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魔獸之狂亂貴公子>第535章 菲特今晚別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535章 菲特今晚別走

小說:魔獸之狂亂貴公子| 作者:無能的王| 類別:

沒想到啊沒想到,你濃眉大眼的麥迪文居然是條扶她狗。

雖然亂甩鍋不是個好習慣,但是卡洛斯一口老槽吐不出去,憋的實在難受。

這也是顆當年泰坦天團來過的星球,科學技術大概比艾澤拉斯領先個百八十年,魔法水平大概是不如的。

同樣,這也是顆被各方勢力盯上的星球,什麼牛鬼蛇神都有,唯一比艾澤拉斯強點就是上古之神的腐化沒有那麼深,所以泰坦守護者覺得這顆星球還有救。

經過「罵死它」的解釋,卡洛斯大概明白是怎麼回事了。

沒有五色巨龍的存在,泰坦守護者親自操刀,在凈化這顆星球。

而方法,就是TMD聖杯戰爭……

利用外星聖遺物,這顆星球上的魔法師們利用創造了一個擁有凈化膜的虛擬小世界,英靈和魔法師們前往這個世界進行一場一點都不COOOOOOOL的「戰爭」,最後的勝利一方,魔法師可以前往起源引擎進行生命位階的提升。而英靈,則獲得再活一次彌補遺憾的機會,而它的數據則進入翡翠夢境成為純凈的,在精神層面清晰上古之神的腐蝕。

所謂的天之杯,不過是魔法師們的訛傳,整個儀式就是一場有黑幕的選拔,理解成卡巴斯基、瑞星、金山毒霸、NOD32和360安全衛士的競標也沒有問題。

星界法師麥迪文幫卡洛斯這個被古神腐化過的「封建殘毒」搞到個馬甲,獲得了參加這次儀式的資格。

嗯,一個被格式化的病毒參加殺毒軟體大會,真是諷刺的可以。

當然,「罵死它」的解釋不可能這麼透徹,這些魔法師根本不了解背後的一切,起源引擎帶來的誘惑足夠他們進行這一場廝殺。

但是結合他們的話語,再參考麥迪文隱晦的暗示,真相就不難推敲了。

除了所謂的「天之杯」,整個儀式實際上和卡洛斯認知中的並沒有太大的關聯,既沒有金閃閃也沒有呆毛王,更沒有什麼職階寶具。

英靈和魔法師就是憑藉自己的本事乾乾干。

也正因為如此,麥迪文才想方設法給卡洛斯搞了這樣一件鎧甲,完美了彌補了卡洛斯在面對超凡生命時的最大缺憾————耐操度。

漆黑的鎧甲遮蔽了卡洛斯所有的身體特徵,除了最基本的人型,魔法師根本看不出眼前英靈的底細。

除了用來召喚英靈的聖遺物,以及卡洛斯現在漆黑的外表,沒有任何的更多證據證明眼前的「怪物」就是曾經的斯巴達王國末代皇帝,魔法師還是有些不太心安。

「請允許我再次鄭重的自我介紹,本人泰姆.莫寧,您也可以叫我時辰。」

等等,什麼,你叫啥?

要不是頭盔遮擋,卡洛斯害怕自己的顏藝嚇著別人。

到底是麥迪文的法術飄還是自己的內心騷,不明白翻譯機制的問題還是故意的惡趣味,又或者是某種巧合。

卡洛斯就感覺很齣戲,很尷尬,很沒有代入感。

算了算了,都被阿克蒙德一腳踹出自己的星系了,還糾結個啥,反正這裡沒人認識我,正好放飛下自我。

做完自我心理調節的卡洛斯開始了自己的表演。

「你可以叫我無火的餘燼。」

「額……」

泰姆.莫寧一臉懵逼,自己召喚的不是斯巴達的皇帝嗎,這個無火的餘燼是個什麼玩意兒?召喚儀式出問題了還是聖遺物是假貨,怎麼搞,現在退貨還來得及嗎?

感覺不靠譜啊!

「那麼,請問大人,您的特長是什麼,作為這次天之杯的爭奪者,我們這一方可以說是實力最強底蘊最深厚的勢力,距離儀式開始還有一小段時間,可以針對大人您做一些針對性的布置。」

算啦算啦,自己召喚的英靈,就算是個戰五渣樣子貨也要帶著玩,自稱時辰的魔法師下調了心理預期。

「不要問我會什麼,行不行,只要告訴我敵人在哪。你負責找出敵人,我負責殺,僅此而已。」

卡洛斯壓低聲音,用一種帶著疲憊的滄桑感裝了一,自我感覺良好,爽的不要不要的。

然後,泰姆.莫寧眼睛亮了,是自己看走眼了嗎?這個英靈很屌的樣子啊!

「那麼,無火的餘燼大人,對於這次的儀式,您有什麼想法嗎?」

泰姆.莫寧放低了姿態,恭敬的問道。

「沒有想法,戰略戰術什麼的你負責就好,你說,我聽。」

卡洛斯也是帶兵打仗的老鳥,不會幹瞎指揮的蠢事,乾脆利落的放權。

毫無疑問,自己遇到的麥迪文已經是宇宙大佬級別的星界法師,雖然不知道這一身盔甲到底什麼來歷,但是麥迪文的實力不說凌駕於泰坦之上,怎麼也比作為儀式發起者的泰坦守護者強。有麥迪文幫自己作弊,儀式的過程根本不重要,完成儀式進入翡翠夢境才是關鍵。

理清事項的優先順序后,卡洛斯對於玩一玩也就不那麼抵觸了。

「那麼我簡單的介紹一下吧。這次的儀式,除了我們之外,還有六方勢力參與。目前已經有三家來到了威斯特伍德,兩家還在路上,最後一家情況不明。等到最後一方參與者抵達,結界就將放下,威斯特伍德就是我們的戰常作為地頭蛇,我們莫寧家族有著天然的地利,可以調動很多資源幫助英靈大人進行戰鬥,這其中情報優勢非常大。雖然還沒有正式開戰,我們已經探查到兩位英靈的情報,這是他們的外貌。」

泰姆.莫寧說著,實戰了一個小法術,兩個立體投影出現在卡洛斯面前。

其中一個風格與卡洛斯現在相當的類似,身體也是被漆黑的布條包裹著,頭部蓋著一塊破布一樣的兜帽,完全無法猜測底細。

而另一個,明顯是個人類小女孩,十四五歲的樣子,紅色的披風,黑色短髮,笑的乖巧可愛,卻沒有什麼辨識度,手裡提著一根看不出是啥的武器,科技感十足。

「新月玫瑰……」

卡洛斯呢喃了一聲,要不是上輩子看片多,怕不是要遭重哦,參加儀式的都是什麼牛鬼蛇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