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三百五十三章 威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五十三章 威脅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

清韻坐在馬背上,小心的抓緊韁繩,見馬車翻到在地,馬脖子被割破,血濺了一地,不再動彈,她提到嗓子眼的心才放下。

她沒有再管馬車,而是看向遠處。

方才她之所以喊小心啊,是因為馬車衝過來時,有個姑娘正在路中間走。

她是喊她小心的,不過當時距離太遠,她沒有聽見,不然也不會被馬車撞翻了。

見她撞到在地,沒有爬起來,清韻擔心她出事,連忙要下馬來。

她三步並兩步朝那姑娘走了過去,那姑娘的穿著打扮,像是大戶人家的丫鬟。

被撞的有些嚴重,那丫鬟臉色刷白,但是手裡還握著兩串糖葫蘆,還有撒了一地的糕點果子。

清韻蹲下幫她把脈,那丫鬟看見清韻,喊了一聲,「大,大皇子妃……。」

清韻愣了下,「你認得我?」

丫鬟艱難一笑,「奴婢,奴婢是雲麾將軍府丫鬟,曾,曾經跟三姑娘一起參加,參加安定侯府宴,宴會……。」

她受傷很重,說話有些斷斷續續。

當初她辦宴會,來參加的大家閨秀和世家少爺太多,她只勉強記住小部分人。

但云麾將軍府蘇三姑娘,清韻是印象深刻啊,輕輕鬆鬆就吃了一大盤子包子,還說侯府包子好吃。

「你傷的不輕,先別說話,」清韻點頭道。

然後手輕輕摁著那丫鬟的胸口,丫鬟原就蒼白的臉色,頓時又白了三分。

豈止傷的不輕,肋骨都斷了,得接骨才行。

楚北站在一旁。他是學武之人,別的病他看不出來,但是斷胳膊斷腿他知道,當即吩咐衛風道,「送她去藥鋪要大夫。」

衛風領命,然後小心的抱起丫鬟,往前面的藥鋪走。

清韻站起身來。回頭看著那倒在地上的馬車。

馬車倒地有一會兒了。怎麼沒見人出來?

而且那叫救命的聲音似乎有些耳熟,好像在哪裡聽過?

心中想著,清韻朝馬車走去。

馬車倒在地上。清韻掀開車簾,等看清楚馬車裡坐著的人是誰,她怔住了,「若瑤?」

她望了楚北一眼。眸底帶了些擔憂,因為若瑤郡主額頭有血。好像昏迷了。

不敢耽擱,清韻趕緊把若瑤郡主扶出來。

只是她力氣小,哪裡扶的動坐在馬車裡的若瑤郡主啊,楚北道。「我來。」

清韻就讓開了,楚北把若瑤郡主抱出來。

也不知道在露嗑茫若瑤郡主髮髻凌亂。額頭有血,臉色很蒼白。

清韻就不解了。天氣這麼熱,她不在王府里陪著寧王妃,跑出府做什麼?

前面就是藥鋪,楚北抱著若瑤郡主朝藥鋪走去,清韻在一旁緊跟著。

藥鋪里,有大夫正給人診脈。

瞧見楚北和清韻進去,他愣了下,臉上騰起一抹欣喜來,趕緊起身。

他是認得清韻和楚北的,他和周大夫很熟,清韻贈醫施藥十天,以周大夫的藥鋪那些葯哪裡夠啊,就是人手都不夠啊,這不把關係好的杭大夫找了去,那十天,他鋪子里的葯都送到周大夫藥鋪里去了,可以說,他也是清韻贈醫施藥十天的受益者。

尤其,清韻給病人開的那些藥方,他沒少磨著周大夫給他看,對清韻的藥方,用藥之詭異,杭大夫是驚嘆連連,欽佩之至。

如今看到清韻來他的鋪子,杭大夫頓時有一種蓬蓽生輝的感覺,激擋懷隼椿傲恕

等他瞧見楚北懷裡抱著的人是若瑤郡主,大夫又愣了一下,方才馬車失控,他瞧見了,卻沒想到是寧王府若瑤郡主。

寧王妃小產了三回,京都大小大夫都被請去過寧王府,他們幫王妃診脈時,若瑤郡主就守在一旁,是以京都大部分大夫都認得若瑤郡主。

若瑤郡主受傷了,大皇子妃醫術高超,卻將她送他鋪子里來,顯然不是找他看病的,只是借地方一用,或者若瑤郡主傷的太重,需要及時抓藥煎藥。

不敢耽擱,他趕緊道,「到裡間來。」

很快,就進了裡間。

楚北將若瑤郡主放下,清韻道,「小心點。」

等若瑤郡主在椅子上坐下后,清韻趕緊幫她把脈,然後大鬆了一口氣,道,「受驚不小,但沒什麼大礙,都是些皮外傷。」

說完,她就抬手輕拍若瑤郡主的臉頰了,喊道,「若瑤,醒醒。」

連喊了好幾聲,若瑤郡主眼皮子才動了幾下,然後才把眼睛睜開。

等看清楚是清韻,她眼眶一紅,就摟著清韻的腰,嚎嚎大哭起來,「清韻姐姐,方才嚇死我了……。」

清韻知道她受驚了,之前她們兩個一起坐馬車,然後顛簸,若瑤郡主受驚后,還病了一常

那時候,好歹還有她在馬車裡,兩個人一起,還有個伴,多少心安一些。

這回,就她一個人,肯定是嚇壞了。

清韻抬手摸若瑤郡主的頭,告訴她沒事了,結果碰到她的腦袋,若瑤郡主就倒抽了兩口氣,喊道,「疼……。」

楚北站在一旁,瞥了航大夫一眼,道,「先退出去。」

航大夫就趕緊退了出去。

若瑤郡主醒過來,只看見了清韻,這會兒見楚北也在,她臉一紅,尤其想到她方才抱著清韻嚎嚎大哭,實在是丟臉。

再聽清韻問她哪裡疼,若瑤郡主紅著臉,搖頭道,「就是馬車發狂時,我在馬車裡多撞了幾下,和上回一樣,回去抹些葯就沒事了。」

清韻點頭,然後問道,「馬車怎麼出事了?」

若瑤郡主搖頭,「我也不知道,好端端的,它就發狂了,我怎麼會這麼倒霉埃」

馬怎麼可能好端端的發狂呢,定然是有原因的,只是若瑤不知道罷了,她問道,「天這麼熱,你怎麼獨自出府了,連丫鬟也不帶一個,要是出事了怎麼辦?」

要是若瑤郡主出事了,寧王妃肯定會傷心欲絕,那她就是華佗在世,也保不住她肚子里的孩子的。

若瑤郡主被訓的低了腦袋,她知道清韻是為了她好,她嗡了聲音道,「我也不想出王府的,可是有人威脅我。」

楚北站在一旁,眉頭皺了下。

清韻就驚訝了,「誰敢威脅你?」

若瑤郡主搖頭,「我也不知道是誰,昨兒下午,有人給我送了張請帖,裡面夾了封信,邀我在慈雲庵見面……。」

「人家邀請你見面,你去就去了?」清韻有些頭暈了,心底后怕不已。

她怎麼這麼天真啊,這麼大的事,她不告訴寧王和寧王妃,就獨自去了慈雲庵,萬一是有心人要害她,她什麼人都不帶,她可知道會有什麼後果?

清韻實在忍不住了,替寧王和寧王妃教訓起若瑤郡主來。

若瑤郡主覺得委屈,她輕咬了下唇瓣,道,「我也不想去的,可是那人在信上說,如果我不去,就讓寧王府名譽掃地,我……。「

說著,若瑤郡主緊緊的扭著帕,把頭低著,沒有再說話。

清韻就知道,她不會再透露信上的內容,她雖然好奇,卻沒有再問,只嘆息道,「若瑤,以後再遇到這樣的事,你一定要告訴寧王和王妃,若是有人真的要威脅寧王府,也應該找你父王和母妃,找你一個小郡主有什麼用?」

她一個小小郡主,活在寧王和寧王妃的眼皮子底下,別人威脅她,能得到什麼好處?

這要不是一個鬧劇,那就是威脅之人腦子有玻

若瑤郡主點頭道,「肯定是有人逗我玩,要叫我知道是誰,我一定把他吊在城門上,狠狠地拿鞭子抽他1

說著,她還做了一個拿鞭子抽人的動作。

清韻見了好笑,要是真知道是誰,以若瑤郡主的性子,抽人家幾鞭子或許可能,把人家吊在城門上抽,那絕不可能。

見她氣色好轉了許多,清韻道,「我送你回王府。」

若瑤郡主望著她,眼神有些飄閃道,「清韻姐姐,母妃不讓我出府,我是偷偷溜出來的,你別跟母妃說我被人威脅的事,我怕母妃擔心。」

清韻望著她,慎重道,「不跟王妃說,萬一下一次還有人威脅你,你怎麼辦?」

有些事,她可以幫忙隱瞞,但是有些事,是決計不行的,若瑤郡主雖然小,也有些天真,但不是什麼事都不懂,有人寫信威脅她,她居然就去了,顯然信上威脅的內容非比尋常,她因為好奇才去的。

好奇心害死貓,她去第一次,就難保不會去第二次。

但人不會每次都那麼好運氣的,萬一出了什麼事,她會一輩子良心不安的。

清韻沒有答應,若瑤郡主拉著她的手,道,「清韻姐姐,我保證,不會再有下一次了,你就答應我這一回吧,母妃知道了,肯定會生氣,到時候動了胎氣可怎麼辦,你就應了我這一回吧。」

若瑤郡主舉手發誓了。

清韻顧及寧王妃的身子,道,「你要說到做到。」

若瑤郡主點頭如搗蒜。

可憐她點頭太快,頭上的發簪都掉了下來,幸好是金子的,要換成玉的,非得碎了不可。

若瑤郡主臉大紅,趕緊把發簪撿起來,然後找人要鏡子梳妝。

好吧,她是指望清韻幫她梳髮髻的。

可是清韻哪有那本事啊,還是航大夫把她女兒杭小蝶找了來,給若瑤郡主梳了個簡單髮髻。

ps:還有一更。。。。。。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