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三百七十六章 挑撥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七十六章 挑撥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敵意來的莫名其妙,還說坑了她兩回,清韻越發糊塗了,她很確定,今天是她和興國公府嫡女陳三姑娘第一次見面,怎麼就坑她兩回了?

心中正疑問,一旁的定國公夫人眉頭微皺了下,她看的出來陳欣兒吶氣,這裡是興國公府,她要想做點什麼,還真沒人能攔得祝

宸王妃是她帶來的,她就有責任護她周全,望著陳欣兒,定國公夫人笑道,「宸王妃是來給國公夫人瞧病的,莫要耽誤了。」

這是給陳欣兒提個醒,她可是把人帶到興國公府了,要是因為她挑事,惹怒了宸王妃,人家轉身離開,她不會再請第二回了。

定國公夫人覺得陳欣兒不會不識時務,只是沒想到陳欣兒還沒說話,清韻先笑了,「定國公夫人,你先進去吧,我有幾句話想單獨和陳三姑娘說。」

定國公夫人和陳欣兒,還有青鶯都直勾勾的望著清韻。

清韻笑如一朵清艷綻放的山茶花,明媚脫俗,她一雙眼睛清澈明凈,叫人放心。

定國公夫人朝她輕點了下頭,就邁步朝正院走去。

等她和丫鬟走了,陳欣兒就望著清韻了,眸底帶了些警惕。

清韻朝她一笑,邁步往一旁老槐樹下走,她沒有在烈日下和人閑聊的心情。

陳欣兒也走了過來,她道,「這裡是興國公府,你別跟我耍花樣,吃虧的是你。」

她嘴上放著狠話,但是眸底明顯帶著心虛,她怕清韻會故意激怒她,到時候她就不給興國公夫人治臉了,還有清韻是定國公夫人帶進來的,她要想走,誰敢阻攔?

她的心虛,清韻看在眼裡,她笑道。「這裡是興國公府,不用陳三姑娘提醒,我也有那個自知之明,但我實在不明白。我和陳三姑娘初次見面,怎麼就坑了你兩回,這莫須有的罪名,不弄清楚了,我會寢食難安。」

樹蔭下。清韻和陳欣兒對面而立。

丫鬟則站的遠遠的,都豎起耳朵來,想聽聽她們說什麼,其實偷聽還是次要的,主要就是怕自家主子吃虧。

清韻問的直白,陳欣兒就不得不說了,不然就成了平白污衊她了,她道,「上回,太后和祖母都商議了。要給我和安郡王賜婚,結果鬧出安郡王非你不娶的事來,這麼一打岔,我和安郡王的婚事就擱置了,本來我恨你恨得牙痒痒,但最後你差點被太后賜死,這事也就作罷了,現在太后又要給安郡王挑親事了,祖母原打算今兒進宮找太后商議的,結果又因為你調製的面膜臉上起了紅疹。生生給耽誤了,我生你的氣,難道生錯了嗎?」

清韻聽得一笑,「你生氣沒錯。但生我的氣,我未免也太冤枉了吧?安郡王非我不娶,這就是個鬧劇,倒霉的人是我,我從始至終都沒看出來安郡王對我有半點情義,還險些害我喪命。我原就一肚子冤枉了,現在興國公夫人病了,沒錯,她是因為面膜才起的紅疹的,可面膜不是我親手送給興國公夫人的吧,如果今兒不是定國公夫人上門尋我,我都還不知道這事,況且面膜誰用都沒事,唯獨興國公夫人臉上起了紅疹,這是她自己的事,我想陳三姑娘吃飯肯定噎著過,那你是不是怨恨那種稻子的人呢?」

清韻語氣輕柔,反問的陳欣兒都張不開嘴了。

方才聽陳欣兒說坑了她兩回,她心底就隱約猜到陳欣兒喜歡安郡王了,這個坑和安郡王有關。

試想一下,興國公府不遺餘力的扶持安郡王,要將他扶上皇儲之位,甚至將來的帝王之位,不可能便宜了別人,肯定會把后位牢牢的握在手裡。

陳欣兒是興國公府嫡女,安郡王登基之後,她嫁給安郡王,將來生下嫡子,就是太子了。

興國公府的地位會很穩固,穩如磐石。

這也是一般人家的做法。

但是現在她懷疑先太子其實是寧太妃和興國公生的兒子,那安郡王就是興國公的親孫子了,陳欣兒是興國公的親孫女,孫女和孫子成親,那可是冒天下之大不韙了。

興國公不可能讓安郡王娶陳欣兒。

而且,方才陳欣兒說的話,從頭到尾都是興國公夫人,沒有提興國公一句。

她就望著陳欣兒了,「我想興國公應該是反對你嫁給安郡王的吧?」

陳欣兒怔了下,有些驚訝了,「你怎麼知道?」

這是興國公府的事,她不可能知道埃

清韻笑意璀璨,耀眼如夏夜星辰,美得恍然眼睛,她笑道,「我猜的,不過我想定國公夫人和你爹娘應該是堅持你嫁給安郡王吧?」

陳欣兒點頭,這不顯然嗎,要是都不同意,祖母今兒也不會進宮找太后了。

清韻看著帕上的蘭花,笑道,「雖然說你說我了坑了你兩回的事,我不會認,但我是真心希望你能如願,甚至我還會幫你。」

如願估計難,但她還是可以幫她死心的。

清韻腹誹之言,陳欣兒自然聽不見,但是就她說幫她,陳欣兒還以為自己聽錯了,「你會那麼好心?」

「自然是不會有那麼好心了,我幫你,是因為你也能幫到我,因為我們有共同的敵人,」清韻笑語盈盈。

陳欣兒越發糊塗了,「共同的敵人?誰?」

「寧太妃。」

陳欣兒,「……。」

她腦子沒燒壞吧,寧太妃怎麼可能是她的敵人呢?

「你少挑撥離間1陳欣兒有些發怒了。

清韻依然在笑,陳欣兒都不知道她在笑什麼,簡直莫名其妙,她怎麼就那麼篤定寧太妃是她的敵人呢,正要問呢,話都到嘴邊了,就聽清韻道,「這會兒興國公夫人應該等著急了,有什麼話我們待在再說不遲,先去給她治臉。」

陳欣兒就只能把話咽回肚中,她和清韻閑聊,到底比不上興國公夫人的臉重要。

遲遲不去,娘該數落她了。

「我們走吧。」

陳欣兒在前面帶路,清韻跟在後面。

剛走到正院門口,就瞧見興國公府大太太走過來,看到清韻臉上帶著笑,她就放心了。

不過,她還是瞪了陳欣兒一眼,不知道宸王妃脾氣大嗎,右相夫人當初病的快死了,也沒見她心軟半分,興國公府一直幫安郡王和宸王奪嫡,她能來已經出人意料了,還不小心些。

有求於人,興國公府大太太笑的格外的溫和,只是眸底有一抹暗芒,沒辦法,楚北一腳踹了她兒子,名聲盡毀,她不惱了現在是宸王妃的清韻才怪了。

她請清韻進屋。

屋內,定國公夫人正在喝茶,瞧見清韻來,她起了身,和她們一起進離間給興國公夫人看玻

興國公夫人躺在床上,一張臉上起了不少的小紅疹,看起來有些滲人,但是比當初右相夫人要好太多了。

看到清韻進來,丫鬟就扶她坐在大迎枕上。

興國公府大太太就道,「早上老夫人打算進宮見太后,想氣色好些,就敷了張面膜,敷完不過一刻鐘的時間就這樣了。」

她們怕面膜有毒,剛好面膜還沒丟,就給丫鬟敷臉上了,丫鬟沒事,所以顯然不是面膜有毒。

如太醫所言,應該是老夫人的皮膚不合適敷這個面膜。

看著興國公夫人臉上的紅疹,清韻嘴角一抹笑忽閃而逝。

她坐下,幫興國公夫人把脈,笑道,「興國公夫人確實不合適用那種面膜,不過沒什麼大礙,吃兩劑葯就不礙事了。」

真是倒霉透頂了,人家敷面膜都沒事,她就有事!

「有勞宸王妃了,」興國公夫人語氣透著鬱悶。

清韻起身去開藥方。

開了藥方后,定國公夫人就起身告辭了,她得把清韻安然送回宸王府,她才能放心埃

只是她還沒有起身,陳欣兒就望著興國公府大太太道,「娘,你先坐會兒,我有兩句話和宸王妃說。」

興國公府大太太眉頭皺著,欣兒有什麼話和宸王妃說的?

只是清韻都起身了,她也不好說什麼,只能吩咐丫鬟重新上茶,讓定國公夫人再多坐會兒。

陳欣兒帶著清韻去了外面的涼亭。

丫鬟端來冰爐和茶水。

清韻端起盞茶,拿茶盞蓋輕輕的撥弄著,十分悠閑。

陳欣兒就坐不住了,她給她使眼色,她也出來了,現在卻只喝茶不說話,她可沒有那麼好的耐心,她催道,「你有什麼話和我說的?」

清韻呷了一口茶,把茶盞放下,笑道,「關於興國公夫人的病,方才我並沒有說實話。」

陳欣兒睜大眼睛望著清韻,「你是說我祖母病的很嚴重?」

清韻搖頭,「那倒不是,興國公夫人臉上起紅疹,並不是面膜過敏,而是因為中毒。」

「中毒?」陳欣兒臉色沉了,怎麼可能是中毒呢,誰敢給祖母下藥?

她不信。

清韻知道她不信,她道,「我知道這事說出來沒人信,所以我沒有在屋子裡說。」

「那你為什麼要告訴我?」陳欣兒問道。

清韻笑了,不得不說,陳三姑娘的腦袋轉的挺快的,她笑道,「我不保證興國公夫人還會不會再被人下毒,再起紅疹,我心中有些懷疑,說與你聽,可以當是說笑,你可以左耳朵進右耳朵出,要是當著興國公夫人和你娘她們的面說,可就真有挑撥離間的嫌疑了。」

PS:今天有三更。。。。。。未完待續。

  • (快捷鍵:←)
  • 世嫁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