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三百八十章 冤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八十章 冤枉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其實不用問,也知道是誰在罵她,肯定是寧太妃了。 し.

她不希望陳欣兒嫁給安郡王,好不容易說服太后將她賜婚給趙世子,費盡唇舌,太后也答應了,本以為勝券在握,可以高枕無憂了

卻沒想到強中自有強中手,她鑽了長公主的空子,也被人鑽空子了

聽到皇上把琳琅郡主賜婚給趙世子,太后也贊同的消息,寧太妃當時就氣的將屋子裡的東西摔了一通泄憤,心底恨不得將清韻千刀萬剮,五馬分屍。

寧太妃對清韻是厭惡至極,沒少在心底咒罵她。

清韻是一個接一個打噴嚏,雖然鼻子有些難受,但是架不住她心底高興埃

寧太妃和興國公他們是對清韻恨得牙根痒痒,除了他們,還有不少人感激清韻。

長公主府和東王府就不說了,興國公府老夫人還有大太太,以及陳欣兒,心底對清韻存兩分好感了。

尤其是陳欣兒,聽到這個消息,跟趙世子想法差不多,劫後餘生,老天保佑。

要是太后真的給她賜婚了,她這輩子就算是完了,肯定會生不如死埃

之前她還對清韻的友善表示懷疑,沒想到她卻幫了她這麼大一個忙。

還有寧太妃

她兩面三刀就算了,居然敢在背後慫恿太后把她賜婚給趙世子,口蜜腹劍的賤人,氣死她了

經此一事,陳欣兒是徹底對寧太妃沒了好感,甚至可以用憎惡來形容了。

想到清韻說的,她們兩個有共同的敵人,她還可以幫她如願。陳欣兒有些心動了。

或許她真的可以幫忙呢

雖然她一直很懷疑宸王妃是挑撥離間,可是她說的都是實情,她固然沒有存什麼好心思,但蒼蠅不叮無縫的蛋,如果寧太妃不是口不對心,將她們耍的團團轉在先,還有。老夫人臉上的紅疹確實不是面膜過敏。而是因為中毒。

老夫人吃了兩劑葯,紅疹消退後,她又說服她敷了一片。並沒有起紅疹。

她還找太醫問了,證實是中毒。

只是讓她找清韻幫忙,陳欣兒有些害怕,若是被興國公知道了。她沒有好果子吃。

陳欣兒猶豫不決。

不過,清韻很篤定。她會找她幫忙的。

書房內,清韻在翻看賬冊,一本看完了,又拿了一本。

剛翻了一頁。門吱嘎一聲被推開,青鶯進來道,「王妃。王爺被逸郡王給打了」

清韻聽得一怔,抬眸看著青鶯。以為聽錯了,她問道,「誰被打了」

「爺被打了,」青鶯覺得嗓子有些干。

爺的武功比逸郡王高啊,就算要挨打,也是逸郡王啊,怎麼會是爺呢

肯定是逸郡王耍手段了

青鶯很篤定,還有些不恥,要清韻想辦法給逸郡王一個教訓,給楚北討回公道。

清韻聽得手腳無力,哭笑不得,逸郡王若是真的連楚北都敢打,她還怎麼幫楚北討公道,這不是開玩笑嗎

看到青鶯一臉拿逸郡王當仇敵看,清韻覺得好笑,她道,「事情沒你想的那麼簡單,我想應該是苦肉計。」

楚北武功比逸郡王高,還帶了暗衛去,逸郡王別說揍他了,就是想靠近他都不是件容易事,唯一的解釋就是楚北沒有還手。

清韻說完,就繼續看賬冊了。

苦頭計什麼的,沒什麼好值得同情的。

青鶯站在一旁,腦袋歪著,眸底寫滿了不明白,王爺為什麼要用苦肉計呢,難道是因為皇上要他勸服逸郡王,他沒法拒絕,所以被逸郡王揍了,才可以正大光明,理直氣壯的回絕這倒霉差事

青鶯覺得,就該是她想的那樣。

再說,楚北奉皇上之名去勸逸郡王認罪,惹怒了逸郡王,被揍了一頓的事,肯定就傳遍京都了。

不少大臣都唏噓,逸郡王性子真夠倔的,脾氣也夠差,宸王只是奉命去勸他,也沒給他用刑,更沒有逼他,不過就是勸了幾句,他就發飆了,連宸王都敢揍,他就不怕將來宸王被立為儲君,會秋後算賬

不過這麼大脾氣,莫非夜明珠真不是他偷的

沒有偷夜明珠,還被人栽贓嫁禍,正常人都會生氣,逸郡王向來受不得委屈,脾氣大也很正常。

但,不管怎麼說,他現在還是有偷夜明珠的嫌疑,僅僅靠揍人是證明不了自己清白的,他現在算半個犯人,宸王負責審案,他揍宸王,罪加一等埃

楚北挨揍,事情一下子就鬧得更大了。

皇上得知消息后,大為惱火,將兩人都傳召進宮了。

詢問打架經過,楚北沒有什麼錯,都是逸郡王脾氣暴躁動的手,為了讓逸郡王消氣,楚北是打不還手,罵不還口。

本來皇上就很生氣了,聽楚北這麼說,皇上怒意更大,要逸郡王給楚北賠禮道歉。

逸郡王骨頭硬的很,就是不認錯。

皇上一氣之下,讓人打逸郡王板子了。

整整三十大板,里啪啦的,就在御書房外行刑的,打一板子,逸郡王就叫一聲冤枉,字字委屈,御書房內幾位大臣聽得面面相覷,覺得是老天爺再整治逸郡王。

皇上會這麼心急,實在是乾旱逼得啊,旱情再不緩解,一旦起戰亂,真的會民不聊生。

為了天下人,皇上只能委屈他逸郡王了。

尤其逸郡王行刑的時候,安郡王雙手環胸,好整以暇的看著,還笑道,「我以為逸郡王你會骨頭硬的,挨了打,眉頭都不揍一下呢。」

逸郡王氣的咬緊牙關,「本郡王受了委屈,為什麼要忍著,總有你倒霉的時候,我在一旁看著的時候」

到時候,他會一邊喝著小酒,就著小菜,慢慢的看熱鬧

二皇子也在一旁,他笑道,「逸郡王,你千不該萬不該揍宸王,他可是父皇捧在手心裡疼的,誰敢給他不痛快啊,況且如今大錦朝旱情嚴重,北晉又虎視眈眈,你若是識時務,就服軟吧。」

逸郡王趴在椅子上,冷冷一笑,「我就是死,也不會認莫須有的罪」

板子打的啪啪響,很快,三十大板就打完了。

逸郡王依然不鬆口。

皇上也沒輒,讓人把逸郡王送回府。

這事就算完了。

但是第二天,整個朝野都震驚了。

獻老王爺遲遲沒有上早朝,等到下朝的時候,他怒氣沖沖的進宮,殺氣騰騰的進議政殿。

指著皇上的鼻子,要皇上陪他一個孫子。

獻老王爺那滿臉的怒氣,不少大臣都背脊發涼了,面面相覷,心中都有不好的猜測,逸郡王不會死了吧

皇上聽得有些懵,他問道,「王叔,逸郡王太頑劣,朕只是打了他三十大板,不至於陪你一個孫子吧」

獻老王爺氣的一腳剁地,青石地面瞬間裂成蜘蛛網了。

他聲音暴戾,近乎吼道,「逸兒失蹤不見了」

皇上驚的從龍椅上站起來。

其他大臣大鬆了一口氣,不是死了就好。

鎮南侯勸獻老王爺別生氣,然後問道,「獻王府守衛嚴明,不可能有人挾持逸郡王,他應該是自己走的。」

獻老王爺氣道,「我知道他是自己走的但是我找遍京都了,不知道他在哪裡,他從小到大,還沒受過這樣的委屈」

「本王的孫子若是有什麼好歹,就別怪本王瘋魔」

撂下狠話,獻老王爺甩袖便走。

他走後,皇上就道,「趕緊的,給朕去找逸郡王,就是掘地三尺,也要把人給朕找出來」

然後,整個京都都混亂了。

官兵進出酒樓藥鋪,查找逸郡王,甚至還出了懸賞。

找到逸郡王,賞黃金千兩

一早,就是幾個時辰。

最後,才把逸郡王找到。

他在祭壇。

被人發現時,他已經跪在祭壇幾個時辰了,被太陽曬得唇瓣乾裂,幾欲昏厥。

怕他中暑,大家都請他起來。

逸郡王倔的很,就是不起來。

最後還驚動了皇上,皇上親自去祭壇。

結果逸郡王被曬得有氣無力道,「蒼天在上,什麼事都瞞不過老天爺我沒有偷夜明珠,如果朝廷因為乾旱,怕北晉乘虛而入,就逼我認罪,我寧肯求老太爺下雨,跪死在祭壇如果三天不下雨,不能證明我的清白,我就一頭撞死在祭壇,以示清白」

逸郡王倔強,皇上只能拖他起來了,結果被獻老王爺阻攔了。

他望著皇上道,「我的孫兒,我知道,敢做敢當,夜明珠一事,敵人算計太深,我獻王府找不到證據,只能用這樣的辦法證明清白了,我獻王府寧肯站著死,也不願跪著生。」

獻老王爺都捨得逸郡王跪了,皇上還能怎麼辦。

只能由著他了,但是怕逸郡王真的中暑,他叮囑暗衛,每隔一段時間,就給逸郡王喂些水。

另外,皇上道,「三天後,朕要率領文武百官祭天求雨,此事已經昭告天下,不能因為逸郡王就往後推,朕只能給他兩天時間跪求老天爺。」

皇上走了。

那些大臣都望著逸郡王搖頭,年輕氣盛,受不得委屈,不能什麼要能屈能伸,他也不想想,這麼多天都沒下雨,兩天怎麼可能會下雨呢,要是真不下雨,他真的要撞死在祭壇不成未完待續。

  • (快捷鍵:←)
  • 世嫁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