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三百九十四章 事實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九十四章 事實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 聽到青鶯說沐清柔被人給凌ru了,清韻最後一點慵懶困意都被震飛了。

怎麼可能會被人給凌ru了呢,侯府連不願意沐清柔出嫁,都到昨兒才下狠心,怎麼可能會用這麼狠心的辦法?

老夫人最愛惜侯府羽毛,父親更不是那等心狠之人,尤其是對自己的女兒埃

更何況,在侯府內院,堂堂嫡女被人凌ru了,傳揚出去,以後誰還敢娶侯府那些未嫁的女兒,這不是把她們都往火坑裡推嗎?

而且,要真是侯府所為,怎麼可能一大清早,就派了紅綢來告知她,如此急切,這是要她今兒回府的意思埃

沐清柔被人凌ru,絕對不是侯府所為,肯定是別人。

這個人是誰,用膝蓋想也能猜到了。

之前要借著北晉之手殺沐清柔,被衛馳給攪合了,昨兒宮裡忙上忙下,雲貴妃親自過問二皇子的喜宴,細緻周到,誰不稱道她對即將進門的二皇子妃滿意至極?

她還以為那刺客被抓到,雲貴妃和二皇子被逮到把柄,心虛了,故意給侯府看的,藉此告訴侯府,將來沐清柔過門了,雲貴妃會對她寵愛有加,絕不為難她。

如果不是後來得知了老夫人的想法,她還覺得沐清柔是因禍得福了呢。

誰想到,轉過臉,二皇子和雲貴妃就送給侯府這麼大一巴掌。

為了不娶沐清柔,就毀了她的清白,甚至把整個侯府放在火上炙烤,逼侯府咽下這個啞巴虧,她以前還真是小覷了二皇子。手段當真是夠狠。

只是現在沐清柔清白被毀,除了退婚,也沒有第二條路可以選了。

睡不著,清韻便掀開被子下床了。

比慣常起的稍微早了些,清韻梳洗打扮完,喝了半盞茶,丫鬟才把飯菜端來。

楚北很早就起來了。練了會兒武后。沐浴了一番,用了早飯,就出府了。是不是去上早朝了,丫鬟沒敢問,清韻也不關心,所以不知道。

雖然沐清柔的事有些糟心。但並不影響清韻的食慾。

吃了一碗小米粥,幾個蝦餃。還有花捲和肉包,肚子都有些撐了。

把筷子放下,然後漱口,再凈手。一頓早飯才算吃完,然後出門,打算回侯府。

只是剛走到二門處。前面就有丫鬟跑過來,上前福身請安道。「王妃,若瑤郡主有事找您,讓您去王府一趟。」

清韻聽得眉頭微皺,這麼一大早,若瑤就有事找她,不會是出了什麼急事吧?

雖然侯府的事也很急,不過主要是善後,晚個一時半會兒的沒有什麼問題,倒是若瑤郡主,不知道找她是因為太妃的事,還是因為王妃?

清韻往前走,隨口問道,「可說了,若瑤郡主為什麼這麼著急找我?」

丫鬟跟在一側,搖頭如撥浪鼓,「奴婢不知道,丫鬟沒說,只說是有急事。」

那就是因為太妃的事了。

清韻邁步出門,只見王府大門前,威武雄壯的石獅子前,站著一個碧色裙裳的小丫鬟,濃眉大眼,清秀可人。

青鶯見了就笑道,「之前都是雪雁和秋兒來傳話,怎麼今兒換成是你來了?」

那丫鬟恭謹的給清韻請安,然後回道,「奴婢是冬兒,雪雁是王妃的貼身丫鬟,這時候,應該還在伺候王妃,秋兒身子不適,所以郡主就讓奴婢來了。」

青鶯就望著清韻了,「王妃,是先回侯府,還是先去寧王府?」

清韻看了那丫鬟一眼,道,「先去寧王府吧。」

說著,她邁步下台階,朝寧王府走去。

丫鬟跟在一旁,亦步亦趨,很是恭敬。

進了王府之後,丫鬟就在前面帶路了。

一路往前走,都很正常,可是進了二門,再往前走,就有些不對勁了。

寧王府,她沒少來,這不是去若瑤郡主院子的路,倒像是去寧太妃那兒的,又有些不像。

青鶯狐疑出聲,丫鬟就道,「郡主在太妃那兒。」

語氣平穩,臉上還帶著些笑意,說完,還做了一個請的姿勢。

清韻沒說什麼,雖然聽到寧太妃三個字就有些影響心情,但既然都進寧王府了,她還不至於那麼不給面子,轉身就走,就是不知道若瑤郡主巴巴的找她去寧太妃那兒是做什麼。

清韻沒有絲毫懷疑,隨著丫鬟朝前走。

寧太妃之前的住處被燒了,換了個新院子,似乎比不上之前的清幽雅緻,好像奢侈的多。

這院子……不會就是之前若瑤郡主偷偷跟蹤興國公,結果連累秋霜被殺的院子吧?

清韻左瞄右看。

冬兒走在前面,她剛邁步進院子,清韻就聽到有丫鬟喚她冬兒,聲音很熟絡。

清韻聽得斂眉,若瑤郡主對寧太妃是打骨子裡排斥,她的丫鬟和寧太妃的丫鬟絕對玩不到一起去,怎麼這個冬兒……?

只怕這丫鬟就是寧太妃而院子里的。

清韻臉色未變,但是眼神冷了許多。

等進了屋,見到了寧太妃,清韻眼睛在屋子裡掃了一圈,根本就沒有見到若瑤郡主,她就笑了,「果真是太妃要見我,太妃要找我,直說便是了,何必打著若瑤郡主的幌子呢,怕我不給面子嗎?」

說著,清韻就坐下了,絲毫沒有想起來給寧太妃見禮,而且說話聲也不帶半點敬意,很隨意,隨意到有些鄙視了。

堂堂太妃,要見她,居然還要借著別人的名義,也不怕有損她太妃的顏面。

看到清韻的不敬和輕視,寧太妃有些惱火,但是她很清楚,如果不是借著若瑤郡主的名頭,清韻不會這麼快就來了,甚至她根本就不會來。

見到清韻,寧太妃就覺得她引以為傲的忍耐性不夠用,腦袋裡沉靜的絲弦緊繃著,好像隨時會斷裂,然後暴走瘋狂。

她活了幾十年了,能讓她心慌意亂,見一次就恨不得殺一次的人,只有眼前這一個。

她撇了清韻一眼,擺手讓丫鬟退出去。

清韻沒有請安,她也不讓丫鬟給清韻上茶。

寧太妃讓丫鬟走,屋子裡的丫鬟,包括她身邊的嬤嬤都走了,寧太妃望著青鶯,很顯然,她是要青鶯也走。

青鶯兩眼一翻,太妃是了不起,可惜又不是她主子,王妃不發話,她寧死不走。

清韻坐著,撇了寧太妃道,「太妃有話就直說吧,我忙著呢,沒有時間耽擱。」

寧太妃氣的咬緊牙關,看著清韻的眼神,泛著冰冷幽光,像是一隻吐著蛇信子的毒蛇,帶著劇毒,像是要撲過來撕咬她一般。

可惜,清韻不怕,借寧太妃幾個膽子,她也不敢在寧王府把她怎麼樣,既然不敢,還有什麼好怕的?

把玩著手中著空谷幽蘭的帕,清韻一臉的玩味。

寧太妃氣的把眼睛緩緩閉上了,這時候,總算是開口說話了,「本太妃以前還真是小覷了你,你居然敢明目張的和興國公府三姑娘書信往來,還挑撥離間1

清韻聽得噗嗤一笑,「我還以為什麼事呢,難道太妃找我來就因為我和陳三姑娘有書信往來?比起我去興國公府給國公夫人治病,這不算什麼吧,我想堂堂興國公府,不至於需要我時,對我笑臉相迎,不需要我時,就兩手一推,絲毫不念恩情呢,這恩情,興國公府不記得,我還記著呢。」

「如果興國公府為了幾封沒有絲毫惡意的信,就責怪我,往後興國公府再有誰病了痛了,太醫們醫治不了,可千萬別再來找我幫忙了,心裡膈應,還有,興國公府的事,興國公府不親自找我說,反倒你寧太妃來找我,不知道是您吃飽了撐著呢,還是您和興國公府是真不見外呢?」

最後不見外三個字,清韻的語調七拐八繞的,好像那語調說出來,經過了山路十八彎。

她說完,見寧太妃額頭似乎有青筋跳動,她就笑了,她不過才說了兩句,就忍不住了?

清韻繼續道,「還有,挑撥離間這話,我聽不明白,勞煩太妃解釋一二。」

寧太妃氣的拍桌子了,可惜,除了拍的她自己疼外,根本嚇不住清韻。

她抬著手,都氣的有些顫抖了,她怒視清韻,「當真是牙尖齒利!挑撥我和興國公府的關係,還說沒有,怎麼,敢做不敢當嗎?1

清韻輕輕聳肩,嫣然輕笑,笑的恨不得叫人撕碎她那自信從容到叫人抓狂的容顏,她朱唇輕啟,笑語盈盈,可是說出來的話,卻是能把人氣瘋了,「太妃不要激將我,我早膳吃的很飽,所以我軟硬都不吃,要說挑撥離間,如果太妃覺得我把不贊同陳三姑娘嫁給安郡王,在太後跟前吹冷風是太妃您的事告訴了陳三姑娘的話,是在挑撥離間,我認了又何妨,但我問一句,我說的難到不是事實嗎?」

「在陳三姑娘和興國公夫人面前說陳三姑娘和安郡王是天生的一對,地造的一雙,轉過臉,到太後面前,又說兩人不合適,現在被我捅給陳三姑娘知道了,又來指責我挑撥離間,別看太妃你臉蛋不大,但是臉皮真心厚,我覺得那鑽鞋底的鑽子都不一定能戳破分毫了,至於敢做不敢當,這五個字,太妃還是留著形容自己吧,形容我,不合適。」未完待續。

  • (快捷鍵:←)
  • 世嫁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