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三百六十九章 嫁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六十九章 嫁禍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靖國公府,正是逸郡王的外祖家。

清韻還記得在侯府宴會上,逸郡王是怎麼坑他表哥路蒙的,差點笑抽一宴會的人。

夜明珠正是靖國公府給獻王世子妃的陪嫁。

這些年,靖國公府有些沒落了,沒落的原因是子嗣凋零。

當年靖國公就只生了一個女兒,也就是獻王世子妃,本來和獻老王爺約好了,生的第二個兒子過繼給靖國公府,可誰想獻王世子妃還沒等到生第二個兒子就鬱鬱而終了。

路蒙是靖國公在本家偏支抱養回來的,他父母雙亡,從五歲起就住在靖國公府。

這些年,靖國公老了,無心管朝堂上的事,就在府里養病,

所以偌大一個靖國公府,只有三個正主,靖國公和靖國公夫人,還有大少爺路蒙。

他們是沒道理去偷竊夜明珠的,也沒那個實力成為別人忌憚的存在,要嫁禍給他們,再藉此除掉他們。

唯一的解釋,就是夜明珠是逸郡王放在靖國公府的。

沒錯,官兵也是這樣稟告的。

半個時辰前,逸郡王派人送個錦盒去靖國公府,說是存放在靖國公府,回頭得空了就去齲

當時路蒙正和幾個世家少爺出府,他們約好了去游湖。

剛走到大門前,就聽小廝稟告,「總管,郡王爺把什麼東西存在咱們靖國公府,肯定非比尋常,也不知道他什麼時候會來取,咱們把東西放哪兒啊?」

總管捧著錦盒,也是一臉的為難,「我哪知道啊,送去給國公爺收著吧。」

萬一丟了,郡王爺的暴躁脾氣,可沒人忍受的住,還是小心為上。

總管正要捧著錦盒進府。

正好被路蒙一行人看見了。

當時就有世家少爺好奇了,「你們說那錦盒裡裝的會是什麼東西呢。堂堂逸郡王天不怕地不怕,居然一個小小錦盒還會送到靖國公府來保管,這是怕人偷了呢,還是擔心被獻老王爺知道了挨罵?我這靈敏的鼻子嗅到一股不尋常的味道。」

他這麼說。有世家少爺附和道,「我也覺得奇怪,那錦盒肯定裝了不尋常之物,誒,你們說。會不會是失竊的夜明珠?我聽說大家可是懷疑夜明珠是逸郡王偷的……。」

他話還沒說完,就被路蒙用胳膊摟緊脖子了,「說什麼呢?1

那世家少爺趕緊改口道,「又不是我說的,是大家說的。」

路蒙不以為然,「逸表弟是什麼人,你們見他哪次犯慫過?每一回闖禍,他都是理直氣壯的好么,再說了,他要是對夜明珠有想法。就不會允許夜明珠被送去北晉做賀禮了,沒事別亂猜,小心傳到逸表弟耳朵里,我可救不了你們。」

那幾個世家少爺連連稱是,逸郡王可不是他們惹得起的。

不過,那錦盒裡裝的是什麼,他們就更好奇了。

這不,他們幾個就慫恿路蒙看看,路蒙不答應,他們就道。「又不是夜明珠,你怕什麼,還是你怕逸郡王教訓你啊?」

他們激將路蒙,但是路蒙不為所動。

逸郡王送錦盒來靖國公府保管。那肯定是不希望大家知道錦盒裡裝的是什麼,或是怕傳揚出去,他當著眾人的面看錦盒,那不是存心和他過不去嗎?

這麼蠢的事,他會幹?

可是他不幹,有人不罷休埃

這不。一粒小小的石子就讓總管大人在下台階的時候,摔了一跤,手裡的錦盒也給摔了出去。

錦盒捆的嚴實,摔壞了,裡面的東西也沒有散出來。

但是大家都嚇壞了,總管也太不小心了,那是郡王爺存放在國公府的東西啊!

小廝們趕緊去扶他起來。

這一幕,叫路蒙皺緊了眉頭,他也沒走了。

總管嚇得面色蒼白,小廝再把錦盒給他時,他說什麼也不接了。

小廝捧著摔壞的錦盒,有些忐忑的問,「也不知道裡面東西摔壞了沒有?」

總管臉色更白,顧不得其他,他接過錦盒,打了開來。

看到一顆圓潤大玉珠,還是完好無損的,總管大鬆了一口氣。

倒是沒人發現那就是夜明珠。

夜明珠只有在黑暗下,才會散發耀眼光芒,在陽光下,就是一顆尋常的玉珠,毫不起眼。

但是那幾位世家少爺就面面相覷了。

夜明珠丟了,而且都懷疑是逸郡王偷的。

現在逸郡王把一顆玉珠存放在靖國公府,這不顯然有問題。

「不,不會真的是夜明珠吧?」有世家少爺咽口水了。

路蒙也有不好的預感,再加上不遠處有人來報,說逸郡王把宣王世子揍了,鬧到皇上面前,皇上讓寧王他們搜查獻王府找夜明珠……

聽著小廝的稟告,在看著總管手裡的錦盒。

路蒙頭漲的厲害,幾位世家少爺也唏噓不已。

沒想到,夜明珠真的是逸郡王偷拿的。

再然後,夜明珠在靖國公府的事就瞞不住了。

這口黑鍋,逸郡王是背也得背,不背也得背了,只是背的那叫一個不甘心,幾欲發狂。

現在夜明珠在靖國公府,寧王看了眼跌倒在地,口放狠話的逸郡王,沒說什麼,又望著楚北道,「我先去靖國公府一趟。」

楚北起身,要和寧王一起離開,

只是他沒走兩步,就被逸郡王給拉住了,「你就別急著走了啊,快幫我想想辦法,我現在腦袋已經氣炸了,沒法想事情了。」

楚北望著他,「沒法補救了,除非找到嫁禍之人。」

說了等於沒說,他怎麼去找嫁禍之人啊?

這計謀簡直用的天衣無縫!

夜明珠在靖國公府找到,他理直氣壯的讓人搜查獻王府,都成了是故意的了,正因為知道夜明珠不在獻王府,他才會如此理直氣壯的讓人搜查,洗清嫌疑,只可惜天網恢恢疏而不漏,靖國公府太不靠譜了,夜明珠才送去,就把他給出賣了。

想到明兒文武百官的彈劾,逸郡王就有種想撞牆的衝動。

這時候,獻老王爺回來了,他邁步進屋,問逸郡王道,「夜明珠,到底是怎麼回事,真是你拿的?」

逸郡王挺直了背脊,望著獻老王爺道,「別人污衊我就算了,你是我親祖父,你也不信我?」

獻老王爺瞪了逸郡王一眼,道,「我知道不是你,偷了夜明珠,還往靖國公府送,這麼愚蠢的事,我養大的孫兒不可能幹的出來,王府這麼大,哪怕隨便刨個坑也藏住了,以我看,你隨身帶著的可能性更大。」

清韻,「……。」

其實想想也是,夜明珠多麼重要啊,讓個小廝送出府,也太草率了。

王府地方那麼大,來搜查的又不會掘地三尺,藏地下是最安全的,不過他們都知道夜明珠不是逸郡王偷的,所以才會這麼想,可別人不會啊,而且罪證確鑿。

聽獻老王爺這麼說,逸郡王笑了,「不愧是親祖父啊,就是了解我。」

「還笑1獻老王爺怒道。

逸郡王撇撇嘴,「我堂堂七尺男兒,就是天塌了,也不帶皺眉頭的,這麼點小事,至於哭鼻子嗎?」

獻老王爺頭疼了。

「現在事已至此,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逸郡王看的很開。

獻老王爺眸底火花四溢,「這話是你說的嗎?1

這應該是他這個做祖父的寬慰孫兒該說的話!

逸郡王連忙道,「外祖父,你剛回來,一定很口渴,就別說話了,好好歇著,孫兒我知道你要說什麼,我這就去我爹面前反剩」

話音還在屋子裡回蕩,人已經消失不見了。

獻老王爺氣的吹鬍子瞪眼,惹了這麼大的禍,還有心思跟他嬉皮笑臉,看來更要反省的是他,他到底是怎麼養的孫兒啊?!

氣歸氣,但是現在楚北和清韻還在屋子裡,獻老王爺站起來道,「敢算計逸兒的絕不是等閑之輩,我獻王府除了兵權,也沒什麼值得旁人惦記了,大皇子過不多久就要去封地了,那是興國公的地盤,關係錯雜,大皇子萬事小心,我也沒什麼好幫你的,如果大皇子真的想走皇上那條路,再建一支龍虎衛,我手裡的十萬兵馬,不說挑兩千人,幾百人還是可以任由大皇子挑選的。」

獻老王爺說完,楚北便朝他作揖道謝,「那我就卻之不恭了。」

獻老王爺拍著楚北的肩膀,語氣惆悵道,「你父皇他有雄才偉略,只是可惜被一個皇位給拖累了,好在他現在正當壯年,你有大把的時間可以馳騁疆場,我相信虎父無犬子,倒是逸兒,實在頑劣,等這件事了了,我也會把他帶去戰場歷練,大錦朝的江山,也到了該交給你們的時候了。」

出了獻王府,清韻就忍不住望著楚北了,「你真的要從獻老王爺十萬兵馬中挑人?」

楚北笑道,「龍虎衛解散的事,獻老王爺應該知道,兩千龍虎衛,不可能都解甲歸田了,而且朝廷幾次徵兵,總有龍虎衛再次從軍的,興國公那裡肯定不會有,就剩下外祖父和獻老王爺了,獻老王爺相信我能讓龍虎衛心甘情願的臣服,所以送我這個順水人情,他送,我豈有不收之理?」

清韻點頭,道,「你要親自去挑人?」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