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三百七十三章 失蹤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七十三章 失蹤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ps奉上今天的更新,順便給三五515粉絲節拉一下票,每個人都有8張票,投票還送三五幣,跪求大家支持讚賞

宸王府,藥房。

清韻正忙活,五六個丫鬟在幫忙。

屋外,有六個小廝抬著大箱子上台階,見秋荷走出來,忙一臉笑道,「秋荷姑娘,你看這麼多可夠用了」

秋荷看了那三大箱子,點頭笑道,「今天這麼多是足夠了,不過還要繼xu收集,越多越好,快抬進來。」

幾個小廝聽說不夠,頓時有些臉泛苦,就這三大箱子都差點跑斷他們的腿了,誰想到還不夠呢。

幫忙把箱子抬進屋,看到好些丫鬟在忙,有些好奇她們都在忙什麼。

只是才把大箱子放下,綠兒就過來轟人了。

幾個小廝退出門外,有些急了,腳步一踉蹌,摔了出去,惹的綠兒直捂嘴笑。

她叉腰,嬌聲道,「我不過是讓你們出去,別杵在屋子裡礙手礙腳,也不用急成這樣」

幾個小廝連忙笑道,「這不是怕誤了丫鬟姐姐們的手腳,趕緊出去嗎,倒叫綠兒姐姐看笑話了。」

論年紀,他們比綠兒要年長兩三歲,可是沒用啊,綠兒雖然是二等丫鬟,可跟青鶯她們並無區別,小廝們喊她姐姐是尊稱,要是大膽的喊綠兒妹妹,那就成調戲了。

幾個小廝連連賠笑,然後轉身。下台階離開。

楚北進院子,正好瞧見這一幕。

綠兒她們在藥房,那清韻肯定也在藥房了。

他朝藥房走過來。綠兒瞧見他,趕緊稟告清韻,是以他還沒有上台階,清韻就出來了。

屋子裡人多,動靜有些大,楚北有些詫異,「又在調製藥膏」

清韻拿帕子抹著額頭上細密汗珠。笑道,「不是製藥膏,之前你進宮后。老侯爺來王府了,他問我還有沒有製造冰塊的藥粉,現在天氣悶熱,冰塊供不應求。你那一萬府兵要自己掏錢養著。用錢的地方多,讓我乘機掙上一筆。」

清韻的冰塊是用粉末製造的,整個京都都知道。

那天,王府喬遷,用了那麼多的冰塊,文武百官都看在眼裡呢,雖然觀景樓著火了,惹人同情。但如此奢靡,實在過分。

第二天。有好幾位御史大人把楚北和清韻給彈劾了。

當時楚北不在,鎮南侯也沒有替他們辯駁,只讓孫公公端一大一小兩盆清水來。

他將兩盆疊在一起,當著百官的面,把藥粉倒進大的盆里。

很快,小盆里的水就凝結成冰了,速度快的叫人咋舌。

鎮南侯瞥了幾位御史大人道,「宸王府的冰塊就是這麼來的,幾位大人都看清楚了」

幾位御史大人震驚不已,若非親眼得見,他們怎麼也不敢相信啊,製冰塊竟然這麼容易

「老侯爺放在盆中的粉末是何物」有大臣問道。

鎮南侯搖頭不語。

他是不知道,可在大家眼裡是不便透露,畢竟這粉末太神奇了。

後來,大家才知道那藥粉出自清韻之手。

如此好的掙錢機會,鎮南侯還以為清韻會利用上,誰想等了兩天也沒有動靜,他那急躁脾氣實在忍不了,這不就親自登門了。

清韻後知後覺,雖然之前她是有過這樣的打算,可是觀景樓被燒,實在是出乎她意料之外。

加上若瑤郡主高燒,寧太妃的事,她腦袋光是想這些都不夠,哪裡顧得上其他。

現在楚北決定把寧太妃的事告訴皇上,她反倒鬆了一口氣,這才著手製冰塊掙錢的事。

現在楚北回來了,清韻忙問道,「你進宮那麼久,可打聽到些什麼」

楚北輕點了下頭。

迴廊上不是說話的地方,兩人回了內屋。

皇上去了永寧宮,楚北就一直在御書房等他回來,本以為很快的,只是沒料到皇上會在永寧宮用膳,一等再等,就到現在了。

他把皇上告訴他的事,轉告清韻知曉。

清韻聽得目瞪口呆,吶吶聲道,「連皇長子的位置都捨得讓出來,也不怪太后對寧太妃信任有加深信不疑了。」

俗話說的話,捨不得孩子套不著狼,何況太后還不是狼,就更好騙了。

楚北坐下來,他給自己倒茶,一邊道,「父皇已經懷疑這事了,只是想要找到證據,怕是不容易。」

清韻也坐了下來,「你沒告訴她寧太妃進宮之前便懷有身孕的事」

「沒有,」楚北搖頭。

「為什麼不說」清韻不解了。

楚北喝了一口茶,才道,「父皇既然懷疑了,就肯定會去查這事,他肯定會查到這事的,自己查出來的,比我告訴他,更有說服力,而且。」

清韻望著他,只見他嘴角微弧,道,「刑部尚書很快會回京,岳父找刑部尚書要幫程家少爺求情的事,刑部右侍郎很清楚,所以會在刑部尚書回京之前定案,案子一旦定下了,就算刑部尚書回來了,也難翻案了。」

刑部極少有翻案的,尤其程家少爺確實殺了人,雖然是誤殺。

可就憑他是在青樓爭風吃醋才殺人的,判他死罪,不會有人覺得重了。

可程老夫人就這麼一個獨孫,她能給寧太妃送威脅信,就知道她要保住孫兒的決心了。

清韻懂楚北的意思。

他是想通過程老夫人把這事鬧大。

就沖寧太妃的所作所為,還有這麼多年躲在太後身后,把太后當槍使喚這麼多年,都沒被發現,就知道她心機有多深了。

皇上把希望寄托在瑾淑縣主身上,楚北並不看好,可要是寧太妃未婚先孕,還帶著腹中胎兒嫁給先皇,這是死罪。

到時候,沒人能袒護她。

清韻望著楚北,她有些擔心道,「那寧王呢」

先太子和寧王被調換的事,總歸只是猜測,並沒有什麼確鑿證據,寧太妃的事暴露,受傷最大的就是寧王了。

當初楚北是外室所出庶子,都被人笑話唾棄。

孽種,那就是過街老鼠,人人喊打的存在埃

還有若瑤郡主

雖然事情是通過程老夫人抖出來的,可她知道啊,尤其程老夫人現在還被趙院使下了葯,連床都下不了,她怎麼把事情抖出來

楚北俊美絕倫的臉上,一雙鳳眸妖冶無雙,帶著閃爍光芒,「事情鬧大,寧王肯定會受到牽連,但就憑他是父皇的兄弟,而且極有可能是血親兄弟,父皇會想方設法的找出證據證明他才是太后的親生兒子,總比現在父皇不慍不急好,父皇悠閑的太久了,給他施壓,才能更快的查出事情的真相。」

既能儘快查清事情的真相,還能做甩手掌柜,不用勞心費神,簡直是兩全其美埃

然而事情哪能盡如人意

程老夫人被趙院使下藥,下不了床,楚北讓暗衛將她帶出趙府,想讓清韻給她解毒。

剛要做第一步,就出了意外了。

兩個負責去帶程老夫人回來的暗衛空手而回,還帶了一個重大消息。

在刑部等候最後審判定罪的程大少爺失蹤了。

可憐他們已經把程老夫人點暈,要扛走了,突然聽到趙院使和趙夫人一邊說話一邊進屋。

帶走程老夫人,是因為預料到程大少爺會被定死罪,會被處以極刑,程老夫人會走投無路,再次逼迫寧太妃,可誰想到程大少爺失蹤了

不知道程大少爺人在哪裡,還有帶走程老夫人的必要嗎

兩暗衛又默默的把程老夫人放回床上,躲在懸樑上偷聽,只是什麼也沒聽到,就回來了。

聽衛馳說程大少爺失蹤了,清韻眉頭扭得緊緊的。

「怎麼會突然失蹤呢,趙院使那麼著急,應該不是他做的,那會是誰呢」她望向楚北問道。

楚北的眉頭也皺著,是他大意了,他沒想過待在刑部大牢等著處死的程大少爺會被人救走。

「去查查,是誰帶走了他,」楚北吩咐道。

衛馳領命,轉身離開。

約莫一個時辰后,他就回來了,稟告楚北道,「帶走程大少爺的人,手裡拿著寧王的令牌。」

「寧王」清韻睜大眼睛,「你確定沒弄錯」

衛馳點頭,「沒有弄錯,屬下逼問了兩個刑部獄卒,確實是寧王的令牌無疑。」

怎麼會是寧王呢

他昨天才接手夜明珠一案,夜明珠在靖國公府找到,種種證據都表明是逸郡王偷換了夜明珠,可逸郡王拒不認罪,今兒早朝,他還被獻老王爺帶去了議政殿,當著皇上和文武百官的面,他是怎麼也不認罪,還把文武百官批的狗血噴頭,差點引起公憤。

不過他態度強硬,要他命可以,但要他替人背黑鍋,他寧肯死。

皇上沒輒,他總不能給逸郡王用刑,逼他認罪。

好在夜明珠是找到了,得再派可靠之人給北晉送去才行,至於夜明珠是誰偷的,得再查。

皇上把這事交給寧王去辦了。

獻老王爺當場就催寧王早日找出偷竊賊人,還逸郡王一個清白。

寧王忙著呢,他哪有那心思去管一個程大少爺

清韻沒有懷疑寧王知道了寧太妃的事,雖然她和寧王接觸不多,但以寧王的性子,如果他知道了,不可能會若無其事。

略微一思岑,清韻就撫額了,「十有是若瑤郡主。」

馬上就要515了,希望繼xu能衝擊515紅包榜,到5月15日當天紅包雨能回饋讀者外加宣傳作品。一塊也是愛,肯定好好更未完待續。

一下「世嫁」第一時間免費閱讀。

  • (快捷鍵:←)
  • 世嫁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