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三百五十六章 窮病(和氏璧加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五十六章 窮病(和氏璧加更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PS:感謝親358101087投的和氏璧~

「給天下人治病?」清韻聽得眉頭一挑,這話聽著耳熟的很啊,她笑意綿長道,「江二少爺莫不是指窮病吧?」

古往今來,算得上天下人都得的病,只有一個窮病了。

江二少爺驚呆了,看著清韻,愣愣半晌都沒有挪眼。

楚北站在一旁,眉頭皺了下,咳了一聲,江二少爺回過神來,臉騰地一紅,連忙給清韻作揖道,「大皇子妃醫術之高,只一句話便能斷症,且入骨三分,江某佩服的五體投地。」

清韻傾然一笑,道,「江二少爺太高看我了,天下人的病,病入骨髓,縱然我是華佗在世,也束手無策。」

好吧,清韻的話,他們都聽得懂是什麼意思,她沒有那個本事治療天下人的窮病,但是他們有些懵,華佗是誰?

楚北已經習慣了,因為清韻口中時常蹦出一些他從未聽過的人名……

上回還因為顏如宋玉,貌勝潘安,至今還被清韻笑話是小心眼,所以他就算好奇,也沒有打算問。

楚北不問,江二少爺肯定不會問啊,他輕嘆一聲道,「今年天氣比往年要炎熱的多,已經許久沒有下雨了,我一路進京,不少農田都乾涸開裂了,今年怕是……。」

江家是世代糧商,江家對糧食的關注程度,不比朝廷少。

江家還有不少儲備糧,一旦出現天災人禍,甚至有前兆,江家的糧食售賣就會收緊,不說發國難財,但也不會少掙了。

江二少爺說了一半,便停頓不語。

大家都是聰明人,不用把話說的那麼直白。

清韻卻是望向楚北了,她知道江二少爺這是在亮他的籌碼。

她可沒忘記江老太爺說的話,朝廷會打仗。而且很快。

一旦發生旱災,那些窮苦百姓能不餓死就不錯了,朝廷還怎麼收繳糧稅,還拿什麼來支撐戰爭?

兵馬未動糧草先行啊!

楚北笑了。他望著江二少爺道,「都說無商不奸,江二少爺卻比我這個皇子還要憂國憂民。」

江二少爺也在笑,「大皇子謬讚了,這些話。談不上憂國憂民,卻是我的一番肺腑之言,我江家和朝廷素來關係匪淺,朝廷有難,我江家願意毀家紓難。」

清韻坐在一旁,她端茶輕啜,聽江二少爺說毀家紓難,她嘴角上揚,清澈明凈的眸底有一抹笑意。

江家當初能輔助太祖皇帝打江山,江家的實力自是不用說了。

但是。她記得江家現在好像是二房做主吧。

他江二少爺還代表不了江家許下如此承諾。

他這是要楚北先幫他奪得江家的掌家權,他成了江家當家人,就能實現諾言了,不過這許諾太誘人了,至少她就抗拒不了。

她望著楚北,她知道楚北也抗拒不了。

只聽楚北道,「毀家紓難就太嚴重了,我不需要江二少爺給我許下如此重諾,我可以幫你奪得江家掌家權,我只需要江家無條件捐贈一百萬擔糧食。」

楚北說的風輕雲淡。就跟我只要你給我一百個銅板一樣,卻是叫清韻倒吸了一口氣。

虧得他說無商不奸,他簡直就是趁火打劫的土匪了啊!

尤其話還說的好聽,不要江家毀家紓難。只要一百萬擔糧食。

以江家積世的財富,一百萬擔糧食自然不在話下了,可問題是一旦真的出現旱災,就算是有錢,湊齊一百萬擔的糧食也不容易埃

有江家給的一百萬擔糧食,在加上朝廷有的。只要不是打持久戰,應該夠了。

不過楚北開口這麼狠,不知道江二少爺會不會答應。

正想著呢,只聽江二少爺道,「好,我答應了1

乾脆利落,十分爽快。

等江二少爺走後,清韻忍不住道,「江二少爺還真是憂國憂民……。」

聽清韻這麼說,楚北笑而不語。

衛風是笑出了聲。

清韻望著他,「笑什麼,我說的不對嗎?」

衛風連忙搖頭,「屬下不敢笑皇子妃。」

還說沒笑,當她耳聾呢。

她也不問,就那麼望著衛風。

衛風就怕了,連忙道,「江二少爺這是棄車保帥,江家二老爺有興國公府做靠山,以他之力根本就搬不倒江二老爺,一百萬擔糧食在外人看來,確實很多,多到不敢想象,但對世代糧商的江家來說,只能算是斷了兩根肋骨,修養兩年就復原了,還有,江家有自知之明,大錦朝建朝,江家幫太祖皇帝,不正是因為前朝打仗,朝廷缺糧,打江家的主意,江家人很清楚,一旦朝廷需要糧食,江家不站出來幫忙,會是什麼後果,當初前朝是內憂外患,皇帝昏庸,宦官當政,民不聊生,江家才有機會一搏,如今,可沒有第二個太祖皇帝幫江家了。」

聽完衛風的話,清韻就說了一句,「雖然我也是皇家人了,但我還想說一句,真無恥。」

楚北,「……。」

衛風,「……。」

楚北有些無力,他捏著清韻的鼻尖道,「你也知道自己是皇家人了,還敢這麼說?」

「我說的是實話,再說了,也沒外人在,」清韻嗡了聲音道。

楚北無奈一笑,「朝堂上的事,沒你想的那麼簡單,江家對我蕭家有恩,這事我蕭家一直記在心裡,這麼多年,對江家一直照拂有加,不然朝廷怎麼可能允許一介商戶,把糧食鋪子開遍大錦朝?但恩情是一回事,朝堂又是另外一回事,江家有勢力扶持太祖皇帝,就有能力再扶持另外一位君王,有心謀逆的,都會和江家接觸,難保哪一天江家人不會動心,到時候亂的是江山社稷,受苦的是天下百姓。」

「蕭家不會背負一個忘恩負義的名聲,受天下人唾罵,只要江家忠心耿耿。不謀亂叛逆,朝廷就會保江家榮華富貴。」

清韻點頭,表示認同楚北的話。

楚北見了,道。「還說朝廷無恥嗎?」

清韻臉微紅,死鴨子嘴硬道,「這只是你的片面之詞而已,有本事你說皇上沒有派人盯著江家?」

楚北,「……。」

見楚北不說話。清韻聲音又高了三分,「要確保江家忠心耿耿,只怕從太祖皇帝起,就在江家埋了眼線,盯著江家了吧,要是我對誰有恩,誰還這麼看著我,懷疑我,我分分鐘扎他成馬蜂窩。」

說著,清韻斜了衛風一眼。道,「我好像一直被人看著?」

衛風,「……。」

爺,你就不應該在大皇子妃知道錯了的時候,激將她,這不是沒事找事嗎?

楚北嘴角抽搐不止,他無力招架,只能反問清韻了,「要換做你是太祖皇帝,你會怎麼做?」

一句話。直接把清韻給問住了。

她是一心想找出一個更好的解決辦法,結果想來想去,好像除了派人看著江家,確保江家忠心耿耿之外。還真沒別的好辦法了。

只是見楚北含笑看著她,清韻心裡想的話,怎麼也說不出口,又不甘心認輸,只道,「我一時間還想不出別的辦法。等我好好想想,再告訴你。」

說完,趕緊轉移話題,「回宮了。」

就這樣,兩人出了酒樓,騎馬回宮。

進了宮,走在回寢殿的半路上,有公公疾步過來,請安道,「大皇子,皇上讓你去御書房一趟。」

楚北就去了御書房,清韻則回了寢殿。

回了寢殿之後,丫鬟就端了碗冰鎮綠豆湯來,吃進肚子里,涼爽的人毛孔都舒展開了。

放下碗,清韻吩咐道,「把御膳房管事的找來,就說我有事找他。」

很快,公公就把御膳房管事的找來了。

看到清韻,御膳房管事的都哆嗦,沒辦法,誰讓御膳房在清韻才嫁進宮,就犯了那麼大一蠢,也是清韻寬厚,要換做別的后妃,就御膳房給她添的堵,就夠御膳房上下喝好幾壺了,正因為清韻沒有追究,皇上也就沒有罰御膳房了,可是見到清韻,他就忍不住想起那兩大缸子醋和醬油。

哆嗦就算了,連說話都不利索,「不,不知道,道,道……。」

聽御膳房管事的結疤,青鶯忍不住樂了,道,「丁總管,我們家皇子妃又不是那兇猛吃人的老虎,你這麼害怕做什麼?」

丁總管更怕了,連忙搖頭,「不,不敢……。」

清韻忍俊不禁,笑道,「丁總管還在為上回御膳房送我一大缸子醋和醬油的是耿耿於懷吧,那事我並沒有放在心上,丁總管不必緊張。」

丁總管大鬆了一口氣,然後問道,「不知大皇子妃傳召奴才來,所為何事?」

清韻就道,「過幾日,我和大皇子便要搬出皇宮住了,要辦喬遷新居宴,我正為宴會宴席苦惱,丁總管見多識廣,宮裡大小宴會,用什麼菜式都了如指掌,所以請丁總管幫我這個忙。」

聽清韻誇讚他見多識廣,丁總管有些飄飄然,不是他吹噓,他任御膳房總管十年了,還沒那一次宴會辦的不好給皇上皇后丟過臉呢,大皇子妃請他幫忙,那是找對人了。

提到菜,丁總管是滔滔不絕。

只是清韻有些懵,那些菜名取得清新脫俗,她根本就沒法從菜名上想到那是什麼菜。

雪媚娘、鳳穿金衣、帶子上朝、青龍雪……

不當她懵了,殿內就沒有不懵的,最後丁總管也懵了。

他好像忘記了,大皇子妃進宮不久,這些菜都沒有吃過……

他輕咳一聲道,「這菜要品才知味,奴才回去會擬好菜單,然後做了讓人送來,等皇子妃品嘗過後,再定奪。」

如此,正中清韻下懷了,她笑道,「那就有勞丁總管了,王府廚子少,不足以擔當起宴會重任,還請丁總管幫我找幾個幫手,宴會籌辦的好,我必有重謝。」

丁總管連忙應下。

大皇子妃這是給他面子,才這麼說的。以她的身份,大可以直接跟皇上開口,皇上不會不答應的。

當然了,皇上日理萬機。這麼點小事都要找皇上,皇上估計得累死。

炎炎夏日,要問清韻最想吃什麼,那絕對是龍蝦,她吩咐丁總管做龍蝦。

然後晚飯的時候。丁總管把「龍蝦」端上來了。

那蝦子很大,大到一個青花瓷盤堪堪裝下。

丁總管還委婉的表示,這大蝦是進貢之物,在這麼悶熱的天氣,從海里一路運送來,活下來的就這麼一隻了。

嗯,這一隻原本是打算做了給皇上吃的。

既然清韻點名了,那就先緊著清韻了。

清韻很感動,但是她很想說,這不是她要的小龍蝦啊啊啊!

可是小龍蝦根本就沒有。就是前世,小龍蝦出現在餐桌上也不過幾十年光景,她是別奢望了。

那一隻大龍蝦,清韻一個人把它干光了,都不用吃飯就飽了。

至於菜,丁總管送了十個來,清韻每個都吃了些,挑了三個。

不是那些菜不好,而是太精緻了,滿朝文武。攜家帶眷來道賀,人太多,要是每個菜都如此精緻,廚房根本就招呼不過來。

第二天。丁總管前前後後,送了二十個菜來。

到傍晚,清韻才將菜式全部定好。

宴席定下了,就是宴會場地了。

第三天,清韻一大清早給皇后請了安,就出宮去了王府。到傍晚時分才回宮。

一整天,勉強將宴會場地安排好。

第四天,清韻待在藥房忙活。

幾個丫鬟也不知道她在忙活什麼,喜鵲道,「皇子妃,明兒就辦宴會了,你要調製什麼葯,等明兒宴會之後再辦也不遲埃」

清韻正忙活著呢,頭也不抬道,「等明天就晚了。」

青鶯和喜鵲面面相覷,綠兒湊了腦袋過來道,「要是等興國公和太后把大皇子的封地湖州弄沒了,那才是真晚了。」

青鶯看了綠兒道,「皇上都下了旨了,湖州又那麼好,鎮南侯和江老太爺怎麼可能會讓興國公如願呢?」

綠兒努嘴道,「我也這麼覺得,可是大廚房,御膳房來的幾個大廚都說懸,大皇子的封地湖州十有八九保不住,因為太后不同意……。」

青鶯聽得眼睛一瞪,「你又去大廚房偷吃了?」

綠兒瞬間炸毛,「這不是重點,重點是封地1

青鶯哪裡不知道封地更重要,可這事是她們做丫鬟的能管的嗎?

要是太后逼迫,皇上改了封地,連皇上都沒輒的事,大皇子和皇子妃更沒辦法好么!

正想著呢,那邊傳來敲門聲。

有清脆聲道,「綠兒姐姐,你要的東西端來了。」

綠兒趕緊去開門,從丫鬟手裡接過一大盤子。

喜鵲望著她,又看了看盤子,皺眉道,「這是什麼怪東西?」

綠兒咽了咽口水道,「吃的啊,昨天皇子妃特別吩咐大廚房準備的,好像很好吃的樣子,我都瞧見她咽口水了,我方才特地吩咐大廚房做了,打算來誘惑皇子妃的,我就不信有好吃的,她還繼續忙著調製葯。」

說著,她眉頭上揚,一副我聰明吧,你們不用誇我的神情。

喜鵲抬手,戳她腦門道,「得了吧,我看就是你嘴饞了,打著誘惑皇子妃的名頭給自己弄吃的,對了,這東西怎麼吃?」

「我教你,」綠兒趕緊端著盤子坐的遠遠的。

青鶯和喜鵲圍了過去。

幾個丫鬟就滋滋有味的吃起來。

清韻幾次望過去,那個火大啊,那是她最喜歡吃的田螺啊,這幾個丫鬟真是越來越過分,越來越沒把她這個主子放在眼裡了,有她們這樣,主子忙的腰酸背痛,她們吃就算了,還故意吧唧嘴的,唯恐她不知道的嗎?

「出去吃,吃完你們三個把宴會場地里裡外外給我擦一遍1未完待續。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