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三百九十七章 自找(二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九十七章 自找(二更)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侯爺不解。redgogo

二皇子則眉頭皺著,他很清楚侯府出了什麼事,侯爺找他來是為了商談退親的事,可他人來了,現在卻不給他進了

還說只是些小事,已經解決了,他倒想問一句,侯府是怎麼解決的了

還是侯府想將毀了清白的沐清柔再嫁給他

想到這裡,二皇子的眼神就冷了,「侯府是在耍我玩嗎」

坐在馬背上,居高臨下,加上又是皇子之尊,臉色肅然,再加上聲音大,還真叫人害怕。

不過清韻可不怕他,她笑道,「府里出了事,現在解決了,不用勞煩二皇子了,不是好事嗎,怎麼二皇子卻生氣了,你喜歡被人麻煩氨

二皇子嗓子一噎,清韻就笑道,「有個喜歡助人為樂的女婿,實乃侯府之幸,父親,你讓二皇子白跑一趟,卻什麼忙都沒能幫上,他惱羞成怒了,我看你還是找點事給二皇子做做吧,免得他覺得侯府跟他生份了,回宮之後,胡思亂想,明兒帶著一雙熊貓眼迎娶五妹妹就不妥了。」

清韻回府,總共沒說幾句話,可是已經提到兩次明天是沐清柔和二皇子大喜了,侯爺還能聽不出來清韻話里的意思,她是真的打算把沐清柔再嫁給二皇子埃

若說方才還只是猜測,現在二皇子已經篤定了,他握著韁繩的手,拽的緊緊的,一雙眼睛迸發驚人寒意,像是雪崩要將清韻淹沒了。

清韻站著,望著他,背脊挺得直直的。

雖然她不喜歡沐清柔,她是否嫁給二皇子,她並不關心,但是二皇子用這樣陰損的手段,去坑害一個從沒有傷害過他的姑娘,就太叫人心寒了。

而且,他姿態悠閑。一副要做新郎官了,意氣風發的愜意樣子,現在忽然告訴他,沐清柔被人毀了清白。還是府里的小廝毀的,這不是在人家興頭上潑了一盆冷水嗎

沐清柔清白被毀,這是侯府管教不嚴,再往深了說,侯府是在抗旨。到時候二皇子提什麼條件,侯府敢不答應嗎

從頭到尾,都是他在坑侯府,坑了不算,完了,還作為把柄要挾侯府,他還真當侯府是那麼好欺負的

清韻都那麼說了,侯爺有些為難,他不好駁了清韻的面子,再則清韻說話做事都極有分寸。他便望著二皇子了,要請二皇子回去。

二皇子能回去嗎

回去了,就得娶沐清柔了

一個毀了清白的女人,還妄想嫁給他,那是痴人說夢

侯爺說他的,二皇子翻身下馬了,袖子一甩,徑直進了府。

清韻唇畔噙笑,侯爺望著她,問道。「你不會真打算」

清韻看著侯爺道,「父親,女兒有分寸,我只是見不得有人得了便宜還賣乖。我想父親也不想一直有把柄被人捏著吧」

找不到沐清柔清白被毀,是被人算計的事,這個罪就只能侯府承擔。

侯爺哪裡不知道被人捏著把柄不好受,他也查了,里裡外外,只是一點證據都找不到。只能打落牙齒和血吞了。

二皇子進府了,清韻隨後跟了進去。

周總管前面帶路,二皇子吩咐道,「我要見沐五姑娘。」

他吩咐他的,清韻則笑道,「帶二皇子去正堂。」

二皇子回頭望著清韻,「本皇子今兒一定要見沐五姑娘」

清韻眼眉帶笑,「明兒就成親了,不過一天時間,二皇子再按耐不住,也得忍著了,這是規矩。」

怎麼可能讓你見沐清柔呢,見了,你不就知道沐清柔出事了

就算事情是你做的,可侯府出了這麼大的事,知道的人不會多,更沒人有膽量往外傳,所以正常情況下,二皇子不可能知道。

既然不知道,又怎麼知道沐清柔出事了,侯府還隱瞞了他

她就是要逼著他開口,這事,說白了,誰先開口,誰就輸了。

侯府已經到這地步了,也沒有更差的了,就陪他二皇子慢慢玩吧。

周總管站在一旁,忍不住抹了下額頭上的汗珠,不知道該怎麼辦了,他現在說請二皇子去正堂,絕對是火上澆油。

二皇子死死的望著清韻,清韻臉色溫婉,還帶了一些挑釁。

二皇子氣的頭冒青煙,這女人是打定主意跟他作對了,接二連三,她是在挑戰他的忍耐極限

「正堂在哪兒」二皇子近乎吼道。

周總管趕緊道,「二皇子,這邊請。」

二皇子耍了袖子,往前走。

清韻不緊不慢的跟著,侯爺站在一旁,腳步都有些發虛,三兩句話就把二皇子氣的差點暴走,清韻真是好本事。

進了正堂,清韻抬手,讓丫鬟們都出去。

屋子裡只留下周總管一人在一旁伺候,他給二皇子奉茶,再給清韻,然後是侯爺。

清韻好整以暇的喝著茶,還誇茶葉不錯。

她越是清閑,二皇子就越火大,手裡的茶盞剛端起來,就重重的磕了下去,一盞茶瞬間去了一半。

清韻看著他,笑道,「清茶去火,二皇子火氣大,就更應該多喝兩杯。」

二皇子氣的恨不得掐死清韻了。

清韻覺得她火氣也不小,需要多喝兩杯茶了,好像今天誰跟她擺臉色,她好像都比尋常時候硬上十倍不止

想著,她又吩咐周總管再給她添一杯。

這在二皇子看來,又是挑釁了。

他撇了清韻,然後望著侯爺,問道,「侯府到底出了什麼事,侯爺急著叫人找我來」

侯爺嘴角微抽,人是他找的,可方才清韻都說了,事情已經解決了,現在再提,不是拆清韻的台嗎

侯爺望著二皇子,道,「是宮裡送來的聘禮,有兩副字畫,是贗品。」

可憐清韻在喝茶。聽了侯爺的話,差點沒直接噴出來。

她夠氣人的了,沒想到她爹更狠呢。

二皇子氣的有些頭暈了,他站起來道。「告辭」

說完,他邁步就要走。

清韻看著他,笑道,「二皇子是要回宮,讓雲貴妃找嬤嬤來侯府嗎」

話沒有明說。但大家都是聰明人。

沐清柔清白被毀的事,二皇子知道,只是不能說,讓嬤嬤來明顯是為了驗處,到時候由嬤嬤說出來,他就能摘個乾淨了。

二皇子回頭,望著清韻,眸底閃著光芒,像是再問:怕了

清韻覺得好笑,明天就要出嫁了。現在再驗處,也不嫌晚了,是了,人家是有理由的,沐清柔不是才被北晉挾持過

不過,他似乎忘記了,沐清柔是在街上被挾持的,直接被帶到了一間茶樓。

可沒人聽到她大呼救命,更沒人發現她被人,而且被綁架時。茶樓有丫鬟陪同。

只要他敢找嬤嬤來,侯府絕對去皇上面前告狀,說二皇子侮辱侯府,這樁親事是皇上賜的。看到時候皇上會不會讓嬤嬤驗身,到時候非但不會驗身,而且他還會挨罵,指不定還會挨罰。

清韻成竹在胸,二皇子手背上青筋一跳一跳的。

他沒法和清韻周旋了,他根本就周旋不過。他坐了下來,道,「我聽侯府小廝說,五姑娘清白被毀,可有其事」

他語氣冰冷,不帶一點溫度。

清韻笑道,「不知道是哪個小廝亂嚼舌根,二皇子還記得小廝模樣吧,可否畫出來」

「你」

「如果畫不出來也沒關係,總該有些印象,我可以讓侯府所有小廝都來給二皇子指認,」清韻很大度道。

大度的侯爺額頭都冒冷汗了。

二皇子知道碰到清韻,這親事是沒那個好退了。

可要他忍下這口窩囊氣,娶一個殘花敗柳,他等於找人給自己戴了話不能太無所顧忌了。

還有孫媽媽扶著走進來的老夫人聽到這話,老臉都有些紅,清韻醫術高超她知道,可不是什麼病她都能給看埃

老夫人輕咳一聲,清韻便站了起來。

雖然她現在是王妃,不過她可沒想過讓老夫人給她見禮。

老夫人看著清韻,方才她在外面聽了有一會兒了,雖然知道清韻不怕二皇子,但沒必要為了沐清柔和二皇子結怨,她便道,「外面有隻兔子傷了腿,你去幫忙包紮一下。」

清韻,「。」

給兔子包紮,這事丫鬟就能辦了,需要她去嗎,這不是大材小用嗎,還有,她不是獸醫。

知道老夫人故意支開她,清韻就不參合了,便出去了。

院子里。沐清芷、沐清雪,還有周梓婷都守在外面。

瞧見清韻,三人趕緊行禮請安。

三人要陪清韻逛花園,清韻拒絕了。「不用了,我只是隨處走走。」

說完,她就帶著丫鬟往前走。

身後,沐清芷改不了嘴欠的毛病,哼道。「還只是個王妃,就這麼瑟了,將來要做了皇后,尾巴不得翹上天了」

周梓婷看了她一眼,捂嘴笑道,「羨慕妒忌,何必把話說的這麼難聽呢,要換做是你成了王妃,別說尾巴翹上天了,我看你整個人都要翹上天。」

「你」沐清芷氣紅了臉。

沐清雪在一旁捂肚子笑。「我覺得梓婷表姐說的對。」

沐清芷氣的跺腳走了,她承認,她就是妒忌怎麼了

同樣是一個侯府長大的,憑什麼人家就能成為王妃,甚至將來還有可能做皇后

清韻不知道她們三個吵開了,她正在竹林下吹風呢。

青鶯跟著一旁,她可是很好奇,沐清柔的事會怎麼解決,二皇子就算承認是他派人毀了五姑娘的清白,難道侯府還能逼他娶了五姑娘

清韻在府里逛了一圈。那邊紅綢跑過來,氣喘吁吁道,「三姑奶奶,老夫人讓我來問問你。她想讓二皇子娶表姑娘,你有沒有意見」

清韻囧了,剛剛才因為多管閑事,被「轟」了出來,現在又來問她,這不是為難她嗎

清韻轉悠著手裡的牡丹花。笑道,「這事父親和祖母同意,表姑娘也不反對,我豈會有意見」

紅綢得了答覆,福身就趕緊跑了。

青鶯表示有意見,「便宜表姑娘了」

雖然後來,表姑娘和王妃關係好轉了些,不像五姑娘那般,見面就掐,劍拔弩張,可是她霸佔的流韻苑可從沒想過還回來,提都沒有提一句,她可是很記仇的。

清韻聽得一笑。

現在談便宜兩個字,太早了。

雲貴妃怎麼可能輕易就範,她怎麼可能允許一個侯府表姑娘做二皇子的正妃,還有這樁親事是被逼出來的,沒有半點真心在,往後二皇子看到她,就會想起被侯府逼迫的事,別說恩愛了,他會覺得這是他的恥辱,雖然是他自找的。

如果周梓婷夠聰明的話,拒絕才是最好的選擇。

以安定侯府現在的門第,老夫人對她的疼愛,挑個二三品官家嫡次子,將來會過的很幸福。

不過清韻還是高估了周梓婷,她沒能抗拒得了一個皇子妃的誘惑,她答應了。

再見到她,看著她臉上的紅暈,那明顯是幸福來的太快,頭有些暈了的節奏。

有時候天上掉下來的不是一定是餡餅,還有可能是鐵餅埃

事情暫時是這麼定下了,沐清柔被人毀了清白的事,是不會有人泄密半句,二皇子會回去告訴皇上和雲貴妃,說沐清柔摔了一跤,半身不遂了。

至於為什麼是半身不遂,沒辦法,要是中毒了,毀容了,清韻醫術高超,總能治好的,只有這個理由,才能讓皇上解除婚約,百官還沒有意見。

二皇子回宮之後,很快,雲貴妃就得了皇上恩准,出宮看沐清柔。

當然了,她連扶柔苑都沒進。

她是來和老夫人商議親事的。

對於周梓婷做二皇子妃,雲貴妃不同意,周梓婷除了安定侯府表姑娘這個身份拿的出手,本家根本就不值一提,在遍布權貴的京都,提出來那就是被人笑話的。

她最多只能接受周梓婷做二皇子的側妃,侯府其他女兒,不論誰做側妃都行。

她還可以破例,做側妃不用給正妃請安,月例都可以和正妃相同,將來生下了少爺,她抱過來養,多加照顧,給他世子的身份都行,唯獨正妃的位置不行。

說白了,雲貴妃要一個面子。

老夫人聽得生氣,要面子,看不上梓婷,那就娶清柔吧,自己造的孽,自己承擔,把雲貴妃氣的夠嗆。

如果不願意,也可以讓二皇子去跟皇上認錯,侯府不會強求什麼。

半點都不退讓,雲貴妃忍無可忍,也忍了。

嫁不出去的外孫女,就往她兒子身邊推,也不掂量掂量自己的身份

「我同意給她正妃的身份」雲貴妃咬著牙答應了。

等娶回去了,再慢慢收拾,叫他們嘗嘗什麼叫悔不當初。

回宮之後,雲貴妃就找皇上把事情說了,當然了,借的是沐清柔的名義,是她懇求雲貴妃讓周梓婷代替她嫁給二皇子。

雲貴妃說的動容,她是這麼跟皇上說的,當時沐清柔病的奄奄一息,好像多說兩句話,就能斷氣了,還那麼關心二皇子,她這個做娘的見了都慚愧,沒忍心拒絕,就答應了。

皇上聽的皺眉,不贊同這樣做,可雲貴妃說她答應了,而且喜宴什麼的都籌備了,如果親事取消,回頭再辦一回親事,辛苦皇后不說,還浪費國庫,現在北晉虎視眈眈,國庫空虛,能省一點是一點兒。

孫公公聽得無語,也不知道是誰恨不得把二皇子的喜宴籌備的越過大皇子去的,現在說節省,不是打自己的臉嗎

雲貴妃哭著吵著,皇上頭大,然後就答應了。

當然了,皇上會答應,主要還是因為另外一件事,讓他顧不上二皇子了。

因為

安郡王遇刺了,差點喪命

得知這個消息時,清韻也暈了,她望著楚北道,「你確定沒弄錯消息怎麼有人刺殺安郡王呢,要刺殺,也應該刺殺我和你才對埃」

楚北有些凌亂,他一字一頓道,「什麼叫應該刺殺我和你,我兩就該被刺殺嗎」

清韻,「。」

好吧,寧太妃今天找她的事,她還沒有跟楚北說。

她知道寧太妃現在被逼的狗急跳牆了,可這不是跳牆,是在撞牆了啊,他們不是那樣自虐的人埃

逸郡王在一旁起鬨,「就是,你們兩個老實交代,做了什麼我不知道的天怒人怨,要下地獄的壞事,為什麼不帶上我」

清韻,「。」

兩個人直勾勾的望著她,清韻想解釋都不知道從何解釋起,她嗡了聲音道,「我覺得這是個苦肉計,欲揚先抑,安郡王他們肯定是在憋大招。「

「憋什麼大招,有大招早放了,我看也就憋出個屁來,」逸郡王表示不屑。

說著,他一屁股坐下,太興奮了,連屁股上的傷還未愈都給忘記了,結果嗷的一聲就叫了起來。

ps:onno哈哈~今天居然更新了九千多字,520的福利哈親們,么么個~~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