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三百九十八章 解藥(兩更合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九十八章 解藥(兩更合一)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安郡王不但遇刺了,而且是在鬧街遇刺的,當時目睹刺客行兇的不下百人,甚至還有倒霉的池魚路人,就因為看了個熱鬧,就葬送了卿卿性命,過程之兇險,不少人都唏噓,感慨安郡王命大。)

如果安郡王沒有戴太后賞賜的護心鏡,他這會兒都在奈何橋排隊喝孟婆湯了。

據一位當時被濺了一身血的受驚路人說,當時他正在路邊攤喝綠豆湯,和人閑聊著八卦,聊得正是沐清柔摔了一跤,半身不遂的事,正替她惋惜著。

那邊安郡王騎馬路過,他走的不快,騎在油毛順滑的駿馬上,俊朗出塵,意氣風發,惹得賣綠豆湯鋪子老闆的女兒頻頻張望,目露痴情,滿面紅暈。

路邊攤不少人瞧見了,都打趣那小姑娘。

正笑著呢,那邊有人喊驚馬了。

他們愛看熱鬧,當時就出了路邊攤,想看看馬車會不會撞到人。

眼看就要撞到一位拿著撥浪鼓的孩童,安郡王當即從馬背上一躍而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將那孩童抱了起來,眨眼睛,放在了地上,然後去追那發了瘋的馬車。

很快,他就躍上馬車,抓住了韁繩,馬車也漸漸的穩住了。

大家都高呼叫好,覺得安郡王乾的漂亮。

然後,只見馬車的車簾唰的一下先開,未見人,先瞧見了一把明晃晃透著冷冽寒氣的匕首。

直接就朝安郡王的後背刺過去,當時他正望著前面,沒有看見,還是路人驚呼一聲,「小心啊1

安郡王後知後覺。往旁邊一躲,可是還是慢了一步,胳膊被匕首划傷了,當時就見了血。

隨即馬車炸開,就是這個馬車炸開,讓不少圍觀的百姓遭殃了,有被撞暈的。更有倒霉的被直接撞死了。

當時。情況危急,沒有人顧得上,都看著那馬車裡躍出來的六名刺客。拿著凌冽寒刀,直直的對著安郡王。

安郡王也不是一個人,暗處還有兩個暗衛守著,見此情形。都出來護著主子。

以三敵六,本來就吃虧了。加上安郡王受傷了,而且刺客的刀上,好像還帶了毒,可見是真想要安郡王的命。

那六名黑衣刺客。都帶著銀色面具,在陽光的照射下,殺氣畢露。

就這樣。他們當街廝殺起來。

很快,安郡王就折損了一名暗衛。那名暗衛是為了救安郡王死的,他是給安郡王擋暗處射來的冷箭死的,一劍穿心,當即斃命。

另外一名暗衛死死的守護安郡王,六名刺客緊逼過來。

當時看的不少路人都屏住了呼吸,都覺得安郡王今兒是在劫難逃了。

不過好在,很快,巡城官兵就來了,雖然他們武藝一般,在武藝高強的暗衛手底下過不了兩招,有些甚至一招就掛了,可好歹給安郡王爭取了時間埃

他翻身上馬,騎馬離開。

那六名刺客是坐馬車來的,安郡王騎馬走,他們只能用輕功追,當時鬧街上,安郡王跑的不快,刺客也不好追。

可是刺客還有弓箭啊,而且似乎預料到安郡王會逃,早早的就瞄準了,那鋒利的箭頭,直接對著安郡王的胸口,箭羽帶著肅殺之氣,朝安郡王射去。

也是安郡王命大,註定要逃過一劫,他戴了護心鏡,那箭矢被護心鏡給彈開了。

那暗處放冷箭的暗衛,也被人興國公府大少爺一覺踹了下來。

那暗衛死的有點慘,他摔下來,正好掉到安郡王的馬蹄之下,安郡王想勒緊韁繩,結果沒控制住,馬兒一蹄子踩了下去,那暗衛雙手往前一抓,然後就嗝屁了。

雖然死的慘,但是沒人會同情他,他方才射箭殺人的時候,也沒見他心軟啊,死在安郡王馬蹄之下,算是惡有惡報了。

興國公府大少爺從馬背上躍下來,他也隨身帶了兩名暗衛,又和追過來的刺客周旋了會兒。

再然後,就來了大批的官兵了。

那六名刺客折損了一名,還有一個被砍掉了一支胳膊,血流了一地,但是沒死。

那四名刺客走之前,腳一踢,就將地上的刀踢飛,直接朝倒地的刺客飛去,刺客當時就咽氣了,眼睛還睜著,明顯的寫著死不瞑目埃

一起來刺殺安郡王,沒死在安郡王的人手裡,卻被同伴給殺死,估計心都涼了。

不過,他們也都知道那刺客傷的那麼重,逃不了了,不被殺了,肯定會被俘虜,他們殺他,也是怕他受不住酷刑,到時候泄密。

刺客逃了,安郡王這才扛不住了,蒼白著臉色,直接暈了。

興國公府大少爺趕緊將他帶走了,暗衛緊緊的護著他,走之前,還叮囑官兵,全城搜捕刺客,凡抓到刺客者,賞黃金萬兩。

那些官兵領了吩咐,就去追刺客了。

再然後,街頭巷尾就議論紛紛了,安王府被燒還沒兩天呢,沒被燒死,現在又遇到了刺客,這安郡王也真是夠倒霉的,是誰啊,這麼一心要置他於死地?

不過,安郡王逃過了火災,方才暈倒時,嘴都發紫了,中毒不輕啊,也不知道毒性烈不烈,能不能解?

幾乎所有人都存了這樣的疑惑。

聽楚北說完,綠兒就忍不住道,「安郡王會不會中毒而死啊?」

清韻聽得兩眼一翻,都說了是苦肉計了,怎麼可能會死呢,要是死了,那真的是死不瞑目了,而且,都不用動腦子想嗎,「安郡王在馬車上就被刺客刺傷,中了毒了,如果毒能要他的命,那些刺客再刺殺他,那就是吃飽了撐著,有力氣沒處使了。」

綠兒臉一紅,好像仔細想想,還真是。

然後。她就歪著腦袋了,十分不解道,「刺客真奇怪,既然在刀上抹了毒,為什麼不用見血封喉的劇毒呢?」

只要劃破安郡王的一點點皮膚,他就會死,多容易埃

綠兒覺得那些刺客夠笨的。刺殺安郡王。要不了他的命不說,還被全城搜捕,安郡王可是太后的心尖肉。就是借他們幾雙翅膀,只怕也逃不掉。

清韻端茶輕啜,她是篤定安郡王死不了的,她更好奇安郡王遇刺之後。寧太妃他們會出什麼招。

剛喝了一口茶,外面。有丫鬟跑進來道,「王妃,太后讓你趕快去安王府一趟。」

清韻一口茶卡在喉嚨里,兩眼上翻。怎麼一有人中毒,就讓她去啊,她不是誰都願意救的好么!

可是太後傳召。她不去就是抗旨不遵了,再想想當初寧太妃找她救沈側妃她沒去。結果沈側妃死了,寧太妃還把過錯怪罪到她頭上,幸好後面知道沈側妃是因為她在冰顏丸里下毒才死的,不然還不知道會有多少人怪她呢。

一想到這叫人十分不愉快的先例,清韻再不願意,也得硬著頭皮去安王府埃

不過,她去不去,都不影響安郡王活命,去白撿一功勞好像也不是什麼壞事?

把茶盞放下,清韻就起身了。

楚北要陪她去,清韻就道,「你還是別去了吧,太后本來就不怎麼喜歡看到你,加上安郡王受傷,不管是誰刺殺的,太后第一個懷疑的肯定是鎮南侯府和你。」

清韻說完,逸郡王就介面道,「說的沒錯,別人去,可能是探病,鎮南侯和你去,在太后和興國公眼裡,那絕對是去幸災樂禍的,你去是遭人嫌埃」

楚北眉頭緊鎖。

看他那樣子,清韻就忍不住想笑,她知道楚北是怕她被太后和寧太妃欺負,她道,「放心吧,我不會有事的。」

清韻是好心,怕楚北惹太后不快。

可到了安王府,見到太后,她就後悔沒讓楚北一起來了,因為太后冷了眉頭問她,「宸王呢,他怎麼沒和你一起來?」

清韻可沒覺得太后是想看到楚北,明顯是心情不好,把安郡王遇刺一事,歸結到鎮南侯府和楚北身上,藉機找茬的,但清韻隨機應變的本事,連皇上都誇讚的,這麼點小事,又怎麼能為難的了她呢?

在心底默默的跟逸郡王賠禮,然後再盈盈福身,不急不躁道,「相公原是要和我一起來的,只是逸郡王還在王府,他悶得慌,聽相公要來看安郡王,他也要來,只是他還躺在病榻上,來不了,相公拗不過他,只好陪他了,等安郡王好轉了些,相公再來看他。」

逸郡王的性子,最愛湊熱鬧,哪裡有熱鬧就往哪裡鑽,他是病的下不來床,不然早來安王府了。

而且大家都能想到他會說什麼話,「哈,命挺大的呀,居然沒死,看來傷的不重埃」

然後,拿手去戳安郡王的傷口,這絕對是逸郡王乾的出來的事。

是以,清韻的話,太后並沒有懷疑。

屋子裡,除了太后之外,皇上也在,還有寧太妃和興國公。

皇上看著清韻,他眉頭皺著,帶了些探究和審視,他派了暗衛守在寧王府,寧太妃借著若瑤郡主的名義找她的事,他知道。

但是他不知道的是,清韻說了什麼話,把寧太妃氣著了,匆匆忙就出了寧王府,去找興國公。

還有安郡王遇刺一事,實在是出乎他的意料,是誰要殺安郡王,目的又是為了什麼?

他怎麼有預感要出大事了,大到他都無法控制。

而這一切,都跟她有脫不了的干係。

皇上習慣了掌控一些,哪怕他頭頂上還壓著個太后,時不時的冒出來壓他一下,可他能心中明了,可安郡王遇刺一事,他是一點都不知情。

這樣的感覺,不好受。

清韻知道皇上在看她,她以為皇上懷疑是她派暗衛刺殺安郡王的,她忍不住翻了個白眼,她就是想,也沒有暗衛可以使喚好么,還那麼多個!

她抬眸,望著太后,問道,「太后……?」

話還沒有問出來呢。那邊有侍衛進來了。

興國公就問道,「可抓到刺客了?」

侍衛搖頭,然後道,「官兵一路追著刺客,到了西郊,然後就不見了,官兵尋著血跡找到一院子。但是不敢進去搜查。」

侍衛這麼稟告。太后就怒了,「為何不敢搜查?1

侍衛就道,「那是鎮南侯府大老爺的別院。」

果然埃這黑鍋還是得鎮南侯府背,清韻撇了下嘴,那邊太后就憤怒的拍桌子了,「又是鎮南侯府1

拍完。就道,「給哀家去搜。違令者,殺無赦1

皇上坐在一旁,他方才還皺著的眉頭,這會兒皺的更緊了。

太後下令要殺無赦。侍衛有些不敢的看了皇上一眼。

皇上點頭道,「一切照太后的吩咐辦。」

侍衛這才領命,然後出去了。

清韻的話被打岔了。她站在一旁,不知道要不要提醒太后一下。

那邊。太醫出來了。

不等太醫開口,太后就心急問道,「安郡王如何了?」

太醫說話前,先擦拭了下額頭上的冷汗,聲音抖成篩子了,他道,「臣,臣醫術淺薄,沒,沒能……。」

話還沒有說完,太后就發怒了,「沒有的東西!除了會說這話,還能說什麼?1

太醫趕緊望著清韻,語氣篤定了不少,「宸王妃醫術高超,她定能解了安郡王身上的毒。」

清韻趕緊道,「不是每一種毒,我都能解埃」

萬一解不了,她可承擔不起太后的怒氣。

寧太妃在一旁,陰陽怪氣道,「就算能解,你也未必肯出手相救,郡王爺死了,你不正好稱心如意了?」

清韻眼睛一縮,看著寧太妃,眸光冷的像是蒙了一層寒冰。

她說這話,如果她救不了安郡王,不是她沒那個本事,而是她見死不救了。

看來,安郡王中的毒,她是真的沒法救呢。

「我一定儘力,」清韻笑道。

太醫趕緊請清韻進屋,太后和皇上他們都跟了進去。

等見到安郡王,清韻眉頭緊鎖了,他中的毒怎麼跟上官清心的毒一模一樣?

見清韻不動,太醫就道,「宸王妃?」

清韻聳肩道,「安郡王的毒,和上官清心的一模一樣。」

清韻語氣篤定,不像之前兩位太醫,支支吾吾,覺得安郡王中的毒和上官清心有些相似,只是不敢斷定。

「不能救嗎?」皇上問道。

清韻搖頭,「那天,上官清心來找我,我就沒能救她,只是幫她拖延了三個時辰,她能活命,是北晉找到了解藥。」

寧太妃就道,「你沒有解藥嗎?」

清韻看著她,眸光輕閃了下,她再次看向安郡王,清冽的眸子,有一抹清潤笑意。

看來,是有人知道她手裡有解藥,所以才故意中這種毒的埃

她如果說沒有解藥,倒成了見死不救的把柄了。

清韻沒有回答,只看著寧太妃,「太妃像是篤定我有解藥一般?」

寧太妃眸底一慌,當然了,她不是對清韻慌,是太后。

她看了太后一眼,就把頭低下了。

她和太后認識幾十年了,又深得太后的信任,一個眼神,太后就知道她想表達什麼。

宸王府有她的眼線。

難怪方才太醫說救不了安郡王,她就說宸王妃有辦法,她只當清韻醫術高超,卻沒想到她是知道清韻手裡有解藥。

不過有解藥,她就安心了,太后也不想為難清韻。

她直接看向皇上。

皇上就問清韻了,「你有沒有解藥?」

清韻點頭了,「北晉找到解藥,當著我的面,餵給上官清心吃的,我向他們討了一粒。」

「那快把解藥拿來,」皇上就道。

清韻有些呲牙,轉身要吩咐青鶯去拿解藥,還未說話呢。

那邊一丫鬟急急忙忙跑過來,道,「皇上,不好了,皇后中毒了1

皇上臉色驚變。

太后臉色倒沒變,但是眉頭皺了下。

寧太妃站在一旁,眸底閃過一抹得意。

聽丫鬟稟告皇后中毒了,皇上就要走,太后瞥了他一眼。問丫鬟道,「皇后中了什麼毒,可嚴重?」

丫鬟就道,「太醫說皇后中的毒好像和郡王爺的一樣。」

一粒解藥,卻有兩個人中毒了……

清韻再傻,也知道這一回中毒的目的何在了。

這是要她在皇后和安郡王中選一個埃

安郡王既然敢中毒,自然有解藥。不用擔心。

他們很清楚。可是文武百官和太后不知道啊,太后不喜歡皇后,她救皇后。就是不顧安郡王的生死,不顧及她,哪怕最後安郡王沒有死,在太后看來。那也只是安郡王命大,是閻王爺不收他。

清韻還在走神。寧太妃就推太后了,「太后,只有一粒解藥……。」

太后眼神冰冷,她望向皇上了。「皇上,只有一粒解藥,你是要給安兒。還是給皇后?」

皇上站在一旁,臉色陰冷的可怕。

清韻覺得她好像想多了。他們不是在逼她做選擇,而是在逼皇上做選擇。

清韻撇頭,見青鶯還沒走,她道,「還傻站在那裡做什麼,去拿解藥啊1

青鶯點頭一笑,就趕緊跑了。

青鶯的笑,有些燦爛,在一屋子凝重表情面前,格外的刺眼。

寧太妃就被刺到了,她不悅道,「安郡王和皇后都中毒了,我們都心急如焚,宸王妃的丫鬟卻一臉的很高興,在高興什麼呢?」

清韻望著寧太妃,笑道,「太妃有所不知,我這丫鬟就是個小財迷,大約是覺得我賣葯又能大掙一筆了,所以高興吧。」

「大掙一筆?」寧太妃眼神冷了,「宸王妃真是夠冷血的,安郡王和皇后都中毒了,你只有一粒藥丸,難不成誰出價高,就賣給誰嗎?1

清韻望著寧太妃,好笑道,「誰說我只有一粒藥丸了?」

寧太妃臉色僵硬。

皇上也望著她,「不是你自己說的嗎?」

清韻眉頭低著,道,「皇上,我可沒這麼說,我說的是我向北晉討要了一粒,我討了一粒,不代表我就只有一粒啊,我閑著沒事,把藥丸溶解了,然後查出配置成分,多制了幾粒,不但安郡王有,皇后也有,還有的多呢,丫鬟高興是因為覺得刺客能殺安郡王,又能給皇後下毒,沒準兒哪一天,給皇上您還有太后都下毒,這解藥啊得買一顆放在身邊才放心,所以我就又能大掙一筆了……。」

皇上有些想吐血了。

他方才差點糾結死,結果到她這裡,卻成了大掙一筆,要不是她是他兒媳婦,皇上真的想將她吊起來打。

清韻一番話,說的皇上又是生氣,又是高興。

可是寧太妃臉上掛著笑,心裡差點嘔死。

一雙眼睛,陰冷中透著狠辣,額頭都有些青筋暴起了。

更讓她生氣的還在後面呢,等青鶯拿了藥丸來,清韻倒了一粒出來,道,「雖然安郡王的命很值錢,不過我不是獅子大開口的人,這一粒藥丸,給我兩萬兩就好了。」

寧太妃差點氣暈過去。

她根本就不稀罕清韻的葯!

可再不願意,也得乖乖掏錢啊,難道要說安郡王有解藥,不用買嗎?

這不是耍太后和皇上玩嗎?

清韻拿了銀票,然後把剩下的解藥都給皇上了,並跟隨皇上一起進了宮。

太后沒有走,安郡王雖然服了解藥,但人還沒有醒,她得看著他醒過來才安心。

彼時,天邊晚霞絢爛。

服了解藥,約莫一盞茶的功夫,安郡王唇瓣上的紫色就褪去了,太醫診脈斷定毒已經解了。

寧太妃就勸太后道,「太后,時辰不早了,你先回宮吧。」

太后看了眼窗外,問道,「刺客還沒抓到嗎?」

寧太妃搖頭,「還沒有。」

太后又留了一刻鐘,然後才起身回宮。

看著夕陽下,安王府斷壁殘垣,太后的心有些刺疼。

剛走到安王府大門,侍衛就上前稟告了,「太后,那些刺客都死了,死在別院暗室里。」

「全死了?」寧太妃重複了一遍,然後慘笑道,「死無對證了,郡王爺是福大命大,不然就步他爹的後塵了……。」

太后臉色陰的,就跟潑了墨的天空一般。

寧太妃望著太后,還要說話呢,太后鳳袍一甩,就邁步走了。

太后坐上鳳攆回宮。

那邊興國公出來,望著寧太妃,問道,「太后答應了?」

寧太妃搖頭,「我還沒開口,太后就走了。」

興國公望著太后離開的方向,道,「方才太后對安兒的關心,你我該放心了,只是宸王妃,終究是心腹大患。」

寧太妃笑了,「你不要指望太后,太后就算真有那個狠心,也沒有那份魄力,哪一回,不是我替她拿主意?」

這一回,也不例外。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