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大魏宮廷>第304章:李睦之死【二合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04章:李睦之死【二合一】

小說:大魏宮廷| 作者:賤宗首席弟子| 類別:

『PS:如果上一章也算是水的話,那這本書已經沒什麼好寫了,該寫的劇情都寫完了,剩下的只是收尾,心急的書友直接等大結局吧。』

————以下正文————

正因為魏國與諸國聯軍的戰爭,乃是重中之重,是故,早前薊城亦暗中派人前往魏國,監察這兩方勢力的最後勝敗。

因此,繼張啟功抵達薊城后沒過幾日,薊城派往魏國的細作,亦陸陸續續將魏國近期的消息送回了韓國王都,那些密信中所述,與張啟功所言一般無二:衛魯臨陣倒戈,魏國擊潰聯軍。

在反覆確認了密信的真實性后,韓國丞相張開地悵然長嘆。

雖然此前張啟功那勝券在握的模樣,已讓張開地、韓奎二人意識到了大勢已難以更改的殘酷,但他還是希望那只是張啟功的詭計——比如說魏國其實並未戰勝聯軍,張啟功只是強裝鎮定什麼的。

但那些細作送來密信,卻打破了張開地心底的希望。

「或許這就是天數啊1

張開地在府上書房長嘆了一番,親筆寫下一封書信,派長子張平將其送到沮陽一帶,交給雁門守李睦。

這封書信,通篇只有一行字:已經證實,衛、魯兩軍臨陣倒戈,助魏王擊敗諸國聯軍。

數日後,身在沮陽一帶的雁門守李睦,收到了張開地的這份書信,在看完書信后,久久不語。

原因很簡單,因為局勢比他預測的還要糟糕。

『衛魯兩國軍隊竟然臨陣倒戈?;

捏著手中這份書信,雁門守李睦的雙手都在顫抖。

他完全不能理解,衛魯兩國的軍隊為何會倒向魏國——相比較之下,衛國的軍隊倒戈稍稍能讓李睦釋懷,畢竟魏衛兩國和睦為鄰近百年,可魯國的軍隊為何會倒向魏國?魯國不應該是堅定地站在齊國那邊么?

齊魯利害一致,這是世人公認的呀,魏王趙潤究竟使了什麼手段,竟令魯國軍隊背叛了齊國?

李睦實在想不明白。

不過次事的他,已無暇去思忖那些,畢竟此刻他面前亦擺著一個重大的選擇:繼續,或者放棄。

繼續,即在「魏國已擊敗諸國聯軍、且有衛魯兩國軍隊倒戈魏國」的情況下,繼續施行他那匡扶國家的計劃。

但可以預見,此舉必定會引來魏國的報復,再次點燃魏韓兩國的戰爭,介時,他李睦就不再是拯救國家的英雄,而是將這個國家繼續推向更黑暗的深淵的罪人。

可是放棄,這就意味著韓國遲早將成為魏國的腹中餐,被後者傾吞,再沒有人能夠扭轉局勢。

猶豫不決的李睦,召來了長子李、副將嚴奉、族弟李任以及麾下其餘將領,將信中的噩耗告訴了諸將,想聽聽這些人的意見。

當得知「魏國已擊敗諸國聯軍」后,李、嚴奉、李任以及其餘將領皆露出了震撼之色,面面相覷,久久不能言語。

要知道,他們此番罔顧薊城的命令,擅自起兵勤王,堵的就是「魏國敗於諸國聯軍」這萬中之一的機會,可沒想到,上天並沒有庇護他韓國,魏國竟然戰勝了諸國聯軍,這可如何是好?

難道只能地灰溜溜地解散軍隊,乞求那位魏王的寬恕么?

豈能如此!

「砰1

李睦的族弟李任用手一錘面前的案幾,咬著牙說道:「事已至此,豈有半途而廢之說?」說罷,他轉頭面向李睦,沉聲說道:「族兄,事不宜遲,當立刻率軍攻打薊城1

聽聞此言,帥帳內或有將領遲疑地問道:「可是魏國那邊……」

李任打斷了那人的話,沉聲說道:「我就不信魏國毫無損失就能戰勝諸國聯軍1他環視了帳內諸將,最終將目光定格在族兄李睦身上,沉聲說道:「魏國與我大韓在邊境駐軍僵持六年,隨後又遭到諸國聯軍的進攻,甚至於,族兄成功地挑起了魏國與秦國的戰爭,末將認為,當前的局勢雖說萬般不利,但仔細想想,其實仍有迴旋餘地。」

聽了這話,李睦的眼神一陣閃爍。

事實上,李任說得並沒有錯,魏國此番與韓國、與諸國聯軍、與秦國三線開戰,國力消耗空前之大,縱使眼下魏國擊敗了諸國聯軍,但若是所料不差的話,魏國接下來應該會將戰爭重心放在西邊的秦國身上,而不是他韓國——哪怕他李睦攻陷了薊城,使韓國重新脫離了魏國的掌控。

為何?

原因說來令人感到悲傷,只是因為現如今他韓國對魏國的威脅,遠遠不及秦國對魏國的威脅來的大。

而這樣一來,他韓國就有了喘息之機。

『……秦國絕非弱國,而魏國此番因為三線作戰,國力消耗空前巨大,未必能在短時間內擊敗秦國……若是秦國能支撐到今年年底的話,半年時間……半年時間我大韓未必不能重新打造上谷防線;

李睦越想越覺得這件事大有可圖,遂立刻親筆寫了一封信,派人送到薊城,送到丞相張開地的手中。

數日後,張開地收到了書信,拆信觀瞧。

在看完李睦的信中建議后,張開地猶豫不決,遂又請來治粟內史韓奎,與後者商議。

在將韓奎請到內室后,張開地出示了李睦的書信,語氣莫名地說道:「李睦將軍仍未放棄,他建議我薊城派使者前往秦國,取得秦國的支持……他在信中寫道,若是秦國能拖住魏國至少半年,他可利用這段時間重新打造上谷防線,韓奎大人,你怎麼看?」

韓奎靜靜地看完了李睦的書信,隨即黯然嘆了口氣,反問張開地道:「張相,您覺得秦國能夠戰勝魏國么?」

聽聞此言,張開地渾身一震。

他這才意識到,無論是李睦也好、他方才也罷,都忽略了一個關鍵問題:縱使秦國能暫時拖住魏國又怎樣?秦國能擊敗現如今的魏國么?

要知道,半年前的魏國,就已經是憑藉一己之力,同時應戰韓、齊、楚、衛、魯、越六個中原國家,匪夷所思的是,在這種不利的局面下,魏國硬生生扳回了優勢,取得了最後的勝利。

而現如今,衛、魯兩國的軍隊已倒戈魏國,齊國正在被魏將趙疆、屈塍攻打,楚國正在即將遭到魏國報復的情況下瑟瑟發抖,單憑秦國一己之力,能夠戰勝魏國這個龐然大物呢?

秦國,一個連雁門郡都打不下的國家。

「當真毫無希望了么?」張開地澀聲問道。

韓奎默然地搖了搖頭:「李睦說得輕鬆,用半年時間重新打造上谷防線……拿什麼打造?用他麾下那號稱二十萬大軍的軍隊么?你我都猜得到,那只是一幫散兵游勇而已,連最基本的武器裝備都不齊全,我猜真正可用的兵卒,恐怕只有兩三萬人吧……」

「兵器甲胄可以打造……」張開地澀聲說道。

「拿什麼打造?」韓奎看了一眼張開地,語氣莫名地說道:「國庫早就告罄,近兩年來全靠國內貴族世家的獻金維持,而現如今,那幫人一個個早已投靠了魏國,誰會願意繼續貢獻財物?」

頓了頓,韓奎繼續說道:「更何況,邯鄲、巨鹿、上谷等地的國人早已厭倦戰爭,雖然李睦能在雁門、太原、代郡等地徵募到近二十萬人,但他註定得不到邯鄲、巨鹿、上谷、漁陽等幾個郡的支持……」

事實上,韓奎還有一點沒有說明,那就是魏人——似張啟功、北宮玉這些魏人,會眼睜睜看著李睦攻陷薊城而無動於衷?

他敢打賭,只要他們膽敢默許此事,勢必會遭到張啟功等人的陰謀算計。

他韓奎,還有眼前的張開地,皆是拖家帶口的人,在明知希望渺茫的情況下,可不願意陪著那李睦步入死路,甚至為此連累家人。

「可是李睦將軍仍不願放棄,這可又如何是好?」張開地皺著眉頭問道。

韓奎沉默了片刻,正色說道:「先以私人書信勸告李睦吧,倘若李睦執意……唉,那就讓咱們那位君主出面吧。」說到這裡,他嘴角微微揚起,帶著幾分譏諷說道:「反正,他熱衷於當魏人扶持的傀儡君主,不是么?想來也不會在意後人罵他什麼。」

張開地聞言亦沉默了片刻,最終嘆息著點了點頭。

又過數日,李睦收到了韓相張開地的回信,一封讓他非常失望的回信。

張開地在信中指出了李睦那些建議的漏洞,堅持認為秦國並非是魏國的對手,倘若他李睦欲繼續挑起魏韓兩國的戰爭,則必將成為千千萬萬韓人所痛恨的對象。

在這封信的最後,張開地勸說李睦放棄心中的執念,解散軍隊,前往薊城,如此,他薊城尚能懇求魏國的君主,寬恕李睦的行為。

當時,李睦的長子李亦看到了這封信,大怒道:「父帥,張開地、韓奎二人,明擺著於明哲保身,父帥何必與他們嗦?孩兒認為,當立刻進兵攻打薊城1

聞訊而來的副將嚴奉、族弟李任,亦紛紛勸說李睦立刻進兵薊城。

在眾人的勸說下,李睦終於決定向薊城進兵。

次日,李睦率領那近二十萬軍隊經過沮陽,前往居庸關。

此時的居庸關,亦由魏將韶虎麾下的魏武軍把持著。

在得知李睦進兵的消息后,魏將韶虎大為震驚。

要知道,他前幾日剛剛收到來自張啟功派人送來的消息,得知他魏國已經戰勝了諸國聯軍,為此,他還在沮陽城內與麾下的將領們慶賀了一番。

而他萬萬沒有想到的是,在這種情況下,雁門守李睦居然還敢進兵薊城——這李睦,當真不怕他魏國的報復么?

『這可怎麼辦呢……』

在猶豫了半響后,魏將韶虎想起了北宮玉那道「按兵不動」的命令,在一番遲疑后,立刻派人前往居庸關,勒令駐守在居庸關的魏卒棄關,任由李睦的軍隊過境——因為就像北宮玉所說的,反正橫豎都擋不住李睦的二十萬大軍,沒必要讓魏武軍在這裡白白犧牲,叫薊城自行解決李睦即可。

魏將韶虎的放水,讓李睦的軍隊兵不血刃就通過了居庸關,逼近了「昌平邑」。

在得知這個消息后,丞相張開地與治粟內史韓奎黯然長嘆:這位勇武兼備的李睦將軍,最終還是選擇了一條不歸之路。

事到如今,有關於李睦的消息已經無法掩蓋,就連韓國的傀儡君主韓異,亦得知了此事。

不得不說,韓國現任的君主韓異,他雖然是魏人扶持的傀儡君主,但這並不表示他就沒有權力,因為似張啟功、北宮玉等魏人需要藉助他的名義,徐徐使韓國逐漸併入魏國,而這,就是他的仰仗。

在私底下,韓異早就得到了張啟功的許諾,得知日後魏國會封他一個郡王的位子,讓他繼續享受榮華富貴——眼下能過足君主的癮,日後還能成為魏王冊封的郡王,韓異有什麼理由反抗魏國?

更何況據他所知,那位雁門守李睦,可是口口聲聲稱他為「偽君」的。

這根本無需考慮嘛!

於是乎,韓異罕見地擺出了君主的架勢,派人下了王令,勒令李睦解散軍隊,孤身赴薊城問罪。

然而讓韓異震怒的是,李睦軍根本不將他的王令放在眼裡,以至於他一連發了數道王令,李睦軍都沒有絲毫要解散的意思。

憤懣之餘,韓異將張開地、韓奎召到跟前,勒令二人儘快想辦法剷除李睦。

而此時,張啟功、北宮玉二人亦得知了此事,心下大為驚訝,就連他們也沒有想到,這個李睦居然如此不識好歹。

當日,張啟功向韓王韓異獻了一道毒計:雖然薊城無法左右李睦的行為,但韓國國內的百姓,卻能阻止李睦。

他建議韓王異下詔,挑唆韓人聲討李睦,徹底將李睦打成「不尊王令」、「圖謀不軌」、「欲再次挑起魏韓戰爭」的陰謀小人。

韓王異聞言大為欣喜,當即按照張啟功的建議下達詔書。

短短半日間,薊城城內的韓人便得知了此事,這些韓人在朝廷的誘導下,對雁門守李睦這位曾經北原十豪之首表現出極為的憤慨:明明魏國已經停止與我國的戰爭,且許下承諾會幫助我國恢復經濟,何以你李睦還要挑起魏韓兩國的戰爭?甚至於,公然詆毀像韓異那般的明君?

在這件事中,韓國國內的貴族、世家,亦紛紛站在薊城朝廷這邊,或者說站在魏國的立場上,共同抵制雁門守李睦。

或許是這些人普遍覺得,這個國家已經毫無希望,因此,他們不希望因為李睦而再次引起魏韓兩國的戰爭,使他們的利益受到損失。

數日後,隨著這個消息逐漸傳開,越來越多的人都開始抵制李睦:貴族與世家勢力,是為了維護他們的利益;而平民階級,則是厭惡戰爭,不希望再與魏國開戰。

堂堂的雁門守李睦,北原十豪之首,韓國數一數二的名將,彷彿一下子就成為了萬夫所指的罪人。

甚至於到最後,就連李睦徵募的那近二十萬軍隊中,亦陸陸續續出現了逃兵。

在此期間,當李睦的族弟李任抓到幾名逃兵,質問他們為何要逃走時,那些逃兵振振有詞地說道:「我等此前跟隨李睦將軍,是因為李睦將軍說他要拯救這個國家,而現如今,國內的同胞聯合起來抵制我軍,這豈不說明,錯的是李睦將軍?恕我等無法再跟隨1

聽聞此言,李任大為震怒,恨不得當場斬殺了那幾些逃兵,只可惜,卻被聞訊而來的李睦給阻止了。

「或許,錯的當真是我李睦吧……」

李睦環視著周遭的兵卒,眼見這些人因為近日的謠言,對他產生了懷疑,他心中悵然長嘆。

他忽然想起了太原守樂成曾經奉勸過他的話:若你執意而行,終有一日,你會成為魏韓兩國的眼中釘,雖天下之大,亦無你李睦容身之地!

當時,李睦只顧著憤慨樂成那投靠魏國的行為,而現在反過來想想,或許真被樂成給料中了。

「想走的人,都走吧……」

在嘆息地留下一句話后,李睦返回了自己的帥帳。

待回到帥帳后,他的心情仍無法平靜下來。

他實在不明白,為何沒有人願意陪同他拯救這個國家呢?

難道自韓王然、釐侯韓武過世之後,這個國家就徹底喪失了勇氣、喪失了尊嚴么?

李睦靜靜地坐在帳內,腦海中回憶著與韓王起、韓王然兩代君主接觸的點點滴滴,心中頗不是滋味。

說實話,韓王起談不上雄主,但他至少將其兄韓王簡留下的國家治理地井井有條,而韓王然,更是李睦所認可的雄主之姿,在無數個夜晚,他曾無數次夢到他輔佐韓王然,使得這個國家變得越來越強大,可現實卻是……

「將軍……」

不知過了多久,副將嚴奉撩帳而入,看著李睦欲言又止。

彷彿是猜到了嚴奉的心思,李睦惆悵地問道:「走了多少人?」

嚴奉沉默了片刻,這才小聲說道:「迄今為止,最起碼走了……三萬餘人。」

「僅僅只是兩三日,就有三萬餘人……棄我而去么?按照這麼算下來,再過個幾日,二十萬大軍怕是會散得一個不剩了……」

李睦惆悵地搖了搖頭,旋即竟呵呵笑了起來,笑聲中充滿了悲涼。

見此,副將嚴奉正色說道:「將軍,至少我雁門軍,絕不會棄將軍而去1

李睦深深看了一眼嚴奉,重重點了點頭:「我知道。」

說罷,他眼中神色閃爍了一番,吩咐道:「你先退下吧,容我靜一靜。」

「是1嚴奉依令而退。

看著嚴奉退離帳外,李睦沉默了片刻,旋即目光投向了擺在桌案上的佩劍。

在端詳片刻后,他站起身來,走向帳外,對帳外的守卒吩咐道:「去取一壺酒來。」

聽聞此言,帳外是守卒面面相覷。

畢竟李睦雖說不算滴酒不沾,但歷來卻很少飲酒,尤其是在軍營中飲酒,這簡直就是史無前例。

但既然這位將軍吩咐,帳外守卒還是依言取來一壺酒。

隨後,在無人的帥帳內,李睦獨自一人默默地斟酒,旋即默默地杯中的酒水飲荊

「咳咳……還是喝不慣吶,呵。」

在被酒水嗆了一下后,李睦自嘲地搖了搖頭,旋即抽出了案几上的那柄佩劍,用抹布細心擦拭。

『是我太狂妄了啊,妄圖拯救這個國家……』

將鋒利的寶劍橫在脖頸處,李睦緩緩閉上了眼睛,腦海中浮現韓王起、韓王然兩代君主的容貌。

『……李睦無能,無力挽救這個國家,有愧先王。』

「嗤——」

鋒利的利劍,割破了咽喉,頃刻間鮮血迸現。

可能是在帳外聽到了動靜,帳外的守卒撩帳窺視,驚駭地看到李睦竟在帳內引頸自刎,大驚失色,連忙向少將軍李、副將嚴奉以及李睦的族弟李任等人稟報。

片刻之後,待李、嚴奉、李任三人趕到,卻見李睦早已沒了氣息。

「懦夫誤國……釐侯韓武之後,朝中再無男兒1

李睦的長子李憤憤地罵了句,竟拔出腰間的陪劍,正色說道:「我父子願為大韓之臣而亡,不願為魏臣而生1

說罷,李亦引頸自刎。

「少將軍1

嚴奉、李任大驚失色,下意識邁步上前,但是在聽到李的話后,卻又不知為何停下了腳步。

在彼此對視了一眼后,嚴奉、李任二人亦拔劍自刎。

當日,在得知李睦自刎而亡后,雁門軍士卒竟有約三成兵將自刎,為李睦殉死。

此事,縱使是後來薊城朝廷得知之後,亦大感震驚。

魏昭武三年六月初二,雁門守李睦抵不住韓國各方階級的懷疑與聲討,在王室、貴族、世族、平民等各階級勢力皆不認可他行為的情況下,黯然神傷,遂在軍營中自刎而亡。

這位對韓國赤膽忠誠的名將,最終竟在無人支持他的情況下黯然而亡,實在是令人感嘆。

李睦的死,意味著韓國真正地,就此覆亡。

至此之後,再無任何轉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