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蒼龍至尊>第二章 造化玉碟(第二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章 造化玉碟(第二更)

小說:蒼龍至尊| 作者:駱駝祥子| 類別:玄幻魔法

?第二章造化玉碟

昏迷之中的張宇,感覺自己的靈魂好像到了傳說中的天堂一般,沐浴在和煦的眼光下,全身上下都感到發自靈魂的舒坦。

「氨,不自覺得,張宇的口中發出了一聲舒服的**,恰好喚醒了因為連續幾天都在張宇身邊服侍而伏床而睡的青杏兒。、「嗯?少爺你醒了?少爺?、」邊說著話,青杏兒還用手晃了晃張宇的胳膊。

「嗯?這是,這是我的房間1張宇緩緩地睜開了惺忪的雙眼,揉了揉眼角道,「我不是要死了嗎?怎麼回家了?」連續幾天的昏迷,讓張宇還沒有真正的清醒過來,有些迷糊的說道。

「少爺,是老爺把你救回來的,你不知道,你剛到家的時候,身上都是血,嚇死人了,杏兒害怕極了。嗚嗚」青杏說著就趴在張宇身邊低低的抽泣了起來。那哭聲是因為喜極而泣,同時也傾注著這幾天的所有擔心與害怕。雖然早就知道了醫師周濤的診斷說明,但是內心還是壓抑著不能說的擔憂,這一刻,全都得到了釋放。

「好了,好了,杏兒不哭。少爺我不是活得好好的嗎!看你的鼻涕眼淚都流到我身上了,」看著侍女青杏兒伏在自己身上哭泣,張宇的心也微微的掀起著波瀾。雖然名義上是主僕的關係,可能是由於自己不能修鍊的緣故,張宇從來都沒有真的把青杏當做僕人,更多的是親人。而青杏兒,也對這位從來沒有對自己發過脾氣的主人有著些許特殊的感情,這次見到張宇受了這麼重的傷才會感情爆發。

「哎呀,杏兒,鼻涕都流到我身上了。杏兒變成鼻涕蟲了!好難看1為了讓青杏兒趕緊高興起來,張宇不得不打趣她起來。

女孩子都是愛美的,何況更不能在自家公子面前露出洋相。青杏兒一聽張宇這麼說,趕緊止住了哭泣。「公子太壞了,杏兒才不難看1青杏兒慌手慌腳的擦乾眼淚道。

「公子昏迷的這幾天,每天都只是喝一點參湯,想必現在一定很餓了,杏兒去給你準備吃的去。」

「咕嚕」不提餓還沒什麼感覺,這一說吃飯張宇的肚子還真立刻抗議起來了

「嘿嘿,還是我家杏兒好。」張宇摸摸鼻子尷尬的說道。

「公子,你稍等一會,我這就去準備,正好跟老爺稟報一下。」

「不用稟報了,宇兒剛醒門口的侍衛就已經告訴我了,要不是看見你們倆在那鬧騰,我早就進來了。」正在此時,張宇的老爹張森也已經推門而入了。

「啊,是老爺,杏兒趕緊去給少爺準備吃的,杏兒先告退了。」聽著張森的話,青杏兒紅著小臉趕緊小跑離開了。

「這丫頭,」張森搖搖頭道「宇兒,你醒了,身體有什麼異樣的感覺沒有?傷口還疼不疼?」

聽著老爹關心的問候,張宇心裡不禁湧進一股暖流。「爹,沒事了,傷口都開始結痂了,而且感覺挺好的。」張宇趕忙答道。

「別人都拿刀要你命了。還感覺不錯,你這小子。」張森以為張宇是在安慰自己,微微喝到。「對了,在你遇襲的那天,你有沒有看到那兩個人的樣子?」說到這,張森眉頭一鎖問道,眼底不禁有著些許殺氣隱現。

「這我到真沒有騙您,感覺還真挺爽的1張宇在心底自言自語著想。

「沒有,他們倆人都蒙著臉看不到真面目,不過聽聲音應該是一個中年人,一個和我年紀差不多大的少年。不過那個少年已經達到武者的境界了。」張宇答道。

「哦,十五歲左右的武者,這在咱們伊水鎮可不多見,看來是王劉兩家之一了。你放心這件事不會就這麼算了的。」張森對著兒子張宇說道。

「嗯,知道了。」

「宇兒,你先好好休息,族中還有事等我處理,我先離開了。」張森查看完兒子的情況之後,有匆匆的離開了。

。。。。。。

「杏兒,我吃飽了,謝謝你了。這幾天你忙裡忙外也夠累的了,現在我也不用人照顧了,你先下去休息一下吧。」吃過青杏兒精心準備得飯菜之後,張宇心疼的對青杏兒說道。

「嗯,好吧,那我就先離開了,你也要注意自己的身體哦。」杏兒揉揉自己的額頭,甜甜的說道。

。。。。。。

待的屋內只剩下自己一個人時,張宇趕忙從胸口拿出母親留給自己的唯一遺物——吊墜,之所以讓杏兒先離開,就是因為剛剛胸口的吊墜竟然傳來了異動!倒不是說不相信青杏兒,只是張宇自己也沒搞明白是怎麼回事,所以就沒有聲張。

就在這時,吊墜突然發出柔和的光芒,完全籠罩了張宇的全身,剛開始張宇還感覺是暖洋洋的,漸漸地,就感覺身上越來越熱,有一種灼燒的感覺。突的一下,吊墜發出一道奪目的光芒,張宇根本就來不及反應,就「嗖」的一下進到了張宇的識海之內。

「氨張宇不禁低吼了一聲,如果有人這時能夠看到張宇的表情,一定會十分的震驚。他的臉上,哪裡還有以前的溫文爾雅,一根根暴起的青筋是那麼的猙獰可怕。

「大道五十,天衍四十九,遁去其一,是為一線生機!存我之神,想我之身,得以天人合一。。。。。。」

「煉養陰陽,性命雙修,我守其一。。。。。。」

一段段晦澀難懂的口訣配合著許多符文圖像就這樣強行灌輸進入了張宇的大腦。饒是張宇從小受盡冷眼嘲諷,心志堅定,也痛得****。但是在那些口訣開始向自己識海傳輸的那一刻起,張宇就意識到,這些晦澀難懂的口訣就是自己邁向修鍊大道的契機,無論如何都要堅持下去,自己一定要擺脫廢柴的名號!

「我,要,修,練。」張宇一字一頓的吐出這四個字來,猙獰低沉的聲音只有自己一個人能聽見。

時間對這一刻的張宇來說,真正是度秒如年。張宇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會有這麼一天希望時間走得快些。

「還有一秒,就剩一秒了。」張宇在心裡默默地給自己打著氣。

「」煉獄般的痛苦終於結束了,張宇也無力的趴倒在地面上。

「呼,呼」趴在地板上,張宇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

休息了大約一個時辰的時間,張宇終於從地上慢慢爬了起來。

「嗯?好臭1再一看自己的身上都是黑黑的粘膩的東西,身體也變得輕盈許多。

「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洗精伐髓?」雖然沒有修鍊過,但是練氣巔峰突破成為武者的時候都會經歷這些,張宇以前都只聽說過,從來沒有想過自己也會有這麼一天!

在蒼龍大陸上,修者是可以通過吸收充斥天地間的靈氣來強大己身,逆天改命。但是,靈氣相對來說狂暴不安,會損傷筋脈,許多武者後期都會發現這一弊玻所以在年少未真正踏入修行的時候,鍊氣期,就是一個拓展經脈,固本培元的時期。雖然境界加深以後,筋脈也會得到擴展,但那時經脈早已成型,效果遠遠沒有幼年時那麼顯著!所以,各大家族都會在族中子弟年幼的時候,用各種天才地寶,靈丹妙藥來幫助他們擴展經脈,讓他們在未來的修行之路走的更遠。

「哈哈哈哈,我今後可以修鍊了1這一刻的張宇真想仰天長嘯!沒有人能真正體會到修鍊對於對張宇的重要性,十五年來,不光自己承受了無數的白眼,連帶著父親也跟著自己承受了莫大的壓力。現在,自己也可以修鍊了,而且成為武者不過旦夕之間。想必父親知道了一定比自己還開心吧。

慢慢的,張宇也從開始的狂喜中冷靜了下來。從腦子裡接受的信息里得知了母親留給自己的吊墜原來名字叫做造化玉碟,功法則為造化神功。對於造化玉碟的用途,自己只得知是一個能夠隨著自己修為擴大的儲物空間,而對於造化玉碟和造化神功的品級卻沒有更多介紹。

「最差也要是地級功法吧」張宇不禁想著。在蒼龍大陸,功法分為天地玄黃四等,每等又分為上中下三個等階,就算是地品功法也不是自己這樣一個小家族能夠染指的。匹夫無罪懷璧其罪的道理張宇還是以對於造化玉碟的信息,張宇不打算告訴任何人,除非有一天自己能夠成為一名強大的武修,擁有著與之相匹配的實力!如果父親問起自己突然能夠修行的原因,就推脫不知道好了。

「嘿嘿,還是先去洗個澡好了,全身上下這麼臟,讓人看到還不把自己當成叫花子。」晃了晃腦袋,感受著與以前簡直判若兩人的自己,張宇不禁豪情萬丈,「終有一天,我也會站在絕巔指點江山1

!--作者有話說editorbyJack2014-09-19--

#includevirtual=/fragment/6/3236.html!--二維碼廣告Startqrcode{width:obackground:#fffborder:1pxsolid#cccpadding::left}.qrcodeul{margin-left:120pxfont:14px/1.Yaheipadding-left:1-style:squaremargin-bottom:op:14px}

關注微信公眾號「17K小說」,《蒼龍至尊》最新章節隨時隨地輕鬆閱讀!連續簽到即可獲得免費閱讀特權;更多精彩活動敬請關注!!--二維碼廣告End--

  • (快捷鍵:←)
  • 蒼龍至尊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