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三百八十八章 甘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八十八章 甘心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

cpa300_4 剛知道挽香樓上官清心中了毒,還找了好幾個大夫,轉過臉,就得知沐清柔被挾持了,以她來要挾她,要她幫忙去救人。

整個京都,誰不知道她沐清柔即將要嫁給二皇子,成為二皇子妃,巴結還來不及呢,哪有膽量威脅她?

用膝蓋想,也知道挾持沐清柔的人是誰。

看來,挽香樓找的那幾個大夫都沒能醫治好上官清心,而且她情況很兇險,不然不會這麼不管不顧的,堂而皇之的抓了沐清柔來要挾她。

而且,這威脅信還直接就送到王府來了,都沒繞一圈,先告訴侯府,再讓侯府來找她。

他們就那麼篤定,一封威脅信送來,她就嚇得屁顛屁顛的去救沐清柔?

雖然她對上官清心中毒一事很關心,尤其知道毒殺她的極有可能是南楚的人,若是她在安王府著火一事明了前死了,有些可惜,有她在,安王府被燒一事,不用繞什麼彎子,會以燎原之勢燒到南楚。

這是楚北樂見其成的。

但是她可沒想過會去幫上官清心醫治,尤其還是被人威脅,還是拿沐清柔來威脅她。

這些天,日子過得太充裕,每一天都很忙,如果不是蔣媽媽提起來,她都想不起來她。

她真想問那送信來的人,他們憑什麼就認定她沐清柔在她這裡有那麼大的臉面,她會為了解救她,而不顧自己的安危?

就因為她們是一府姐妹嗎?

清韻兩眼一翻,又躺了回去,在閉眼前,吩咐丫鬟道,「把信給侯府送去,看看五姑娘是不是真的被挾持了,等證實了,再來稟告我。」

說完,她就睡了過去。

聽清韻這麼說。丫鬟就知道,她不是不救五姑娘,而是要等事情證實了,再做打算。

對於清韻這麼心善。丫鬟有些抱怨,但又無可奈何。

誰叫人家不僅是王妃的妹妹,還即將是二皇子妃了,她被綁架挾持,人家可以不殺她。只要王妃幫忙救人就行了,王妃若是拒絕,她們該說王妃是鐵石心腸,冷血無情了。

什麼狗屁的骨肉親情,一府姐妹,以前在侯府是可勁的欺負王妃,現在欺負不了王妃了,又給王妃添亂,整個就一個大爛包袱!

以後成了二皇子妃,還指不定會給王妃添什麼亂子呢!

清韻困極了。睡的很熟。

可是沐清柔被綁架一事,就鬧得滿城風雨了。

侯府上下更是亂做了一團,擔心她會出事。

老夫人是怒不可抑,她就不明白了,為什麼每一次出什麼事,被挾持的總是她,之前逛花園,被人挾持,現在逛街,又被人給挾持了。

也是她活該。她要去逛街,老夫人根本就不贊同,說成親在即,就應該待在府里安心待嫁。可她偏偏鬧性子,要出去逛街散心。

而且一不同意,她就鬧死鬧活的,出嫁在即,打不得,罵不得。只能由著她。

老夫人是盼著她趕緊出嫁,那時候侯府就安生了。

沐清柔就高高興興的帶著丫鬟出府了,而且還帶了好幾個丫鬟。

她出府,可不是逛街散心那麼簡單,她是去買東西的。

她的陪嫁,比清韻遜色太多,清韻的陪嫁,不但江家送了不少來,還有皇上和太后賞賜的,她自己掙的,侯府並沒有準備多少。

忠義伯府可沒有給沐清柔送什麼來,但是她不比這些,她認定侯府就是偏疼清韻,給她的陪嫁遠遠多過給她。

她今天出府,是去給自己添置嫁妝的。

而且出手之豪爽,簡直叫人嘆為觀止,尤其是那些鋪子的掌柜的,看見她買東西,那是笑的合不攏嘴,連連可惜新進的一批貨要明天才送到,不然絕對能大掙一筆,因為沐清柔買東西是這樣買的,進鋪子之後,轉一圈,手一指,「這個,這個,還有這個,我不要,其他打包給我送侯府去。」

至於銀子,當然是貨送到了,侯府給了。

那些鋪子當然不會懷疑侯府不會給錢了,誰不知道安定侯府出了一個大皇子妃,還是在祭天是祭出鳳凰天象來的,人家將來是要母儀天下的,眼前這位,即將要嫁給二皇子了,一家出了兩個王妃,安定侯是前世燒了高香,祖宗庇佑埃

別說只是一些綾羅綢緞了,就是十幾間鋪子買下來,也不帶皺下眉頭的。

而且,京都世家望族,最在乎的就是臉面了,沐清柔當眾買的東西,他們也送侯府去,侯府如果不付錢,那可是會淪為京都的笑柄的。

所以,他們根本不擔心侯府會賴賬,就擔心沐清柔挑的東西少呢。

就這樣豪爽的,沐清柔逛了十幾間鋪子后,連身邊的丫鬟都看不過眼了,勸她收斂一點。

但是沐清柔根本就沒有絲毫的收斂,她很清楚,她只有這一次機會,狠狠地搜刮侯府了,二夫人現在很受寵,老夫人一心盼著她生個兒子,將來侯府哪裡還有陽哥兒的位置,娘親為了侯府操勞了十幾年,結果呢,被剃了度,在慈雲庵青燈古佛!

本來整個侯府都是她們的,現在被人搶了去,她不多花一點,叫她如何甘心?

她恨不得花的侯府一貧如洗才滿意!

這些東西花錢都不多,沐清柔是帶著敗家的想法去逛街的,進了京都最奢華的頭飾鋪子,打算給自己挑頭飾。

她沐清韻有皇上太后她們賞的頭飾做陪嫁,她也得有!

沐清柔真想全買了,只是她若是這樣開口了,鋪子里的人絕對會把她當成是瘋子看,所以忍了。

挑了六套之後,然後出事了。

沐清柔挑的第七套是人家預定的,預定這套頭飾的人還是東王府琳琅郡主。

沐清柔知道琳琅郡主和清韻交好,聽到她,就嫌棄不已,尤其她還記得琳琅郡主打過她一巴掌。

氣頭一上來,沐清柔還就要定了那套頭飾。

她一定要,鋪子夥計沒轍,正左右為難。不知道怎麼辦好。

正巧這時候琳琅郡主去了,聽到有人要搶她頭飾,琳琅郡主沒說話,丫鬟就先冷笑了。「從來只有我家郡主不要的,哪有別人敢搶我家郡主的東西過?」

沐清柔沒有說話,她丫鬟道,「什麼叫搶,首飾上又沒寫你家郡主的名字1

琳琅郡主瞥了丫鬟一眼。笑道,「真是不得了了,連個丫鬟也敢在本郡主跟前耀武揚威了,不過,你說的也沒錯,首飾上確實沒有寫我的名字,你這丫鬟臉上也沒刻你主子的名字吧,本郡主今兒賞你幾巴掌,試問誰又能給你做主?」

丫鬟脖子一縮,再不敢說話了。

琳琅郡主又望著沐清柔了。「不要以為你即將成為二皇子妃就了不起了,搶人東西,別說是一個皇子妃了,就是太子妃,照樣沒理1

當時二樓只有她們和鋪子夥計在,是以琳琅郡主的話並沒有傳開。

琳琅郡主拿了首飾就走了。

她走之後,沐清柔也沒有在鋪子里待,至於首飾,心情不好的她,一件也沒有要。

倒是替侯府省了一筆了。

但是替侯府省錢最多的還是綁匪埃要不是他們挾持了沐清柔,她還不知道要買多少東西呢。

沐清柔很聰明,那些東西她吩咐夥計一個時辰后再送侯府,不然送早了。老夫人一怒之下,會叫人把她帶回府的。

沐清柔被挾持的消息,很快就傳到老夫人的耳朵里。

老夫人原就生氣了,再加上清韻送回去的綁匪的信,她更是怒不可抑。

但是,最叫她生氣的。還是那一張張賬單,最少的也有八百兩,足足有十幾張。

老夫人越看,越生氣。

二夫人真怕她氣暈過去,連忙勸道,「老夫人彆氣壞了身子,這些東西府里也不是就用不著了,還有好幾位姑娘要出嫁呢,就這些還不夠呢。」

二夫人都不知道說什麼好了,她就不明白了,這些天五姑娘是變著法子的作死,作的老夫人聽到五姑娘三個字就厭煩了。

還有,她買一堆東西,二夫人知道她是給自己添置的陪嫁。

可她想的也太簡單了,東西進了侯府,還有她做主的份?

她就是把整個京都全買了,她不寫進陪嫁了,她一個小木簪都帶不走。

沐清柔以為她能氣到二夫人,能氣的她小產最好,可是人家根本就沒將她放在眼裡,全當成是在看一個跳樑小丑在那裡蹦躂了。

二夫人一勸,老夫人心情就好轉了許多,她這才道,「這些東西倒是次要的,五姑娘被人挾持,他們要三姑奶奶去給人治病才會放她,還不知道挾持五姑娘的人到底是什麼目的,是真的有病需要三姑奶奶醫治,還是只是個幌子,真正要挾持的是三姑奶奶?」

就憑清韻贈醫施藥十天,連衣衫襤褸的乞丐都給治病,若是有病,求到宸王府去,清韻不會狠心不幫忙醫治。

可是那些人卻偏偏選擇了挾持沐清柔,這不是捨近求遠嗎?

老夫人煩了沐清柔了,這些天,沐清柔早將老夫人對她最後那一點慈愛和憐惜磨得一乾二淨了,本來她對沐清柔太仁慈,清韻就很失望了,現在她若是再為了沐清柔去要求她涉險,她張不開那個口,也沒那個臉。

她擺手道,「朝廷今兒才抓北晉的姦細,五姑娘就出事了,膽敢抓她的,我看也只有北晉了,這事事關重大,我不會為了五姑娘讓清韻去冒那個險,讓人進宮稟告雲貴妃和皇上吧。」

老夫人的語氣透著疏離淡漠,就好像被挾持的是一個無關緊要的人,她只是看個熱鬧。

ps:~~o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