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三百九十九章 三思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九十九章 三思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readx 安郡王和楚北爭奪儲君之位,一爭就是十幾年,兩人旗鼓相當,勢均力敵,誰也奈何不了誰。

安郡王出事,楚北顯然是受益最大的。

所以他當街遇刺,受益最大的楚北,就成了嫌疑最大,再加上刺客逃逸和躲藏的地方正好又是鎮南侯府的別院,絕大部分人都懷疑真的是鎮南侯府派人刺殺的。

當然了,還有一部分大臣覺得這是栽贓嫁禍,鎮南侯可沒有那麼愚蠢,派了人刺殺安郡王,還把追兵引到別院,這不是引火**嗎?

而且,安郡王遇刺就算了,還給皇後下毒,除非腦袋逗了還差不多。

可還是有一部分人堅持懷疑是鎮南侯府派人刺殺的,皇后是中毒了,但有解藥在,並沒有什麼性命之憂,只是遭了點罪而已,可如此一來,就能混淆視聽,幫鎮南侯府洗脫嫌疑了,而且很成功,本來大部分人是懷疑鎮南侯府,現在不就因為皇后也中毒了,沒有懷疑了嗎?

這就是所謂的燈下黑,出其不意,捨不得孩子套不住狼埃

真是嘴長在別人身上,怎麼說都行埃

而且,人家說的還不是沒有道理,都說的通,然後安郡王當街遇刺一案就跟安王府被燒的案子一樣,變得撲朔迷離了。

這樣七拐八繞的案子,會造成很大的轟動,但沒點時間就想查清楚,很難,而且十有**會成為懸案,隨著時間的流逝,不了了之。

雖然不知道安郡王這麼做的目的何在,但他們千不該萬不該給皇後下毒,如果不是清韻心血來潮,對難住她的毒感興趣,多研製了幾顆解藥,那唯一的一顆解藥給了安郡王,皇後會如何。誰也難預料。

清韻跟隨皇上進宮,幫皇后解毒。

楚北早就在宮裡了,也查到皇后中毒的經過,很簡單。皇后吃的燕窩粥碗口被人抹了一圈藥粉,就算銀針試毒,也不會去查碗口。

而且,燕窩粥是御膳房做的,不知道經過了多少人的手。尤其為了明天的喜宴,御膳房忙成一團,可以說是腳不沾地了,進進出出的人不知道有多少,想查出來,難比登天。

這個時候去御膳房查案子,勢必會影響明天的喜宴,加上天色已晚,皇后中的毒也有解藥,只能先以明天的喜宴為重。等喜宴辦過後,再去查了。

守到皇后醒過來,確定她無礙后,清韻才和楚北一起出了宮。

馬車內,楚北眉頭一直皺著,深邃的眸底有寒芒,但更多的還是納悶和不解,他實在想不明白,安郡王這一回中毒,目的何在。

清韻坐在一旁。道,「安郡王這一回中毒,一來是試探太后,二來是挑撥離間。」

楚北望著她。不知道清韻這話從何說起,清韻扭著帕道,「今兒早上,寧太妃借著若瑤郡主的名義找我,她知道我們懷疑並在查先太子和寧王身份調換的事了,這事如果太後知道。後果不堪設想,再加上長公主這些天一直在挑撥離間,寧太妃怕了,只是不敢去問太后,怕弄巧成拙,才設計了安郡王遇刺一事,太后的態度可以知道,她並沒有懷疑什麼。」

「至於母后和安郡王中了一樣的毒,我想安郡王他們肯定知道北晉給了我一粒解藥,太后一直針對母后,皇上如果把解藥給了母后,對安郡王見死不救,太后和皇上才剛剛有了些好轉的關係,勢必會再次惡化,而且再也不會有半點和好的可能了,到時候我們再說什麼,太后也不會信了。」

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想到這樣好的辦法,清韻對寧太妃他們的手段是佩服的五體投地,不怪他們能把太后耍的團團轉。

「只是這一回,他們的算計沒有成功,肯定還會再想別的辦法,我怕會防不勝防,」清韻目露擔憂。

雖然這是她希望看見的,逼得寧太妃他們狗急跳牆,然後露出破綻,只是她千算萬算,卻算漏了一點,那就是她並不知道太后和皇上到底有什麼不可化解的矛盾。

她不知道,寧太妃則是一掐一個準兒,知己知彼,才能百戰不殆埃

對於太后,寧太妃的勝算遠遠大過她。

今天如果不是僥倖,她真沒法預料到後果。

楚北望著清韻,問道,「先太子和寧王真的被調換了,這事已經確定了?」

清韻點頭,「雖然沒有足夠的證據,能取信於天下人,但這是事實了。」

楚北若有所思起來。

外面,衛馳勒緊韁繩,有說話聲傳來,「大少爺,老侯爺讓您回鎮南侯府一趟。」

雖然楚北做回大皇子,並且封王了,但是鎮南侯府依然將他當做大少爺,連稱呼都沒有變。

楚北掀開車簾,清韻便瞧見一個眸光肅然,不苟言笑的穿著黑色勁裝的中年男子。

那中年男子是鎮南侯的貼身暗衛,他來請,肯定是有要事。

楚北就跟他去了鎮南侯府,清韻則先回王府。

彼時,王府華燈初上,燈火通明。

看見她進院子,蔣媽媽忙迎了上來,問道,「王妃,皇后沒事吧?」

清韻搖頭,「不礙事。」

蔣媽媽就放心了,然後問道,「皇后中毒,王妃肯定沒在宮裡吃飯吧,飯菜還熱著,王妃用點兒,還有王爺呢,怎麼沒陪您一起回來?」

平常一個時辰前就該吃晚飯了,加上中午吃的又不多,清韻是真餓了。

「爺去鎮南侯府了,不等他了,」清韻一邊回答,一邊朝前走。

蔣媽媽讓丫鬟把用炭爐溫著的飯菜端上來,清韻吃了小兩碗飯,肚子都有些撐了。

吃了飯,然後去書房拿了兩本書,回屋翻閱。

楚北遲遲未歸,也不知道商議什麼事,需要這麼久的,她扛不住了,就泡了個溫泉浴,然後睡下了。

第二天醒來。又沒有見到人。

不過清韻很肯定楚北昨晚回來了,一般情況,都是楚北睡在外面,她睡床裡邊。昨晚楚北不在,她就霸佔了他的位置,夜裡被他抱到裡間睡的,她當時還咕嚕了兩句,楚北拍了她兩下。道,「睡吧。」

然後,她又睡熟了。

現在沒見到人了,清韻有些後悔,昨晚應該醒來問兩句的,好歹知道他忙什麼埃

睡醒了,清韻揉著脖子,問丫鬟道,「爺什麼時候起的?」

青鶯搖頭,怕被清韻責備。有些小意道,「奴婢也不知道。」

清韻看了眼窗外,這時候時辰不早了,今兒是二皇子迎娶周梓婷的大喜日子,他們是要進宮道賀的,他不在,難道她要一個人去啊?

吃了早飯,清韻左等右等,都沒把楚北等回來,她就帶著賀禮先進宮了。

雖然昨天安郡王在街上遇刺。皇后又中毒了,但是二皇子的喜宴並沒有受什麼影響,依舊熱熱鬧鬧的,只是皇后床。沒有參加而已。

迎新娘,拜天地,入洞房。

一切都有條不紊的進行著。

到了吃喜宴的時候,就熱鬧了,大臣們三三兩兩的交頭接耳,議論著安郡王被刺殺一事。還有成親在即,沐清柔卻摔了一跤,半身不遂的事,看著滿堂喜氣,都為沐清柔覺得可惜。

唾手可得的富貴,就這樣拱手讓人了,實在是福薄埃

酒足飯飽,歌舞也欣賞夠了,就散宴了。

從宮裡回來,清韻累的是直揉脖子,回屋,見楚北坐在屋子裡喝茶,她嘴角抽了下,揉著脖子道,「二皇子成親,你怎麼不參加啊?」

她還以為楚北會進宮,誰想到他從頭到尾都沒有露個臉,雲貴妃幾次瞥向她,那不悅的眼神,就跟拿針扎她一般。

楚北望著清韻,解釋道,「我也是剛剛回府。」

清韻看著他,沒有錯過他眸底一抹疲憊,她問道,「忙什麼去了,到這會兒才回來?」

楚北拉著清韻坐下,道,「興國公這一回,怕是有大動作了。」

聽到大動作,清韻有些興奮,「什麼大動作,謀反嗎?」

楚北沒有點頭,也沒有搖頭,只道,「我和你說過齊州江家的事,江牧楓這些天一直為奪江家的掌家權在忙,昨天夜裡,他發現,好有幾封密信從京都送出去,要江二老爺調運糧食,運送之地,正是興國公府兵馬所在,而且糧食數目之大,足夠支撐十萬兵馬三個月之用。」

如果是正常情況下,興國公的十萬兵馬所需糧草,都應該由朝廷供給,而不是江家幫他籌備。

如此大規模籌集糧草,顯然另有所圖,有擁兵造反的嫌疑。

「真的是把他們給逼太急了,」清韻弱聲道,「我沒闖禍吧?」

如果不是她,就算興國公要謀反,也不會這麼快。

楚北望著清韻,笑道,「你怎麼會闖禍呢,如果不是你大膽猜測,先太子和寧王的事會一直蒙在鼓裡,安郡王是先太子遺孤,太后扶持他,他有爭奪儲君之位的可能,如此一來,他就是一個徹徹底底的反賊了。」

「話雖然如此說,我們也知道寧王才是太后的親生兒子,可當年的事,我們手裡並沒有鐵證,沒有證據,就奈何不得他們,」清韻惋嘆道。

楚北輕點頭,但是他很從容自信,他笑道,「證據總會找到的,況且他們現在如此急亂行事,極容易出錯。」

這一點,清韻很認同,心急吃不了熱豆腐埃

今天很累了,她答應周梓婷明天她敬茶,她會陪同在側,等明天見到太后,她說什麼也要見縫插兩根針下去。

打定主意,清韻就齲然後美美的睡了一覺。

睡的很熟,但是一早起來,清韻的心情並不美好,因為眼皮子一直在跳,而且是兩隻眼睛一起跳。

以往,眼皮子跳,濕些水就沒事了,可是今天濕水不管用了。

清韻一直碰眼皮,楚北發現了,問道,「眼皮跳了?」

清韻點頭,「跳了十幾下了。」

「那今天就不要進宮了,」楚北眸光溫柔。帶了擔憂道。

清韻搖頭,「這怎麼行呢,我都答應人家了,今兒要進宮的。不能食言。」

如果只是右眼皮跳,她就不進宮了,可問題是左眼皮也跳埃

「既跳財,又跳災,我今兒進宮。不會天上掉金錠子,把我砸暈吧?」清韻說笑道。

她剛說完,青鶯就在一旁道,「一個金錠子有什麼好稀罕的,沒有一萬兩,在王妃眼裡,都不能算跳財。」

喜鵲也笑道,「一萬兩銀子,就是一千兩黃金,可就不是把人砸暈了。能把人砸成肉餅了,王妃,為了安全起見,還是不進宮了吧?」

清韻聽得嘴角亂抽,她只是開個玩笑而已,怎麼還當真起來了,說的好像真的會有一千兩黃金從天上掉下來砸她一般,要是真有,被砸扁了,怎麼也能流傳百世了吧?

清韻執意要進宮。楚北都拿她沒轍,幾個丫鬟又怎麼能攔得住她?

吃過早飯後,清韻就進宮了,楚北要陪她一起。被清韻攔下了,「你先去看望下母后,再去找皇上,太后那兒,我自己去就行了,宮裡人來人往的。不會有事的,你放心吧。」

「我陪你去給太后請安不好嗎?」楚北皺眉頭。

清韻聳肩,有些惆悵道,「沒辦法,你不跟著我,太后對我還有兩分好臉色,你在旁邊,太后嫌棄你,連帶著我也一併嫌棄了,我不是白忙活了么,一直以來,都是長公主在離間太后對寧太妃的信任,可惜收效甚微,我打算親自出馬了。」

清韻一臉的昂揚鬥志,眸光堅定不移的表露了她不達目的誓不罷休的決心。

楚北,「……。」

清韻都潑他冷水了,楚北哪還敢跟著清韻啊,萬一不成功,可就全算在楚北頭上了,誰讓他跟著了。

「你小心些,」楚北無奈,只能應了。

然後,清韻就帶著青鶯,朝永寧宮走去。

去的有些晚了,等她到永寧宮時,周梓婷和二皇子都給太后敬過茶了,正跪著給雲貴妃敬茶呢。

周梓婷穿戴奢貴又不失婉約,面容嬌媚,初為人婦,難掩一抹羞澀,眼神嬌柔的都能掐的出水來。

二皇子俊朗,但是臉上看不出來成親的喜悅,更多的還是敷衍,尤其是見到清韻后,連最起碼的敷衍都沒了。

雲貴妃對清韻,就更沒有好臉色了,侯爺都請二皇子去了,是清韻壞了事,不然親事退了,哪裡還用得著娶周梓婷,這麼一個上不得檯面的表姑娘?

等周梓婷給雲貴妃敬茶過後,清韻才上前給太后請安。

前天,清韻才救了安郡王,雖然要了兩萬兩銀子,但依然功不可沒。

太后看到她,滿意的笑道,「你和二皇子妃是表姐妹,又是一個府里長大的,關係原就親厚,現在成了妯娌,往後更要互相扶持,切不可勾心鬥角,毀了姐妹情分。」

清韻沒有說話,周梓婷就道,「梓婷謹遵太后教誨,和清韻一定相親相愛,就如太后您和寧太妃那樣,雖然是表姐妹,卻勝過親姐妹,叫人羨慕。」

清韻,「……。」

親如太后和寧太妃,這是打算坑她么?

太后滿意的點頭,覺得她和寧太妃一起給後宮塑造了一個好榜樣,心情很好,叫清韻實在有些哭笑不得,因為太后望著清韻,等著她表態。

拜託,她是來挑撥離間的,不是來幫寧太妃說好話的好么!

清韻站在那裡沒有說話,她一時間實在想不到怎麼回太后。

雲貴妃坐在一旁,就笑了,「宸王妃怎麼不說話,難道不希望將來和梓婷相處的就和太后和太妃一樣嗎,還是心裡一直沒有放下對寧太妃的成見,甚至對太后還有不滿?」

清韻兩眼一翻,道,「雲貴妃,你想聽我說真話,還是說假話?」

雲貴妃眉頭一皺,「自然是真話了。」

清韻就道,「那我不喜歡將來和梓婷表姐的相處和太后和寧太妃一樣。」

周梓婷就望著清韻了,太后也望著她,眉頭皺著,「為何?」

清韻望著太后了,問道,「清韻斗膽問一句,太后對太妃真的了解嗎?」

雲貴妃噗嗤一笑,「宸王妃這話就問的奇怪了,太后和太妃是表姐妹,打娘胎里就認識了,能不了解嗎?」

雖然她並不喜歡寧太妃,但是太后和寧太妃的感情卻是叫人羨慕的。

清韻笑了,「那可未必。」

雲貴妃臉一哏,被清韻當眾反駁,面子上掛不住了。

她正要呵斥清韻,那邊一丫鬟跑進來,從後面直接走到雲貴妃身後,附耳低語了兩句。

雲貴妃聽后,臉色一變,驚站了起來。

她反應太猛烈了,太后望著她,眉頭微皺,「一驚一乍的,出什麼事了?」

雲貴妃就望著太后,撲通一聲跪了下來,紅著眼眶,「太后,你要三思埃」

雲貴妃撲通跪下,跪的突然,清韻站在一旁,都聽到了膝蓋砸地的聲音了,聽得她都覺得膝蓋疼。

對於雲貴妃這樣嬌生慣養的人,如果不是出了什麼天大的事,她絕對不會這麼虐待自己的膝蓋的。

太后眉頭皺的緊緊的,望著雲貴妃道,「哀家要三思什麼?」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