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三百八十二章 洪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八十二章 洪福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楚北在永濟賭坊坐莊,堂堂親王設賭局,還那麼高的賠率,文武百官覺得楚北蔑視國法之餘,又覺得他膽子太大了。,.

這是把所有身家,包括封地雍州都一併賭上了埃

簡直可以說是那前程和命在賭了,如此衝動,將來怎麼能做儲君,做一國之君呢?

那些大臣準備彈劾楚北,又對賭局感興趣,一時間倒沒顧上,這麼高的賠率,再加上頭頂上的艷陽天,不偷偷賭一把,真的是跟錢過不去埃

與其彈劾楚北,惹怒他,惹得皇上不快,還不如跟著賭一把呢?

賭一千兩,一轉眼就是七萬兩了埃

而一千兩對他們來說,不過是九牛一毛,就是輸了也不會皺下眉頭的。

打定主意,那些大臣紛紛掏錢,讓家丁去買逸郡王輸,賭今天不會下雨。

京都權貴遍地,一人就算賭一千兩,何況還有想乘機發筆橫財的,賭一萬兩的都有,林林總總加起來,不過一個時辰,永濟賭坊就派人來告知,已經下賭注十萬兩了。

這還是知道的人不多,回頭傳揚開了,還有再加賭注的,至少會有五十萬兩,甚至更多。

以一賠十的話,楚北要是輸了,得賠三千五百萬兩……

數字大的,饒是清韻也有些頭暈了。

更叫她暈的還在後面呢,鎮南侯和江老太爺,還有侯爺知道這事,都來王府找楚北了。

鎮南侯一進門就來了一句。「宸兒,外祖父一直以為你沉穩有加,你做什麼事。外祖父都很放心,但是這一回,你設這麼大的賭局,你可知道,萬一輸了,會有什麼樣的後果?1

楚北點頭,道。「我知道。」

「知道你還賭1江老太爺火氣也很大,「你這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1

侯爺點頭。表示贊同江老太爺和鎮南侯,他不好指責楚北,就望著清韻了,「你怎麼不攔著點兒?」

清韻撇嘴。爹。你看看鎮南侯和外祖父,都直接說楚北,你怎麼就沖我啊,你這是柿子撿軟的捏的你知道么,她道,「等我知道時,事情已經成定居了,而且原本的賠率不是一比七十。而是一比七,是永濟賭坊弄錯了。才會賭的這麼大的。」

「永濟賭坊?」鎮南侯的眉頭擰緊,「一個小小賭坊,也敢弄錯這麼大的事?」

「絕對不簡單1江老太爺冷聲道。

鎮南侯和江老太爺都在想辦法補救,可是找來找去,都只有楚北站出來說賭注弄錯了。

在前程面前,一時的面子不算什麼了。

楚北望著鎮南侯道,「外祖父,事已至此,只能靜等結果了,或許不是壞事呢。」

鎮南侯斂緊眉頭,「你也知道是或許,萬一真的是壞事呢?」

楚北站起來,道,「如果今兒不下雨,那就證明不了逸郡王的清白,他和獻老王爺只能去北晉賠禮道歉,這對獻王府來說,可以說是致命一擊了,外祖父有把握從興國公手裡搶到獻老王爺的兵權嗎?如果不能,兵權落入興國公手裡,儲君之位必定是安郡王的,我終究會輸,又何必再苦苦掙扎?」

「就算兵權落到興國公手裡,你未嘗就沒有了勝算,」鎮南侯道。

楚北笑道,「現在離明天還早,我也還有勝算。」

江老太爺坐在一旁,他都不知道說什麼好了,外面的天有多燦爛,走一圈,身上都濕透了,哪來的勝算?

「你就篤定今兒會下雨?」侯爺忍不住問道。

如果不是篤定,不至於做這麼冒險的事。

楚北點頭,「慧凈大師以項上人頭擔保,今天會下雨。」

侯爺,「……。」

江老太爺,「……。」

鎮南侯,「……。」

三人齊齊站了起來,像是約定好的似地。

清韻望著他們,鎮南侯道,「沒事了,我回府了。」

清韻,「……。」

三人頭也不回的走了,清韻站起來,喊了一聲,都沒人回頭搭理她。

清韻有些受傷,她望著楚北道,「至於嗎,慧凈大師說今天會下雨,就一定會下雨嗎,萬一出現意外了呢?」

楚北看著清韻,笑道,「當初你嫁給我,那一天狂風亂作,會阻攔你成為楚大少奶奶,就是慧凈大師算出來的日子,他對天氣風雲變化的鑽研,比他占卜還要厲害。」

清韻,「……。」

她默默的坐了下去,然後望著楚北道,「都知道會下雨,還祭天求雨做什麼?」

說完,清韻就恍然了,「當我沒問。」

皇家會祭天求雨,正是知道這一天會下雨啊,故意掐著時間去求的,讓百姓們深信不疑,他們敬愛的天子,是上天的寵兒,老天爺只賣他面子,他們要堅定不移的擁護皇上埃

本來這功勞都是皇上的,只是現在碰巧出了意外了,只能先緊著逸郡王了。

「這餿主意誰出的?」清韻問道。

楚北輕咳一聲,「這主意雖然餿,但勝在管用。」

「你真的合適當皇帝,也忒會忽悠人了,」清韻鄙視道,但是眸底更多的是欽佩。

楚北表示,這主意是皇上想到的。

他只是比皇上晚了一個呼吸的時間。

「一個個演技真好,都是影帝級別的,尤其是獻老王爺,」清韻感嘆道。

明知道都是假的,還敢指著皇上的鼻子,要皇上賠他一個孫子,膽子忒大了。

清韻感嘆完,楚北輕笑道,「老王爺還不知道,逸郡王不讓我告訴他。說獻老王爺一直說寶貝他,一直都沒看出來,正好趁這個機會看看。」

清韻。「……。」

逸郡王回頭被獻老王爺打死打殘廢,她絕對不會可憐他半分,完全是自找的埃

再說逸郡王,他一直在祭壇跪著。

每隔一會兒,就有暗衛給他喂水,怕他脫水中暑。

但更多的時候,逸郡王都不喝水。怕中暑就別求老天爺下雨了。

永濟賭坊的事,也有人傳到他耳朵里來,逸郡王都快感動哭了。更是對楚北佩服的五體投地。

絕對是做大事的人,做事夠果決,也夠兄弟。

竟然拿自己的前途來賭他會贏,這份兄弟之情。他是無以為報了埃就是真輸了,一頭撞死也值了。

這一刻逸郡王是對楚北拜服了,至於後來知道一賠七十是個誤會,逸郡王還有些小受傷,白感動了,但對楚北,他從始至終都很信任,畢竟他有改口的機會。但是他沒有。

這一天,京都過的很刺激。

這種穩贏不輸的局。但凡有一個銅板的,都拿出來賭了。

永濟賭坊所在那條街都擁擠不堪了。

永濟賭坊也是存心的把楚北往死里整,竟然在京都幾條鬧街增開下注點。

到申時不再加註時,買逸郡王輸,老天爺不下雨的賭注多達一百六十萬兩,還有不少人匆匆忙趕來,沒有許他們買入的,一個個後悔跑的太慢。

一賠七十,這麼多賭注,國庫一年的稅收都不夠楚北賠的。

「子債父償,皇上會被這逆子氣瘋的,」寧太妃心情愉悅道。

不過很快,她就高興不起來了。

因為有丫鬟匆匆進來稟告道,「太妃,皇上給安郡王賜婚了。」

寧太妃臉上的笑意僵硬了,心中有不好預感,急急問道,「皇上把誰賜婚給安郡王了?1

丫鬟忙道,「是興國公府三姑娘。」

寧太妃的臉刷的一下慘白。

她趕緊要起身,只是起來的太急,頭都有些暈,一屁股又坐了回去,丫鬟勸她別急,可是寧太妃卻急道,「快備轎,我要進宮1

聲音之急,都有些顫抖了。

丫鬟都不明白,她為什麼那麼急,這樁親事多好啊,興國公那麼扶持安郡王,安郡王娶他孫女是應該的啊,不娶才沒心沒肺呢。

但是寧太妃急著要進宮,丫鬟不敢耽擱,趕緊準備軟轎。

很快,寧太妃就進宮了。

她直奔永寧宮,進大殿,正好碰到太后在敷面膜,她心底堵著一團火,一邊走一邊問道,「太后,皇上給安郡王賜婚的事,你知道嗎?」

聲音很生硬,不復以往的沉穩和柔和。

太后聽得有些刺耳,什麼時候允許她這樣質問她了?

太后依然躺著,道,「皇上給安郡王賜婚的事,哀家知道,他是問過了哀家之後,得到哀家默許才賜婚的。」

寧太妃聽得,身子虛晃,臉色又白了三分。

她頭低著,不願被人瞧見。

但是,沒一會兒她又抬頭了,臉色恢復了以往的神情,問道,「太后贊同這門親事?」

她聞著,季嬤嬤在一旁提醒道,「太后,夠一炷香的時間了。」

太后就把面膜拿了下來,道,「沒兩天,二皇子就要娶妻了,安郡王比他還年長一點,不能再耽擱了,本來哀家就打算把欣兒許配給她,只是興國公和你都不怎麼贊同,又說不出個所以然呢,哀家一時拿不定主意,今兒皇上來找哀家,說該給安郡王挑門親事了,他問過成兒,他願意把欣兒嫁給安郡王,皇上要把欣兒賜婚給安郡王,問哀家的意思,哀家覺得這樣倒好,免得哀家拿不定主意,把安郡王給耽誤了,他這個年紀,哀家應該抱上曾孫了。」

太后口中的成兒,是興國公府大老爺。

人家親爹都同意,她有什麼不同意的?

況且她在帝王家待了大半輩子了,後宮爭鬥更是沒少見,要想保住興國公府的榮華富貴,這后位上坐的必須是興國公府的女兒。

太后認同,而且皇上也下旨了,寧太妃很清楚,這事沒有迴轉的餘地了,只能另做打算了。

她坐下來,望著太后,道,「逸郡王還在祭壇跪著,天也還晴著,北晉的事也沒處理,皇上怎麼會有閑情管安郡王的親事?」

太后喝茶,沒有回答。

季嬤嬤道,「逸郡王的事,太過重大,皇上說他靜不下心看奏摺,所以找些輕鬆一點的事轉移下心情。」

寧太妃一口老血卡在喉嚨里,沒差點噴出來。

寧太妃很生氣,興國公也一樣。

賜婚聖旨送到興國公府的時候,他不在府里,不然他根本不會讓陳欣兒接旨。

而陳欣兒接了聖旨,高興的歡呼雀躍。

她怎麼也沒想到,她吃午飯的時候,才下定決定找宸王妃幫忙,讓丫鬟給她送了封信后,才過了幾個時辰,賜婚的聖旨就下了,她也太神通廣大了吧?

她是不是給皇上下藥了,讓皇上幹什麼,皇上就幹什麼啊?

現在宸王在永濟賭坊坐莊,賭今兒會下雨,她那麼神,肯定會下雨的。

想著,陳欣兒抬頭望天。

天氣晴好,連朵烏雲也沒有。

要說這樣的天氣會下雨,打死她都不信。

丫鬟在一旁,道,「今兒太太買了兩萬兩銀子,賭天不下雨,太太說了,要是贏了,那些錢都給姑娘做陪嫁,還有姑娘的三千兩,加起來會比當初大皇子妃出嫁還要風光,雖然宸王是安郡王的敵人,但是宸王妃卻是姑娘的福星呢。」

陳欣兒點頭道,「將來她和宸王倒霉了,我盡量保她一命就是了,我想著大概也是她不遺餘力幫我的原因。」

今兒,過的格外的慢,比往常慢十倍不止。

好像遲遲都不過去。

往常天黑了,大家就犯困了,早早的上床歇息。

但是今兒,卻格外的清醒,盼著明天早點兒到來。

京都一大半的燈都亮著,一邊聊著逸郡王倒霉的事,一邊聽打更聲。

時間一點點過去,過了戌時,邁過亥時,到了子時。

外面和往常比,除了風大了些,並沒有什麼區別,下雨的可能性太小了。

可是剛過了子時一刻,風就大了起來。

狂風呼嘯,猶如狂龍怒吼。

還能看到窗外有閃電。

閃電之後,就伴隨著急促的雷同,轟天震耳,連綿不絕。

震得一群人都懵了,「打,打雷了?」

大家不約而同的出門,看著天際閃電,耳畔轟隆隆的雷聲,一個個內心是歡喜的,也是崩潰的。

接連乾旱了數日,這一場雨,比下金子還叫人高興。

可是崩潰是,這雨下的也太是時候了,晚一點點就到明天了啊,宸王就輸了啊!

他們就要托著宸王的洪福,發一筆橫財了啊!

那豆大的雨滴打在臉上,他們彷彿聽到了錢飛了的聲音。

「天佑宸王啊1

「逸郡王真的是冤枉的啊1

ps:今天居然更新了八千。。。。。未完待續。

  • (快捷鍵:←)
  • 世嫁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