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三百六十八章 花燈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六十八章 花燈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伺候太后敷了面膜,又給她留了幾片,叮囑季嬤嬤每天給太后敷一回,清韻就沒事了,然後起身告退。8小 說`

楚北沒讓人來找她,應該還在御膳房商議事情,她自然不會去打擾。

宮裡認識的人不多,只剩下皇后那裡可以去坐坐了。

只是昨天進宮請安,皇后說這兩日不用去給她請安,應該是身子不適,清韻不便去打擾,所以就漫無目的的在皇宮裡轉悠。

走過九曲迴廊,穿過茂密樹蔭,見前面不遠處有小橋和涼亭,清韻便邁步走過去。

還沒走到橋邊,喜鵲就伸手指著前面道,驚喜道,「王妃,有花燈呢。」

說完,又好奇道,「今兒又不是花燈節,怎麼會有人放花燈呢,還點了蠟燭,就算要放,也該晚上放才對呀。」

有好幾盞花燈,樣式很精緻,也不知道是誰放的,清韻就邁步上小橋。

剛走到最高處,就聽前面有公鴨嗓音傳來,帶著怒意道,「好啊!總算讓我逮著了,原來是你放的花燈1

尋聲望去,之見湖畔有人在拉扯。

一個年紀不大的小公公,拉扯的是個年紀不算小的嬤嬤。

那嬤嬤被抓了袖子,努力掙扎,可是那小公公是用了力抓的,嬤嬤根本就掙脫不開。

清韻站在沒動。

那邊又過來一個公公,瞧穿戴應該是個小總管,身側還跟著個低眉順眼的小公公。

見他過來,抓著人的小公公就高呼道,「高公公,我抓到放花燈之人了1

看見高公公過來,那嬤嬤掙扎的更厲害了。

一不留神之下,還真叫她給掙脫了,看見她跑,兩個小公公趕緊去追。

那嬤嬤是朝小橋這邊跑的,只是太急了。在上台階的時候,不小心踩到了裙擺,摔了一跤,又被逮住了。

而且這一回。那兩個公公死死的扣著那嬤嬤,嘴裡還放著狠話。

喜鵲站在一旁,有些替她擔心,「不過就是放了兩個花燈,怎麼看著像是犯了死罪一般?」

她剛嘀咕完。那邊高公公就走了過來。

正要數落那嬤嬤呢,一抬眼,瞧見清韻站在小橋上看著他們,高公公凌厲的臉色頓時一轉,換了笑臉,殷勤備至的迎了上來,給清韻請安。

清韻看著那嬤嬤,笑道,「不過是放了幾盞花燈,有必要抓人這麼嚴重?」

那公公忙道。「回宸王妃的話,宮裡嚴禁私放花燈,她犯了宮規,理當嚴懲,而且她放的還不是普通的花燈,那花燈是祭拜亡靈的,去年,也是今天,但是天氣沒這麼熱,才下過一場雨。風清氣爽,皇上邀請寧王逛御花園,正聊到寧王壽辰,結果就看到了祭拜亡靈的花燈。實在不吉利,皇上當時動了怒,負責這一帶的幾個公公都挨了板子,可是一直沒找到放花燈的人,原以為那人沒膽子了,誰想到竟然又放花燈了。若不嚴懲,萬一再衝撞了宮裡的貴人,就不妙了。」

聽到公公說那花燈是祭拜亡靈用的,喜鵲身子都哆嗦了下,她方才還想到湖畔,撿一個起來……

清韻也沒想到那花燈是用做祭拜的,也難怪不許人隨意放花燈了,這要人人都放花燈祭拜,只怕整條湖都能被花燈曬滿了。

雖然那嬤嬤瞧著可憐,清韻還想替她求個情,但此風確實不可長。`

她轉身要走,那嬤嬤就跪下道,「求宸王妃救奴婢一命。」

清韻腳步頓住,她斂眉了,「救命?」

不過是放了個花燈,不至於要她得命這麼嚴重吧,最多杖責二十大板,以儆效尤就成了埃

那嬤嬤連著求清韻救命,清韻就望著那總管公公了,「放花燈,會要她的命?」

總管公公點頭道,「她私放花燈,去年就衝撞了皇上和寧王,依照宮規,她那時候就該沒命了,已經容她多活一年了,宸王妃仁慈,但宮規如此……。」

其實,說來這嬤嬤與他還有點恩情。

因為他能得到這差事,還多虧了她,是她去年私放花燈,讓前一任總管挨了二十大板,引舊疾,扛了半年就病故了,要不然這差事還輪不到他呢。

但是她既然能給上一任總管惹事,就難保不會給他惹禍,有前車之鑒,他不得不防埃

好在宸王妃心底良善,不然他今兒是難免受罰了。

清韻還真不忍心好好一條人命就這樣沒了,而且在她看來,放花燈真的不是什麼大錯,挨板子就算了,要她得命就太嚴重了。

她看了那嬤嬤一眼,道,「放了她吧。」

總管公公聽得一愣,「宸王妃,這……。」

清韻望著他,語氣平淡道,「不行嗎?」

總管公公嚇了一跳,連連點頭,「行的,宸王妃給她求情,奴才怎麼敢不放人。」

說完,趕緊給那兩個抓人的公公擺手,讓他們放人。

宸王妃那不是一般人啊,祭天是獻舞獻出鳳凰異象來,大家都說她會是未來的皇后,將來這個皇宮都是她做主,放個丫鬟多大點事啊,就是皇上在,她替嬤嬤求情,皇上估計都會饒了她,何況是他一個小到不能再小的公公了。

清韻點頭,擺手道,「下去吧。」

總管公公便告退,帶著那兩個小公公走了。

那嬤嬤跪在地上,想爬起來,只是腳方才崴了,有些疼,根本使不上力氣。

喜鵲過去扶她,那嬤嬤有些受寵若驚。

喜鵲是清韻貼身丫鬟,若是在宮裡,那就是皇後身邊的女官了,她們平時連面都見不上,現在這樣的人物卻來扶她,嬤嬤覺得自己上輩子燒了高香了。

清韻站在柳樹蔭下,看著遠處的花燈,問道,「去年放花燈出了事,我想你不會不知道,怎麼還敢放花燈?」

這樣不要命放花燈的,她還是第一次見。

喜鵲也納悶。「你這是祭拜誰?」

嬤嬤苦笑一聲,道,「我何嘗不知道宮裡不許放花燈,可我們家鄉的風俗。女子必須要過六十歲壽辰,活著要大辦,死後則要放花燈,尤其不是壽終正寢的,否則靈魂不會安息。去年祭拜的是我姑母,今年祭拜的是我娘,就是冒險,我也要……。」

原來是一番孝心,只是什麼地方的風俗,竟然一定要放花燈。

喜鵲扶著嬤嬤坐下道,「你娘和你姑母是一天去世的?」

嬤嬤點頭,眸光帶著懷念道,「是同一天去世的,已經有三十六年了。」

喜鵲驚訝。`她還以為去世沒兩年呢,沒想到去世這麼久了。

清韻站在,聽到去世三十六年,她眸光有些閃爍,今天正好是先太子和寧王出生的日子,尤其寧王今年正好三十六歲。

皇宮裡一連出生兩位皇子,這可是天大的喜事了,普天同慶。

一般情況下,還會大赦天下。

這位嬤嬤的姑母和親娘卻在這一天去世了?

清韻嗅出一點不尋常的味道來,她問道。「三十六年前的今年,正好是先太子和寧王出生的日子,你姑母和你娘犯了什麼錯,怎麼會處死?」

那嬤嬤聽得一怔。抬眸望著清韻。

喜鵲也反應過來了,對啊,一般吉利日子是不見血的,見血不吉利。

宮裡那一天犯了錯的人,都會饒了他,若是要病死的。都會拉到宮外,不會讓他們在宮裡頭咽氣的,這位嬤嬤的親人死的古怪。

見清韻望著她,那嬤嬤有些支支吾吾,「奴婢,奴婢不知道。」

見嬤嬤說話沒底氣,眸光躲閃,就知道她不是不知道,是不敢說。

清韻就笑了,「你不必隱瞞,我猜的出來,怕是與先太子和寧王出生有關吧?」

嬤嬤眼睛睜圓,直直的看著清韻。

清韻眸底笑意更深,如她所料,真的和先太子和寧王出生有關。

她今兒還想找到三十多年前給先太子和寧王接生的人打聽一二,不過她有心裡準備,若果真的偷梁換柱了,當時接生的人一個都活不了,通通會被滅口,因為只有死人才能守住秘密。

沒想到從永寧宮出來,就見到一個見證了當初先太子和寧王出生之人的後人,或許能問出來一些有用的信息。

「和我說說你娘和姑母的事吧,權當我救你一命,你報答我,」清韻聲音很輕,但毋容置疑。

若是青鶯在,她應該懂清韻這麼問是為了什麼,但是喜鵲不知前情,這會兒聽清韻打聽三十多年前的舊事,實在是奇怪。

不過清韻都這麼說了,那嬤嬤豈敢不從啊,清韻能救她一命,自然就能要她得命。

再說了,三十多年前的事,她知道的並不多,那時候她才七歲。

她只知道,她們出生官宦之人,只是父親犯了錯,男的配邊關,女的都做了奴婢。

本來她們是做苦力的,是姑母能拿竹葉吹小曲,有一回被還是皇后的太后看中了,就到她身邊當差了。

有個在皇後身邊伺候的姑母,她們母女的日子也好過了,她姑母心靈手巧,哄得皇后高興,她們也到皇後院子里當差了。

她還記得,那一天,是她們休沐的日子。

母親和姑母打算帶她出宮玩一天,誰想到剛準備要出門呢,就得知皇后要生了的消息。

這麼喜慶的事,誰還有心情出宮啊,尤其太后根本就沒到生產的日子,早了好幾天。

不過早幾天也是很正常的事,但是出宮的計劃就被打亂了。

她還記得母親把她關在屋子裡,不許她出去,說是會很亂,怕她闖禍。

她就在屋子裡待著,盼望著太后早點生皇子,那樣她們就有賞賜了,可以出宮買許多好吃的。

可是皇子生了,還是兩個,但是母親和姑母卻再也沒有回來。

到了第二天,她才見到姑母和娘親的身體,已經冰冷的沒有一絲的溫度,除了她們,還有七八個丫鬟和嬤嬤,都死了。

那時候她還小,不懂事,但是後來大些了。才知道那些丫鬟和嬤嬤都是太後宮里伺候她和寧太妃生產的。

生了皇子是喜事,整個宮裡都得了賞賜,高高興興,普天歡慶。

可她卻在那一天沒了兩個親人……

她知道今天是先太子和寧王的壽辰。對於他們,她心底從來就沒有過敬意,有的只是恨意,又怎麼會管他們吉利不吉利,她只想姑母和母親九泉之下能安息。

嬤嬤越說。眼眶越紅。

喜鵲聽得有些心酸,小小年紀就沒了兩個親人,那種感受她能體會,要換做是她,對先太子和寧王也不會有半點好感。

但是清韻卻是聽得眉頭皺的緊緊的,都快沒邊了。

她還以為嬤嬤的姑母和親娘是被寧太妃殺的,卻沒想到是被太后賜死的。

太後為什麼要賜死那些伺候她和寧太妃生產的丫鬟和嬤嬤啊?

沒道理埃

總不至於是太后偷梁換柱的吧?

那先太子不是她兒子,那她吃飽了撐著為了寧太妃的孫子逼迫自己的兒子,腦子被門夾了也沒這麼傻的吧?

「沒人知道那些伺候太后和寧太妃生產的丫鬟和嬤嬤是怎麼死的嗎?」清韻問道。

那嬤嬤搖頭,「沒人知道。」

沒人知道?

清韻不信。她問道,「那季嬤嬤呢?」

季嬤嬤是太后的貼身嬤嬤,太後生產這麼大的事,她肯定會陪在一旁,要是丫鬟和嬤嬤都被賜死了,她怎麼活的好好的?

如果她知情,她說什麼也會撬開她的嘴。

嬤嬤搖頭,道,「那一天,季嬤嬤吃壞了肚子。沒有進產房。」

清韻眉頭又皺隴了三分,這麼巧?

用膝蓋想也知道絕對有問題!

就是不知道季嬤嬤吃壞了肚子,是太后讓她避開的,還是寧太妃讓她避開的。

不過不管是誰。總歸季嬤嬤吃壞了肚子,目的都是讓她置身事外。

在宮裡,要想活的久,最好是什麼秘密都不知道。

但是當時伺候太后和寧太妃生產的丫鬟和嬤嬤都死了,除了太后和寧太妃,根本就沒人知道她們是為什麼死的。本來還以為季嬤嬤會知道,誰想到她根本就不在常

清韻心底跟貓撓了一般,就跟喉嚨里卡了一根刺,不拔出來,就渾身難受。

有丫鬟見嬤嬤沒有回去,就過來找她。

見了清韻,趕緊上前請安,然後把那嬤嬤扶走了。

臨走之前,嬤嬤對清韻是千恩萬謝。

嬤嬤走了,清韻帶著一肚子的疑惑,往前走。

她還打算去涼亭處歇歇,吹吹涼風,剛到涼亭,就有公公過來,氣喘吁吁道,「可算是找到宸王妃了。」

喜鵲見他滿頭大汗,找的有些急,連忙問道,「可是王爺要出宮了?」

公公連連點頭,上氣不接下氣道,「宸王爺和寧王他們要去獻王府搜查,讓奴才儘快找到王妃,好一起去。」

清韻愣了下,不應該啊,楚北都知道夜明珠可能會出現在獻王府,到時候坐實夜明珠是逸郡王偷盜的事實,讓逸郡王背黑鍋,他怎麼還讓人去獻王府搜查呢?

這樣做未免太冒險了。

清韻趕緊往前走,一邊問公公逸郡王和宣王世子打架的事。

公公雖然在御膳房當差,但就憑找人這樣的事都是他來,御書房裡面議論的事,他就不可能知道。

停馬車處,楚北在等候她,見到他,清韻就問道,「寧王他們真的去獻王府搜查了?」

楚北伸了手,清韻把手抬起來。

楚北握著她的手,將她帶到馬背上。

一夾馬肚子,馬兒就跑了起來。

「萬一查出來怎麼辦?」清韻忍不住問道。

楚北笑道,「搜查是逸郡王提出來的,沒有十足的把握,他不會提的。」

清韻就沒說什麼了。

很快,他們就到獻王府前了。

看到獻王府前一幕,清韻有些黑線。

寧王他們是帶人來搜查獻王府的,結果在獻王府門前,被獻王府的人先搜查了一遍。

這是怕他們趁著搜查的機會,把夜明珠帶進王府栽贓陷害呢。

要真查出來,那可真好玩了。

不過,顯然,清韻想多了。

那些官兵都挨個的搜查過後,別說夜明珠了,連個普通玉珠都沒有。

清韻就是順帶來獻王府做個客,蹭了一杯茶。

很快,官兵就搜查完了。

沒有找到夜明珠。

逸郡王坐在椅子上,翹著二郎腿,冷哼一聲,語氣不善道,「這下,本郡王的黑鍋可以取下來了吧,以後誰要是再敢往我腦門上扣屎盆子,本郡王讓他真****1

他姥姥的,他長這麼大,還沒受過這麼大的鳥氣呢,都快氣出內傷來了,現在總算是沉冤得雪,揚眉吐氣了!

他話音剛落,外面就進來一個官兵,急道,「王爺,夜明珠找到了1

逸郡王聽得大笑,「聽見沒有,找到了1

寧王站起身來,問道,「在哪裡找到的?」

官兵連忙回道,「在靖國公府上。」

寧王眉頭一皺,他瞥頭,要看逸郡王。

結果當一聲傳來。

逸郡王摔地上去了,他嘴角抽搐,欲哭無淚道,「千防萬防,還是掉坑裡去了……。」

「要叫我知道是誰在坑我,我非得去刨他祖墳不可1

ps:~~o_&1to~~這什麼破網,又壞了!!!!!未完待續。

  • (快捷鍵:←)
  • 世嫁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