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三百五十五章 治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五十五章 治病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丫鬟有眼色的把桌子收拾一空。`

衛馳把錦盒打開,楚北拿起畫軸,在桌子上打開。

從畫軸上,可以清晰的將王府布局一覽無餘,這東西可不是隨便能看到的,可以說是王府機密了。

因為布局圖上還標了密室和暗道,這要是落入敵人之手,有此布局圖,要想隱藏,伺機刺殺,要容易的多。

其實每一座府邸在修建的時候,最先考慮的就是宴請賓客,所以喬遷新居宴不需要挑地方,但是宴會處要重新裝飾。

尤其那天新居宴,來的多是文武百官和貴夫人,大家閨秀和世家少爺要少的多,所以宴會偏中規中矩,說白了,主要在吃上面推陳出新。

清韻看著布局圖,瞧見一大塊空地,她眉頭皺了又皺,總覺得這塊地空的太奇怪,怎麼說呢,若說整個布局圖是塊美玉,那那塊空地就是瑕疵,越看越彆扭,有種毫無用處的感覺。

要說設宴,地倒是很大足夠了,就是太偏僻了。

她忍不住指了道,「這一塊空地是做什麼用的?」

楚北看著她纖纖玉指,笑道,「那裡原不是空地,而是個蓮池,先皇將府邸賞賜給父皇后,他就著手改造,將那裡填了起來,再將這裡這裡堵了起來,只留了一扇門進出,這塊地專門用作練兵之用。」

清韻驚詫,「這裡還做過皇上的府邸?」

楚北輕搖頭,「先皇只是將府邸賞賜給了父皇,父皇填了蓮池,又命人挖了密室和密道,但沒有住過一天,還未等他成親搬出皇宮,先太子就過世了,先皇隨後駕崩,他就登基了。」

清韻坐下來,問道。「先太子是怎麼死的?」

楚北望著她,深邃的眸底帶了些疑惑,搖頭道,「先太子死的很突然。有說是突然暴斃身亡,有說是被毒蛇咬死的,也有說被人殺的……各種死法都有,但到底怎麼死的,我也不知道。」

楚北說不知道。清韻也就沒再問了,她只是有些好奇。

人死如燈滅,歷史上不少太子被殺被廢,連帶著兒子女兒都遭殃的不在少數,她還沒有見過哪個朝代跟大錦朝一樣,先太子都死了,皇上登基快二十年了,太后還一心想扶持先太子的兒子做儲君的,這樣明顯於江山社稷不利的事,太后逼迫的理直氣壯。皇上沒狠心斬草除根就算了,居然還縱容。

簡直就是一群奇葩埃

清韻在心底咕嚕了一句,然後繼續看布局圖。

很快,丫鬟就端了飯菜來。

清韻和楚北用了飯,一邊遛食一邊將王府辦宴會用到的地方看一遍,好做到心中有數。

等兩人再出王府時,衛風方才騎馬回來。`

看見他,清韻就問道,「可打探到點什麼?」

衛風輕點了下頭。

清韻眉頭一挑,就聽衛風稟告道。「程老夫人病了,是趙院使給她下的葯。」

清韻有些錯愕。

衛風點頭,這些是他親眼所見。

程老夫人病在床上,病的都下不了床。他去的時候,趙院使正好在她床前,道,「長姐,你別怨我心狠,你久離京都。不懂官場險惡,我這麼做也是為了你好,我只是讓你渾身軟,下不了床,不會害你性命,源兒是程家獨苗,我一定會盡全力救他,這一點,我可以對天誓。」

程老夫人就像是癱瘓在床上一般,連話都說不利索,但是一雙眼睛滿是失望和憤怒。

趙院使吩咐丫鬟好生招待程老夫人後,便轉身走了。

衛風跟蹤了他一會兒,到了正院,趙院使夫人問他到底出了什麼事,趙院使不耐道,「有些事,不該你問的別問。」

趙院使夫人還有些生氣,「我怎麼就不能問了?」

趙院使頭大,「你有時間,多找那些貴夫人走動走動才是正經。」

然後,趙院使就借口有事,走了。

衛風見趙院使夫人都問不出來什麼,加上這事對清韻和楚北來說並不重要,他就回來了。

聽衛風稟告完,清韻就笑了,「如此看來,那封威脅信,十有**就是程老夫人寫的了,她病了,沒法赴約,若瑤郡主才會白跑一趟。」

一個連誥命都沒有的程老夫人,居然有膽量威脅寧太妃,還手裡握著讓寧王府名譽掃地的把柄,這事真是越來越邪乎了。

這個程老夫人,她都想會會她了。

寧王府。

若瑤郡主拿著請帖去見寧太妃,道,「這就是下人送錯的請帖。」

丫鬟接了請帖,送給寧太妃看。

寧太妃掃了兩眼,眉頭一皺,請貼上只寫了邀請寧太妃去慈雲庵,但是並沒有署名。

寧太妃就猜測了,她以為是大夫人寫的。

這幾天慈雲庵因為大夫人落的事是名聲大燥,香火一下子就旺盛了起來,況且慈雲庵有那麼點資格跟她說的上話的只有大夫人了。

想到她偷梁換柱,害她不淺,還敢給她送請帖,讓她紆尊降貴去見她?

寧太妃冷笑一聲,把請帖往地上一扔。?? `c o?m

她不喜歡若瑤郡主,扔了請帖,隨即擺手道,「行了,退下吧。」

若瑤郡主看著她,雲袖下的小手攢的緊緊的,她沒有提信的事,便福身告退了。

只是出了門,若瑤郡主就有些走神。

秋霜伺候在一旁,要不是她盯得認真,若瑤郡主非得摔倒不可。

「郡主,走路時不要想事情,」秋霜叮囑道。

若瑤郡主沒有說話,但是腳下的步子快了三分。

屋內,王妃正在吃燕窩粥。

見若瑤郡主進來,頭上滿是細密汗珠,她嗔怪道,「往常,讓你去給太妃請安,你都不願意去,怎麼今兒下人送錯了請帖,不讓下人送去,反倒自己跑去了?」

若瑤郡主擦拭著額頭上的汗珠。挨著王妃坐下道,「母妃,你就知道打趣我!往常我不去,你責怪我。催著我,甚至恨不得拖我去,現在我主動去了,你又覺得我奇怪,就不興女兒懂事了?往後。若瑤會經常去給太妃請安的。」

若瑤郡主說著,嬌艷的唇瓣撅的高高的。

王妃聽得高興,拿帕子幫若瑤擦拭鼻尖上的汗珠,笑道,「你這麼懂事,母妃自然是高興了。」

若瑤郡主就依靠在王妃的肩膀上,拉著王妃說話。

從她偷溜出府,到清韻救她,再到王妃肚子里的孩子,到若瑤郡主小時候調皮的事。聊到這裡,若瑤郡主話題一轉道,「母妃,你給我說說父王小時候的事吧。」

王妃聽得一笑,點著若瑤郡主的腦袋道,「你父王小時候的事,母妃哪裡知道的那麼清楚,知道的不過是些皮毛罷了。」

若瑤郡主臉頰緋紅,然後努嘴道,「若瑤也知道母妃知道的不多。可若瑤總不能去問太妃吧,對了,母妃,若瑤聽說父皇是早產兒。是真的嗎?」

王妃輕點頭,笑道,「是啊,你父皇早產了兩個月,差一點點就成了先皇的長子,只比先太子晚出生半個時辰。當真是好險。」

這一句好險,透著慶幸。

自古儲君之位多是立嫡、立長、再不就是立賢了。

皇長子如果不是嫡子,夭折的居多,沒有夭折的,多參與皇儲爭鬥,成功了自然是好了,要是失敗了,那真的下場凄涼。

王妃說完,見若瑤郡主臉色有些蒼白,她以為若瑤生病了,抬手摸她額頭道,「怎麼臉色這麼白,不舒服嗎?」

若瑤郡主連忙搖頭,「沒有,若瑤也翻過幾本醫書,都說七活八不活,父皇八個月就出生了,真是好險。」

王妃點頭贊同道,「你父皇確實命大。」

說著,她摸著隆起的肚子,她希望肚子里的孩子能有他父親那麼命大。

若瑤郡主連連點頭,臉上掛著笑,天真無邪,但是一顆心卻像是掉進了谷底。

撲倒在王妃懷裡,若瑤郡主死死的咬著唇瓣。

她沒法想象,萬一那封威脅信是真的,太妃沒有去赴約,那人將那件事抖出來,會有什麼樣的後果……

騎馬回宮,清韻坐在馬背上,也沒有閑著。

她在琢磨宴會的事,沒辦法時間緊迫埃

就光是一個送請帖,就叫她頭大了,她推攘著楚北道,「要不要邀請皇上?」

要是以前沒有給皇上送過請帖就算了,偏偏送了,皇上還去了。

喬遷新居宴,怎麼也比侯府一個小小宴會要重要的多,以皇上那性子,給他送請帖要挨訓,不送估計還得挨訓。

楚北摟著清韻的腰,笑道,「不管父皇去不去,還是送一個吧……。」

他話還沒說完,就被清韻的驚嘆聲給打斷了,她手指著前面,驚呼道,「好漂亮的馬1

那是一匹雪白良駒,除了一雙眼睛是墨色的,通體雪白,在陽光下,有一種晶瑩如玉的感覺。

清韻為那匹馬所傾倒,至於馬背上的男子……

年紀和楚北相仿,氣質上佳,俊朗出塵,但比楚北還是要遜色許多,所以談不上驚艷。

估計以後也很難有男子能讓清韻驚艷了,除非那人比楚北要美許多。

清韻一雙眼睛就在那匹駿馬上打轉。

那男子瞧見清韻和楚北,騎馬過來了。

等近前了,他翻身下馬,給楚北和清韻作揖見禮,但是沒有說話。

倒是他身側跟著的中年男子道,「見過大皇子、大皇子妃。」

清韻微微詫異,楚北就道,「免禮。」

然後給清韻介紹道,「他就是齊州江家二少爺,你贈醫施藥時,他胞妹還曾女扮男裝找你過。」

清韻記性不差,一句齊州江家二少爺,她就知道他是誰了。

她點頭輕笑。

那中年男子剛直起身子,就又給清韻跪下了,請清韻給他主子,也就是江二少爺治嗓子。

這大熱的天,地都燙的能烙餅了,中年男子跪在地上,一動不動。

清韻不知道怎麼辦好了,她倒是可以給蘇二少爺治病,只是大街上,她總不好幫人把脈吧?

難道要回王府去?

不知道怎麼辦,清韻就望著楚北了,楚北思岑了幾秒,就點頭了,「去前面酒樓吧。」

清韻微微挑眉,好像酒樓那樣的地方,不是她能去的吧?

不過楚北帶她去,有事自然他擔著了。

就這樣,他們去酒樓了。

這會兒早過了吃午飯的時辰,晚飯又還早,酒樓里的人並不多。

進了酒樓,就有小夥計過來招呼他們上二樓。

清韻和楚北先進的包間,江二少爺隨後。

衛風跟在楚北一旁,衛律和衛馳則守門。

進屋之後,清韻正要坐下呢,只聽一個好聽的嗓音道,「見過大皇子、大皇子妃。」

清韻驀然抬眸,望著江二少爺道,「你能說話?」

隨即,她望著楚北。

楚北搖頭,他並不知道江二少爺會說話的事。

江二少爺有些羞愧道,「不瞞大皇子、大皇子妃,我一直能說話,裝啞巴全是逼不得已,大皇子妃醫術高,我這點小伎倆,不敢在大皇子妃面前弄虛作假。「

清韻聽得一笑,她瞥了中年男子一眼,笑意漸深,「江二少爺沒有病,卻找我治病,這是想砸我招牌呢,還是打算白送我一份功勞?」

她語氣雲淡風輕,卻帶了一絲威嚴。

江二少爺明明是裝啞巴,中年男子一清二楚,他卻當街跪求她給江二少爺治病,方才是誠心求醫,這會兒再看,分明是想大家知道蘇二少爺找她治病了。

一個人裝啞巴十幾年,想說什麼,都不能用嘴表達,那種痛苦可想而知了。

如今江二少爺也不小了,他都能獨自跟楚北共謀大事,他不需要再遮遮掩掩了。

只是,他需要一個合情合理的開口契機。

不巧,醫術高的她正好符合。

利用她在前,坦然認錯在後,還順帶表達了信任。

這等心機,也難怪他有膽量算計逸郡王了。

江二少爺心機不淺,被清韻這麼當頭一問,背脊卻是一涼,他什麼都沒說,大皇子妃就猜到他心中所想了,如此聰慧,難怪大皇子非她不娶,她能在祭祀時獻出鳳凰異象來了。

慌亂了一瞬,江二少爺又鎮定了,道,「我雖然沒有病,卻誠心懇請大皇子妃給天下人治玻」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