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三百八十四章 廢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八十四章 廢墟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播報關注「起點讀書」,獲得515紅包第一手消息,過年之後沒搶過紅包的同學們,這回可以一展身手了。本文由l。首發

逸郡王昏迷,皇上親自擺駕宸王府,是在昭告世人,他相信逸郡王是被人冤枉栽贓陷害的。

皇上並沒有待多久,也只做了三件事。

第一件,就是要清韻竭盡全力救治逸郡王。

第二件,是寬慰獻老王爺,把從百官那裡坑來,還沒有拿到手裡的一百多萬兩銀子撥給獻老王爺,讓他招兵買馬。

第三件,就是獎賞逸郡王,賞的不多,也就幾百畝良田,但皇上額外獎賞的一副精緻的鎧甲,可就意味深長了。

尤其他說的話,叫獻老王爺老懷安慰,甚至老淚縱橫,「王叔後繼有人了,逸兒雖然從小就有些頑劣,但在大是大非面前,他從不含糊,這次夜明珠一案,他的堅韌表現,朕也吃了一驚,世子兄在九泉之下,也能安息了,等逸兒病癒了,王叔該帶他上戰場歷練了,朕相信,有王叔帶著,逸兒很快會成為大錦朝的棟樑之才。」

獻老王爺聽著,心底有了打算。

這一回夜明珠一案,他也沒想到自己的孫兒會那麼堅韌,著實出乎他意料,把兵權交給他,讓他成為大皇子的左膀右臂,他放心,皇上也放心。

清韻站在一旁,看著皇上安撫獻老王爺,尤其把坑來的銀子拿來安撫獻老王爺,興國公站在一旁,臉色都變了,偏還不能出來阻攔,那叫一個憋屈。

楚北手裡握著一百六十萬兩銀子。將來打仗,充作軍資,不用說,他肯定是交給鎮南侯啊

現在皇上又給了一百萬多兩銀子給獻老王爺,讓他來招兵買馬,至少能再添四萬人馬

同樣握著十萬兵權,鎮南侯和獻老王爺都明裡暗裡得了好處。唯獨他沒有

本來還以為這一次能一舉把獻老王爺和宸王踩在腳底下。誰想到最後竟是給他人做了嫁衣裳

看著興國公臉色變了又變,拳頭攢緊,眸露狠色。清韻嘴角忍不住上揚一抹愉悅的弧度,這就是所謂的偷雞不成蝕把米吧。

雖然皇上沒有借著祭天求雨,讓百姓們感受到天子威嚴,但是他可是撈足了好處。楚北一本賬冊交上去,他三兩句話。就給國庫添了一百多萬兩,一轉手,就給了獻老王爺,擴充了兵力。

給的爽快。還沒人敢說什麼。

人家孫子被冤枉,被文武百官逼迫,現在生死未卜。皇上不給獻老王爺點好處,他能平息怒氣嗎

他能給的只有這麼多。你們要阻止,他不反對,但是獻老王爺的怒氣,他不會承受。

還有楚北贏來的賭資,他都說了會用在戰場上,而不是留作私用,皇上贊同了,也罰了他一年俸祿,誰還敢說一個不字

別忘了,他能有那麼多錢,還多虧了他們呢。

楚北若是罰的重,他們只會更重。

理虧心虛,心中有不滿,也只能忍了。

興國公幾次想開口,找皇上要錢擴充兵力,終是沒敢開口。

只是他不好跟皇上說,卻可以去找太后告狀,讓太后給皇上施壓,他同樣能如願。

但是,太后在皇上那裡碰了一鼻子灰,皇上知道太後為什麼來找他,他把賬冊遞給太后看,「這是永濟賭坊記載的,興國公府幾位老爺還有女眷,前前後後,買了四萬六千多兩賭莊家輸,賭逸郡王求不來雨,興國公乃我朝棟樑,早一日下雨,早一日緩解旱情,興國公府如此所作所為,教子無方,母后覺得朕讓戶部也撥一百萬兩銀子給他,能平息的了獻老王爺的怒氣鎮南侯能由著朕偏袒興國公,會不討要」

太后看著賬冊,上面記載著的賬冊很清晰,一目了然,看的她一肚子火氣,有個這樣自私自利,只顧自己,不顧百姓的娘家,她的臉都給丟盡了。

太后一生氣,將賬冊放下道,「皇上給百官的懲罰太輕了,旁人哀家不管,興國公府,凡是在朝為官的,一律扣一年俸祿」

說完,太后就轉身走了。

興國公還在永寧宮等候呢,他有八成把握會如願以償,太后不可能坐視鎮南侯和獻老王爺兵強馬壯,壯大大皇子的勢力。

可是見太后虎著一張臉回來,不等他詢問,劈頭蓋臉就是一頓臭罵。

「以後別再給哀家做這麼丟人現眼的事了」太后臉色鐵青道。

今天,絕對是興國公最倒霉的一天了。

本來以為太後會向著他,誰想到太后竟然也苛責他,他還不能反駁,只能聽訓。

訓完了,他還有一件重要的事要和太后商議,那就是陳欣兒和安郡王的婚事。

他望著太后道,「太后,皇上把欣兒賜婚給安郡王,這不行啊,欣兒是我的孫女兒,她性情驕縱,絕非是母儀天下的人選,她心性單純,後宮實在不合適她,你讓皇上收回賜婚的聖旨吧。」

太后心情不好,剛剛才讓她去找皇上要銀子擴充兵力,她的臉在皇上那裡丟差不多了。

現在又要她去找皇上收回賜婚的聖旨,尤其這份聖旨,還是皇上問過她的意思之後才下的。

她再去找皇上退婚,他以為聖旨是什麼呢,小孩子過家家,沒事鬧著玩的嗎

太后瞥了興國公道,「誰也不是一出生就能母儀天下的,況且安郡王還不是皇儲,你知道欣兒性情驕縱,心思單純,就多教教她什麼是人心險惡,況且,宮裡還有哀家,有哀家護著欣兒,誰敢欺負她賜婚聖旨已下,就不要再提了,哀家會讓禮部儘快準備好聘禮,給他們完婚」

「哀家乏了。退下吧,」太后不想見到他。

一想到皇上把賬冊給她看時的眼神,太后就如鯁在喉,渾身不舒坦。

太后不是傻子,夜明珠一直在她手裡,這麼多年,也沒人打過她夜明珠的主意。

是興國公和寧太妃說宮裡的稀罕之物。都稀鬆平常。遠比不上去年北晉送來的,唯有夜明珠才能與之相媲美,皇上有心要夜明珠。只是不好張口,讓她把夜明珠做壽禮給北晉皇帝賀壽。

她並未多想,只是覺得這麼多年,為了安郡王和儲君之位逼迫皇帝太多。一顆夜明珠,把玩了這麼多年。也膩了。

除了儲君之位,她這個太后還是很好說話的,一顆夜明珠,她不會捨不得。所以主動把夜明珠給皇上做壽禮了。

當時皇上還很驚詫,沒想到太後會捨得拿夜明珠出來。

不過夜明珠世間少有,做賀禮極好。

現在仔細想來。夜明珠當作壽禮送去北晉出事了,矛頭直指逸郡王。太后能猜不出來點貓膩

皇上給她留著面子,加上又確實沒有證據,所以什麼都沒說,但是大家心底都跟明鏡似的。

偷雞不成蝕把米,給他人做了嫁衣裳,還覺得委屈,太后都覺得羞愧。

見太後生氣,季嬤嬤站在一旁,想到長公主跟她聊天時說的話,她道,「太后,奴婢有句話,不知當說不當說。」

太后瞥了季嬤嬤道,「你跟隨哀家那麼多年,有什麼話說不得的」

季嬤嬤就道,「太后,奴婢覺得這麼多年,國公爺和太妃擅做主張的時候太多了,都是出了事後,才來找太后您幫著善後,還都是打著太后您的幌子,是幫你辦事才出錯的,那回太妃在冰顏丸里下毒就是,不先與您商議,太后最後知道,還得背著錯,奴婢都有些覺得您像是個專門給人背黑鍋的。」

「還有今兒,皇上做事都顧及您,就連給安郡王賜婚,都先來問過您的意思,他怎麼敢輕易就委屈了國公爺呢,必定是有原因,不怕您去質問的,可是國公爺什麼都不說,只說委屈,卻讓太后在皇上面前難堪,國公爺若是說了原委,太后不可能再去找皇上。」

「還有三姑娘賜婚這事,誰都知道這樁親事對國公府來說,有百利而無一害,太后全是為了國公府的將來考慮,可是國公爺並不領情,還要您去找皇上收回賜婚聖旨,可是他給的那些理由都站不住腳,要換做旁人,哪怕孫女兒是個傻子,估計也巴不得把她往高位上捧,國公爺卻一反常態,這太奇怪了,要說三姑娘有什麼隱疾,可她並沒有什麼問題啊,就算有,又不是不能跟太后您坦白的,何必遮掩」

「太妃說把三姑娘賜婚給趙世子,國公爺不反對,您賜婚給安郡王,他就不贊同,奴婢覺得在國公爺眼裡,您不是太后,太妃才是。」

「當初如果不是太妃慫恿您,您何至於把長公主貶為郡主,還貶去封地,母女一別六年。」

季嬤嬤還再說,太后抬手打斷她,「別再說了」

季嬤嬤就閉嘴不言了,她知道太后心底不舒坦了。

宸王府,藥房。

清韻在忙著煎藥,暗衛抱著好幾大罈子酒來,放在地上。

衛馳笑道,「屬下是真服了逸郡王了,昏迷了那麼久,好不容易醒來小會兒,就惦記上王妃的烈酒了,還越多越好。」

楚北正在一旁書桌上,寫請帖,聽衛馳說話,他勾唇一笑,「你以為那酒,他是要來喝的」

清韻聽得挑眉,她走過來道,「不喝難道拿來玩氨

楚北沒反對,只笑道,「這麼說也行。」

他將手中狼毫筆放下,把請帖合上遞給衛馳道,「送永濟賭坊去。」

清韻瞄了一眼,就將請貼上的內容看清楚了,她覺得楚北太腹黑了。

永濟賭坊存心算計他,只是沒算計成,他還要為永濟賭坊得過失道謝,不然他不可能贏一百六十多萬兩銀子,還為空虛的國庫添了一筆,永濟賭坊功勞不小,作為感謝,他邀請永濟賭坊的正主來王府小酌一杯。

堂堂皇子,邀請一介商戶來王府,那可是極大的臉面了。

但是清韻卻知道人家不會領情,指不定還會被楚北的得了便宜還賣乖氣吐血呢。

衛馳接了請帖,楚北看著酒罈,道,「這些還不夠,再多拿些來,我看逸郡王醒了,就要用,他傷一日不好,你們就順著他一日,不然將來不會有好果子吃的。」

不敢怠慢,暗衛又去搬了幾十大罈子酒來。

清韻教暗衛怎麼提純酒精。

那麼多酒,越濃越醉人,清韻多聞了會兒,就滿臉紅暈,加上太累,天擦黑就扛不住,睡下了。

美美的睡了一覺,第二天起來,就得知了一個大消息。

昨夜子時,安王府突然著火。

火勢衝天,將黑夜照耀的如同白晝。

燒了整整一夜,現在已經成了一片廢墟了。

ps:~~oo~~

ps.追更的童鞋們,免費的讚賞票和起點幣還有沒有啊~515紅包榜倒計時了,我來拉個票,求加碼和讚賞票,最後沖一把未完待續。

  • (快捷鍵:←)
  • 世嫁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