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三百九十三章 福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九十三章 福氣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國公夫人眼睛猛然睜開,眸底寒芒駭人,聲音還帶了些顫抖和恐懼,「她怎麼會知道」

事已至此,興國公府大太太也顧不得陳欣兒和宸王妃私下通信的事,若是被人知道會挨訓斥了,只能把所有事情和盤托出了。

現在宸王妃還沒有把事情抖給太後知道,也沒有鬧得人盡皆知,就還有轉機,不然,國公府就真的完了。

雖然她也知道興國公和寧太妃做的事大逆不道,當誅九族,死有餘辜,可誰又甘心真的死了呢,他們這些人何其無辜,他們從頭到尾都被蒙在鼓裡

她不求驚天富貴,但也不甘心就這樣送了命

等聽完興國公府大太太說的,國公夫人心抖成篩子了,她忙喊道,「來人,快去找國公爺來,我有急事找他」

很快,丫鬟就把興國公找來了。

他斂了眉頭,有些不耐煩,「有什麼事,需要這麼急的找我的」

國公夫人望著他,看著興國公牟荒頭常她早已經習慣了,以前不會覺得什麼,但是現在,她會忍不住多想,如果今兒是寧太妃找他,他會屁顛屁顛的去,唯恐慢了吧

心中酸澀,但是國公夫人的臉上還努力不露分毫,她眉頭微斂道,「之前你不贊同欣兒嫁給安郡王,現在欣兒和安郡王婚期定下了,我這心總覺得忐忑不安,總擔心會出什麼事,我看欣兒還是別嫁了吧。」

她臉色微白,眸光滿含擔憂。

興國公見她現在又不想陳欣兒出嫁了,頓時氣不打一處來,「當初我就說了不讓欣兒嫁給安郡王,你們非要嫁,現在婚期都定下了,太后也已經命令禮部籌備喜宴了,明兒就將六禮送來,哪還有反悔的餘地」

國公夫人有些擔憂。她試探問道,「就一點反悔的可能都沒了嗎」

興國公不知道國公夫人是在試探他,他甩了袖子道,「只能讓欣兒病個一年半載了。」

興國公說的雲淡風輕。可是國公夫人心在那一刻碎了。

原來,國公爺真的存了讓欣兒病重,上不了花轎的想法

她本還存了兩分奢望,覺得是大太太多心,太疑神疑鬼了。原來都是真的。

看見國公夫人神情不對,國公爺也狐疑了,好好地,她怎麼忽然反悔了,他問道,「把欣兒嫁給安郡王,不是你一直以來的想法嗎,現在也如願以償了,你為什麼又不願意了」

國公夫人望著興國公,直直的看著自己的枕邊人。她問道,「你若是早告訴我安郡王是欣兒的親堂兄,我怎麼可能會同意這門親事」

興國公身子一震,臉倏然變冷,聲音也冷的彷彿來自無間地獄,「誰告訴你的」

國公夫人心中有些懼怕,但她既然敢找國公爺來,就不是個軟角色,她道,「是太妃。寧太妃是她告訴我先太子是你和她生的,寧王才是太后的親生兒子太妃的話我不信,但她說的有鼻子有眼,我忍不住會懷疑。你告訴我,這一切都不是真的」

是寧太妃告訴她的

興國公有些不信,她怎麼會這麼糊塗

這麼大的事,她怎麼能隨便讓第三個人知道

可是國公夫人跟了他大半輩子了,從來沒有欺騙過他,何況是這麼大這麼隱秘的事。由不得他不信。

現在都說了,他再反駁也沒有用了,這樣也好,知道了,就不會再把欣兒嫁給安郡王了,他點頭道,「是真的。」

然後,國公夫人就發狂了。

她將屋子裡所有的東西都摔了一通,吼道,「你要為了一個孽種毀了整個國公府你才安心」

孽種兩個字讓興國公很不悅,那是他兒子

但是他沒有發脾氣,是他理虧,這麼大的事,國公夫人一時間接受不了很正常,他道,「等安郡王登上皇位,我興國公府會榮耀百年」

國公夫人冷眼看著他,「先太子是你和太妃的孽種,安郡王是你親孫子這事,你以為能瞞天過海,瞞的了所有人我告訴你,宸王妃她知道就算不知道,也有這樣的懷疑了,她在查這件事你想想,這事如果捅給太后和皇上知道了,國公府是榮耀百年,還是屍骨遍地吧」

「給我滾」

國公夫人的聲音暴戾,透著絕望和恨意。

興國公面色陰沉,如同六月的天一般,烏雲密布,狂風怒吼,頃刻間,大雨傾盆而至,鋪天蓋地。

他記得寧太妃和他說過,宸王妃曾經當著皇上和太后的面數落太妃,說寧王是她撿來的,安郡王才是她親孫子,當時差點把她嚇死,好在太后不信,還聊起了皇上小時候,大家說他是撿來的事,把這事給打岔了過去。

原來,宸王妃不是說笑的,她是真的有那樣的懷疑

這些天,長公主挑撥寧太妃和太后的關係,太后動了讓安郡王放棄皇位的念頭。

原本和太后關係不睦的皇上,也越發和太后親近了,他做什麼事,知道他和太妃會阻攔,都會事先問過太后,避免了和太後起爭執。

只怕皇上也在懷疑先太子的身世了。

越想,興國公的心越亂,好像所有的計劃都在這一刻被人給打亂了,亂的他心煩氣躁,背脊發涼。

再加上國公夫人又跟發瘋了一般,東西砸了一地,讓他更加的煩躁,心底雜草叢生,他就邁步走了。

院外空蕩蕩的,只有鳥叫蟬鳴聲,丫鬟婆子都被轟了出去,不然就這屋子,一旦吼起來,誰都聽得見。

事關重大,就算國公夫人很生氣,可是為了國公府,她就得忍著。

站在院子里,興國公看著天上的雲。

眼神陰翳,透著嗜血的殺意。

有些事,必須要提前辦了。

清韻不知道她給陳欣兒的六個字短到不能再短的回信會惹出這麼多事來呢,她只是想給陳欣兒留下一顆懷疑的種子,等著她質疑和求證,然後順藤摸瓜,如果她摸不到藤,她就好心的給她提個醒,然後把事情鬧大

想的很好,只是她忘記把興國公府大太太算上了。

不過事情倒是朝著清韻所希望的方向發展,她幫陳欣兒,無非就是想借著陳欣兒的手打草驚蛇,嚇得興國公府狗急跳牆。

不然以興國公和寧太妃心思之縝密,就連偷換了寧王,這麼大的事,都能做到既不惹太后懷疑,還能博得太后的信任和愧疚,還沒有留下半點證據,清韻就知道只能用最極端的辦法,逼興國公府越過太后,直接出手了。

駁一把,還有勝算。

如果什麼都不做,那就是坐以待斃了,興國公不是那樣的人。

至於內亂,在清韻看來,現在就夠亂的了,遲早會走到那一步,還分什麼早晚

而且目前,她只能證明當初寧太妃生的孩子不是先皇骨肉,至於先太子和寧王調換,她並沒有確鑿的證據,但寧太妃她們也不確定她手裡有沒有證據,畢竟這樣的猜測沒有點證據誰敢亂猜

他們不知道她是貓抓了老鼠,慢慢的玩弄,玩夠了再吃,還是守著老鼠洞前,拿著誘餌等老鼠上鉤。

這事就看誰更沉得住氣了。

興國公的慌亂,清韻不知道,她正在侯府,給沐清柔送添妝呢。

知道清韻不願意見沐清柔,再加上老夫人怕沐清柔會傷了清韻,所以沒讓她去扶柔苑,添妝是讓紅綢送去的。

很快,紅綢就回來了,連帶著添妝一起帶了回來。

「沒收」老夫人斂眉問道。

紅綢很實誠,回道,「五姑娘說三姑奶奶沒有誠心,昨天差點害她丟了命,巴巴的回來送添妝,卻連她的面都不見,她不稀罕三姑奶奶送的那點東西,所以把添妝給扔了。」

當時屋子裡還有七八位大家閨秀看著呢,她都說了,是老夫人讓她送添妝來的,五姑娘還扔,真是沒有給三姑奶奶留一點面子。

清韻聽得神情不變,她就知道是這樣的結果,而且,她不認為她親自送去,結果會有區別。

老夫人眉頭也沒有皺,她望著清韻道,「清柔以前就驕縱,現在更是覺得整個侯府都虧欠了她,看誰都不順眼,性情暴戾,打罵丫鬟更是家常便飯,她沒有那個福氣做二皇子妃,你不必跟她一般見識。」

沒有那個福氣做二皇子妃

青鶯撇著老夫人,後天五姑娘就嫁給二皇子了,她還沒有那個福氣呢

青鶯不明白,但是清韻笑了。

居然還能等到侯府下狠心,真是太不容易了,莫非今兒太陽是打西邊出來的

能知道這麼個好消息,也不枉她回侯府一趟了。

後天出嫁,最遲明天就該有結果了吧

如清韻所料,第二天,就有結果了。

而且是一大清早,她還沒有睡醒,就被丫鬟給搖醒了,「王妃,五姑娘出事了」

意料之中的事,清韻掀開眼皮子道,「別打擾我睡覺,我知道她病了。」

青鶯沒有停手,而是搖的更厲害了,「不是病了,五姑娘被人給了」

一個激靈襲來,清韻猛然睜開眼睛,然後坐下來,望著青鶯,「你說什麼」

青鶯嗡了聲音道,「紅綢一大清早就在王府前等候了,她說五姑娘昨晚被人給了。」

ps:明天清韻pk寧太妃~~~~~未完待續。

  • (快捷鍵:←)
  • 世嫁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