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三百九十章 眼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九十章 眼瞎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箭羽撕裂空氣而來,疾如閃電。

眼看著就要射入沐清柔的心臟,結果被一顆石子給打落在地。

沐清柔一個勁的在前面跑,絲毫沒有發現,反倒是一旁看著的人替她捏了一把冷汗。

驚呼尖叫聲,才讓她反應過來,剛剛經歷了什麼,她和死神擦肩而過,有人救了他一命。

她轉身回頭,就見到一蒙面黑衣人從樹上摔下來,衛馳一腳踩在他的後背上,踩得那男子嗷嗷叫。

那邊,侯爺和二皇子騎馬過來。

侯爺眉頭緊鎖。

二皇子臉色陰沉,透著一股子戾氣。

衛馳覺得二皇子想剝了他的皮,沒辦法,誰叫他處處壞人好事呢,大家心知肚明,只怕侯爺也清楚,二皇子不願意娶沐清柔。

就連沐清柔被挾持,他也只是顧及天下人的看法,才來城門口的,畢竟他就要娶沐五姑娘了,這樁親事又是雲貴妃親自求回來的,沐五姑娘身陷囹圄,他不來,一來是寡情,二來是不孝。

衛馳救了沐清柔,侯爺向他道謝。

衛馳笑道,「侯爺不必言謝,是王妃怕出什麼意外,擔心有人會把沐五姑娘的事算到她頭上來,要確保她安然回到安定侯府才能放心,沒想到竟然真的遇到了刺客,人我就交給侯爺您了。」

衛馳一番話,讓侯爺想到了上一回在侯府,沐清柔被人挾持,傷了臉,把過錯算在清韻頭上的事,他臉有些火辣辣的。

衛馳作揖,然後離開。

其實,並不是清韻要他來的,他來只是因為那男子姓衛,是北晉洪將軍收養的義子,他需要證實一下,他到底是不是龍虎衛的遺孤。

如果是的話。那將來大錦和北晉真的仗了,勝算會大不少。

至於救沐清柔完全是捎帶手的事,侯爺和二皇子遠遠的看著呢。

他救了沐清柔,人家不會感激他。甚至還會厭惡他,覺得他多管閑事。

可他要是真如他所願,那對奪命箭矢視而不見,人家可不會就因此感激他,人家會怪他。沐五姑娘會被挾持,是因為北晉要拿她來威脅王妃,雖不是伯仁卻因伯仁而死,他明明可以救沐五姑娘,卻見死不救,其心可誅。

這人啊,真是太難做了。

衛馳走後,周總管帶人把那被踹斷肋骨,爬都爬不起來的蒙面黑衣人給拽起來。

他一把抓下黑衣人臉上的面紗,露出他一張臉來。

周總管望著侯爺道。「侯爺,是不是直接送刑部去」

侯爺還沒有點頭,二皇子就吩咐他帶來的侍衛道,「送刑部去,務必問出背後指使之人。」

二皇子話音剛落,兩個侍衛就過來,從侯府小廝手裡接過黑衣人。

侯爺沒有阻攔,也沒有理由阻攔,他是沐清柔的未婚夫,有人挾持沐清柔。抓到了刺客,他心急問出背後指使之人是情理之中的事。

有些事,問與不問,大家都心知肚明。

侯爺也知道。沐清柔配不上二皇子,但這樁親是雲貴妃求皇上賜的,從始至終都沒有侯府說話的權利,當初殷切,賜婚的突然,叫侯府措手不及。到如今的婚期臨近,動殺念,這樣任性妄為,著實沒有把侯府放在心裡

侯爺正想和二皇子說兩句,那邊沐清柔卻過來了。

她臉色有些蒼白,但眸光卻很明亮,她不知道二皇子和雲貴妃要殺她,她只看到二皇子的人把刺客帶去刑部審問,給她查兇手了。

她給二皇子請安,二皇子關懷道,「讓五姑娘受驚了。」

沐清柔蒼白的臉,帶了些嫣紅,她頭低著,道,「有父親和二皇子在,清柔知道會安然無恙。」

侯府小廝都無語了,明明救她的是宸王府暗衛好么,當時侯爺和二皇子站的那麼遠,就算長了翅膀也救不了她埃

二皇子根本不願意和沐清柔多待,她看著自己的眼神帶著傾慕和喜悅,讓他很反感,他不需要一個絲毫沒有用處的嫡妃。

「天色不早了,我送侯爺和五姑娘回府。」

二皇子不但將沐清柔和侯爺送回了府,知道沐清柔受驚了,還要找位太醫來,幫她診脈,開了兩副靜氣凝神的葯。

溫柔而體貼,不少人都羨慕沐清柔,以她的驕縱刁蠻,居然還有這麼俊朗的皇子傾心於他,不知道該說老天爺不長眼呢,還是說二皇子眼瞎

不過也難怪二皇子眼瞎了,他是被眼屎給蒙著了雙眼啊,至於那眼屎,就是沐清柔了。

沐清柔在二皇子跟前,還是很能裝的,低眉順眼,乖順聽話,含羞帶怯,就連說話都柔柔弱弱的,就跟沒吃飽飯似的,再想想她早上出門時的樣子,一個個都同情起二皇子來。

等二皇子走後,大家就更同情二皇子了。

二皇子一走,沐清柔就邁步進侯府,侯爺還在她後面,沒有一點尊卑。

走了幾步,她又停了,回頭望著侯爺,之前的怯懦羞澀一掃而盡,她疏離淡漠道,「父親,女兒受驚不小,又出嫁在即,希望在出嫁前,娘親能回府陪我住兩日,女兒就這麼一個小要求,父親不至於狠心拒絕吧」

侯爺攏緊眉頭,還沒有說話,沐清柔就道,「如果父親不允許,那我也不為難父親,我可以去慈雲庵找娘親,出嫁那天,我再回來。」

聽聽這話說的,哪裡有半點受驚的樣子,出府被人挾持,她居然還敢出去,她就不怕再被挾持一回嗎

還有三天,就是她和二皇子成親之喜了,她今兒出府買東西,不少人都覺得她有違禮數了,說侯府太縱容她,她還敢提要求。

真是二皇子給了她三分顏色,她就麻溜的在侯爺面前開染坊了埃

只是這要求,沐清柔覺得很小,但是侯爺可不覺得小,他不答應。

這些天,沐清柔威脅人是威脅出習慣了,一有什麼事不順她的心,她就威脅,這不她威脅侯爺了。

明天應該會有不少人來給她送添妝,如果不許大夫人回來陪她,她可保不準會不會在那些大家閨秀面前發瘋,畢竟她剛受了些驚嚇,情緒很不穩定,最是脆弱的時候,需要母親陪伴,侯府卻不允許,一夜夫妻百日恩,就算狠心,也不用狠心到如此地步。

沐清柔的威脅,字字清晰,甚至有些呵氣如蘭的意味,卻是叫侯爺臉色鐵青,眸光冰冷,閃過一抹厲色。

以前,沐清柔多是威脅老夫人和二夫人,為的都是一些芝麻綠豆的小事,多在吃穿上,她還沒有那個膽量,直接威脅侯爺。

今天是第一次,是因為方才二皇子給她壯膽了,她才敢對侯爺如此放肆。

老夫人一心想著息事寧人,以為等到她出嫁了就好,總不能把她打殘了,帶著一身傷上花轎吧

忍著忍著,倒是助長了沐清柔的囂張氣焰,現在是越發張狂了。

這一刻,侯爺總算是下定決心了,這樁親事說什麼也不能成,她這性子,要是做了二皇子妃,還不知道會給侯府闖多大的禍,以前只當她是大夫人被休,心底憤憤不平,過一段時間就好了,是他想的太好了,她現在根本是六親不認了。

沐清柔還在威脅,為達目的,誓不罷休,侯爺深深的看了她一眼,眸光就像是看一個陌生人似的。

看的沐清柔背脊發涼,臉色都慘白了。

「如果你真的以為侯府非要你嫁給二皇子不可,你又脆弱到一定要母親陪伴,如你所願,以後就讓她陪著你。」

說完,侯爺甩袖便走。

走之前,多看了周總管一眼。

周總管跟隨侯爺多年,一個眼神,代表了什麼意思他很清楚,侯爺這是不想五姑娘嫁給二皇子了埃

其實他早就有這樣的想法了,只是不敢說,畢竟一個侯府能出兩位皇子妃,是祖上積德的好事,可惜五姑娘不惜福啊,她把自己看的太重要了。

侯爺也說了,以後就讓五姑娘陪大夫人,他就知道該怎麼做了。

不損侯府顏面,不讓皇家難堪,再加上二皇子不願意娶,這事好辦著呢。

華燈初上,夜色迷人。

清韻站在迴廊上,欣賞著天上的繁星,像是一顆顆耀眼的小夜明珠掛在夜幕上。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清韻打噴嚏。

一晚上,光是吃晚飯,她就打了好幾個噴嚏了。

聽到她噴嚏不斷,逸郡王拍著衛馳的肩膀,語重心長道,「你這閑事管的好啊,我敢賭一萬兩銀子,雲貴妃和二皇子現在特別的想剝你主子的皮。」

衛馳有些不忍,但是逸郡王幸災樂禍就過分了,他這是一百步笑五十步啊,他望著逸郡王道,「如果換做是你,你會怎麼做」

他敢拿項上人頭賭,逸郡王絕對比他做的過分。

逸郡王笑了,「我不但會救沐五姑娘,我還會順帶向二皇子和定遠侯討要出手費,我可不會白白救人的。」

果然,如果說他救人把二皇子和雲貴妃氣死,那逸郡王的所作所為,絕對稱得上能把人氣的死去活來了。

這邊在議論雲貴妃和二皇子,那邊昭陽宮,雲貴妃氣的差點中風。

ps:很快二更~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