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三百六十章 雍州(二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六十章 雍州(二更)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被逮住了把柄,皇上只能妥協,但是大皇子總要有封地吧,他要給大皇子另外再賜個封地。

這事太后不反對,但是興國公反對,大錦朝風水寶地,除了湖州,還有別的呢。

他連忙說,大皇子和大皇子妃今天喬遷之喜,觀景樓卻離奇著火,這事太邪乎,還是應該讓欽天監算算,再做打算。

太后表示贊同,皇上沒有選擇的餘地。

就這樣,興國公和太後走了。

第二天,早朝上,不少大臣都很關心宸王府觀景樓被燒一事。

楚北表示,他沒有抓到縱火之人。

欽天監施大人就站出來道,「臣和欽天監其他幾位大人夜觀星象,覺得宸王府和大皇子、大皇子妃有些犯沖,也是欽天監辦事馬虎,大皇子讓欽天監挑個黃道吉日,臣等沒有結合他們生辰八字測算,就定了昨天,臣等查閱古籍,找到了化解之法,宸王府在皇宮西南方向,那大皇子的封地最好在皇宮的東北方向,而且不宜離皇宮太近,最好是在雍州。」

施大人越說聲音越小,因為皇上的臉青了,眼神冷如寒芒。

雍州,算得上是大錦朝最貧瘠的地方了,和湖州可以說是有天壤之別。

更重要的是,雍州離邊關堪堪一百五十里!

最最重要的是,邊關駐守的是興國公的十萬大軍!

可以說,欽天監一席話,把大皇子從湖州富庶魚米之鄉,送到了興國公的眼皮子底下……

這根本就是把大皇子往火坑裡推埃

施大人肯定是被興國公收買了!

皇上望著施大人,一字一頓問道。「施愛卿當真覺得雍州是給大皇子做封地很合適?」

施大人眼神飄散,冷汗直冒,半天不敢說話。

興國公笑臉相問,「施大人倒是說話埃」

施大人顫抖了聲音,回道,「是,雍州雖然貧瘠。但是和大皇子命格最相配。對大皇子有百利而無一害。」

他說著,可以聽到鎮南侯拳頭握緊,發出的嘎吱聲。

興國公瞥了鎮南侯。道,「鎮南侯這是在嚇唬誰呢?」

施大人快哭了,他怎麼會那麼倒霉啊,先是興國公找他。接著是孫公公宣讀皇上密詔,被興國公逮了個正著。再孫公公想補救之法,本來以為沒事了,誰想到興國公還回頭了,他威逼利誘。他只能把孫公公的補救之法說給興國公聽,當時興國公就要他說雍州是給大皇子最好的封地,他不敢違逆埃

現在鎮南侯又用拳頭威脅他。他真是倒了幾輩子血霉了,他弱弱的改口道。「除了雍州,就是獻老王爺的明州最合適……。」

可憐他話還沒說完呢,就聽獻老王爺道,「我看雍州好的很,當年雍州不正是皇上的封地嗎,把雍州作為大皇子的封地,倒是子承父業了。」

鎮南侯氣煞了,「這怎麼能一樣?當初先皇把雍州作為皇上的封地,是想皇上鎮守邊關,現在邊關有興國公鎮守,不需要大皇子1

獻老王爺眯著眼睛望著鎮南侯,「鎮南侯莫不是想本王的明州給大皇子做封地吧?」

鎮南侯沒有說話。

興國公就道,「鎮南侯這就不應該了,明州作為獻老王爺封地幾十年了,豈能因為大皇子就換了?」

然後,鎮南侯的人和獻老王爺的人就爭吵了起來。

興國公幫著獻老王爺。

再然後,獻老王爺就逼著皇上做決定了。

皇上被逼無奈,只能下旨把雍州作為大皇子的封地。

得知這消息時,清韻正在喝茶,一口茶噴出去,好巧不巧的潑在了桌子上。

兩盤子剛端上來的糕點,就這樣給毀了。

她咳嗽不止,青鶯幫她拍著後背,道,「好好的湖州,換成了貧瘠的雍州,還在興國公的眼皮子底下,氣死人了1

清韻擺手,不用青鶯幫她拍後背,她也沒有埋怨皇上,反倒對皇上佩服的五體投地。

昨天楚北就說過燒觀景樓是為了兵權。

而他能搶的兵權,除了興國公,也沒有別人了。

可是興國公的兵權,沒法搶啊,但是有句話說的好,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雍州成了楚北的封地,楚北可以在封地上養兩千府兵,封地上的事,他可以全權做主。

若是哪一天,興國公被北晉逼得退入雍州,楚北有職責協同興國公對抗北晉……

若是他和興國公意見相左時,他還可以寫奏摺彈劾他,若是興國公不聽勸阻,他甚至可以先斬後奏……

一句話,在封地雍州,楚北就是皇帝!

在雍州,是奪兵權最好的地方。

皇上從一開始,就是想把雍州作為楚北的封地,只是他貿然提出來,肯定會引起興國公警醒,到時候打草驚蛇。

在祭天時,皇上下聖旨把湖州作為楚北的封地,只是一個幌子。

太后苦苦相逼,他都沒有改主意,更表明他的決心。

而觀景樓被燒,是給了他一個不得不改主意的台階,再加上興國公和太后見不得楚北好的性子,肯定會把最貧瘠的雍州作為他的封地,再加上離邊關又近,興國公根本就不會多想……

然後,皇上的計謀就得逞了。

把雍州作為楚北的封地,是文武百官逼著皇上做的決定,就算事後興國公反應過來了,也沒有用了。

更何況,興國公還特別的高興……

這就是皇上的用兵之道啊,唯有一個詭字能形容,詭異莫測。

而且他的計謀很活,是因人而異的。

再說的直白點,就是所謂的知己知彼,百戰不殆啊!

就興國公的手段,跟皇上斗,把他賣了,估計還在幫皇上愉快的數著銀子呢。

見清韻嘴角帶笑,沒有半點生氣,幾個丫鬟都望著她,季嬤嬤擔憂道,「王妃,雍州那麼貧瘠,又離興國公那麼近,千萬不能去啊,你倒是幫著想想辦法礙…。」

她話還沒有說完,那邊綠兒跑了進來,死死的抓著秋荷的手。

她用力很大,抓的秋荷直呲疼道,「綠兒,你抓疼我了,你……。」

秋荷說著,見綠兒小臉刷白,毫無血色,身子還在哆嗦顫抖,秋荷心咯一下跳了,臉面問道,「你不是去寧王府找秋霜拿荷包嗎,怎麼臉色這麼蒼白?」

綠兒聲音顫抖道,「秋霜姐姐死了。」

「死了?」青鶯聲音拔高了三分,不通道,「不可能!她怎麼會死呢,昨天還和我們有說有笑,怎麼可能會死呢?」

綠兒望著她,道,「真的死了,昨天傍晚就找到她屍體了,是溺水而亡的,不過她是被人殺得,不少人都瞧見她脖子上的掐痕了。」

聽到秋霜死了,清韻心底也不好受,她問道,「她不是寸步不離的跟著若瑤郡主嗎,若瑤郡主沒出事吧?」

綠兒搖頭,「秋霜姐姐死了,若瑤郡主悲痛欲絕,昨晚發起了高燒,好幾位太醫進出王府,好像很嚴重……。」

綠兒剛說完,紫箋就打了珠簾,進來道,「王妃,寧王妃的貼身丫鬟雪雁來了。」

ps:這一章,兩個大轉折~~~

明天揭曉寧王身世……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