二皇子想借買藥膏告訴她,他和雲貴妃沒有退親的想法。

她正好藉此回二皇子,她很樂意看見他們感情深厚,而不是退親。

邁步往前走,很快,就到永寧宮了。

清韻還以為她會碰壁,太后不見她,誰想到太后竟然見她,清韻有些受寵若驚埃

跟著丫鬟,清韻進了大殿。

殿內,太后坐在鳳椅上,正端茶輕啜,丫鬟在一旁打扇子,季嬤嬤伺候在一旁,除此之外,就沒有旁人了。

清韻上前,福身給太后請安。

聲音清脆悅耳,在大殿內回蕩,很是動聽。

太后看著她,態度前所未有的好,笑道,「起來吧。」

清韻就起身了,她有些忐忑,太后怎麼今天對她格外的和顏悅色埃叫她心底覺得毛毛的,有些不適應。

正納悶呢,就聽太后笑道,「你送給哀家的養生丸,哀家昨兒吃了,效果著實不錯。」

清韻抬眸,望著太后。

太后沒有再說什麼。季嬤嬤笑道。「太后夜裡難安寢,往常只能睡兩個多時辰,尤其是天熱的時候。更是少眠,但是吃了大皇子妃你配製的養生丸,太后昨晚睡得格外的好,足足睡了三個半時辰。早上起來,整個人精神煥發。連早飯都比往常多吃了半碗粥。」

季嬤嬤跟著太后大半輩子了,太后心情好,她比太后的心情更好。

她們心情好,清韻心情也好埃她道,「養生丸,溫陽散寒。益氣健脾,可治療心脾兩虛、陽氣不足所致的失眠。伴有心悸、健忘、神疲體虛、頭暈眼花、食慾減退……等癥狀。腎氣虧虛,腎精耗傷,腎藏精,為先天之本,其華在發。腎氣充盛,頭髮自然茂密有光澤,只要太后堅持服用,睡眠會越來越好的。」

清韻說了一通,太后也聽不明白,但是自己的身子,自己清楚,清韻的養生丸很對路,比那些太醫們開的苦兮兮的葯好太多,她受夠了失眠的苦,能一覺睡到天亮,精神飽滿,比什麼都好。

正因為如此,清韻來給她請安,她才許她進來,看她的眼神都格外的溫和。

這會兒見清韻夸夸其談,太后難得打趣她道,「那些醫理,哀家不懂,但你的醫術,哀家信得過,你對哀家也很上心,想要什麼賞賜,但說無妨。」

清韻臉微微紅,連忙搖頭道,「清韻只是聽吩咐辦事,不敢要賞賜。」

「聽吩咐辦事?」太后聽得眉頭一皺,「聽誰的吩咐辦什麼事?」

聽外祖父的吩咐啊,不過外祖父的吩咐,十有*就是皇上的吩咐。

「是皇上吩咐清韻的,他知道太后精神不濟,神疲體虛,太醫院的太醫們都沒有什麼有效的辦法,正巧清韻醫術還過的去,就讓清韻多注意些,清韻這才借著敬茶的機會,把藥丸送上,還有瑾淑縣主,清韻給她治療眼睛的時候,她也拜託過清韻……。」

為了化解太后和皇上之間的矛盾,她只能把功勞往皇上身上摁,她容易么,不過瑾淑縣主確實很關心太后的身子。

知道太后也很關心瑾淑縣主,她才會說的,沒有什麼事比子女孝順更叫人開心的了。

清韻說著,偷偷注意太后的神情,果不其然,太后神情更慈藹了三分。

屋子裡留下的都是心腹,加上太后曾經在清韻跟前因為瑾淑縣主的眼疾流過淚,聽清韻說瑾淑縣主關心她,她就問道,「長公主的眼疾怎麼樣了?」

一句長公主,叫季嬤嬤側目,清韻也抬眸看著太后。

太后反應過來,長公主早被她給貶了,倒沒有尷尬,只問道,「瑾淑縣主的眼疾怎麼樣了?」

季嬤嬤有些喟嘆。

清韻搖頭,「清韻已經有好些天沒有見過瑾淑縣主了,不知道她眼疾如何。」

這事太後知道,瑾淑縣主回京之後,她去過哪裡,見過什麼人,她都一清二楚。

這些天,她也沒有瑾淑縣主的消息,她吩咐過,如果瑾淑縣主府,沒有什麼動靜,不必來稟告她,那些人真就聽話的不跟她說。

現在瑾淑縣主關心她,她忍不住道,「還沒有找到醫治瑾淑縣主眼疾的辦法?」

清韻沒有點頭,也沒有搖頭,只道,「清韻翻閱醫書,找到幾個方子,但是一直沒時間調製藥水,等過些時候搬出皇宮,清韻會儘快把藥水調製好,給瑾淑縣主治眼疾。」

太后聽著,輕點了下頭。

這時候,有公公進來道,「太后,皇上來了。」

太后心情好,就道,「讓他進來。」

公公退出去,很快,皇上就進來了。

皇上走上前來,見太后望著他笑,笑的皇上一頭霧水,不明所以。

「皇上怎麼來了?」太后問道。

皇上請了安,然後坐下來,才回道,「朕有件事要告訴太后一聲。」

太后問道,「什麼事?」

太后的聲音也很和藹。皇上心底更好奇了,總覺得太后今天對他的態度出奇的好,他道,「今兒早朝,衛國公提出雙生子的事昭告天下了,就該將寄養在外的皇子寫進皇家玉蝶里,文武百官都贊同。朕顧及和親的端敏公主。沒有答應,這會兒奏摺已經堆得小山高了,朕來問問太后您的意思。」

太后聽著。道,「朝堂大事,皇上做主就是了,不必來問哀家。」

「太后不反對?」皇上有些訝異。

那抹訝異。刺的太后眼睛疼,但想到私下裡皇上還是關心她。太后心就軟了,「文武百官都贊同的事,哀家有什麼好反對的?」

尤其那抱養在外的皇子「楚大少爺」已經死了,寫不寫進皇家玉蝶了。並不重要。

他卻巴巴的跑一趟,太后認定皇上是許久沒有瞧見她這個母后,故意尋個理由來看看她。

這麼一想。太后的心情就更好了。

她還想跟皇上再說兩句話,結果皇上澆冷水了。他起身告退了。

看見他走,太後有些生氣了,以前都是寫在心底,現在掛在了臉上,「大熱天的,巴巴的跑一趟,就為了問這麼一句話,也不嫌累。」

清韻也覺得皇上閑的慌,太后那意思,明顯是想和皇上聊聊家常啊,他咋就不懂呢。

正走神,就被太后潑冷水了。

「哀家乏了,你也退下吧。」

清韻暗撇了下嘴,就福身告退了。

然後去長信宮給皇后請安,皇后的心情不怎麼好。

一來,她為寄養在外的兒子能認祖歸宗而高興。

二來,她又很心酸。

她期盼這一天,盼了十九年,現在終於能如願了,可偏偏兒子生死未卜,下落不明。

皇后心情不好,就不怎麼願意說話,清韻只待了會兒,便福身告退,回寢宮了。

臨近中午,楚北才回來。

清韻一邊給他遞帕子擦臉上的汗珠,一邊道,「你去欽天監,怎麼這麼久才回來?」

楚北抹了把臉,道,「我先去了御書房,再去的欽天監,剛剛從鎮南侯府回來。」

清韻還想把皇上答應認「楚大少爺」的事告訴楚北,結果一算時辰,皇上是在他去了御書房之後,才去的永寧宮。

指不定就是楚北說了什麼,皇上才巴巴的跑去問太后。

而且他打的什麼算盤,她也猜到三分。

他這是咬了魚餌,踹了吊鉤,會把人氣死的。

第二天,就證實她的猜測了。

早朝的時候,當著文武百官的面,皇上把修改皇家玉蝶的事交給寧王去辦,並吩咐欽天監挑個好日子。

剛吩咐完,興國公就笑了。

但是很快,笑容就僵硬在了臉上,因為鎮南侯站出來道,「皇上,臣昨兒回府之後,左思右想,還是覺得有件事不妥。」

「什麼事不妥?」皇上問道。

鎮南侯就道,「一旦修改了皇家玉蝶,那北兒就成了二皇子,二皇子就成了三皇子,皇上給二皇子賜了婚,到時候是三皇子娶沐五姑娘,還是依照聖旨所寫,讓二皇子娶她?未免將來出現爭執,臣覺得在修改皇家玉蝶之前,應該讓二皇子和沐五姑娘先完婚。」

鎮南侯顧慮周全,不少大臣議論紛紛,然後表示贊同。

看著越來越多的朝臣贊同鎮南侯的提議。

衛國公傻眼了。

他打的就是這個如意算盤,現在卻成了鎮南侯逼迫二皇子儘快迎娶沐五姑娘的理由……

他這不是偷雞不成蝕了把米嗎?!

他趕緊補救道,「鎮南侯顧慮太多了,大家都知道皇上賜婚的是雲貴妃所出二皇子和沐五姑娘,怎麼會起爭執?」

可惜鎮南侯不上當,鑒於衛國公在「楚大少爺」認祖歸宗一事有功勞的份上,他笑道,「以前吧,我是覺得堂堂皇子,要以外室所出庶子的身份活著,太憋屈,一心盼著他能認祖歸宗,現在皇家願意認他,太后也不反對,一時間,我這心還有些空落落的,我養了『楚大少爺』十九年,在我心底,他就是我的親孫子,乍一下要認祖歸宗,成了外孫,心底百般不是滋味兒,能多留一段時間也是好的,更何況二皇子年紀也不小了,也該娶妻生子了,難道衛國公就不想抱曾外孫?」

衛國公硬著頭皮點頭道,「想。」

皇上就笑道,「那就先讓二皇子和沐五姑娘完婚,再另擇吉日,修改皇家玉蝶。」

再然後,欽天監站出來道,「皇上,下個月十六是個大吉大利的日子。」

皇上一思量,距離下個月十六還有二十幾天,來得及。

「那就下個月初六,讓二皇子和沐五姑娘完婚。」

得知這個消息,雲貴妃差點氣撅過去。

她火急火燎的趕到御書房,求皇上收回成命。

這一回,皇上發怒了,他把手裡的奏摺重重的拍著桌子上,冷了聲音道,「求朕下旨賜婚的是你,讓朕收回賜婚聖旨的還是你,你要嫌貴妃的位置做的不舒坦,想找點不痛快,就搬去冷宮住,朕隨你在冷宮怎麼折騰1

雲貴妃聽得臉一白,眼淚就從臉頰上滑落下來,「皇上,沐五姑娘是臣妾求您賜婚給皇兒的,可臣妾已經知道錯了,都說人非聖賢孰能無過,過而能改善莫大焉,你就不能給臣妾一個知錯就改的機會嗎?」

皇上斂眉,問道,「沐五姑娘做了什麼十惡不赦的事?」

雲貴妃沒有說話。

皇上就更生氣了,「既然沒有做什麼十惡不赦的事,那就是些小毛病,你若是看不上眼,就盯著她改了便是。」

雲貴妃知道皇上是打定主意不收回賜婚聖旨了,她不敢在這時候再提收回賜婚聖旨的事,只能迂迴道,「皇上,沐五姑娘年紀還小,尚未及笄,還是等她及笄了,再讓她和皇兒成親……。」

雲貴妃話未說完,就被皇上抬手打斷了,「朕還記得,當初你嫁給朕的時候,也沒有及笄。」

當初他不願意娶,以雲貴妃沒有及笄回絕太后,可是並沒有什麼用,太后依然逼他娶了雲貴妃。

所以,尚未及笄這個理由,別人用可以,她雲貴妃和太後用不了。

二皇子下個月十六迎娶沐清柔的事,就這樣板上釘釘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