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三百六十三章 算計(二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六十三章 算計(二更)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皇上信任父王,皇后和母妃情同姐妹,皇上也疼愛她。

皇上不會殺父王,若瑤很肯定。

她抬眸望著清韻道,「清韻姐姐,你說的話,我都知道,可是這事除了你我之外,還有人知道,甚至威脅上門了,我不敢把信給太妃看,更不敢告訴父王母妃,萬一王府沒有答應他,他將這事公諸於眾,到那時候該怎麼辦?」

她不敢想象那會有什麼樣的後果,父王會生不如死的,她不想看到父王難過。

若瑤郡主沒有注意到清韻說找趙院使證實,她以為清韻證實的是寧王不足月就早產的事。

清韻寬慰她道,「寧太妃的事過去三十多年了,到今天才有人來威脅,說明那人也顧忌寧王府的權勢,她約太妃見面,雖然信到了你手裡,但你是寧王府郡主,威脅你也一樣,但是那人卻沒有去,說明她權衡再三,還是膽怯了,她沒有膽量捅出這個秘密。」

若瑤郡主連連點頭,認同清韻的話。

其實她一直在自我安慰,讓自己忘記這事,只是她說服不了自己,現在清韻說服她,她認定清韻說的都是真的。

心稍稍放開,臉色就好轉了許多。

清韻見了,眸光動了下,在心底輕嘆一聲,問道,「能和我說說秋霜的事嗎?」

剛問完,若瑤郡主的臉唰的一下又白了。

清韻有些愧疚,她不應該在若瑤郡主傷口上撒鹽的,但是她必須要知道,有些話,她可以說出來哄騙若瑤郡主。卻騙不了自己。

若瑤郡主咬著唇瓣,低斂了眉頭,眼淚滴落在她的手背上。

連寧太妃未婚先孕的事她都和清韻說了,秋霜的死,她怎麼可能不說?

她道,「前兒,我衣裳弄髒了。秋霜要幫我拿衣裳來。我不好意思在王府換衣裳,執意要回府,天氣炎熱。秋霜怕我累著了,就讓我在王府外院等候,她去給我拿衣裳,我等了一會兒。就見興國公來找太妃,他經常來王府。和太妃接觸最就是他了,我有些懷疑……所以就偷偷跟了上去,他沒有去太妃的院子,而是去了梨花院。太妃在那裡等她,四下無人,我躲起來偷聽。他們也沒發現,許是我盯著他們太明顯了。被興國公發現了,他猛然望過來,我嚇了一跳,不小心踩斷了一根樹枝,興國公就朝我走過來……。」

當時,她嚇得心都差點跳停了。

要是被興國公和太妃知道她偷聽,還偷看到興國公扶著她,還誇她皮膚好,會滅了她的。

她正不知道如何是好,那邊秋霜從一棵大樹後面站了起來,朝遠跑去。

她知道,秋霜是為了保住她不被興國公發現,故意引開興國公的。

興國公就追了上去,寧太妃也走了。

她背脊濕透的從小道回了住處,受了這麼一通驚嚇,她實在沒心情再去參加清韻和楚北的喬遷新居宴,她更關心秋霜什麼時候回來。

興國公是將軍,他去抓秋霜,她根本逃不掉。

她期盼秋霜能僥倖逃過一劫,可她等了一個時辰都沒有等到她。

秋霜是她貼身丫鬟,她不見了,她可以理直氣壯的讓丫鬟去找她。

找了一個多時辰,丫鬟回來稟告她,秋霜死了。

是溺水而亡。

得知這消息時,若不是丫鬟扶著,她估計會嚇得癱軟在地。

若瑤郡主很自責,她不應該好奇,去跟蹤興國公,不然秋霜就不會為了護她丟了性命。

而清韻的全部注意力都在興國公身上。

興國公和太后是親兄妹,寧太妃是太后的表妹,那自然就是興國公的表妹了?

表哥表妹,在古代是經常聯姻的埃

因為表妹久居深閨,很難見到外男,表哥是親戚,時常往來,一來二去就容易對上眼……

難道寧王是興國公和寧太妃所出?

她呢喃出聲,若瑤郡主道,「不可能1

清韻望著她,若瑤郡主就道,「興國公和父王走的不近,父王一點都不喜歡他,興國公也不喜歡父王,哪有兒子和父親互相厭惡的?再說了,興國公還打算讓興國公府大少爺娶寧欣郡主呢,昨兒親事都定下了,過不了多久就該辦喜宴了,要是父王是興國公的兒子,那寧欣郡主就是興國公的孫女了,孫子娶孫女,這怎麼行呢?」

若瑤郡主語氣篤定,有些急切的解釋。

有個寧太妃這樣的祖母就夠她窩火的了,要是再來一個討人厭的興國公做祖父,她寧肯死了算了。

清韻沒有說話,如果若瑤郡主說的屬實,寧欣郡主會嫁給興國公府大少爺,那寧王肯定不是興國公的兒子了。

只是興國公和寧太妃……就沖興國公和寧太妃私會,還殺了秋霜,兩人就清白不了。

只是清韻有些想不通,如果寧王不是興國公的兒子,那他會是誰的兒子呢?

難道寧太妃是個水性楊花的女人?

這很有可能啊,未婚先孕就算了,還懷著肚子嫁給先皇……

想到這裡,清韻腦子裡靈光一閃,她猛然抬頭。

然後,嚇了若瑤郡主一大跳,她望著清韻,擔憂道,「怎麼了?」

清韻訕笑一聲,搖頭道,「沒什麼。」

她想多了,她怎麼會覺得興國公和寧太妃狼狽為奸,算計太后,偷換太子呢?

可要是這麼想,一切就解釋的通了。

過世的先太子是寧太妃和興國公的兒子,寧王才是太子,偷換了兒子,結果沒坐上皇位就罷了,還搭上了性命,恨寧王都來不及呢,怎麼可能會疼他呢?

也正因為寧王不是興國公和寧太妃的兒子,所以寧欣郡主不是他孫子,嫁給興國公府大少爺沒有關係。

也正因為是血親兄弟,所以皇上和寧王才關係那麼好。

這一切都解釋的通,但是太后呢……

寧太妃處處以她馬首是瞻,最後卻被寧太妃算計了,這可能嗎?

她不信太后是那麼糊塗好被算計的。

為了個假兒子,假孫子,逼迫自己的親兒子親孫子,她可以買塊豆腐撞死了。

清韻晃晃腦袋,把這個想法拋諸腦後。

正巧這時,外面傳來敲門聲,雪雁在屋外道,「郡主,你和宸王妃話說完了嗎,王妃讓你別耽誤宸王妃和宸王進宮。」

未完待續。

  • (快捷鍵:←)
  • 世嫁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