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三百八十五章 令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八十五章 令牌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明天就是515,起點周年慶,福利最多的一天。除了禮包書包,這次的『515紅包狂翻』肯定要看,紅包哪有不搶的道理,定好鬧鐘昂~

安王府和宸王府離得很近,安王府著火,宸王府看的很清楚。

站在迴廊上,能看到安王府上空綿綿不絕的濃煙,空氣中都瀰漫著一股刺鼻的味道。

清韻抬手捂鼻子,那邊就傳來一聲惋嘆,有些捶足頓胸的味道在,「可憐安王府,遭此厄運,實在是出人意料,要不是我病的實在出不了門,我……。」

聲音很熟悉,是逸郡王無疑。

聽他如此感慨,一眾丫鬟婆子都望著他,清韻也不例外。

逸郡王和安郡王雖然不算斗得你死我活,但對方倒霉,心底絕對高興的啊,怎麼還替安王府惋惜起來了?

難道是這兩日高燒,燒壞了腦子,敵我不分了?

正詫異呢,只聽逸郡王嘆息一聲后,道,「讓我去安王府探望一下,不用吃藥,我這病至少也能好一半了。」

一群丫鬟只覺得腮幫子憋疼的厲害。

清韻也是忍俊不禁,這才是她所認識的逸郡王,睚眥必報,怎麼可能有那份好心呢。

況且安王府著火這事,來的怪異,指不定她還是幫凶了。

酒精達到一定純度,就能燃燒。

昨天逸郡王從昏睡中醒過來,不知道和楚北他們在藥房說了什麼,沒有片刻時間,就找她要烈酒,還越多越好。

要知道烈酒達到一定的純度。是能燃燒的。

不過院子里人多口雜,逸郡王幸災樂禍沒關係,她可不能貿然質問逸郡王把烈酒用到何處了。

清韻在院子里站了片刻,季嬤嬤就過來請道,「王妃,先用早膳。」

清韻輕點頭,欲轉身走。

那邊綠兒一溜煙跑過來。她臉頰有些紅。嘴角掛著笑,雙眼閃亮,她近前來。雙手摁著膝蓋,粗喘氣道,「王妃,昨兒不僅安王府被燒了。寧王府也著火了。」

清韻怔了下,她瞥頭望向逸郡王。

逸郡王搖頭。他可沒有要燒寧王府的想法,他這人恩怨分明,他只是想找安郡王的晦氣,讓自己心底舒坦些。與寧王府半點關係也沒有。

再說了,要是叫若瑤郡主知道他燒寧王府,他可擔待不起。

見清韻眸露不解。綠兒趕緊擺手道,「寧王府沒有全部燒。因為寧太妃的住處緊挨著安王府,燒的是寧太妃的院子。」

清韻赫然一笑。

安王府很大,就算全部燒成灰燼,那火勢也很難蔓延到寧王府來,何況還只燒寧太妃的院子了。

在燒安王府時,還不忘把寧太妃捎帶上的,不是楚北特地吩咐的,就是暗衛擅自做主了。

只是她有些擔心,怕會留下什麼蛛絲馬跡,要真如此,那可就是偷了狐狸,也惹回來一身騷。

尤其,她還記得皇上派了暗衛守著寧王府,暗查寧太妃的埃

在暗衛的眼皮子底下燒了寧王妃的住處……這可不是小事呢。

雖然現在皇上也懷疑寧太妃,但到底沒有確鑿的證據,就這樣燒掉一個太妃的住處,有違國法。

不過現在燒也燒了,擔心也沒用了。

而且,很快,清韻就知道她白擔心了。

安王府被燒一事,安郡王怒不可抑,派人嚴加搜查,把廢墟里裡外外都翻了一個遍,總算找到了點蛛絲馬跡。

在廢墟里,找到一塊令牌。

那令牌他不認得,但他敢確定不是王府之物。

安郡王也沒有多想,畢竟刺客在燒王府時,難免會掉落隨身之物,膽敢燒掉他的王府,找他的晦氣,這口氣,安郡王咽不下。

他帶著令牌就直接進宮找皇上了。

當時,皇上正在御書房和大臣商議朝政。

安郡王求見,還是為了王府著火一事,皇上就停了手頭的事,讓他進去了。

進了御書房,安郡王就將找到的令牌,遞給皇上,道,「皇上,這是在王府廢墟里找到的令牌,不是我王府之物,應該是敵人留下的。」

孫公公接了令牌,遞給皇上過目。

看著那令牌,皇上眉頭皺的緊緊的,道,「這塊令牌看著倒是有些眼熟。」

說著,他把令牌遞給鎮南侯,讓鎮南侯看看。

鎮南侯拿著令牌,左右翻看,道,「臣沒有見過這樣的令牌,但是這令牌上的花紋,我倒是見過,皇上還記得臣那件從北晉威遠大將軍兒子身上扒下來的金絲軟甲嗎,軟甲內側就有這花紋。」

聽到北晉兩個字,安郡王眸光一縮。

御書房內其他大臣就交頭接耳了,懷疑安王府著火,是北晉所為。

皇上又多看了令牌幾眼,恍然道,「怪不得朕覺得眼熟了,朕想起來了,當年朕在戰場,曾帶兵夜襲北晉,本想殺了北晉威遠大將軍,他暗衛出來阻攔,朕一劍劃破他衣裳,從他懷裡掉出來一塊令牌來,和這個一般無二。」

安郡王沒想到這令牌會是北晉威遠大將軍暗衛的,但是北晉怎麼可能會燒他王府呢?!

這明顯是有人嫁禍給北晉!

正想著呢,就聽右相道,「宣王送夜明珠去北晉賀壽,被人掉包了,北晉逮著不放,一定要逸郡王和獻老王爺親自去北晉賠禮道歉,為此,差點逼死逸郡王,現在北晉威遠大將軍的令牌卻出現在安王府,罪證確鑿,北晉威遠大將軍是不是也該來我大錦朝給安郡王賠禮道歉?」

皇上左右翻著令牌,道,「要是早兩日拿到這令牌,倒也不用逸郡王跪在祭壇以證清白了。」

說完,皇上把令牌放下。道,「北晉僅憑夜明珠是逸郡王母妃之物,他一心想拿回去,夜明珠丟失就斷定是逸郡王偷竊,如此草率的斷案,朕不屑為之,朕記得北晉威遠大將軍的暗衛身上都有這圖案。膽敢火燒安王府。還燒的那麼徹底,只怕躲藏在朕眼皮子底下的眼線還不少,傳令下去。全城搜捕1

令牌只能算是物證,還需要人證。

吩咐完這些,皇上又看著安郡王了,「如今安王府被燒。只怕一年半載都不能住了,朕另外賜一座府邸給你。」

安郡王憋了一肚子邪火。還得乖乖謝恩。

從御書房出來,就有公公上前稟告,太后找他。

安郡王就去永寧宮見太后了,自從知道安王府被燒后。太后就心神不寧,總擔心安郡王會出事,如今見安郡王好好的站在跟前。太后一顆心總算是又落回肚子里了。

太后也聽說了安王府是北晉燒的,安郡王望著太后道。「事情只怕沒那麼簡單,我和北晉無冤無仇,北晉為何要燒我王府,便是要燒,也該燒宸王府才是,然後嫁禍給我,讓我和大皇子內鬥,豈不更好?」

太后聽著,連連點頭,「哀家看上回宸王府觀景樓被燒,就是北晉所為。」

只是當時大家的心思都放在喬遷之日,府里走水不吉利上了,並沒有深究,再加上封地的事,這事就不了了之了。

如今想來,宸王府觀景樓十有八九就是北晉燒的,欲嫁禍給安郡王,只是宸王府沒有追究,北晉不死心,所以又燒安王府了。

能在青天白日下燒掉宸王府觀景樓,那夜深人靜之際,燒掉安郡王,再正常不過了。

太后猜測著,安郡王不知道說什麼好,他能說他懷疑安王府是楚北燒的,然後嫁禍給北晉的嗎?

若是之前,朝廷還逼著逸郡王和獻老王爺去北晉賠禮道歉,嫁禍給北晉,還會有人信服,甚至是深信不疑,但是現在沒人懷疑夜明珠是逸郡王偷的了,皇上也派人告訴寧王,不會讓逸郡王和獻老王爺去賠禮道歉,在這樣的情況下,還嫁禍給北晉,完全是脫褲子放屁,多此一舉。

知道說出來不會有人信,安郡王乾脆把懷疑放在心底,半個字都不吭。

太后關懷了一通,還賞了他不少東西,但是安郡王並沒有絲毫的高興,他道,「皇祖母,王府還亂成一團,孫兒先回府了。」

然後,便告退出宮了。

他前腳出宮,後腳寧太妃就進宮了。

聽公公稟告寧太妃來了,太后還有些吃驚,等寧太妃上前給她請安時,太后道,「哀家聽說你的住處也被燒了,受了不少驚嚇,你不好好在王府歇著,進宮做什麼?」

寧太妃眼眶通紅,臉色還有些蒼白。

她望著太后道,「寧王奉命去北晉救宣王,皇上怕王妃和若瑤出事,就派了兩個暗衛去王府保護她們,昨晚,若不是皇上派去的暗衛,我估計早葬身火海了。」

太后聽得點頭,讓寧太妃坐下,並吩咐丫鬟找太醫來給寧太妃看看,開幾副安神葯。

寧太妃謝恩過後,道,「方才我進宮時,正巧碰到安郡王出去,我聽他說皇上另外給他賞賜了座府邸,太后,昨晚真是太兇險了,如果真的是北晉放的火,有一回,就難保不會有第二回,不會每回都那麼好運氣,出了這麼大的事,您當真放心他住在宮外?」

太后聽的眉頭皺緊,她確實不放心安郡王再住在宮外,可是他搬回宮住,這怎麼行呢?

宮裡的皇子,成親之後,都會封王,然後搬出宮祝

皇上也給他賜了婚,而且她昨兒已經吩咐欽天監挑良辰吉日了,搬回宮,只怕也住不了幾天。

太后搖頭,「搬回宮和皇子們住在一起,也住不了幾天,不是長久之計,回頭讓國公爺多派些人手給安郡王,務必確保他周全。」

寧太妃聽得有些著急,太后怎麼就不懂她的意思呢,她不是讓安郡王進宮和皇子們一起住,她是要安郡王住在東宮!

太后不明白,寧太妃只好把話挑明了。

她以為太後會贊同她的,結果太后卻呵斥她,而且很嚴厲。「胡鬧!東宮乃是儲君的寢宮,歷朝歷代,你可見有哪個皇子在沒有冊封為太子前就住進的?!你讓哀家找皇上,讓安郡王搬到東宮住,你還不如直接讓哀家讓皇上立安郡王為太子,還名正言順些1

太后突然發怒,寧太妃一時間有些招架不祝

她惶恐道。「我只是覺得安郡王遲早會被立為儲君。東宮才是他的住處,與其在宮外住的擔驚受怕,還不如早早的就搬進去……。」

太後知道她是關心安郡王。但是有句話,叫關心則亂,她道,「現在安王府被燒。北晉嫌疑最大,但是安郡王若是藉此機會搬去東宮祝只怕不少人會認為安王府是他自己燒的了1

若是燒掉一個王府,能住進東宮,只怕京都所有親王都會毫不猶豫的燒掉王府。

寧太妃背脊一凜,太后這話。怎麼聽著像是懷疑安王府是安郡王自己燒的?

但是太後顧慮的,倒也在情在理,安王府被燒。大家都同情安郡王,可他要是趁機搬去東宮祝大家就不是同情他,而是妒忌了。

心中妒忌,那什麼樣的猜測都會有。

可是這麼好的機會,卻因為諸多顧慮,就白白錯失,實在可惜埃

心中不虞,但是寧太妃並未再說什麼。

太後端起茶盞,輕輕撥弄著,隨口問道,「寧王府著火,寧王妃和若瑤郡主沒受驚嚇吧?」

寧太妃有些怔愣,好端端的,太后怎麼關心起她們來了,她回道,「有皇上派暗衛護著她們,怎麼會出事呢?」

太后瞥了她一眼,道,「寧王呢,他離京許久,你沒給他寫封信送去?」

寧太妃搖頭,「王爺是奉命去辦差,皇上給他傳話,都是八百里加急,我哪敢讓他們捎帶家書給王爺?」

太后聽得一笑。

都說兒行千里母擔憂,當初皇上在邊關打仗,不管是六百里加急,還是八百里加急,她總會把信寫好了送到御書房,讓先皇記得讓人順便帶去給皇上。

不一封家書,比鵝毛也重不了多少,能費什麼事,不過是無心罷了。

太后覺得自己越發奇怪了,長公主陪她住了一段時間,****在她跟前提起寧王,還有他們小時候在一起玩鬧的事,她越發覺得寧王可親。

以前寧王離京,她只是偶爾會想起他。

現在,她是經常想起來。

尤其是昨天,皇上讓人八百里加急給寧王傳信去,她都恨不得讓他捎帶一封家書,那種心情,和當初皇上在邊關打仗時一樣。

寧王是太妃親生兒子,他去北晉這麼久,不見她關心過,安王府被燒,她自己也受驚不小,卻為了安郡王來找她。

差別如此,也難怪清韻懷疑寧王不是她親生的,而是撿來的了。

還有長公主問她得話,「母后,你說太妃到底是疼二王弟呢,還是不疼他,她能識時務的,為了保住二王弟,甘願放棄皇長子的位置,安分的做一個親王,可是她對二王弟從小就冷淡,從來沒有誇過他,反倒是對太子讚不絕口,太妃一直就喜歡太子,愛屋及烏喜歡安郡王,說實話,母后,女兒覺得二王弟可憐,你沒見到他小時候,受了委屈躲在假山裡面哭,哭的我心都碎了,我從未見過哪一個母親有太妃那麼狠心的,女兒從小就不喜歡太妃,因為女兒覺得對自己親生兒子都能那麼狠心,絕非是什麼善類,母后不信,可以試探一二。」

耳畔依稀還能聽到長公主的說話聲,太后覺得背脊有些發涼,她眸光輕閃,望著寧太妃道,「有時候,哀家覺得這麼執著到底是為了什麼,人死不能復生,如你當初那般,讓寧王放棄皇長子的位置,安分的做一個親王,有享受不盡的榮華富貴,何必在安兒肩上壓那麼重的擔子?」

寧太妃正在喝茶,忽然聽太后怎麼說,她猛然抬眸,直勾勾的望著太后。

那眼神有些冷,看的太後有些蹙眉。

寧太妃反應過來,趕緊把茶盞放下道,「太后,我們走到今天走一步,已經沒有回頭路可以走了,如果放棄,安郡王還有興國公府,都只有死路一條。」

太后望著寧太妃道,「哀家了解皇上,如果這時候放棄,皇上會保證興國公府和安郡王平安無事的。」

寧太妃有些急了,她看的出來太后不是在開玩笑,她是真的退縮了,她道,「皇上能保證,可是宸王呢,安郡王與他有殺兄之仇啊1

ps.5.15「起點」下紅包雨了!中午12點開始每個小時搶一輪,一大波515紅包就看運氣了。你們都去搶,搶來的起點幣繼續來訂閱我的章節啊!未完待續。

  • (快捷鍵:←)
  • 世嫁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