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世嫁>第四百零五章 秘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零五章 秘密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小說

這一刻,興國公就是一個為了兒子枉死討公道的慈愛父親,因為兒子的死因,被人歪曲,所以憤憤不平。

興國公很生氣,但太后更生氣,因為興國公對先太子越好,就越能證明清韻說的都是真的,先太子是他和寧太妃生的!

欺騙她在前,還妄想搶皇位,逼皇上禪位,甚至要逼死皇上,太后看著興國公那一副你還是不是先太子親娘,之前的疼愛全是假的不成的神情,太后氣就不打一處來,她喝道,「混賬!先太子死的時候,你還在回京的路上,你回京,他都入了棺斂了,哀家親自送葬的成了顛倒是非黑白,你說的反倒都是真的了?1

太后的聲音透著威嚴和凌厲,在偌大的議政殿回蕩。

興國公臉色一白,直直的看著太后,拿太后沒轍,因為他確實沒有見到先太子最後一面。

滿朝文武許多人都沒有見到,因為誤殺先太子的是皇上,事關重大,所以當時的知情人,幾乎就沒有留活口,就連寧太妃知道,都是後來旁敲側擊,從太后口中得知的。

太后呵斥的興國公無話可說,然後望著百官道,「先太子死了快二十年了,哀家也心痛了二十年,雖然哀家不願意承認,但先太子全是咎由自取,皇上和皇后也脫不了干係,但這事哀家瞞了所有人,卻沒有隱瞞先皇,他當時病重,不久於人世,哀家怕他在九泉之下,見到先太子,知曉實情,怪罪於哀家,所以坦白相告。先皇還是執意將皇位傳給了皇上,哀家沒有權利去管皇上禪位的事,也沒有權利左右皇上將來會把皇位傳給誰。哀家這麼多年逼迫皇上和皇后,執意要立安郡王為太子。是因為哀家厭惡皇后,哀家知道她無辜,但先太子之死,和她有脫不了的干係,哀家見到她,就會想起先太子的死,哀家不想見到她,甚至不願意和她共處在一個屋檐下。更不願意這皇位落到她所出的大皇子手裡1

清韻站在一旁,見太后越說越激動,她撓了下眉毛。

不愧是太后,撒起慌來,連她都分辨不出真假來了,好像這就是事實一般。

但太后當眾說這話,就等於是宣告將來她不會再干涉皇上立儲了,甚至連皇后都洗白了,她承認了皇后是無辜的。

最最重要的是,太后說先皇知道先太子是死在皇上手裡。還執意把皇位傳給皇上,這就杜絕了百官的質疑啊,雖然天子犯法。與庶民同罪,但皇上有權利赦免,先皇不怪罪皇上埃

二十年前的事,二十年前就已經了了,百官沒有必要知道,他們要做的,就是跟著皇上治理國家,讓百姓安居樂業,其他的都不重要。

至於太后說他告訴先皇了。誰又知道是真的告訴了,還是撒謊呢。知情人除了太后,就只有死了快二十年的先皇了。誰還能求證不成,這就是死無對證。

況且,先皇把皇位傳給皇上是不爭的事實。

百官都當成是熱鬧看看,可是興國公就做不到了,一顆心像是掉進了冰谷,涼透了,他望著太后,急道,「太后,你今兒說的話,和前告訴臣的,截然相反,你告訴臣,是不是有人挾持了你,是不是宸王妃給你下毒了,逼你這麼說的?1

興國公聲音很慌亂,他手指著清韻,有些急不可耐。

本來在大殿里,清韻就是一個湊熱鬧的,結果卻硬是有人要將她拉出來,讓她立在風口浪尖上。

清韻也不生氣,看著興國公,似笑非笑道,「我還真是納悶了,興國公,你為什麼就一定要皇上禪位給安郡王呢?安郡王的治國本事比皇上強嗎,他做了什麼豐功偉績了嗎?你對安郡王好的也過了份吧,要說安郡王是太后的孫子,皇上是太后的兒子,你這樣顧著安郡王,卻把皇上往死裡頭逼,有你這樣做舅舅的嗎,太后都說了,二十年前先太子的死她雖然痛心,卻是死有餘辜,做爹的都原諒了,你一個做舅舅的,反倒耿耿於懷,你就沒想過,你的親姐姐已經死了一個兒子了,你可勁的往死里逼得是她另外一個兒子,知道的是你在幫太后,不知道的還以為你和太後有仇,要將她逼成一個孤家寡人呢。」

興國公臉色鐵青,一雙眼睛冷的泛光。

清韻看著他,笑容燦爛,她道,「這麼看著我做什麼,我好像沒有說錯什麼吧,還是你幫安郡王,不是因為太后,而是因為自己的私心?」

興國公拳頭攢緊,骨頭嘎吱作響,他咬了牙道,「我沒有私心!我只是看不得先太子枉死,我只想還他一個公道1

興國公說著,清韻就嘖嘖聲笑了,「好一個大義凜然了興國公,為了外甥,能拋頭顱灑熱血啊,對了,給結髮妻子下毒,讓她臉上起紅疹,還讓她誤會是我的面膜有問題時,怎麼沒見你有這樣的大義凜然啊?」

說著,清韻又加了一句,「不要這麼看著我,你要說我污衊你,那我就當著百官的面,將那日去給興國公夫人治臉的太醫找來,當面對質1

「對陪伴了你幾十年的結髮妻子都能如此狠心,卻對一個死了二十年的外甥這般關懷備至,要給他討一個莫須有的公道,興國公,你的腦袋構造絕對我們常人不一樣,一般人干不出來這事,對吧?」

清韻說著,還去問一旁站著的大臣。

那些大臣都唏噓不已,點頭贊同清韻的觀點。

在這時候,有一個很突兀的聲音傳來,「呀,這麼熱鬧啊1

聲音很熟悉,是逸郡王的。

眾人尋聲玩去,只見陽光下,逸郡王半邊身子搭在明郡王身邊,一手扶著屁股,一邊邁步進大殿,有些呲牙咧嘴,「議政殿的門檻有點高了,有必要降低一點……。」

看見他走過來,獻老王爺就皺眉了,「一身的傷,趕緊給我回去,議政殿不是你們能來的地方1

逸郡王看著獻老王爺,道,「不是我能來的地方,祖父,你這眼神,有必要讓宸王妃給你看看了,她一個女人都能來的地方,我和明郡王怎麼就不能來了,你這是歧視我們你知道嗎,我和明郡王深表不服1

逸郡王說的大聲,明郡王趕緊道,「我只是搭把手,送你來的,有什麼事不要算上我。」

逸郡王斜了明郡王一眼,一臉的鄙視,真是沒骨氣,我祖父雖然霸道,可他敢在太后和長公主面前給你難堪么。

清韻嘴角微抽,傷成那樣,剛剛才有了些好轉,就四處蹦躂了。

見清韻撇著他,逸郡王一拐一拐的靠著明郡王走過來,問道,「對了,大殿里聊到哪兒了,到寧王才是太后親生兒子了沒有?」

「……你來早了,還沒有,」清韻翻著白眼道。

逸郡王嘴角抽了抽,「來早了?怎麼會早呢,我緊趕慢趕,就怕趕不上,屁股都差點顛開花,居然來早了,你們這也太磨蹭了……。」

「沒打算說,」清韻無奈道。

她已經把事情告訴太后了,並沒有十足的證據,怎麼處理,說還是不說,全看太后的意思,她就不淌三十多年前那趟渾水了。

逸郡王無語了,「不打算說?這麼大秘密,你留著過年呢……。」

逸郡王在抱怨,結果還沒說完,就被獻老王爺一把抓了,他身子一斜,就撞到了一旁的大臣身上,好巧不巧的屁股碰到那大臣了,疼的他嗷的一聲叫了起來,聽得整個議政殿的大臣都蹙眉。

但再蹙眉,也抵不上心底的震驚啊,方才逸郡王說什麼來著,寧王才是太后的親生兒子……?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啊?

他們好奇,但是獻老王爺已經幫他們問出聲了,「你方才說什麼,寧王才是太后的親生兒子?沒有證據的事,你敢胡說八道,小心回去我抽你。」

逸郡王摸著屁股,一臉的我真是倒霉透頂了的表情,「我就是來湊個熱鬧,我哪有什麼證據啊,對了,先太子是寧太妃和興國公生的算證據嗎?」

百官,「……。」

獻老王爺恨不得當場就要抽逸郡王了。

他抬了手,只是被東王給攔下了,他道,「老王爺先別急著動怒,這麼大的事,郡王爺要是沒點證據,不敢胡說。」

逸郡王雙手抱頭,好像怕獻老王爺抽他一般。

百官也哄鬧起來,一定要逸郡王為說的話負責,這麼大的事沒有證據不能亂說。

百官你一句我一句,吵得逸郡王頭大,他道,「我只是來湊個熱鬧的,我知道的也不多好么,當然了,比你們還是要多一點的。」

然後,他就把眼睛望著清韻了,擠眉弄眼的。

一個個傻啊,都在這麼明顯了,還不知道該問誰呢!

江老太爺就望著清韻了,他眉頭微皺,「清韻,逸郡王說的事,到底是不是真的?」

清韻輕點了下頭。

侯爺看著她,神情凝重道,「沒有證據的事,不能亂說。」未完待續。

  • (快捷鍵:←)
  • 世嫁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