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三百八十一章 莊家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八十一章 莊家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逸郡王跪求老天爺下雨,以示清白的事,一陣風傳遍京都。

等傳到清韻耳朵里的時候,她正欣賞著天邊絢爛的晚霞。

秋荷站在一旁,隨著清韻眺目遠望,看著天際的晚霞,她S侵色。

青鶯抬著手,指著遠方,道,「秋荷,你看,那是不是就是你說的金黃色的雲彩」

綠兒歪著頭看著青鶯,「金黃色的雲彩怎麼了」

青鶯耷拉了肩道,「秋荷最會看天氣了,她以前說過,傍晚夕陽最深處堆積著金黃色的雲彩,明天就會是個艷陽天。」

秋荷最會看天氣的事,不當丫鬟知道,清韻也知道。

她還向秋荷請教過呢,秋荷教過她不少有關天氣的諺語,那都是祖祖輩輩經驗之語。

比如,泥鰍跳,風雨到。

再比如,久晴大霧陰,久陰大霧晴,還有日暈三更雨,月暈午時風

逸郡王為了證明自己的清白,跪在祭壇求老天爺下雨,現在大家最關心的是明天會不會下雨。

「萬一明天真的不下雨怎麼辦」青鶯有些擔心。

雖然秋荷極少看天氣,但是她看幾回,靈驗幾回啊,尤其是這些天,天氣乾旱,她盼著下雨,幾乎每天都會問秋荷,但凡秋荷搖頭,說明天不會下雨,第二天就保准還大太陽,曬得人都能融化了。

已經靈驗了那麼多回,她不相信明天會是個例外。

她可不信什麼老天爺會看到逸郡王的受的委屈,他是郡王爺,高高在上,而且性子頑劣,如果他受一次委屈,老天爺就同情他,還放在了心上,那那些保守烈日之苦,靠天過活。苦苦哀求老天爺下雨的窮苦百姓呢

他們深處水深火熱之中,老天爺眼瞎了才看不見。

雖然心底這樣想,青鶯還是很盼望明天會下雨。

聽到有腳步聲傳來,青鶯回頭。見楚北走過來,她趕緊退開幾步。

楚北走過來,和清韻並肩而立,見她看著天邊的火燒雲,笑道。「你也不信明天會下雨」

清韻笑了,她轉過身,看著楚北嘴角和額頭還沒有完全消去的淤青,她笑道,「天有不測風雲,僅憑火燒雲就斷定明天不會下雨,太絕對了,況且逸郡王當眾撂下狠話,將自己置於絕境,我想謀的應該是置之死地而後生吧」

她真服了他們了。在夜明珠一案,逸郡王幾乎是「罪證確鑿」,毫無翻案可能的情況下,還能另闢奇徑,找到一條證明清白的路。

而這條路,天下人都看的見,而且還深信不疑。

這和竇娥的血染白綾、天降大雪、大旱三年有異曲同工之妙,只是竇娥是死後。

「對了,京都久旱,賭坊前些天還有賭明天會不會下雨的。逸郡王的事,沒有人賭嗎」清韻笑問道。

楚北看向遠處,從懷裡掏出一張銀票來,笑道。「這是逸郡王給我,托我幫他賭下雨的,只可惜,一年前,他和楚彥在花燈會上比拳腳,永濟賭坊設賭了。莊家買他輸,逸郡王輸了之後,去找永濟賭坊晦氣了,差點把賭坊給掀了,打那以後,有關他的事,賭坊一概不賭。」

永濟賭坊是京都最大的賭坊,連他都不敢拿逸郡王開局涉賭,其他小賭坊哪個敢

贏的錢,還不夠賠的。

清韻聽著,額頭有黑線,但是她也更好奇了,「逸郡王不會不知道賭坊不敢賭他輸贏,還給你錢做什麼」

楚北很無奈,「他知道沒人敢賭他輸贏,這銀票是給我開賭坊的,他要佔一半股份。」

清韻,「。」

開酒樓就算了,開賭坊

如果將來的儲君,甚至是帝王開賭坊,還怎麼教化於民啊

這不是給自己臉上抹黑嗎

只是楚北接了錢,這是答應了埃

沒辦法,逸郡王在祭壇跪求老天爺下雨的事,是楚北提的,逸郡王覺得很滑稽,他根本就不信。

楚北很慎重道,「這是我能想到唯一能證明你清白的辦法了,旱情嚴重,北晉逼迫,根本就沒有更多的時間給我去查出偷夜明珠的真兇。」

逸郡王大笑一聲,指著天上的烈日道,「跪求老天爺下雨看見天上那討人厭的太陽了沒有,你確定你是在幫我,不是借故整我,把我晒成人干」

「不會讓你曬死的,」楚北道。

「半死不活也不行,」逸郡王一屁股坐下,拒絕道。

他沒有偷夜明珠,哪能受那份鳥氣

要依他的脾氣,真恨不得一把火將安王府和興國公府給燒個精光,敢讓他不好過,他讓他全家都不好過

楚北知道很難說服的動逸郡王虐待自己,只能苦口婆心道,「讓你和獻老王爺就這樣背了黑鍋去北晉賠禮道歉,會是什麼樣的後果,你很清楚,獻老王爺軍威受損,而你,將來想擺脫這件事的陰影,樹立軍威有多困難,兩權相害取其輕,有什麼仇什麼恨,隨後再說不遲,這一關迫在眉睫,你必須要扛過去,我從沒有騙過你。」

逸郡王磨著牙齒,他望著楚北,「你確定會下雨」

楚北點頭,「必定會下雨。」

逸郡王笑了,「既然是穩贏之局,本郡王豁出去了我受的罪,終有一日會加倍甚至十倍的討回來」

說完,然後就從懷裡掏了臟皺巴巴的銀票出來,要乘機掙一筆。

楚北拒絕,結果逸郡王道,「我那麼辛苦,可以說搭上半條命,撈不到點好處怎麼行既然你篤定會下雨,你完全可以坐莊啊,以一賠七,贏了,我兩分,輸了,我受罪,你賠錢,將來我不會有軍威,你傾家蕩產。我好歹心裡好受一些,不然我白受那麼大的罪,會忍不住掐死你的。」

逸郡王很信任楚北不會騙他,但是下雨是老天爺看心情的事。他是橫看豎看左看右看,是看不出這兩天有下雨的半點可能。

那麼大的賭注,饒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他,也有些心底打鼓。

讓楚北搭上百萬兩銀子,他好歹心底好受一些。那話怎麼說的,兄弟與我同在。

他就是跪在烈日下,想想楚北的全部身家,他好歹心底有些安慰,不然他真保不住他會跪到一半,撂挑子不幹了。

「你真開賭坊了」清韻問道。

楚北搖頭,「沒有。」

清韻驚訝,他都收了逸郡王的錢了,若是不開賭坊,那不是騙他嗎

正要問。就聽楚北道,「朝廷雖然不禁賭,但是卻不允許皇子親王開賭坊,若是被查出來,百官會彈劾,而且這麼短的時間,我還真沒有那本事去開一個賭坊,我讓衛律去找永濟賭坊了,借地盤正大光明的開庄,我想永濟賭坊不會不給我這個面子。」

到時候百官彈劾。他也認了。

「這也行」清韻腦門上有烏鴉嘎嘎亂叫不停。

「別無他法了。」

安王府,涼亭處。

安郡王正在飲酒,他心情極好。

一妖嬈女子坐在他對面,舉杯笑道。「恭祝安郡王除掉一心頭大患。」

安郡王給自己斟酒,笑道,「話說的太早了,本郡王相信明天不會下雨,但不信逸郡王會一頭撞死在祭壇。」

那女子嫣然一笑,眉間透著嫵媚。她說話聲如同黃鸝鳥,悅耳動聽,「逸郡王撞不撞死在祭壇,根本無足輕重。如果有一點可能能查出夜明珠偷盜一案的真兇,逸郡王也不會去祭壇跪求老天爺下雨來證明他的清白,大錦乾旱嚴重,就算是曾經叱吒疆場的瘋王也沒輒,我想皇上不會為了一個獻王府,就得罪我北晉,挑起戰亂,一旦獻老王爺真的去北晉了,獻王爺手裡的兵權就是郡王爺你的了,逸郡王何足畏懼,況且我北晉不是那麼好去的。」

女子說著,安郡王大笑一聲,道,「夜明珠一案,能做到如此滴水不漏,還要多虧了上官姑娘指點。」

女子舉杯,很豪爽的一飲而荊

她剛要將酒杯放下,那邊一黑衣暗衛過來,有事要稟告安郡王。

那女子笑道,「安郡王有事要忙,我先告退了。」

安郡王笑道,「上官姑娘不必迴避。」

說完,就示意暗衛稟告。

那女子還真就不走了,既然安郡王藉此表示對她的信任,她又何必駁了他一番好意

暗衛站在一旁,稟告道,「郡王爺,宸王要借永濟賭坊開個賭局,賭明天會下雨,賭注以一賠七,壓了七萬兩銀子,總管不敢拿主意,特來請示。」

那女子聽得一笑,「大錦朝的大皇子和逸郡王還真是兄弟情深,被逸郡王打了,打不還手罵不還口,還這麼支持他,他就不怕輸掉七萬兩銀子」

安郡王也笑了,「獻老王爺手裡的十萬兵權,換做是我,不到最後,我也不會隨便就放棄了。」

連累逸郡王挨了三十大板,這口氣,以逸郡王的小心眼,估計能記一輩子了。

宸王不趕緊想辦法彌補,怎麼行

暗衛在一旁,問道,「郡王爺,要答應他嗎」

安郡王將手中酒一飲而盡,笑道,「上官姑娘以為如何」

那女子笑道,「永濟賭坊是安郡王的,這事我想應該沒幾個人知道,一個賭坊,當初得罪不起逸郡王,又哪敢不給宸王一個薄面安郡王都有主意了,何必問我呢」

安郡王臉上的笑意依舊,但是眸底明顯冷了三分。

那女子瞧見了,一笑置之,道,「難得遇上宸王坐莊,又是穩贏之局,不賭一把就跟錢太過不去。」

一夜淺眠。

第二天醒來,只覺得胳膊和脖子都酸疼的緊。

楚北早早的就起了,她掀開紗帳,準備喊人。

可是屋子裡空蕩蕩的,哪有半個丫鬟的人影啊

往常這時候,丫鬟早在珠簾外等候啊,一個個的都去哪兒了

掀開被子,清韻下了床,穿了鞋,喊道,「喜鵲秋荷」

喊了好幾聲,才聽到門吱嘎一聲推開的聲音。

幾個丫鬟匆忙進來,手裡還拿著荷包,隨手就塞一旁擺著花盆的高几上,那樣子,像是剛數過錢似地。

清韻見了,問道,「一個個的今天怎麼這麼奇怪」

青鶯就道,「爺真的在永濟賭坊開局賭逸郡王能求得老天爺下雨,而且賠率是一賠七十,賭一兩銀子買逸郡王輸,如果天不下雨,就會贏七十兩銀子呢,這賭注太大了,聽說一大清早,永濟賭坊差點被人擠爆。」

清韻聽得眉頭皺緊了,「一賠七十」

青鶯連連點頭,「奴婢也以為聽錯了,可是真的是一賠七十。」

昨天楚北說以一賠七的,她親耳聽見的,可是現在變成一賠七十,實在奇怪,王爺不可能騙王妃的埃

這麼大的賠率,加上昨夜的漫天繁星,大家都篤定今兒是個艷陽天,而且,太陽都升起來了。

可是賭局開到申時,她沒法想象會有多少人買逸郡王輸,賭老天爺不下雨,那時候王府就是傾家蕩產也賠不起啊

賭的太大了

那邊,又有腳步聲傳來。

清韻抬眸望去,就見楚北走進來,他臉色有些難看,但是不明顯。

秋荷要幫清韻穿衣服,清韻往前一邁步,問道,「不是說一賠七的嗎,怎麼變成一賠七十了」

楚北坐下來,道,「方才永濟賭坊的管事來了,說是下人高燒犯糊塗,把賠率弄錯了,覺得我堂堂大皇子,宸王坐莊,不可能一賠七這麼小的賭,就寫成了七十,現在大家都知道了,永濟賭坊如果改回去,會引起騷亂。」

清韻聽得兩眼一翻,「這哪裡是弄錯了,分明是故意的。」

她都不知道該說永濟賭坊膽子大了,還是膽子小了。

敢做不敢當就算了,還主動來請罪,要楚北給個答覆,說賠率弄錯了,改不改都聽他的。

既然賭了再改,這是賭不起。

既然賭不起,當初就別賭啊

現在永濟賭坊來問了,就是還有改的機會,楚北說不改了,將來不下雨,他輸了,就得照著一賠七十賠償,而永濟賭坊就算錯了,也不會承擔半點責任。

「不知道永濟賭坊背後之人是誰,竟然敢算計你,還逼你吃啞巴虧。」未完待續。

  • (快捷鍵:←)
  • 世嫁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