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三百七十二章 猜測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七十二章 猜測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ps.奉上今天的更新,順便給起點515粉絲節拉一下票,每個人都有8張票,投票還送起點幣,跪求大家支持讚賞!

說著,太后頓了一頓道,「當年寧太妃會早產,是哀家劇痛之下,不小心踹了她一腳,導致她動了胎氣,要說寧王也是命大,未足月生產,還比先太子早半個時辰出生,寧太妃忠心於我,她只求在後宮能安穩度日,不想和哀家生分,讓寧王卷進皇權爭鬥中,她只希望寧王將來能做太子的左膀右臂,所以讓宮人稟告是哀家先生下大皇子,她半個時辰后才生的二皇子,但是如此弄混皇子出生時辰,有違宮規,而伺候我兩生產的宮女和嬤嬤都知情,未免走漏風聲,寧太妃讓我將她們都滅了口,免除後患。」

太后說的坦然,因為這事先皇也知道,所以她並不心虛。

只是覺得對寧太妃和寧王有些虧欠,畢竟皇長子和皇次子在皇家的地位,天差地別。

瑾淑縣主怔住,她沒想到寧王才是皇長子,這對他的虧欠豈是三言兩語能彌補的,難怪他們小時候,母后對待他們四個一視同仁。

皇上也愣住了,他恍惚記得有一回先太子闖禍,惹怒先皇時,先皇說要不是他佔了個皇長子的位置,論智謀和手段,這太子之位怎麼會輪到他,寧王都比他強十倍不止,當年朕就不應該……

他當時還問,當年什麼不應該。

如今懂了,當年就不應該由著太后和寧太妃胡鬧,寧王比先太子更合適做儲君。

其實,當年先皇不反對太后和寧太妃所作所為。是因為歷朝歷代,太多皇長子和嫡長子爭鬥了,後宮腥風血雨,皇子們小小年紀就學會了爾虞我詐,並非好事。

而且寧太妃原就不應該這麼早生孩子,寧王會早產,皆是因為太后那一腳。

他做二皇子。而且寧太妃心甘情願。這是好事一件,所以也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了。

至於後來有些後悔,也只能打落牙齒和血吞了。若是真的廢太子,太後會炸毛,而且三皇子,也就是現在的皇上比寧王還要合適一些。

要廢太子。再改立儲君,還不知道會出什麼亂子。先皇猶猶豫豫,遲疑難決,誰想太子先死了……

但是現在,皇上為寧王抱屈之餘。他又想到來之前,在御書房,楚北和他說的話了。

清韻懷疑那些人被殺是寧太妃忽悠太后的。

沒想到。還真的是!

其實當年調換皇子出生時辰,完全是多此一舉。就算寧太妃所出皇子是長子又如何,她根本就沒有和太后一爭高下的可能。

她這麼做,倒有些識時務者為俊傑了。

但是再仔細想,清韻的猜測完全站的住腳。

寧太妃調換了兩個皇子,還能憑著寧王早產半個時辰,卻甘願放棄皇長子身份的做法,博取太后的信任之餘,還能借太后的手殺人滅口,那些丫鬟和嬤嬤抱過兩個皇子,肯定知道怎麼辨認,如此一來,就沒人知道她偷換了兩個皇子的事了。

這分明就是一石二鳥之計!

越想,皇上越是心驚。

要真是如此,那寧太妃這麼多年,豈不是把太后當成猴耍,將他們所有人都玩弄於鼓掌之間?

正是因為先太子是她所出,她才會疼先太子超過寧王。

以前,可以說是她故意巴結討好先太子,可是先太子死了,她對扶持安郡王登基一事是不遺餘力,還有冰顏丸的事,她借太后的手要清韻的命……

這麼多年,她處處以太后馬首是瞻,太后厭惡皇后,她也厭惡皇后,連帶著對與皇后交好的寧王妃都看不順眼。

她做的越多,太后就越信任她,又怎麼會往她是別有居心上想?

倒是清韻,她是局外人,反倒看的清了。

看到皇上臉色很差,眼神冰冷如霜,太後有些摸不著頭腦了,先皇都不責怪她,他生什麼氣,她這麼做,還不是為了他們兄弟兩好?

瑾淑縣主沒有想那麼多,她抬手搖了皇上一下,關切的問道,「怎麼了,臉色這麼難看?」

皇上搖頭一笑,道,「沒事,只是覺得寧王太委屈了。」

太后不以為然,笑道,「寧王確實有些委屈,不過,也正是因為寧太妃聰明,懂得取捨,才有寧王今日。」

皇上嘴角泛起一抹冷笑,他以前還從未正視過寧太妃,如今看來,是他看走眼了。

他拿起筷子,幫太后夾菜,狀似無意問道,「先太子和寧王打過架嗎?」

太後有些好笑,她沒想到皇上會對先太子和寧王的事這麼上心,便一邊吃飯,一邊說先太子和寧王小時候的事。

太后說的越多,皇上就越覺得先太子才是寧太妃的親生兒子,哪有先太子砸破寧王腦袋,寧太妃不幫寧王,卻在太后呵斥先太子的時候,幫先太子說話的?

正是有寧太妃在太後身邊,太后才會嬌慣先太子,養成他嬌奢淫逸的性子,同樣都是太后的兒子,他可就沒有享受過這樣的待遇,反倒先太子要他的龍虎衛時,寧太妃勸他讓著兄長,不要為了區區兩千兵馬,就兄弟離心了。

以前,寧太妃是無時無刻不為了先太子,現在是無時無刻不為了安郡王。

其他人通通不在她眼裡。

想著,皇上笑了,笑聲肆意,笑的太后和瑾淑縣主都望著他,覺得莫名其妙。

「皇弟,你沒事吧?」瑾淑縣主更擔心了。

皇上擺手道,「朕沒事,你出來,朕有兩句話與你說。」

瑾淑縣主訝異了,她看了太后一眼。

太后眸光有些黯淡,但沒有說什麼。

瑾淑縣主起身,隨著皇上往外走,等走遠了些,她就道,「皇上,你有什麼話不能當著母后的面與我說的?」

皇上赫然一笑,「因為我說的事,太后不會信,而你會。」

瑾淑縣主笑問道,「什麼事?」

皇上低頭,在瑾淑縣主耳畔嘀咕了兩句。

瑾淑縣主眼睛睜圓,幾乎要瞪出來,聲音里滿含不敢置信,「這,這怎麼可能?」

皇上回頭,看著坐在那裡的太后,道,「以前,朕也沒有懷疑過,這些天,你就住在皇宮陪太后吧,朕知道你和太后的關係只是好轉了些,並沒有回到從前,但請皇姐看在皇弟的面子上,暫時放下心中芥蒂,因為這世上,如果還有人能讓太后對寧太妃起疑,只有你了。「

太后對寧太妃的信任如同磐石,一般人根本就撼動不了。

而瑾淑縣主不同,她是太后的親生女兒,太后並非鐵石心腸,瑾淑縣主越服軟,太后就越覺得虧欠她。

瑾淑縣主來挑撥太后和寧太妃的關係,寧太妃必定會在太後面前慫恿她把瑾淑縣主再送去封地,只要她提,太后必定會反感她。

皇上有事相求,而且此事又事關重大,瑾淑縣主怎麼會不答應。

她點頭了。

皇上叮囑她道,「至於宸兒和清韻的事,不要在太後面前提半個字,還有皇后,對他們越漠不關心越好。」

瑾淑縣主背脊發涼,手腳都有些顫抖了,她道,「要是你的猜測屬實,母後會瘋的。」

ps:~~o_o~~

未完待續。

  • (快捷鍵:←)
  • 世嫁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