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三百五十九章 把柄(一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五十九章 把柄(一更)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喬遷之日,觀景樓被燒,濃煙衝天,整個京都的人都瞧見了。

太后也不例外。

尤其宸王府離皇宮很近,加上颳得又是東北風,宮裡都能聞得見刺鼻的煙味,看著那漆黑濃煙,太后眉頭皺的緊緊的,難掩一抹怒意。

她甩了鳳袍進殿,道,「傳興國公來見哀家1

太後傳召,公公不敢耽擱,趕緊出宮宣召。

興國公火急火燎的進宮來,還以為出了什麼大事,結果一進來,就聽太后質問道,「宸王府觀景樓被燒,是怎麼回事?」

太后問的不算直白,但是那帶了怒意的聲音,很顯然,她是在懷疑興國公。

興國公也知道,宸王府走水,不少人懷疑是他和安郡王派人做的,就是他看著宸王府冒出來的濃煙,他也懷疑是安郡王動的手,可是並不是埃

被別人懷疑倒也罷了,太后懷疑他,還帶了些怒意,興國公就心底不舒坦了,就算他放了火,那也是為了安郡王,他忍不住道,「宸王府為什麼走水,我也很好奇,但不是我和安郡王放的火,太后不信,我可以對天發誓。」

興國公都這麼說了,太后就打消了對他的懷疑,因為她也不信,興國公會愚蠢到這種地步,因為宸王府出什麼事,大家首先懷疑的就是他和安郡王了。

只是火不是興國公放的,那觀景樓為什麼會被燒?

「難道是北晉或者是南楚派人放的火?」太后眸光泛著冷光。

興國公點頭道,「我也是這麼懷疑的,北晉和南楚對我大錦一直虎視眈眈,又知道咱們和大皇子水火不容,他們派人燒宸王府觀景樓。不會有人懷疑他們,只會懷疑是我和安郡王,倒是替人背了黑鍋了,不過……。」

興國公聲音帶了怒氣,眸光狠辣,停頓不語。

太后望著他,問道。「不過什麼?」

興國公深呼一口氣。道,「喬遷之日,府邸走水的不是沒有。並非有人故意縱火,也有可能是天象示警,再待在宸王府會有大災,這事得找欽天監詢問。如果真的是天象示警,皇上肯定會給大皇子另賜府郟我們倒是可以藉此機會,讓大皇子搬去封地,但不是湖州。」

太后聽著,若有所思起來。

她懂興國公的意思。只是上回安郡王和逸郡王都要娶清韻,寧太妃已經出過讓欽天監說她是禍水的主意了,還被皇上給逮住了。那時候她的臉面就掛不住了,尤其現在皇上還讓清韻關心她身子骨。她故技重施,且不說沒有十足的把握能矇騙的過皇上,萬一再像上回,被皇上逮住了怎麼辦?

太后並不贊同這樣做。

興國公知道她的顧忌,他道,「可是除了這辦法之外,沒有更好的辦法了,大皇子留在京都,對安郡王威脅太大,他搬去封地,安郡王還有五成希望,他若是留在京都,怕是一成都難有,太后,你當真希望皇儲之位落入大皇子之手嗎?」

太后猶豫不決的心,聽到這話,瞬間就定下了,她道,「辦事穩妥些,別給我出什麼紕漏。」

興國公點頭,然後忙去了。

半個時辰后,興國公就又回來了,這一次來,他是滿臉帶笑,一看就是有大好事。

太后望著他,「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

興國公擺手,讓大殿內其他人退出去,然後才道,「太后,方才我去找欽天監施大人,正商議著,孫公公就來了,我就在屋子裡躲起來,正巧聽到孫公公傳皇上密詔。」

「什麼密詔?」太后問道。

興國公就笑道,「孫公公說宸王府觀景樓走水一事,過於離奇,王府有暗衛把守,並未發現有什麼可疑之處,就算是有人縱火,也不可能那麼快就火勢蔓延到沒法控制的地步,皇上懷疑是上天示警,讓欽天監測算,如果宸王府當真不合適大皇子住,能化解盡量想辦法化解,如果不能,就再給大皇子另外挑一個府邸,還有,讓欽天監說,湖州乃積福之地,讓大皇子搬去湖州府邸住半年,以避災禍,具體該怎麼說對大皇子好,施大人就看著辦吧。」

聽興國公稟告偷聽到的事,太后眉頭皺的緊緊的,她沒想到皇上居然也偷偷吩咐欽天監作假。

她一直不贊同湖州作為大皇子的封地,皇上這是想藉此機會把這事給坐實了啊!

他不照樣弄虛作假,上回還指責她,太后越想越生氣,然後望著興國公道,「然後呢?」

要是沒有然後,興國公不可能那麼高興。

興國公滿臉笑容,癟都癟不住,他道,「孫公公稟告完,施大人不敢答覆,孫公公就有些生氣了,說是皇上密旨,不得違逆,施大人對他擠眉弄眼,孫公公還以為他眼睛出了問題,還說如果

太醫院的太醫治不好,他可以幫著求求大皇子妃……。」

施大人當時都急出來滿頭大汗了,偏偏孫公公只逼他答應,沒看懂他使得眼色。

反倒是興國公從屏風后一邊咳嗽一邊走出來。

當時孫公公瞧見他,一雙眼睛瞪的有銅鈴那麼大,就見活見了鬼一般。

就連聲音都有些打顫了,「興,興國公,你怎麼在這裡?」

興國公撇了他,冷不丁一笑道,「逆孫和東王府琳琅郡主退了親,總要娶媳婦,國公府替他物色了個姑娘,我來找施大人測算八字是否相合,倒是沒想到皇上對宸王府觀景樓被燒如此關心。」

孫公公臉色刷白,眼神閃亂,有些不知所措。

興國公邁步要走,孫公公還攔下他,試圖說服他,甚至賄賂他,讓他別把這事透露給太後知道,他擔心太后和皇上關係會鬧僵。

可是興國公是什麼人,會是孫公公兩句軟話就說服的通的嗎?

他袖子一甩,就出了欽天監,來永寧宮了,把這個天大的好消息告訴太后。

這是皇上的把柄啊,連皇上都讓欽天監作假了,那他們讓欽天監作假,皇上還有什麼立場責怪他們?

他們甚至能以此為把柄要挾皇上收回將湖州作為大皇子封地的聖旨,之前苦求而不得的事,這會兒倒是迎刃而解了,實在是可喜可賀。

興國公很高興,孫公公也很高興。

但是他沒有表露出來,而是冷眼望著施大人,一臉這事要是鬧大,太后找皇上麻煩,皇上生我的氣,有你施大人好果子吃!

施大人嚇得跪倒在地,連連認錯道,「孫公公息怒,興國公在屋子裡的事,我已經提醒您了,只是您沒在意,我也不好明說……。」

孫公公氣很大,「興國公和施大人再商議什麼事呢,我來宣讀皇上聖旨,竟然躲起來,是不是再商議什麼見不得人的事?」

施大人連忙搖頭,「沒有,絕對沒有1

孫公公輕哼一聲,他不是那麼好糊弄的。

施大人只好道,「興國公確實是來給興國公府大少爺和議親姑娘測算八字的,而且那議親姑娘還是寧王府寧欣郡主,當然了,宸王府今兒喬遷,觀景樓卻失火了,興國公也很擔心,他詢問我是不是大皇子和宸王府八字相衝,只是話還沒有說完,您就來了……。」

孫公公凝眸望著施大人,看的施大人額頭上冷汗直冒,就像是在烈日下暴晒了幾個時辰一般。

施大人顫抖著聲音求孫公公幫他在皇上面前說兩句好話,怎麼也別讓皇上認為他和興國公是一夥的……

孫公公扶他起來,施大人還有些受寵若驚,道,「是我大意了,沒料到興國公在屋子裡,現在事已至此,興國公肯定會告訴太后,太后肯定會和皇上鬧起來,他們吵起來,不只是你,我也要遭殃,現在只能想辦法補救了,施大人也知道,皇上是慧凈大師的俗家弟子,在測算占卜方面,皇上也略懂一二,湖州是風水寶地,歷年來都是風調雨順,皇上心疼兒子,才將湖州作為他的封地,讓他去湖州避禍,如今瞧來,湖州是絕不可能再作為大皇子的封地了,觀景樓被燒在皇宮西南方向,那大皇子的封地最好在東北方向,那裡最好的封地是獻老王爺的,他的封地沒人敢打主意,盡量安排近一些,便於大皇子回京,這麼點小事,施大人不會為難吧?」

施大人連連點頭,「不為難,一點都不為難。」

孫公公聽他答應了,這才面露苦色,他不敢回御書房了,他一不留神,讓皇上的密旨被興國公知道了,辦事不利埃

施大人好說歹說,勸孫公公走。

孫公公硬著頭皮回了御書房。

如他所料,興國公把皇上讓施大人作假的事稟告太后了,太后一氣之下,就來御書房找皇上質問了。

孫公公宣讀密旨,被興國公逮了個正著,皇上惱孫公公惱的牙根痒痒,卻無可辯駁。

太后倒也沒有揪著此事不放,畢竟這事鬧大了,皇上臉面上不好看,有辱皇家威嚴。

但是這事不可能就這樣算了,太后道,「皇上收回把湖州作為大皇子封地的聖旨,這事哀家可以不追究。」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