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三百九十五章 補腦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九十五章 補腦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

清韻語氣輕柔,如空谷鶯啼。

青鶯站在一旁,傻傻的看著她,眼睛睜得圓圓的,甚至側過臉,確認跟前坐著的是不是清韻,她從來不知道她家王妃這麼能說會道,方才那一番話,簡直是氣死人不償命了埃

寧太妃氣的嘴皮直哆嗦,她養尊處優,聽得都是恭維的話,幾時被人這麼罵過,她只覺得心口被什麼東西堵著,好像嘴裡都嘗到一股血腥味了。

清韻看著她,笑道,「不至於這樣就被氣吐血吧,要真是如此,還是叫丫鬟進來吧,在人前,我說話總會顧及點,不會太狠。」

青鶯聽著,默默的低頭看了下自己,王妃不會是忘記她站在一旁沒有走吧?

「你1寧太妃氣的兩眼發直。

清韻摸了摸耳朵,笑的挑釁,「我聽著呢,太妃有話直說就是。」

寧太妃捏緊拳頭,如果眸光能殺人的話,清韻現在已經千穿百孔了,她冷笑一聲,道,「別跟我耍嘴皮子,如果太後知道你挑撥興國公府內亂,你會有什麼樣的下場?1

清韻笑容依舊,「不要隨便嚇唬我,我這人越嚇,膽子就越大,有時候大的我自己都害怕,當初太後下懿旨都沒能要了我的命,何況我只是和陳三姑娘往來了兩封書信,你知道什麼叫一個巴掌拍不響嗎,有陳三姑娘陪著,我怕什麼?倒是太妃你,太后可是對你深信不疑,你還是先想想,如果這事真捅給太後知道了,太後知道你在人前人後。心口不一會怎麼想你吧。」

寧太妃威脅清韻,結果卻反過來被清韻威脅了,心中之嘔郁,實在難以形容。

總之,剝皮、抽筋、卸骨也填不滿寧太妃心底的憤怒了。

清韻站起來,道,「說了這麼半天。口都渴了。太妃還不說正事,我就先告辭了。」

陳三姑娘的事,只是一個幌子而已。她還沒有閑到真的為了這事來管她,管好陳三姑娘不就行了,何必還費事的借著若瑤郡主的名義來找她,更不會把丫鬟都支開。

許是在心裡琢磨好以後怎麼折磨清韻。出了一通氣后,寧太妃深呼了一口氣。撇了清韻道,「你和宸王當真是大膽,居然敢燒了安王府,還燒掉我的住處。嫁禍給北晉不算,還把南楚牽扯了進來,心機之深沉。叫人驚駭。」

寧太妃努力維持語氣沉穩,她緊緊的盯著清韻。想從她臉上看出點端倪來。

可惜,清韻除了那清麗無雙的笑容外,沒有半點起伏和害怕,除了翻了個白眼。

都說了,不要激將她,怎麼才說的話,就是沒聽進去呢,要是有證據,她會不告訴太后,一舉滅了楚北和她嗎,說的越多,就越代表她沒有證據罷了。

清韻望著她,雖然寧太妃坐在高處,居高臨下,可論氣勢,卻憑空矮了清韻半截,她聳肩道,「這樣莫須有的揣測和污衊,也只是私下裡信口捏來,如實能存證,我真的要去告御狀了,不過太妃你潑我和相公髒水,說我們大膽,我倒是想問問了,比起和北晉勾結,慫恿太后拿出夜明珠,然後栽贓嫁禍給逸郡王,差點逼死他,通敵叛國的罪名,哪個更大?」

寧太妃又拍桌子了,「混賬!竟然敢信口雌黃,無憑無據,就敢往興國公府頭上潑髒水1

清韻再翻白眼,她覺得今兒這眼皮,真的是特別的遭罪,「要是有了確鑿證據,我還會跟你說這話,我會直接呈報皇上定興國公的罪的好么,你放心,宸王府和獻王府會找到證據,讓你們死的瞑目的。」

本來沒找到證據這話,不能隨便亂說的,可是大家都心知肚明,有了證據還不用,那絕對是腦袋被門擠了。

「還有,現在能說正事了嗎?」清韻有些不耐煩了,這樣繞來繞去,就是不說重點的事,讓她很窩火。

寧太妃死死的望著清韻,眼神陰翳,可就是不開口。

清韻忍不住了,把玩了帕道,「太妃遲遲不張口,是因為要質問我的事實在難以啟齒嗎?其實你大可以直接說,雖然屋子裡還有個丫鬟,可是她是我貼身丫鬟,就是作證,也沒人會相信,你怕什麼?」

清韻覺得她沒救了,她這話像是鼓舞一個膽怯的孩子大膽表露心中想法的感覺。

不過,她很成功,寧太妃開口了,「你在懷疑寧王不是我親生的1

難得,總算等到正題了,她好心糾正道,「準確的說,我是在懷疑先太子是你和興國公生的。」

雖然早知道有此懷疑,可是真的親耳聽見,寧太妃心肝一顫,直接站了起來,她道,「我對寧王是少了些關懷,可他的的確確是我所出,太后能作證!他是皇子,和先太子又只隔了半個時辰出生,我若是對他勤加教導,難免讓太后懷疑我有心讓他奪嫡,寧王和皇上不是親兄弟,勝過親兄弟,對他來說,這才是最好的,就因為我對他疏於管教,你就如此膽大妄為,胡亂猜測,還當著我的面,在太後跟前胡謅!我當你年輕氣盛,又和若瑤交好,替她抱怨,不然我稟告太后,沒有證據,就憑你方才說的話,我就能要了你的命1

清韻笑看著她,「稟告太后,就能要我的命,太妃這麼自信,是因為寧王其實比先太子早出生半個時辰,卻甘願放棄皇長子的身份,太后覺得愧疚於你嗎?」

清韻語氣風輕雲淡,寧太妃卻聽得身子一震,眼睛睜圓了,眸底還有不敢置信,「你,你是怎麼知道的?1

這事只有她和太後知道,連興國公她都沒有告訴,當初所有知情的丫鬟和嬤嬤全部都死了,一個活口都沒留,她是怎麼知道的?!

寧太妃從未想過這事是太后親口說的,她覺得背脊發涼。

清韻莞爾一笑。「有些話,沒有點證據,能隨便亂說嗎?我想太妃此刻,肯定在想先太子和寧王被調換一事,我只是憑空猜測,還是真有證據吧,甚至。有那麼一瞬間。動了殺人滅口的心,但是你不敢,因為我不僅是正大光明被你請來的。王府里還有皇上的暗衛在,甚至,我來這麼大半天,已經給你下過毒了。一旦真殺了我,那可就一點挽回的餘地都沒有了。而我,沒把事情捅的人盡皆知,太后和皇上也沒有找你麻煩,就代表我證據不足。只是猜測,或者我還在努力查證,你們還有沒有足夠的時間謀算?」

寧太妃跌坐回椅子上。眼睛里滿是驚恐,因為清韻能看透她心中想的。而且一絲不差。

「你是魔鬼1寧太妃指著清韻,身子顫抖的如同篩糠,聲音都給抖碎了。

清韻無語,你才是魔鬼呢,你咋不拿妖精來形容我,雖然都不是什麼好詞,但是妖精好歹漂亮些。

青鶯守在一旁,看著寧太妃被嚇得魂不守舍,滿臉驚恐,她也嚇住了,但是又覺得過癮,就應該好好嚇嚇她。

不過,很快寧太妃就又跟那打不死的小強似的,抖著身子站了起來,嘴裡還在呢喃,「對!沒有證據,這一切都是污衊1

自我安慰很管用,然後寧太妃就不抖了,但是眼神陰的能掐出墨汁來,臉紫的可怕,她牙關緊咬,一字一頓道,「太后信任我,你沒有證據,你想扳倒我,那是痴心妄想1

清韻霽笑一聲,「沒錯,太后不但信任你,而且是深信不疑,長公主挑撥了半個多月,都沒能讓太后對你起什麼疑心,我不會傻到沒有十足的證據,就去跟太后告狀,不過這大錦朝當家做主的可不是只有太后一個,還有皇上,還有長了眼睛的文武百官,你和興國公想隻手遮天,更是痴心妄想1

「至於扳倒你,寧太妃未免把自己看的太重要了,我若是真想要你的命,不論是偷偷的,還是正當光明的,我說你見不到明天的太陽,你就見不到1清韻的聲音透著自信。

看著她嘴角的笑,璀璨明媚,卻是叫寧太妃覺得骨子裡發涼。

寧太妃強忍著發軟的雙腿,她笑了,「你少嚇唬我1

清韻傾然一笑,「嚇唬?我舉了這麼多證據,太妃還以為我只是隨便嚇唬你呢,那我就再好心告訴你一點兒,三十多年前,程家藥鋪為什麼一夕之間被滅了門,如果寧太妃忘記了,我可以說的再詳細一點兒。」

寧太妃面如死灰,整個人像是瞬息間蒼老了十歲一般。

如果說她比太后早半個時辰生產這事,清韻是憑著猜測的,可程家藥鋪被滅門的事,她不可能知道!

她手裡到底握了多少證據?!

還有她知道這麼多,為什麼還要和欣兒書信往來,她完全可以直接要了她的命啊!

方才清韻一連幾個致命的證據轟炸,轟的寧太妃腦袋暈乎乎的,只顧著害怕去了,卻沒有多想,現在恐懼過後,反倒冷靜了。

當初事情做得那麼隱秘,就算程家藥鋪的事走漏了風聲,那也只能證明寧王不是先皇的骨肉,而不能證明先太子是和寧王調換了,是她這些年對先太子和安郡王太上心,忽略了寧王,才讓她起了疑心。

疑心而已,不足為證。

況且,這事情真捅出去,她是會死,可寧王和若瑤郡主會陪著她一起死,她宸王妃可以對她的生死視若無睹,但寧王和若瑤他們,她能做到視若無睹嗎?

既然做不到,那她怕什麼?

想著,寧太妃心寬鬆了,她居高臨下的俯視著清韻,「宸王妃,你太心軟了,你捨不得若瑤和王妃陪我一起死,你拿什麼跟我斗?」

清韻看著她,眼睛睜圓,一臉你居然能猜到我有證據,卻不敢說是因為顧及王妃和若瑤的原因,這太不可思議了的神情。

寧太妃看的心裡舒坦,總算是被她扳回一局了。

嘴角上揚,正要痛快的笑呢,結果清韻先笑了,她望著清韻,從清韻的眼神里,她覺得清韻再看一個傻子。

那個傻子是她。

那笑聲叫她懊惱、憋火、抓狂。

她正要問為什麼,清韻卻轉身了,走了十幾步后,清韻腳步頓住,回眸一笑,「太妃,記得多吃點核桃。」

寧太妃沒有問為什麼,青鶯下意識的問了,「為什麼?」

「吃核桃補腦埃」

清韻的笑聲越來越遠。

寧太妃坐在椅子上,因為清韻的羞辱,氣的心口疼。

但是她也反應過來,她是真被氣糊塗了,自古帝王之位,就沒有不是踩著屍骨登上去的,誰又會為了別人的生死,放棄皇位呢?

清韻是在笑她,過於看重王妃和若瑤在她心目中的地位了,還有就是笑她,現在王妃和若瑤,有皇上的暗衛護著,事情真捅出去,死的只會是她一個。

越想,寧太妃就越心煩,再加上丫鬟嬤嬤進屋,見她臉色難看,問她怎麼了。

寧太妃吼道,「準備馬車,我要出府1

ps:on_no哈哈~

這回是真的要狗急跳牆了~~~~~未完待續。

  • (快捷鍵:←)
  • 世嫁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