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三百七十章 賜死(二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七十章 賜死(二更)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那倒不用,讓衛風去就可以了,」楚北聲音醇厚,透著自信風采。)

兩人騎馬,朝前走去。

不是去靖國公府,而是回王府。

剛到寧王府,就瞧見雪雁送瑾淑縣主出門。

瑾淑縣主雖然只是個小縣主,再遍布權貴的京都,縣主還真沒幾個看得上眼的,但是她是個例外,沒人敢小覷,看見她,還沒人敢視而不見。

尤其她還是皇上最敬重的皇姐,是楚北的親姑母。

楚北勒緊韁繩,抱著清韻下馬,給瑾淑縣主請安。

看到清韻,瑾淑縣主是歡喜的不行,她今兒來寧王府,一來是寧王過壽,二來是若瑤郡主病了,她來探望,她可是把若瑤郡主當兒媳婦看的,清韻救了若瑤郡主,她怎麼會不感激?

只是握著清韻的手,太燙了,燙的她都忍不住蹙眉望著楚北,數落道,「你是習武之人,騎馬沒事,清韻是女兒家,嬌生慣養,怎麼能跟著你在太陽底下暴晒?」

清韻臉頰微紅,她手那麼燙,不是太陽曬的,是楚北握的。

不過她肯定不會替楚北辯駁的。

寧王府大門前,不是說話的地方,是以清韻和瑾淑縣主只是閑聊了兩句。

就這兩句,清韻還見縫插針,替太后表示了對瑾淑縣主的關心。

弄得瑾淑縣主有些反應不過來,」太后真的關心我的眼疾?」

清韻點頭道,「千真萬確,前些時候太后就問我了,只是我有些日子沒有見到您了,所以沒有回太后,但是太后催我儘快找到給縣主治療眼疾的辦法。」

瑾淑縣主笑笑不語,但是神情明顯有些動容。

等瑾淑縣主走後,楚北和清韻再次翻身上馬,這會兒,清韻才道。「對了,我有件事忘記跟你說了,不知道你知不知道,當初伺候太后和寧太妃生產的宮女和嬤嬤全部都被太后賜死了。」

說的時候。她還左右張望,生怕被人聽了去。

楚北正望著遠處賣糖葫蘆的,他還想著怎麼繞過去,他實在怕吃糖葫蘆了,聞著都覺得酸。偏偏清韻看見一回,就要吃一回,沒有例外。

乍一聽清韻說這事,他就望著清韻了,「全部賜死了?」

寧王和先太子出生的事,他還真沒關心過,尤其先太子都死了快有二十年了。

清韻輕嗯一聲,「沒留一個活口,你不覺得奇怪嗎?」

她扭頭,瞧見楚北擰緊的眉頭。就知道他也覺得奇怪。

他知道清韻懷疑寧太妃偷梁換柱的事,如果人是被她賜死的,倒可以斷定了,卻偏偏是太后賜死的,就太叫人匪夷所思了。

而且,丫鬟和嬤嬤都是太後宮里的人,又是添皇子的好日子,不可能平白無故的賜死那些人。

等到了宸王府,把清韻抱下馬後,楚北又翻身上馬了。道,「我再進宮一趟,這件事,實在透著古怪。有必要和父皇說一聲。」

清韻還沒來得及說話,楚北人已經跑遠了。

清韻扯嘴角,好歹給她兩個銅板啊,她想買串糖葫蘆吃啊!

再說楚北,又一次進宮,去了御書房。

彼時。皇上已經知道夜明珠找到的事了,他以為楚北是來給逸郡王求情的。

結果還不等他開口,皇上就道,「求情就不必了,有些事朕心底清楚,不必多說。」

楚北看著皇上,道,「我不是來給逸郡王求情的。」

皇上怔了下,「不是給他求情的,你這麼急著進宮做什麼?」

楚北看了御書房的公公們一眼,皇上擺手道,「都退下吧。」

包括孫公公在內,都退了出去,只剩下皇上和楚北兩個人。

皇上笑道,「有什麼事,這麼慎重,連孫公公都要迴避?」

孫公公是他的心腹,不得極其重要的事,一般皇上不會避開孫公公。

楚北就道,「不是兒臣慎重,實在只是猜測,而且事關重大,不宜為外人知道。」

皇上斂眉了,只是猜測而已,就來稟告他?

越是這樣,皇上越好奇了,「什麼事?」

楚北就道,「那日,在永寧宮,父皇也聽清韻和寧太妃說話了,她說先太子才是寧太妃的兒子,她不是一時口沒遮攔,而是她早就如此懷疑了。」

皇上眉頭皺的緊緊的,「這麼大的事,沒有真憑實據,不能妄言。」

楚北點頭,「我知道,不過今兒有件事,叫兒臣實在想不透,所以來問問父皇。」

說著,頓了一下,楚北就把清韻今兒在宮裡救了個放花燈的嬤嬤的事告訴皇上,然後道,「不止清韻好奇,兒臣也好奇,先太子和寧王出生,皇宮大喜,可伺候太后和寧太妃生產的丫鬟和嬤嬤都被賜死了,父皇不覺得奇怪嗎?」

「朕想起來了,去年今日也曾有人放花燈,想必是同一人,不過就憑此斷定寧王和先太子被人調換,實在牽強,尤其賜死人的還是太后,」皇上慎重道。

楚北望著皇上,「這事兒臣也十分不解,不過清韻覺得太后很好騙,尤其她對寧太妃很是信任,寧太妃完全可以忽悠的太後為她殺人。」

皇上臉有些黑,這話不明顯再說太后愚蠢嗎?

太后雖然和他關係差,但到底是他親娘,是他們的長輩,有這麼懷疑太后的嗎?

不過,那些伺候太后和太妃生產的丫鬟和嬤嬤都被賜死了,就註定了生產那天,出了什麼問題。

「這事,朕知道了,沒有真憑實據以前,這樣的猜測切莫再與外人言,」皇上叮囑道。

楚北點頭,表示他有那個分寸,就連他會告訴皇上,皆是因為當年知情人都死了,除了太后和寧太妃,他和清韻不可能去問,所以沒法再繼續查下去。

皇上聽著,眉頭更皺,「你是讓朕去問太后?」

楚北點頭,「父皇有把柄在太後手里,太后對父皇沒有顧忌,父皇問什麼,太后都會說的,尤其太后對安郡王的態度,她是認定先太子是她所出,她不心虛,就更不會隱瞞。」

皇上,「……。」

「誰告訴你朕有把柄捏在太後手里的?」皇上臉泛青。

「難道不是嗎?」楚北反問。

皇上嗓子一噎,站起身來,徑直出了御書房。

隨即有聲音傳來,「擺駕永寧宮。」未完待續。

  • (快捷鍵:←)
  • 世嫁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