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生活在美利堅的森林遊俠>803
小說:| 作者:| 類別:

803

小說:生活在美利堅的森林遊俠| 作者:醬疙瘩| 類別:都市言情

只是,事情真的有這麼簡單嗎?果然,晨光破曉之前,一道人影在黑暗中閃掠而出,腳尖輕點一處樹枝,身體飄逸的立在了樹枝之上,憤怒的目光,直射樓閣。顯然,有的人,還是找上門來了.....

屋子內已經等了半夜的周博無奈的嘆了口氣,推開房間的窗戶,身影筆直的從房間中電射而出.....

看著站在樹枝上的秦嵐,周博無奈的笑了:「我等了你大半夜!」

「哼!」回答他的,只是對方的一聲冷哼。看著那面色平淡的周博,秦嵐的心中更加多了一死怒氣:「這個傢伙,做了那樣的事情,竟然還那麼平淡,沒有一點歉然的樣子。」不知道怎麼回事,越看周博這個樣子,秦嵐的心中就越是憤怒,終於秦嵐怒哼一聲:「跟我來!」

說完,也不理會周博是否答應,身子在樹枝上一個折轉,飄然遠去。周博搖了搖頭,身子一輕,也是緊隨著秦嵐,遙遙跟著。這時候尚是清晨,準確的說還算是夜晚。天山劍派所在方位嚴格上來說,偏向於北方。因此,晝短夜長,所以在中土已經是天亮的時間,在天山一帶,夜色還正是濃郁。

兩人一前一後,輕盈而又快速的穿行在天山劍派之中,不一會就到了群山起伏的山峰之間,似乎已經脫離的天山劍派弟子日常生活的活動區域,而是到了一處較為荒涼的地帶。

「呼!」秦嵐看著周圍的環境,滿意的點了點頭,身子輕飄飄的立於一塊山岩之上。「噌」的一聲,拔出了手中的銀翡玉翠。劍刃一出,立刻在夜晚亮起了一道白色的劍光,劍光中,又夾雜了一絲青色,當真是應對了秦嵐手中的劍名,銀翡玉翠。

「邪賊,咱們今晚的賬怎麼算?」看到飄搖而至的周博,秦嵐柳眉倒豎,美目中怒火熊熊。從小到大,她可從來沒有吃過這麼大的虧,竟然被周博看了身子。想到幾個時辰前周博那賊賊的,色色的目光。秦嵐心中就是怒火中燒,忍不住的想把周博剁個十段八段。原以為,碰上大師兄,就可以讓這個死邪賊乖乖的束手就擒。甚至,在秦嵐的心中,早就想好了要怎麼收拾這個該死的邪賊。可是,最後的結果卻是讓秦嵐無奈又無力,大師兄竟然對這個邪賊讚譽有加,還邀請來到派內做客。「哼,什麼名門正派,難道晨曦門就出產這種偷窺女性洗澡的邪賊嗎?」秦嵐不忿的想著,手中的銀翡玉翠遙遙相指。

「這個,秦嵐姑娘,今晚的事情,純屬於是個誤會。我呢,本來是為我那三位朋友望風的。後來,你洗澡的時候弄出的聲響有點大了,我才去查看的。你也知道,天山溫群的白霧較大,根本就看不清什麼東西。這才有了現在的誤會,我願意向秦嵐姑娘你道歉!」周博說完,低了一下頭,表現的很有誠意。按照他的想法,秦嵐再怎麼說也是一個名門正派的弟子,不會那麼不講道理,再說兩人之間的事情,也的的確確算是一個誤會。說清楚了,也就沒什麼事情了。

或許,周博的這個想法換到任何一個男人的身上,都會這麼想。可惜,有些人往往會忽略對方的感受,而周博,似乎恰恰就是其中之一。他明顯的犯了兩個可以說是致命的錯誤,一是忽略了一個性情高傲的女子,對於被一個陌生男人看到自己的玉體上的那種惱羞。第二,他似乎沒有感覺到了因為對方心中對於他的那種厭惡,導致了他說的話,在對方那裡不但沒有達到道歉的效果,而且還聽起來有點淡淡的得意。聽聽周博之前的說辭,如果換做一個心平氣和的人來聽,或許能感覺到其中的真摯道歉。不過,如果換做一個馬虎一點,或者說秦嵐這種怒火正在燃燒的人來聽,顯然就有另外一種味道了。周博的話,此刻聽在秦嵐的耳中,非但沒有誠意,還有一種赤裸裸的挑釁得意。不禁怒吼一聲:「你去死!」

身子一躍,手中的銀翡玉翠晃動之間,絢麗的劍光繽紛而起。夜色中,白色的劍光破開黑幕,一劍直斬周博的肩膀。

「哼」周博沒有想到秦嵐說動手就動手,當下心中也有了一些火氣。在他看來,自己也道歉了,也不是故意的,可是秦嵐還是這種不依不饒。「這個丫頭,也太蠻不講理了!」周博心中一動:「給她一些教訓也好!」

想到這裡,周博的身子朝後稍一錯步,閃避開了秦嵐的那當頭一劍。秦嵐一劍斬空,心中更怒,出手更狠,一劍借著一劍,連綿不斷。天山劍訣在她的手中,那種剛猛或許因為是女子的原因,稍稍的柔和起來,不過劍訣上的剛勁,又恰好彌補了女子先天上力量的不足。二者互補互乘,也算是一種變相的完美吧。

周博一邊躲閃著秦嵐的出手,一邊留意著秦嵐手中的天山劍訣的劍式。看了好半天,心中也是讚歎起來:「都說天下劍技之中,天山劍派當名列前茅,果然有它自身的特色。」先後交手兩名天山弟子,周博卻是從中看到了兩種截然不同的風格。衛罹出劍,大開大合,剛猛迅速。一劍一招之間,男子的陽剛迅猛,在招式間展現的十分完美。而秦嵐的出劍,卻變換了一種風格。劍式上,劍劍沉穩,多了一絲剛毅。而劍意上,卻融合了女子天性的輕盈靈動。天山劍訣在秦嵐的手中施展出來,剛柔並濟,倒是和莫野的那一套得意劍法「六九流光劍」有異曲同工之妙。

「你個混蛋,為什麼還不出手?」看到周博一味的閃躲,秦嵐的心中也多了幾分焦躁。雖然大師兄也說了,這周博的實力在三境左右。放在正道年青一代弟子中,也算是不弱了。不過,想到自己也同樣是三境的修為,而且日常戰鬥中,也能和大師兄交手百招不落下風。因此,心中也有了一些自信,自己用劍對陣周博的空手,應該是佔據了主動地地位。

可是,每當她自己的攻擊擊出時,一劍一招之間,卻都是會被周博面不改色的在最為驚險的一刻閃避而去,一切對方都顯得遊刃有餘。哪裡有對陣大師兄的時候,那種以命博命,使出全力的樣子?在派中,自己是萬人寵愛的小師妹,在師長眼中,自己是天資奇佳的得意弟子。所以,也養成了秦嵐心中本能的高傲。在門派中,自己或許不會對哪位師兄弟耍些脾氣,可是卻也隱隱的拒人千里之外。在她的眼中,除了大師兄之外,任何人都不太具備資格跟自己說話。因為很多人的修為水平,還遠遠不及自己。

然而,現在的秦嵐的高傲第一次遇到了挑戰。原本最值得驕傲的天賦,在周博那裡第一次遇到了挫折。想到周博和衛罹之間的戰鬥,再看看周博和自己之間的戰鬥,這分明就是兩個概念。一個不用武器,一味閃躲不知道進攻的對手,才是對她的最大蔑視。

當周博再一次閃避開來的時候,秦嵐憤怒的向前橫跨一步,一劍懶腰斬出,再次將周博逼退的錯步閃躲。看到周博的閃躲,秦嵐本能的要施展下一招劍訣中的劍法的時候,突然停住了。眼中,一副景象猛然閃現,下一刻,秦嵐竟然鬼使神差般的同樣錯步,旋腰,手腕間的力量變得柔和靈動起來。帶動著自己的銀翡玉翠,配合著身子的旋轉化作了一道優美的弧線,帶動著周圍的氣流,一劍旋斬而出!

「咦?」正在閃躲的周博發出一聲驚奇之聲,眼中閃過一絲不可思議的光彩。這一劍,對於周博來說再熟悉不過了。分明就是六九流光劍中前六劍最出名的「迴風帶雪」,最是纖柔靈動,也是六九流光劍中,最難練的一招。因為要銜接下一招的劍影飄渺,因此對於腰身的力量和柔和最是考驗。如果沒有極大的天資或者艱苦的練習,是絕對難以練成的。周博沒想到,秦嵐竟然可以施展出這麼一招。雖然看上去劍式生澀,而且由於只會這一招那面有些破綻太多。不過,很顯然是秦嵐第一次施展。僅僅是這一次,就已經足夠周博吃驚了。

周博知道,秦嵐能施展這一招「迴風帶雪」一定是看到自己和衛罹交手的時候,暗中學會的。「僅僅看了一次,就能施展出來,這秦嵐的天賦也太恐怖了吧?」周博暗暗讚歎,同樣也不得不承認,施展這一招的秦嵐,那種六九流光劍中的纖美柔和感,被她揮發的淋漓盡致。唯一可惜的是,今晚無雪。否則,一身白衣的秦嵐,施展出這一招最柔和纖美的「迴風帶雪」劍光旋轉之間,白雪紛飛而起,那是何等的美輪美奐。周博不禁暗自搖頭,自己施展這一劍的時候,天空恰好有雪。可是,換做比自己漂亮一百倍的秦嵐施展的時候,卻偏偏無雪,這未免不是一個遺憾。

當然,想歸想,周博的動作卻是毫不遲疑。既然秦嵐施展了這一招在周博看來滿是破綻的迴風帶雪,周博也不再閃避。身子一動,直接從那劍光中穿行而過。身子詭異的閃動,恰好躲開了劍光的攻擊,反跨一步,來到秦嵐的身後。右手一握,左手前穿一攬。秦嵐只感覺身後一陣大力傳來,整個身體不由自主的向後而去。後背一穩,已經貼上了一處安靜而又踏實的地方,而握劍的右手,卻被周博牢牢的抓在手中,腰身,也是一緊,竟然被周博懶腰摟住。

「邪賊!」秦嵐下意識的就要掙扎,卻沒想到整個身子一緊,耳垂處一陣暖氣吹得耳垂又酥又麻,好不舒服。而周博的聲音,就在秦嵐的耳邊響起:「記清楚了,就這一次。「迴風帶雪,劍影飄渺,雙劍銜接,互補互聯!」

這一刻,秦嵐的心中猛然的震撼了。她不敢相信,身後的這個邪賊,竟然要教自己這套劍法

「轉腰,出劍,側步,回手!」這一刻,秦嵐彷彿忘記了自己是在那個之前一直很討厭的「邪賊」的懷中,全心全意的投入到了那自己喜愛非常的兩式劍法之中。迴風帶雪,劍影飄渺。柔軟的腰身,在周博的帶動下,緩緩而動,帶動著身子,配合著手中的銀翡玉翠,緩緩旋轉出一道優美的弧形。劍光閃亮,身子優雅的轉過一道弧線,近乎摟住秦嵐的周博腳步猛然一挫,右手一轉,環繞著秦嵐的纖腕,再次一抬。上斬,下壓,左動,右滑,一瞬間的功夫,秦嵐只感覺到眼前的白色劍光一分為四,化成了四道劍影。她知道,這是周博用極快的手法製造出的視覺誤差,也正是那迴風帶雪的下一式銜接劍影飄渺的精髓所在。

一劍又一劍,一遍又一遍。兩人在這一刻,似乎都忘記了彼此的敵對。一個全心全意的教,一個全心全意的學。不知不覺,天色已亮,而兩個人卻是還沒有分開身子。好像,兩個人都已經習慣了彼此依偎的感覺。秦嵐,更是感覺到了那種懷抱的安全感,竟然有一些想讓時間過的再慢一些。

「好了!」周博開口說道:「整體上就是這個樣子,其餘的就看你自己的練習了!」感受著手中的滑膩,和那腰身的柔軟,周博的眼前呼的閃現出了昨晚秦嵐那出浴的景象,看著後者那一片粉紅的晶瑩耳垂和玉頸,鼻間嗅著那淡淡的幽香,一時之間,竟然痴了!

「啊!」回過頭的秦嵐看到周博那痴痴的目光,秦嵐的心中竟然閃過一絲驚慌,忍不住的就使出了女子最常用的尖叫。不過,好在聲音並不大,而且還讓周博也渾身一個激靈,清醒過來。

「對不起!」周博這時彷彿才感覺到兩人之間姿勢的曖昧和不雅,慌不迭的鬆開了秦嵐,後退兩步,有些歉然的看著對方。

秦嵐臉頰紅得猶如要滴出血來一般,一對水吟吟的眸子,羞怒的看了一眼周博,也不說話,只是哼了一聲,轉過身去。同時,也把手中的銀翡玉翠收入了鞘中,看樣子,是不會再動手了。

「昨晚的事情,你不許告訴任何人!包括跟著你來的那三名女子,知道不知道。如果要是我知道你告訴了別人,就算是打上你們晨曦門,我也要跟你沒完!」

「啊?哦,一定一定!」周博起先沒有回過神來,當聽完秦嵐的話,先是驚訝了一聲,隨即看到後者那羞怒的模樣,才連連應聲。同時,訕訕的道:「那個咱們兩個事情就這樣完結了?哦,不是,我的意思是.咱們也不對!」辯解了一下,周博卻是直接垂頭喪氣的低下了頭,他突然發現自己現在竟然不會說話了,難道是真的見到美女自己的鎮定就算是煙消雲散了?周博暗暗的想到,同時有些垂頭喪氣起來,對於自己見到美女的抵抗力,周博本能的抱了一絲悲觀。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gegegengxin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