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三百五十七章 煙火(二更合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五十七章 煙火(二更合一)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轉眼,就到了喬遷新居的日子。)

一大清早,天才麻麻亮,清韻就被丫鬟從床上挖了起來。

洗漱打扮,匆匆忙用了些早膳,顧不得給太后和皇后請安,就坐馬車出了宮。

從出寢殿起,她手裡就拎著一個大金壺,裡面還只裝了半壺水。

風水中有「水主財」的說法,為了保證喬遷新居后,財運不斷,所以要從以前的住處拎半壺水到新家,然後從新家井裡添上水,燒水煮茶。

這還只是第一步呢,到了新府邸,還得燃放鞭炮,吹嗩吶,然後才把東西搬進府里。

當然了,搬的都是些小件,就是清韻和楚北慣常用的,不多,就兩個大箱子,象徵性的意思下,要是所有東西都今天搬……就是到夜裡,估計也忙不完。

等東西抬進府,接著就是祭拜新居宅神,還是在大門口祭拜,土地神方位,敬八份黃紙,壽金八個,寓意八卦方位,四面八方……

古人迷信重規矩,皇上又點名了喬遷新居宴要辦好,所以都不能省了。

大門前,還放了一對開運富貴竹,竹子上還掛著紅綢。

放一對竹子的寓意很明顯,步步高升。

常言道,花開富貴,竹報平安,竹子管理粗放,病蟲害少,容易栽培,象徵著大吉大利。

等過了今天,這一對竹子還要移栽進府,小心打理,竹林越茂盛,越代錶王府前程似錦。

除了這些習俗之外,還有開門后,進王府的第一個客人,是個六歲或者八歲的小男孩。

寓意很顯然,希望住在王府的一對新人,早日添男丁,開枝散葉。

就為了這個習俗。若瑤郡主早早的到了王府前,一直沒有靠近,等得她心急的很啊,她堂堂郡主還沒有在誰的府邸前等這麼久呢。

等第一個客人進府之後。若瑤郡主方才邁步。

這時,那邊一駕馬車過來。

馬車還未停下,馬車帘子就被一雙芊芊柔胰給掀開,露出一張清秀婉麗的面龐來。

正是東王府琳琅郡主。

馬車停下后,丫鬟上前扶她下馬車。

琳琅郡主見到若瑤郡主。她忍不住拿帕子捂嘴笑了,「前兒我就說,來得早不如來得巧,果不其然吧。」

清韻早瞧見若瑤郡主了,她只是點頭一笑,這會兒才邁步下台階,道,「你們兩個怎麼來的這麼早?」

今兒賓客多,就他和楚北,怎麼也招呼不過來。

清韻就請若瑤郡主和琳琅郡主幫忙。

至於楚北。幫他忙的人就太多了,逸郡王、明郡王、東王世子、楚家幾位少爺……

若瑤郡主看著清韻,就走到她身側,挽著她胳膊道,「昨晚,我可是興奮到半夜才睡著呢,想想以後我們就比鄰而居了,我就高興,就連母妃都羨慕我呢,當初她想跟皇后比鄰而居。沒能如願,最後便宜我了。」

琳琅郡主艷羨不已,見不得若瑤郡主太高興了,她潑冷水道。「比鄰而居自然是好了,可你又不是一輩子都住在寧王府。」

況且還有鳳凰異象,這府邸大皇子和大皇子妃是住不長久的。

雖然今兒是喬遷之喜,但是誰都知道搬出皇宮還封王的皇子再搬回皇宮,只有一個可能,那就是被冊封為太子了。

這可是比喬遷之喜更值得高興呢。

被琳琅郡主打趣。若瑤郡主臉紅如霞,加上那邊明郡王又騎馬過來,若瑤郡主就更臉紅了。

雖然她和明郡王還沒有正式定親,但是寧王妃和瑾淑縣主的意思不當她明白,明郡王也明白。

兩人眸光對上,然後都各自望向遠處,好像生怕外人看出端倪來似地。

清韻看了眼她,又瞥了眼明郡王,見兩人刻意避嫌,倒有些此地無銀三百兩的感覺了。

正要笑呢,若瑤郡主已經拉著她上台階進府了。

邁步進王府大門,然後若瑤郡主就忍不住打了個寒顫,「好冷。」

琳琅郡主看著地上好些冰爐,從王府大門,一直往前,都看不到頭,她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氣,「這麼多冰爐,得要多少冰塊礙…。」

要知道炎炎烈日,冰塊極其珍貴呢,一大冰塊要二兩銀子,還不一定買得到。

就她一天的份例,也不過是兩大冰塊,宸王府居然設了這麼多冰塊,這也太奢侈了吧?

清韻也有些涼,不過不是沒法忍受的那種,她笑道,「太陽才升起來不久,等過一會兒就不冷了。」

若瑤郡主點頭,然後指著地上的冰爐,望著清韻道,「冰塊昂貴,這都不知道有多少冰塊了,辦個宴會,光是冰塊,只怕都花去了上千兩的銀子,如此奢侈,會遭到御史台彈劾的,清韻姐姐,我看你還是把冰爐撤掉幾個吧?」

若瑤郡主是好心,清韻很清楚,她點頭笑道,「放心吧,不礙事的。」

琳琅郡主也覺得還是低調些好。

青鶯忍不住捂嘴笑道,「兩位郡主放心,這些冰塊,王妃連二兩銀子都沒花到

若瑤郡主不信,怎麼可能呢,這麼多冰塊,沒有一千兩銀子絕對買不來,難道宸王府有大冰窖?

這倒是可能,只是這天這麼熱,往後用冰的地方還多著呢,實在沒必要如此鋪張浪費。

只是清韻辦宴會,丫鬟也沒覺得奢侈,她們再提奢侈,就大煞風景了。

不止若瑤郡主和琳琅郡主覺得奢侈,幾乎每一個來參加宴會的都在心底嘖嘖驚嘆,哪有這樣辦宴會的啊?

明明是炎炎烈日,能把人熱暈過去的天氣,進了王府,卻有一種春日融融的感覺,清爽舒適。

鎮南侯來了王府後,把楚北叫到一旁道,「辦個宴會而已,怎能如此鋪張浪費?」

楚北無奈道,「清韻原不打算辦宴會,是父皇說要大辦。還要辦好,辦成這樣,還是因為時間緊迫,不然還不知道會辦成什麼樣。至於浪費,在用冰塊上是過於浪費了,但是要說錢,倒是沒有,這些冰塊都是她自己弄的。」

鎮南侯聽得怔祝「這些冰塊都是她弄的?」

語氣里滿是不信,這怎麼可能呢?

楚北點頭,「我親眼所見。」

要不是親眼所見,誰說他也不會信埃

為此,他還輸了清韻一個許諾呢,還不知道她將來會提什麼要求。

昨天,清韻在王府藥房忙了一天,騎馬回宮時,她直接在他懷裡累的睡著了。

他是抱著她一路回的寢宮,到了寢宮。丫鬟的請安聲把她驚醒了。

她趕緊下來,結果急了,從衣裳里掉出來一小藥包,她趕緊撿了起來,就像是丟了什麼寶貝似的。

他知道,那藥包里裝的就是清韻忙活了一天的東西,而且很多。

他斂眉道,「那是什麼,有那麼重要嗎?」

清韻揚了揚手裡的藥包,笑道。「要說重要,得看情況,但是它的威力超乎你的想象。」

她這麼說,楚北就來興緻了。什麼東西的威力超乎他想象,他認定清韻是誇大其詞。

清韻也不與他爭辯,回屋之後,她倒了杯茶,遞給楚北,道。「你能把這杯茶弄成冰嗎?」

楚北搖頭,雖然可以用內力,但是要弄成冰,太困難了。

清韻就笑了,「我能。」

楚北看著她,他知道清韻不會無緣無故提冰塊的,他指著她手裡的小藥包道,「你是指它能行?」

清韻把玩著手裡的小藥包,道,「你不相信?」

楚北只笑了笑,沒有說什麼,但顯然不相信埃

清韻就知道他不信,她笑道,「不信,我們打個賭如何?」

楚北一邊給自己倒茶,一邊問道,「什麼賭?」

清韻笑道,「賭一個許諾,如果我贏了,你答應我一個要求,如果我輸了,我也答應你一個要求。」

楚北望著清韻,眸光洋溢著興緻,興味十足,「這麼聽著,好像我穩輸了?」

「敢不敢賭?」清韻激將他道。

楚北鳳眸夾笑,「有何不敢?」

然後,他就看清韻拿了一個大碗來,倒上清水,然後把茶盞放在裡面,再把小藥包里的米分末倒進去。

過了片刻,她把茶盞蓋打開。

滿滿一杯的清茶,就凝結成冰了,快的超乎他想象。

就這樣,他輸了清韻一個許諾。

他問清韻要他許諾什麼,清韻說還沒有想好,等想好了,會找他兌現承諾的,只要他能做到,就不得拒絕。

聽楚北說一個小藥包,就能讓一盞熱茶很快就凝結成冰,鎮南侯怎麼也不信,可楚北從來不騙他,再者這麼多的冰塊,也沒法解釋埃

鎮南侯選擇了相信,但是那葯米分,他要了一些,說是拿回去親自試驗。

滿朝文武,攜帶家眷來道賀。

清韻和若瑤郡主,還有琳琅郡主陪著她們遊園賞花,欣賞王府精緻。

太陽雖然大,但是花園有不少冰爐,並不熱,大家興緻都很高。

這會兒離用宴席還早,大家閨秀們玩到一處,投壺、撲蝶、猜枚、吟詩撫琴,玩的是不亦樂乎。

她們是許久沒有痛痛快快的玩了。

至於那些貴夫人,則坐在涼亭看大家閨秀們玩,聊著天,覺得悶的,就去搓麻將,倒不用人陪著。

清韻雖然是王妃了,但是和那些貴夫人,還真聊不到一塊兒去,她更喜歡看那些大家閨秀玩遊戲。

若瑤郡主和她們玩的很瘋,不知道怎麼了,就被人推著過來了。

她走到清韻跟前,道,「清韻姐姐,她們讓我來問你,還有沒有新的有趣的遊戲?」

清韻瞬間頭大了,她就知道她辦宴會,大家會好奇有沒有新的遊戲玩,可她哪裡知道那麼多有趣的遊戲啊?

清韻笑道,「我想到的遊戲,上次侯府宴會都拿出來玩了,至於其他的遊戲,倒也有,不過都極其的考驗人的膽量,並不合適在今天玩。」

琳琅郡主一聽。就來了興緻了,問道,「什麼遊戲,考驗人的膽量?」

清韻伸手一指。

眾人隨著她的手望向遠處。只見遠處碧波粼粼,有幾隻飛鳥。

若瑤郡主吶吶聲道,「不會是讓我們抓鳥兒吧?」

清韻撲哧一笑,道,「沒有那麼難。我說的考驗膽量是用一上一下兩根鐵鏈橫貫湖面,讓大家過湖。」

清韻說著,大家在腦子裡自動腦補兩根鐵鏈,然後借著兩根淡薄的鐵鏈過湖,一個個想著就搖頭如波浪鼓了。

太嚇人了,萬一摔湖裡去了可怎麼辦?

「這也太嚇人了,」若瑤郡主連連搖頭。

清韻笑道,「其實這還不算嚇人的,在兩座陡峭山峰間,有鐵鏈橋。讓大家走,看著下面,還會頭暈目眩,不過,不論怎麼危險,總會確保大家安全的。」

就這樣,大家閨門們還是連連搖頭,說可怕。

倒是琳琅郡主道,「我覺得有趣啊,倒是可以試一試。就當是練練膽量。」

一群大家閨秀看琳琅郡主就跟看怪物似地,不過想到她連死都不怕,興國公府大少爺不答應退親她連跳湖自盡這樣的事都做的出來,還有什麼能嚇得住她的?

見大家嚇住了。清韻就沒再繼續這個話題。

青鶯很有眼色,讓丫鬟端茶水來。

大家玩了好一會兒,也都有些口渴了,尤其能喝的東西很多,除了茶水,還有酸梅湯。綠豆湯……

尤其是酸梅湯里,還放了冰塊,冰塊里還有花瓣。

冰塊含在嘴裡,還有酸酸甜甜的味道,就跟吃糖果一般。

解渴之後,大家又玩開了。

時間一點一點過去,很快就臨近正午了。

喜鵲過來道,「王妃,大廚房將飯菜準備妥了,問是不是可以開宴了?」

清韻抬眸看了眼天,都這會兒了,還沒有聽見公鴨嗓音喊皇上駕到,皇上應該不會來了。

她點頭道,「去準備下,半盞茶后開宴。」

喜鵲下去準備,清韻則找若瑤郡主和琳琅郡主。

她很快就在人群里瞧見了琳琅郡主,但是若瑤郡主遲遲沒有找到,便問道,「若瑤郡主在哪兒?」

綠兒就道,「王妃忘記了,之前若瑤郡主不小心把酸梅湯灑在了裙裳上,她回府換衣裳去了,說是一會兒就回來……。」

綠兒還沒有說完,青鶯就打斷打算她道,「那都是半個時辰以前的事了,都夠若瑤郡主回府換兩身衣裳了。」

綠兒輕吐舌頭,「奴婢去找。」

清韻則招呼她們入席。

很快,大家就落座了,綠兒過來道,「王妃,沒有找到若瑤郡主,奴婢去問了,若瑤郡主走了后,就沒有再回來,怕是寧王府有事耽擱了,奴婢要不要去寧王府找她?」

找她也來不及了,總不好讓這麼多人等她一個吧,清韻思岑著怎麼辦好,外面就有公鴨嗓音傳來,「皇上駕到1

清韻,「……。」

聽到皇上駕到,剛坐下的貴夫人和大家閨秀都望著清韻了,不知道怎麼辦好了。

飯菜都端上桌了,還冒著騰騰熱氣,這會兒出去迎接皇上,回來飯菜肯定涼了……

清韻哭笑不得,皇上,你是掐著點來的吧?

那些貴夫人要去迎接皇上,清韻連忙道,「你們先吃著,我去迎接皇上。」

一群貴夫人,「……。」

在大家還沒回過神來時,清韻已經拜託琳琅郡主幫她招呼賓客,她則風風火火的往外走。

王府門前,皇上的鑾駕緩緩停下。

除了皇上,還有皇后和雲貴妃都來了。

他們邁步上台階時,王府守門護衛趕緊跪下行禮,可是卻沒有瞧見楚北和清韻。

這就有些失禮了,雲貴妃逮著機會道,「宸王和宸王妃呢,怎麼還不來接駕?」

守門護衛搖頭,他們不知道。

雲貴妃就望著皇上了,「皇上,您看看,您辛苦出宮來參加大皇子和大皇子妃的喬遷新居宴,他們居然不出來迎接,文武百官都在裡面瞧著呢,都是成了親的人了,這也太不懂事了吧?」

聽雲貴妃數落清韻和楚北不懂事,皇后眉頭微皺,有些不悅,今兒是清韻和宸兒喬遷之喜,她卻來挑刺,都說了不要她跟著,偏要跟來,皇後有些惱了皇上了,她道,「我就說不來吧,今兒王府賓客多,宸兒和清韻兩個應付他們都難了,再分身來接駕,怕是要忙的暈頭轉向了。」

聽皇后替楚北和清韻解圍,皇上笑道,「朕知道他們忙,朕又沒有怪罪他們,皇后怎麼怨怪朕起來了,先進府吧。」

說著,皇上就率先邁步進了王府。

雖然一門之隔,可王府里比王府外就涼爽多了。

皇上看著那些冰爐,然後雲貴妃又不滿了,指責清韻和楚北太鋪張浪費了。

這一回,皇后也不知道怎麼幫他們解圍了,這確實過於鋪張了。

一路往前走,大家的注意力就在那些冰爐上。

倒是孫公公,抬手指著遠處道,「皇上,大皇子妃出嫁前,侯府辦的宴會就別出心裁,您又吩咐她用心辦喬遷新居宴,她豈敢馬虎,這冰塊就細緻周到,還有皇上,您看,那衝天的煙火,一看就非比尋常,是花了心思的。」

皇上抬眸看著,也嘖嘖點頭,「瞧這架勢,還算不錯。」

剛說完呢,然後就有喊叫聲傳來,「走火了1

皇上,「……。」

孫公公,「……。」未完待續。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