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三百六十五章 親孫(求月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六十五章 親孫(求月票)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皇上聽著,若有所思起來,然後撇了太后一眼。

很顯然,他動搖了。

不過太后怎麼可能允許他再收回聖旨,那她豈不是白忙活一場,不過清韻的擔憂倒是合情合理,要是他們真搬去雍州了,在興國公眼皮子底下出了事,不論人是不是興國公殺了,這個黑鍋國公來背。

那樣後果會不堪設想。

她可以約束興國公,可約束不了別人要殺他們埃

太后覺得把雍州作為大皇子封地,有些欠妥了。

只是現在聖旨已經下了,再收回聖旨,或者再更改,百官都該有意見了,當皇上的,豈能把聖旨當成是兒戲

所以大皇子的封地只能是雍州,不可能換成其他地方。

這一點,皇上妥協了,他道,「把雍州作為大皇子的封地,那他以後常留在京都,倒也可以。」

這一點,別說太后了,連寧太妃都不贊同了。

比起湖州給大皇子做封地,留下京都對安郡王的威脅更大,怎麼能答應呢

聽到寧太妃迫不及待站出來否定,清韻扭頭望著她,道,「寧太妃,我昨兒好歹救了若瑤郡主,我沒奢望你對我能有半點感激之心,但這麼急的把我轟到封地上去,太匪夷所思了現在若瑤郡主病情雖然穩定了,但是秋霜的死,對她打擊太大,難保什麼時候會反覆,你怎麼不為若瑤郡主想一想,她是你親孫女,哪怕為了她,也該想法子讓我留在京都,我怎麼覺得她的死活在你眼裡,根本無關重要,反倒是安郡王,你一心為他謀算,甚至不惜為了他。手上沾滿鮮血,肝腦塗地也在所不惜,說實話,我真的很懷疑若瑤郡主和寧王都是撿來的。安郡王才是你的親孫子。」

清韻說話很快,寧太妃臉變得更快。

聽到清韻說最後一句的時候,她甚至驚站了起來,喝道,「放肆」

她說著。不少人都望著她,寧太妃這才反應過來。

清韻現在是大皇子妃了,不再是安定侯府三姑娘,放肆這兩個字用在她身上不合適。

不過她倒是沒有說錯話的尷尬,反而理直氣壯道,「當真是放肆,小小年紀,敢在太後面前,指桑罵槐,暗諷皇上是撿來的」

清韻聽得咋舌。寧太妃的腦子當真是好使,她明明是在諷刺她,她卻一把火把太后和皇上都牽扯了進來,這禍水東引的手段,當真是高,偏偏太后和皇上還能對號入座,而且一點都不牽強

太后臉冷沉,有些發怒了。

可偏偏有人叫她怒氣撒都撒不出來,只聽清韻道,「以前。我確實懷疑過皇上和瑾淑縣主都是撿來的,但後來,我改觀了,太后對瑾淑縣主很嚴格。甚至很凌厲,但私下裡還會關心她,對於皇上,我也能看的出來太后心底對皇上的疼,至於寧太妃你,我是從上到下。從左到右,半點都沒有看出來,而且,我在和你說話,有必要牽扯上太后,禍水東引,讓太后給你做擋箭牌嗎」

寧太妃怒氣很大,嘴皮都在哆嗦。

皇上笑了,「朕記得小時候,父皇和母后曾說過,朕是他們賞花燈時撿的,朕一度信以為真。」

聽皇上這麼說,太后難得露出一抹笑來。

這事她還記得,那時候皇上還小,才四歲,他撲在她膝蓋上,問他是怎麼來的,她當時是這麼騙他的。

後來五歲花燈節前,他惹了事,她打了他手心兩下,然後皇上吵著鬧著要出宮參加花燈節,說是不當皇子了,要去找親生爹娘。

這事,她和先皇笑了皇上許久。

後來皇上一想出宮,先皇笑他,「莫不是又要出宮找親生爹娘」

清韻沒想到,她一句撿來,竟然能讓太后開懷,還說這麼多話,更沒想到皇上小時候這麼萌

清韻憋著笑,好像每一個小孩都會問他是怎麼來的,幾乎沒有如實相告的。

清韻對於楚北怎麼來的很好奇,她忍不住問了。

結果楚北滿臉黑線,嘴角抽搐不止。

其他人也都憋笑,皇上則臉尷尬。

不例外,楚北也是撿來的。

只是他不是什麼花燈會上撿的,而是從天上掉下來,砸破了御書房的屋頂,直接掉在龍案上,皇上見他命大,把他給撿了

後來,他再跑御書房時,皇上逗他看屋頂道,「父皇有預感,這兩天,天上會給你掉個弟弟下來,你要接准了,別摔了他。」

小小年紀真是好騙啊,他昂望著屋頂。

望的久了,得了脖子病

鎮南侯知道后,把皇上一頓訓了,打那以後,沒有再提他是撿來的了。

清韻,「。」

腮幫子都要笑抽筋了

她要是笑脫臼了,誰負責

皇上重重一咳,著個臉皮,道,「說正事」

然後,殿內的氣氛一下子凝重了起來,誰也不敢再笑了。

可是封地的事,根本商議不出來個結果,而讓興國公保證楚北的安全,那更是不可能。

這時候,寧王來了。

看見他來,太后笑道,「寧王怎麼來了,還如此神匆匆」

寧王恭謹的給太后請安,然後望著皇上道,「皇上,臣方才進宮的路上,遇到了鎮南侯,他讓臣做說客,臣一時不察,說錯了話。」

皇上眉頭擰緊,「說錯了什麼話」

寧王沒有說話,皇上讓他上前來,寧王說了三個字,聲音還很低,「龍虎衛。」

太后神情微動。

龍虎衛是當年皇上征戰沙場時親自訓練的兩千府兵,個個驍勇善戰,所向披靡,只是自打皇上登基之後,沒有了龍虎衛的消息,有流言說是解散了。

但具體如何,沒有人知道,皇上也不說。

卻沒想到過去這麼多年。竟然還能聽到龍虎衛三個字。

「鎮南侯怕大皇子在雍州會被人刺殺,讓臣勸說皇上把龍虎衛給大皇子,臣當時不察,還很詫異老侯爺怎麼知道龍虎衛還在。結果鎮南侯笑道,果然龍虎衛沒有解散,皇上,他是把主意打到龍虎衛頭上了,臣受大皇子妃恩惠不校但龍虎衛是皇上讓臣掌管的,臣實在。」

寧王說話聲音不大,但是太后坐的近,聽得很清楚。

皇上沒有怪罪寧王,反倒笑道,「朕怎麼把龍虎衛給忘記了,有龍虎衛護著,朕也沒有後顧之憂。」

皇上話還沒有說完,太后出聲打斷他,然後道。「你們都先出去。」

被轟的莫名其妙。

但是太后都轟人了,誰也不敢留下。

等人走後,太后望著皇上道,「哀家還以為皇上解散了龍虎衛,卻沒想到還留著,龍虎衛是皇上的,哀家本沒有權利過問,但皇上要把龍虎衛給大皇子,哀家有些話不得不說了,龍虎衛威名赫赫。當年多少人以能成為龍虎衛中的一員而自豪,但是皇上想過沒有,龍虎衛當年讓北晉和南楚吃了多少苦頭,皇上把龍虎衛給大皇子。是在護他,更是在害他。」

寧王很贊同太后的話,皇上則笑道,「朕覺得無妨,朕相信宸兒。」

太后望著寧王了,這事是他捅出來的。他得負責皇上打消這個念頭。

寧王苦笑一聲,道,「皇上,你看好大皇子,臣也看好他,但是龍虎衛是你帶出來的,臣掌管他們這麼多年,他們對臣也沒有完全服氣,大皇子年紀尚輕,又沒有赫赫戰功,皇上的命令,他們不敢違抗,但是口服心不服,並沒有什麼用啊,既然大皇子有那個本事,他完全可以跟皇上當年一樣,再建一隻龍虎衛,豈不更好」

「再建一支龍虎衛」皇上眉頭皺緊了,「兩千龍虎衛可是從十萬兵馬中選出來的精英,哪來十萬大軍給他挑選,鎮南侯既然打朕的主意,不可能讓宸兒把他十萬大軍里的精英挑走。」

寧王望著太后了,表示很無能為力,皇上打定了主意,可是很難勸服的。

太后對自己兒子很了解,但是龍虎衛不能給大皇子,更不能去雍州。

那些龍虎衛她見過,個個都是將帥之才,去了雍州,能對邊關之戰坐視不理嗎,到時候手痒痒了,沒準兒會幫大皇子奪興國公的兵權

大皇子的事,在皇上離開永寧宮之前,必須做個了結。

再說清韻他們,出了大殿,到偏殿等候。

等了約莫一刻鐘,才有公公過來請他們進大殿。

進殿之後,聽皇上對楚北道,「親王在封地能養兩千府兵,朕破例一回,讓你養一萬府兵。」

寧太妃和雲貴妃聽了,要說話,卻被太后給阻止了。

寧太妃到嘴邊的話,只能咽下去了。

心底有些惱怒,太后怎麼能妥協呢

雲貴妃想問的是,將來二皇子是不是也能養一萬府兵。

等皇上和楚北他們走後,寧太妃憋不住了,問道,「太后,你怎麼能允許皇上破例呢」

太后斂眉了,對於寧太妃質問她,有些不悅,她道,「哀家累了,都退下。」

寧太妃只能出宮了。

但是很快,興國公又進宮了,問太后一萬府兵的事,太后問了他一句話,「兩千龍虎衛和一萬府兵,你會怎麼馴

興國公不知情,回道,「龍虎衛以一當十,甚至以一當百都可以,自然選龍虎衛,只是龍虎衛不是。」

「龍虎衛還在,皇上要把龍虎衛給大皇子,哀家費盡唇舌,才說服他改主意」太后沒好氣道。

龍虎衛太過驍勇,先太子當年打過龍虎衛的主意,想向皇上討要,皇上沒有搭理他,還直接向先皇求了道聖旨,以後龍虎衛只屬於他一個人,代代相傳,誰也不能打龍虎衛的主意。

所以皇上要把龍虎衛給誰,太后根本無權過問,她只能妥協。

再說清韻,得知楚北能養一萬府兵的破例,是因為龍虎衛,太后才妥協的。

她很好奇,「龍虎衛有那麼厲害嗎」

楚北沒有解釋龍虎衛,他笑道,「龍虎衛有多厲害,我也不知道,但衛風他們都是當年龍虎衛的遺孤,舅舅訓練他們時,經常說要是他們父親還在,准得被他們給活活氣死。」

清韻,「。」

衛風他們那麼厲害了,還要把親爹給氣死

那龍虎衛有多厲害,她可以想象了。

然後,清韻覺得楚北虧了,這麼厲害的龍虎衛,豈是一萬府兵能換的,一定要換回來啊

看到清韻一副損失了八百萬兩,你還樂,你傻啊的表情看著他,楚北失笑道,「龍虎衛令牌在我手裡。」

清韻,「。」

龍虎衛不是在寧王手裡嗎,怎麼又成楚北的了

「什麼時候給的,我怎麼都不知道」

「我周歲生辰時捉的。」

好,那時候別說知道了,她都還不知道在哪裡呢,她輕咳一聲,掩飾眸底一抹凌亂,「周歲給你了,給你啃著玩嗎」

楚北,「。」

清韻腦補那場面,想想樂,問道,「對了,龍虎衛在哪兒」

楚北搖頭。

清韻再次凌亂,「你不知道」

楚北繼續搖頭,「龍虎衛令牌確實在我手裡,但也的的確確解散了,父皇說,如果我哪一天有那個能力讓龍虎衛們看中,他們會聚集到我身邊來,助我一臂之力,如果我沒有那個本事,龍虎衛令牌只是一塊鐵片。」

給了等於沒給嘛。

不過想到有兩千多個衛風、衛馳他們,想不叱吒僵持都不容易埃

只是,好端端的這麼一支驍勇的龍虎衛,為什麼要解散呢,多可惜埃

其實,楚北能養一萬府兵,不只是龍虎衛換來的,還有湖州作為二皇子的封地。

至於宸王府,倒是沒換,還作為楚北在京都的府郟

只是在一個月後,他要搬去封地。

這事塵埃落定,已經是四天後的事了。

而且這事的平息,是因為出了另外一件更大更嚴重的事。

宣王作為使臣去北晉送賀禮,被北晉給扣下了。

ps:求月票未完待續。一下「世嫁」第一時間免費閱讀。

  • (快捷鍵:←)
  • 世嫁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