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三百九十二章 意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九十二章 意冷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陳欣兒以為她娘忽然不正常,是因為病了的緣故,卻沒想過此刻興國公府大太太心底是何等的驚濤駭浪,她驚慌所錯,六神無主,連走了無數次的路都不記得了,腦袋裡如同一團漿糊,一陣陣的漲疼。,

她是很喜歡權勢,可她還沒有膽大到無所畏忌的拿所有人的命去賭那驚天的富貴。

尤其現在,富貴還未到手,興國公府所有人腦袋上的脖子都晃悠悠的,保不準哪一天,一覺醒過來,興國公府就會被人團團圍住,等待他們的將會是刑部冰冷黑暗的死牢。

她不希望她猜測的是真的,可她忍不住把知道的事串聯在一起。

樁樁件件,點點滴滴,都昭示著她猜測的一切都是真的。

那就是真相

宸王妃那麼好心的幫欣兒促成她和安郡王的親事,她根本就是在懷疑安郡王的身世啊,只是她沒有證據,所以想從興國公府入手。

如果欣兒和安郡王真的是堂兄妹,國公爺和寧太妃無論如何也不允許這樣作孽的事發生,他們會想盡一切辦法來阻止。

他們阻止的決心越大,越能證明她的猜測屬實。

只怕這會兒,她心底已經有答案了。

混亂皇室血脈不算,還權欲熏心,膽大包天的拿一個孽種去偷換太后的親生兒子寧王,別說皇上了,就是太后和寧王也絕對不會輕饒了興國公府的。

興國公府大太太一邊走,一遍在走神。

丫鬟跟在一旁。心都提在了嗓子眼,她一直跟在太太身邊,方才還高高興興的商議著嫁妝。還覺得之前買逸郡王輸,老天爺不會下雨,賠了不少銀子,太虧了,遲早有一天,會連本帶利的討回來,還生寧太妃的氣。可是一轉眼,太太就又驚又吼,那種端莊優雅的貴夫人姿態全無。還見鬼的都沒人知道出了什麼事。

丫鬟正想她是不是錯過了什麼,結果前面興國公府大太太踩到自己的裙擺,身子不穩,往前一摔。

這一下。不止丫鬟嚇住了。趕緊去扶興國公府大太太起來,一旁負責清掃和修剪花枝的丫鬟婆子也都驚呆了。

她們進國公府這麼多年,還從未見大太太這麼失態過,當初大太太父親過世,她都沒有這麼臉色白過啊,這是出了什麼大事了

正巧,今兒天氣清爽,整個夏天熱的人快炸了的國公夫人也沒有怎麼逛過花園。陳欣兒和安郡王的親事定下了,她總算是可以舒緩一口氣了。丫鬟一提議逛園子,她就讓丫鬟扶著出來走走。

誰想竟然讓她看見了大太太摔倒,就在地上哭起來的一幕。

國公夫人的眉頭都快扭得沒邊了,國公府這是給她什麼委屈受了,要哭的這樣撕心裂肺的

國公夫人覺得大喜日子,她哭成這樣,實在晦氣,就讓丫鬟扶著她走了過去。

彼時,丫鬟已經將興國公府大太太扶了起來,國公夫人皺著眉頭看著她,問道,「出什麼事了」

興國公府大太太半邊身子都靠在丫鬟身上,見國公夫人問她,她穩了穩身子,讓丫鬟都退後,退的遠遠的,然後望著國公夫人,沙啞著聲音,哭道,「娘,咱們國公府怕是要完了。」

才說了一句,國公夫人的臉就漆黑如炭了,她甩了袖子,呵斥道,「混賬咱們國公府有權有勢,誰敢拿我們國公府如何」

國公夫人也知道鎮南侯一心想整垮國公府,可那又如何,人家想了二十多年了,不照樣沒轍

只要太后在一天,國公府就高枕無憂一天。

若是將來安郡王登機了,欣兒就是母儀天下的皇后,他一個小小鎮南侯府又算的了什麼

根本不足為懼。

看到國公夫人因為自己一句話而憤怒,興國公府大太太鼻子泛酸,眼淚嘩啦啦的往下掉,這樣的大太太是國公夫人從未見過的,她也膽怵了,眉頭皺的更緊了。

「有太后在呢,怕什麼」國公夫人寬慰她道。

興國公府大太太望著國公夫人道,「我怕有一天要國公府上下幾百條人命的恰恰是太后。」

她話還沒說完,國公夫人手一抬,直接給了興國公府大太太一巴掌,「我看你真的是瘋了,亂說什麼胡話」

太后一心為了國公府,她都看在眼裡,說太后要鎮南侯府上下幾百條人命,她還信,要國公府上下的命,她怎麼可能會信

如此口沒遮攔的話,她竟然也敢說,她到底懂不懂什麼叫禍從口出

興國公府大太太被打了一巴掌,她手捂著臉,哭的是泣不成聲。

她不知道怎麼辦好,她很清楚,興國公和寧太妃把事情瞞的嚴實,可世上沒有不透風的牆,現在宸王妃都知道了,如果國公府還不想好退路,到時候被宸王妃殺個措手不及,國公府可就真的只有死路一條了。

她不想死。

憑什麼他們造的孽,要整個國公府給他們陪葬

現在謀算,事情或許還有挽救的機會呢。

興國公府大太太望著國公夫人,哽咽了嗓音道,「娘,你知道國公爺和太妃為何執意不許欣兒嫁給安郡王嗎」

國公夫人眉頭皺著,她這樣問,肯定不是國公爺給的欣兒性格天真,不合適在深宮內院的爾虞我詐,看來大太太的失態和這事有關,她問道,「為何」

「因為安郡王和欣兒是堂兄妹」興國公府大太太低聲哭道。

聽興國公府大太太這麼說,國公夫人臉上的血色像是一瞬間被人抽空,蒼白如紙,在聽興國公府大太太說寧王才是太后的親生兒子時,國公夫人身子不穩,往後一晃。

好在興國公府大太太有所準備,她就知道這麼大的消息,國公夫人承受不住,她趕緊扶著她。

她一個人扶不住,趕緊叫丫鬟過來,將國公夫人送回屋了。

等回屋之後,國公夫人就把所有的丫鬟婆子都給轟了出去,然後望著興國公府大太太道,「這麼大的事,不是兒戲,你是如何得知的」

興國公府大太太站在一旁,哽咽道,「娘,這些都是我猜的。」

國公夫人還以為她是有確鑿證據,結果一問,竟然是猜的,她當時就怒不可抑了,「你要是閑的發慌了,就給我找點正事做,別整天的胡思亂想」

拿猜測,無憑無據的事來嚇唬自己就算了,還來嚇唬她,差點將她活活給嚇死

興國公府大太太被吼了,她站著沒動,她望著國公夫人道,「娘,你還記得那天你打算進宮找太后,結果敷了面膜臉上起紅疹的事嗎,那不是面膜過敏,是因為有人給你下毒了,那毒就是當初要了沈側妃的命,冰顏丸里的一種」

「還有昨兒道士去安王府門前說欣兒和安郡王八字不合,那道士是寧太妃派裙公府大太太哽了聲音道,「娘,欣兒是你看著長大的,她就算驕縱了些,哪裡配不上安郡王了,可國公爺和太妃為何就不同意這門親事,甚至不惜給你下毒來阻攔,還有太妃這麼多年,對寧王不聞不問,可是對先太子和安郡王卻關心到事無巨細還有太妃進宮就有了身孕,不足月就生了寧王,八個月生的孩子,就算命大活著,也該有不足之症吧,可你看寧王他有嗎,他分明就是足月生的」

「太妃在國公府住了六七年,和國公爺一起長大,太夫人都有心要將她嫁給國公爺,她會不動心嗎寧太妃是如何對待先太子的,我不知道,可是您總該還有印象吧」興國公府大太太咬了唇瓣道。

國公夫人面如死灰,眼神渾濁,帶著苦笑,好像一瞬間就蒼老了十歲。

有些事,興國公府大太太不提,她都不會想起來。

當初太妃和太后一同產子,當時國公爺高興的合不攏嘴,她當時懷有身孕,還笑話他,幸好這裡是皇宮,不然她都該懷疑是他兒子出生了。

她是摸著自己肚子說的,只是開個玩笑,可是國公爺聽了她的話,臉一下子就青了,青的有些駭人,然後教訓她要謹言慎行。

還有先太子,國公爺對待他,就跟對待自己的親兒子一般,還有太妃,她對待寧王的態度,就像寧王不是她生的。

還要,她一直覺得太子長得和國公爺有些像,只是一句外甥似舅,她就沒有多想

呵呵,原來先太子是國公爺和太妃生的孽種

要是太後知道了,自己的親生兒子從一出生就被自己最信任的兩個人給調換了,這麼多年骨頭分離,還逼著親生兒子把皇位讓給侄孫兒太后不剝了太妃和國公爺的皮才怪了

還有太妃,這麼多年,國公爺有事沒事就往寧王府跑,原來是去會賤人去了

還讓整個國公府,她生的兒子圍著孽種和孽孫團團轉

這麼多年,國公夫人一直以為國公爺只愛她一個,卻沒想到他還有一個孽種,如果不是他承受不起那驚天的富貴,現在都做了皇帝了。

國公夫人緩緩把眼睛閉上了,她苦笑一聲,「這事我知道了又能如何,鬧大了,國公府就完了。」

走到這一步,國公府沒有退路了,她除了裝不知道,根本就別無選擇。

難道她還能讓國公爺殺了寧太妃,亦或者是和安郡王他們斷絕關係嗎

為了安郡王都能給她下毒了,難道她還奢望自己能跟帝王之位相比嗎

看國公夫人不打算管,甚至有些心灰意冷,興國公府大太太急了,她道,「娘,你不能不管啊,這事除了你我知道,宸王妃她也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