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三百五十四章 入微(二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五十四章 入微(二更)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 出了裡間,衛風過來道,「大夫已經幫那丫鬟接骨了,屬下讓藥鋪夥計送她回雲麾將軍府。」

若瑤郡主站在一旁,有些忐忑的問,「是我的履嗎?」

清韻點頭,「撞了雲麾將軍府蘇三姑娘的丫鬟。」

若瑤郡主就有些愧疚了,她也見過有人馬車失控,撞到路人,打翻東西的,只覺得那些人很可憐,遭受無妄之災。

她拜託杭大夫讓夥計去看看有誰受傷了,或是連累別人損失了東西的,讓杭大夫代為賠償,明兒去寧王府找她拿銀子。

若瑤郡主託付,杭大夫哪有不應的。

而且,他還周到的把馬車準備好了。

清韻陪著若瑤郡主坐馬車,楚北獨自騎馬陪在一旁。

這裡離王府不遠,過了一條街就到了。

航大夫藥鋪的巒雖然楚北騎馬跟在一旁,但王府守門護衛並未聯想到一起,只當他是路過。

結果楚北和馬車一起在王府前停下了。

再見到車簾掀開,自家郡主鑽了出來,守門護衛有些懵了,趕緊過來請安。

楚北扶著清韻下馬車,清韻又扶著若瑤郡主下來。

腳才剛碰到地面呢,那邊一青衫丫鬟跑出來,正是秋霜,見了若瑤郡主,她急道,「郡主,你怎麼能把奴婢丟下,獨自跑了呢?!還有你這額頭上的傷,是怎麼回事?」

早上一起出門的,結果走到半倒是,若瑤郡主說落了東西,讓秋霜去取,她在前院等她。

結果等她把東西取來,若瑤郡主早坐攏

秋霜急的直跳腳。

當著外人的面,被貼身丫鬟數落,若瑤郡主臉上有些掛不住,尤其方才要不是楚北救她。她還不知道會出什麼事,會連累秋霜跟著倒霉的,她后怕道,「馬車顛簸。我不小心撞了馬車,母妃沒生氣吧?」

秋霜氣大了,「郡主還知道擔心王妃生氣呢,知道王妃會生氣,還偷偷溜出府去1

若瑤郡主給秋霜使眼色。讓她給她留點面子。

秋霜這才罷休,然後道,「本來王妃很生氣,不過後來琳琅郡主來了,陪王妃說笑,王妃心情好了很多。」

若瑤郡主怔了下,「琳琅郡主來,怎麼事先都不跟我打聲招呼?」

秋霜就道,「哪裡沒有打招呼啊,琳琅郡主昨兒給郡主送了請帖來。說是郡主答應她過生辰的時候給她送禮物,她就給郡主一個人送了請帖,結果郡主還放她鴿子,她生氣了,特地上門來問罪的,結果郡主卻出府了。」

若瑤郡主望著秋霜,道,「可我昨兒沒收到她的請帖埃」

秋霜一直跟在若瑤郡主身邊,有沒有收到請帖,秋霜比她更清楚。秋霜道,「奴婢問過了,東王府確實送了請帖來,最後不知道去哪兒了。昨兒不當郡主有帖子,王爺有,太妃有,寧欣郡主也有,不知道送到誰那裡去了,現在琳琅郡主都找上門來了。奴婢也就沒去問了。」

清韻聽著,眉頭一挑。

若瑤郡主會去慈雲庵,是因為她昨兒下午收到一封夾在請帖里的威脅信,那封信是錯送到她手裡的。

應該是送給寧王或者寧太妃的,這樣才合乎情理。

送信給寧王或者寧太妃,還揚言要寧王府名譽掃地,以寧王的性情為人,他做不出來這樣的事,那肯定就是寧太妃了。

她還真有些好奇,寧太妃做了什麼事,被人逮住了把柄了?

正猜測著呢,若瑤郡主就請清韻進王府。

她聲音有些弱,好像沒什麼底氣。

沒辦法,沈側妃的死雖然不是清韻造成的,可是寧欣郡主卻是把清韻給恨上了,尤其寧太妃多事,擅做主張,在太后賞賜清韻的冰顏丸里下毒,要毒殺清韻,若瑤郡主雖然不喜歡寧太妃,可人家到底是她祖母,她替她羞愧埃

她是真心想請清韻進王府玩的,清韻對她,對王妃都有恩,可是有個討人厭的祖母,誰知道她還會不會想殺清韻?

她可是知道寧太妃一心想扶持安郡王登基的,清韻姐姐在祭祀的時候獻舞,獻出鳳凰異象來,那一天,寧太妃回來,可是大發脾氣……

清韻知道若瑤郡主心中所想,雖然她和寧太妃有糾葛,但是她當若瑤郡主是朋友,她笑道,「我就不進去了,你額頭上的傷,小心清洗,一會兒我讓丫鬟給你送藥膏來,不會留疤的。」

若瑤郡主點頭如搗蒜,笑的眉眼彎彎道,「清韻姐姐離我這麼近,回頭我天天去找你玩。」

清韻點頭,然後楚北扶著她上馬。

等兩人騎馬走遠了,秋霜就扶著若瑤郡主道,「郡主,咱們該回府了。」

若瑤郡主眉頭低斂,道,「去查查,看我的請帖是不是在太妃那兒。」

「郡主……,」秋霜望著若瑤郡主,眸底帶了些糾結。

她很怕寧太妃,跟她說話,聲音都會打顫。

而且琳琅郡主都找上門來了,沒有去找請帖的必要了埃

若瑤郡主轉身道,「快去1

秋霜就點頭了,「是。」

再說清韻和楚北騎馬往前走,衛律騎馬過來道,「爺,若瑤郡主的馬會發狂,是因為眼睛被東西砸瞎了。」

只知道馬發狂是因為眼睛受傷,但是不知道是在什麼地方受傷的,就算知道,也很難找到下手之人。

上回,清韻還覺得是她連累了若瑤郡主,如今看來,想要若瑤郡主的命的人也不少埃

衛律稟告完,就退下了。

清韻瞥頭看著楚北道,「相公,你還記得那天,那張送到寧王府守門護衛手裡,卻被趙院使家總管搶回去的請帖嗎?」

楚北輕點頭,眸光深邃的望著清韻,「你懷疑那封威脅信和趙院使有關?」

清韻搖頭,「不是趙院使,是程老夫人,我還記得祖母說的,程大夫是突然暴斃身亡,程家藥鋪一夜之間破敗,程夫人和尚在襁褓中的兒子消失不見了,大家都以為他們死了,你說會不會是被人……?」

清韻做了個抹脖子的動作,她懷疑是被人滅口的。

她覺得她猜測完全站的住腳,正因為知道了寧太妃的秘密,所以被寧太妃滅口,只是他們大難不死,遠遁他鄉。

誰想到不孝孫兒能惹事啊,程老夫人總不能眼睜睜的看著孫子被斬首示眾吧,只能鋌而走險回京。

要說過了三十多年了,程老夫人不說自己的身份,怕是走在大街上,也沒人能認出她來。

可惜,她得罪的人和刑部關係太大,趙院使就是幫忙走後門,都沒把握救她孫兒。

逼不得已,她只能想到寧太妃了。

刑部右侍郎是興國公的心腹,只要寧太妃一句話,刑部右侍郎還能不網開一面?

只是拿三十多年前的隱秘來威脅寧太妃,難免會引來再一次的滅口,估計還會牽連趙院使。

所以趙院使才會那麼著急,讓總管來找程老夫人,把她帶回府。

清韻將猜測說出來,然後望著楚北,想聽聽他的意思。

楚北看著她,笑道,「觀察入微,分析合理,刑部不少官員都沒有娘子你這樣的觀察力。」

清韻兩眼一翻,她在說正事呢,好吧,不算正事,她的正事是籌辦喬遷新居宴,但也不能這樣打趣她吧?

她努了鼻子道,「你就不想知道點寧太妃的把柄?」

好吧,她知道楚北不是那麼喜歡八卦的人,但是寧太妃和她的仇,可沒有化解呢,她記著,寧太妃也不會忘記。

要是能逮著她的把柄,怎麼也能讓她安分點吧?

看著清韻一臉八卦神情,眸光堅定,勢要挖出把柄來的模樣,楚北忍不住捏著她鼻尖道,「衛風已經去趙院使府查探了。」

清韻,「……。」

默默的望向遠處,清韻再不說話了,楚北的暗衛太自覺了,都不用吩咐,就知道辦事,太省心了。

已經到王府前了,楚北下了馬之後,然後扶清韻下來。

幾日沒來,王府變化不校

首先奇花異草多了,丫鬟小廝也多了。

看著那些丫鬟和小廝,清韻就忍不住想起了想方設法要混到她身邊的許姑娘,也不知道這個丫鬟小廝可不可靠。

不過誰家府邸沒幾個不可靠的丫鬟呢,不是心懷不軌來的,就是被人收買通風報信的,根本就無可避免。

只要不近身伺候,就翻不起浪花來。

聽丫鬟說清韻和楚北來了,蔣媽媽趕緊帶著秋荷和香蘭過來伺候。

這會兒時辰不早了,蔣媽媽道,「王爺和王妃可是在府里用飯?」

在王府里,大家都早早的改口叫王爺王妃了,王府之外,大家依然喊他們大皇子、大皇子妃。

清韻還不怎麼餓,楚北就道,「下去準備吧。」

蔣媽媽就趕緊吩咐香蘭。

楚北和清韻往前走,她的陪嫁都送來了,還有準備的床啊什麼的,都安置好了。

房間布置的很漂亮,清韻都有一種乾脆不回宮了,就在這裡住的想法。

清韻這裡看看,那裡瞅瞅。

那邊衛馳捧了個錦盒進來,清韻手裡拿著玉如意看著他。

楚北喊她過去,清韻將玉如意放下,走了過來,問道,「這是什麼?」

楚北笑道,「這是王府布局圖,有了它,就不用頂著烈日到處看了。」未完待續。

  • (快捷鍵:←)
  • 世嫁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