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三百五十八章 觀景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五十八章 觀景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

是的,王府走水了。

在得知皇上駕到后,清韻不敢耽擱,趕緊去迎接,只是才走到半道上,就聽見王府下人扯著嗓子喊走水了。

她當即怔住腳步,瞥頭望去,就見王府最高處,濃煙滾滾,火勢熏天。

「是觀景樓著火了1青鶯焦急道。

清韻站在那裡沒有動,只望著那衝天的火勢,她知道,觀景樓算是完了。

今兒是她和楚北喬遷新居的日子,大家都高高興興的,結果卻鬧這麼一出,簡直晦氣到底了!

要說王府守備,那是不用說,楚北原就有不少的暗衛,皇后怕他出事,又從鎮南侯那裡討了十個來,不說王府固若金湯,一隻鳥都飛不進來,但刺客要混進來,絕對不是件容易的事。

可偏偏還就出事了!

青鶯站在那裡,心疼的厲害,觀景樓是王府最高的樓了,站在觀景樓上,可以眺望整個王府,就連皇宮議政殿都瞧得見,是王妃最喜歡的地方啊!

那賊人太可惡了,要燒你燒別的地方啊,為什麼要燒掉觀景樓?!

要叫她知道是誰放的火,非得剝他兩層皮不可!

青鶯在心底咒罵著,可是她也知道,要想找到縱火犯難比登天,因為今天有不下百餘人上過觀景樓,有貴夫人,有大家閨秀,也有文武百官……

天知道是誰在暗地裡動的手腳?!

出了這麼個大意外,清韻早把皇上拋諸腦後了,丫鬟也沒想起來,等想起來時,清韻趕緊往前走。

那邊。皇上已經走過來了。

見了清韻,不等她請安,就問道,「怎麼回事?」

清韻搖頭,「還不知道出了什麼事,相公已經去查了。」

皇後站在一旁,看著那滾滾濃煙。隔得這麼遠。都聞得見煙味了,她溫婉精緻的臉上帶了些薄怒,忍的辛苦。

清韻給皇上和皇后請了安。然後請他們去正院。

剛到正院門口,楚北就過來了。

皇后問他道,「觀景樓走水是怎麼回事,是誰放的火?」

楚北沒有搖頭。也沒有點頭,只道。「觀景樓火勢太大,已經撲不滅了,很難找到證據,再加上今兒賓客眾多。怕是難找到縱火之人。」

楚北說著,清韻冷哼一聲,「天網恢恢疏而不漏。我就不信查不到縱火之人,要叫我知道他是誰。非扎他幾十針,叫他嘗嘗筋骨斷裂之……1

清韻是氣大了,不然以她的性子,不會說這些話。

然而他話還沒說完,就被皇上給打斷了,「不得胡說,今天是喬遷之日,忌口。」

可憐清韻到嘴邊的話,就這樣生生給咽了下去,憋得她臉都漲紅了。

皇上說完,邁步朝正院走,這地方,他雖然二十年沒來了,但是他熟的很。

看著皇上走,清韻扭頭望著楚北,道,「喬遷之日怎麼了,觀景樓都被人給燒了,給我添這麼大的晦氣,還不許我發個小火嗎?」

「許,」楚北言簡意賅道。

清韻重重一哼,壓低聲音道,「我覺得皇上讓我忌口是假,分明是在包庇縱火犯1

楚北眼皮子跳了下,握著清韻的手,讓她先消氣,清韻能消氣才怪了,看著觀景樓騰燒的火焰,她就火大。

知道清韻氣難平,楚北輕咳一聲道,「觀景樓是我燒的。」

清韻猛然一怔,抬眸望著楚北,楚北低頭望著她。

四目相對,一個帶著疑惑,一個帶著深情。

清韻抬手,摸著楚北的額頭,問道,「沒發燒吧?」

好端端的,居然有人燒自己的屋子給自己添晦氣,沒毛病吧?

楚北扒拉下清韻探他額頭的手,道,「這事三言兩語說不清楚,先忙正事,回頭我再解釋給你聽。」

現在確實沒時間解釋,皇上特地給面子來參加王府喬遷新居宴,他們是王府之主,把皇上干晾著,肯定不行埃

皇上走遠了,兩人隨後跟上。

等他們進屋時,文武百官已經給皇上請了安,然後落座了。

見他們進去,鎮南侯皺眉問道,「方才聽下人喊走水了,怎麼回事?」

楚北輕搖頭道,「沒什麼大事,只是觀景樓燒了,重建一下就可以了。」

「重建?」鎮南侯不悅道,「要是尋常時候,觀景樓燒了就罷了,今天是你喬遷之日,王府走水,就意味著這王府和你,和清韻八字不合,怎能如此隨便?」

鎮南侯的意思很明顯,是要找到縱火之人。

清韻聽得有些懵,腦袋根本就轉不過彎來,觀景樓被燒是楚北刻意為之,皇上知道,那鎮南侯也應該知道才對埃

他現在說這話,怎麼越聽越不對勁啊,楚北燒的觀景樓,不可能找到證據證明是他燒的,難道是要嫁禍給別人?

可楚北的敵人,很明顯只有安郡王埃

當初安郡王派人刺殺「大皇子」,雖然沒有證據,卻是大家心知肚明的事了,那麼大的罪,都拿安郡王沒輒,火燒觀景樓能奈何的了安郡王?

清韻覺得事情不會這麼簡單。

江老太爺站起來道,「觀景樓走水一事,肯定要查清楚,現在宴席已經擺上了,還是先用宴吧,觀景樓的事隨後再說。」

他這麼說,寧王贊同道,「江老太傅說的對,觀景樓怎麼走的水,一時半會兒也查不清楚,還是先用宴吧,今兒是喬遷之喜,大家高高興興來祝賀,就不談這掃興的事了。」

然後,宴席繼續。

只是寧王說不談,可是大家根本就控制不住好奇,三三兩兩的交頭接耳起來。

有貴夫人低聲道,「你們還記得十幾年前京都有個商戶搬來京都,也是喬遷那日。大廚房走了水,當時大家沒在意,結果幾年後,那商戶就破敗了,當時有算命先生說,那府邸克那商戶財運

,要是當時警醒。搬了家。就不會這麼倒霉了。」

她說著,有貴夫人點頭道,「這事我也聽說了。還有雲州,喬遷之日,嫡姑娘樓紗帳起火的,後來那姑娘瘋了。還有,有喬遷之日。府邸起火的,有老爺暴斃身亡的,好像喬遷之日,府邸

走水。不搬府邸的,都沒什麼好下抄…。」

她們說的很小聲,都好奇道。「你們說大皇子和大皇子妃會換府邸嗎?」

「我覺得不會換,」有夫人搖頭道。

大家都望著她。「何以見得?」

那夫人笑道,「你們忘記了,大皇子和大皇子妃會在今兒搬出皇宮,是欽天監測過後,挑的日子,哪有不吉利相剋之說?」

幾位貴夫人恍然,還真是這樣,要是王府和大皇子、大皇子妃八字不合,欽天監那些大人可就要倒霉了。

那麼說來,觀景樓走水是有人故意為之了?

眾人心底猜測紛紜,一邊用著美味佳肴,一邊聊熱鬧。

很快,大家就被端上來的田螺給吸引住了。

那東西,她們以前都沒見過啊,更別提吃了。

皇上見了,眉頭微挑道,「這是什麼?」

皇上的宴席一旁是有御廚的,就是以防皇上有什麼問題要問,這會兒見皇上問起來,趕緊解釋。

皇上聽著,然後拿了一個田螺吃起來,他點頭道,「不錯。」

皇后瞧著,也要伸筷子,只是剛碰到田螺,皇上就道,「這道菜不合適皇后你吃。」

皇后望著皇上,道,「為什麼?」

她剛問完呢,那邊雲貴妃就炸毛了,「好辣1

皇后就把筷子收了回來,她可吃不慣太辣的菜。

雲貴妃又辣又生氣,皇上就記得皇后吃不得辣,就不記得她也不能吃!

御廚連忙道,「皇后和貴妃不習慣吃辣,廚房特地準備了微辣的。」

說著,他把一盤子微辣的田螺送上。

皇后這才嘗起來。

那邊桌子上,都上了兩大盤子田螺,一旁辣的,一旁微辣的。

不少人吃的呼哧呼哧,再加上冰酸梅湯,那叫一個爽埃

唯一不好的就是要用手拿著吃,影響形象啊,不過好在大家都一樣。

兩大盤子田螺吃完,宴會就差不多結束了。

皇上凈手過後,沒有多留,便要擺駕回宮了。

楚北和清韻趕緊起身相送,皇上要走,文武百官自然沒有留下的必要了,也都打著飽嗝,跟著皇上出門。

等送走了他們,清韻就揉脖子了,累了一天,賠笑賠的腮幫子都僵硬了。

兩人轉身回府,才邁過門檻呢,就見逸郡王、明郡王、東王世子還有楚彥幾個走過來。

他們模樣俊美,衣著鮮亮,風度翩翩,唯一破壞美感的就是他們手裡拎著的大食盒。

一人手裡拎了一個。

清韻眉頭輕挑,她不記得她有給他們準備吃的帶走啊,那大食盒是怎麼回事?

走上前來,逸郡王輕提了下食盒道,「幫忙招呼了大半天的客人,消耗過大,那一桌子菜根本不夠吃,所以我們就自己去大廚房拿了點,不耽誤你們歇息了,我們找個地方吃飯去了。」

幾人跟楚北告辭,然後出了府,翻身上馬離開。

清韻沒把食盒放在心上,因為青鶯提醒她若瑤郡主沒參加宴席,她有些擔心,吩咐青鶯道,「你去寧王府問問,看看若瑤郡主是不是在王府里。」

若瑤郡主對王府喬遷宴很上心,不可能因為弄髒了衣裳,就生氣不來了,她怕出了什麼事,萬一若瑤郡主在來王府的路上出了意外怎麼辦,雖然兩府離的很近很近……

青鶯得了吩咐,趕緊去寧王府打探。

逸郡王幾個跟楚北告辭,然後翻身上馬離開。

目送他們走後,清韻和楚北方才進府。

才走了百餘步,綠兒就跑過來道,「王妃,田螺被逸郡王他們搜刮一空了,一顆也沒留下1

綠兒語氣埋怨,他們吃的最多,添了一大盤子不算,吃完了還要帶走,太過分了!

清韻知道那大食盒裡裝的是田螺,她聞得出來,雖然她也覺得有些過分了,因為她還沒有吃呢,不過田螺不是什麼稀罕東西,今兒沒了,明兒可以再弄,她現在最關心的還是觀景樓。

她想知道楚北腦子是哪根弦搭錯了!

四下都是丫鬟,還有不少生面孔,清韻忍著沒問。

等回了內屋,清韻就把丫鬟打發出去了,然後望著楚北問道,「觀景樓到底怎麼回事,你為什麼要燒觀景樓?」

楚北坐下來,給清韻倒茶道,「為了兵權。」

為了兵權?

燒觀景樓就能有兵權了?

清韻腦門有黑線了,「你確定不是在逗我玩?」

楚北望著她,笑道,「要不打個賭?」

這話怎麼聽著那麼耳熟呢,這不是她昨天和楚北打賭時說的話嗎,她覷著楚北道,「你不會是想把昨天輸給我的許諾在贏回去吧?」

楚北不回答,反問道,「不敢?」

清韻呲牙,「不是不敢,只是我不傻。」

她好不容易才贏回來的許諾,那是打算用在關鍵時候的,要是叫楚北再贏回去,那不是白忙活一場嗎?

再者說了,燒觀景樓的事,皇上也知道,她就沒見過皇上做過什麼不燒腦的事。

只是她怎麼也沒法把燒觀景樓和兵權聯繫在一起埃

清韻坐在那裡,絞盡腦汁的想。

可是想了半天,也沒想明白,她憋不住問楚北道,「燒觀景樓,怎麼奪兵權?」

結果楚北搖頭了,「我也不知道。」

清韻,「……。」

腦門黑線成摞的往下掉,根本控制不住,「不知道,那你把觀景樓燒了?」

說著,她補充了一句,「是皇上讓你燒的?」

楚北妖冶鳳眸,閃爍著光芒,道,「應該不算是父皇讓我燒的。」

「應該不算?」到底是算還是不算啊?

楚北瞥頭,透過敞開的窗柩,看向觀景樓方向,神情有些晦暗難測,他道,「父皇說過,用計如用兵,他給了我十天時間,讓我想出奪兵權的辦法,如果我沒想出來,就把觀景樓燒了,他再教我用兵之道。」

清韻,「……。」

清韻滿臉黑線,嘴角抽搐不已。

看著她,楚北問道,「這是什麼表情?」

「……不明覺厲。」

「嗯?」

「雖然不懂皇上在做什麼,但覺得很厲害的樣子。」

皇上既然有心教楚北用兵之道,就不可能提燒觀景樓這麼奇葩的條件,顯然燒觀景樓是有目的的。

現在觀景樓已經沒得救了,皇上燒觀景樓的目的到底是什麼呢?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