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蒼龍至尊>第一百四十章 亡命(四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四十章 亡命(四更)

小說:蒼龍至尊| 作者:駱駝祥子| 類別:玄幻魔法

?

「死1

沐鳶羲可是顧不得章渣的憤怒,低喝一聲,體內靈力急速旋轉,右手施展出追影疾風劍,左手手中的黑色長鞭則是如同毒蛇一般,隨時都準備著噬咬章渣一口。

此時,章渣臉上的從容之色已然消失,臉上的肌肉都因憤怒而糾結在一起,使得那本就醜陋的臉龐更加顯得猙獰萬分。

忽然,沐鳶羲體內的靈力瘋狂的湧出,無盡的海水在她的控制之下不斷的匯聚在一起,並且隨著海水的濃縮,逐漸化為一朵轉動的蓮花,量變引發質變,那組成蓮花的海水彷彿變成了最為堅硬的萬年玄冰一般,折射出奪目的白光,攝人心魄!

晶瑩的水晶蓮花就這麼輕輕漂浮在沐鳶羲的身前,每一片花瓣上的紋路都是那麼的清晰可見,栩栩如生,如同剛剛從荷葉摘下來一般,美得讓人心醉。但是其上陡然散發出來的毀滅氣息,卻是讓章渣本能的打了一個冷顫,那是發自靈魂深處的冰寒「水木蓮華1

隨著沐鳶羲輕輕的低語,這蓮花一閃之下,便是從章渣的眼皮底下消失,再度出現時,已經跨越空間,出現在他急速扭動的八條肉柱之上。

「怎麼可能1

感受著蓮花中傳來的那份毀滅氣息,章渣的眼中再次流露出震撼,一副難以置信之色,隨之而來的是對於死亡的恐懼。

「該死的龜壽,這就是你找到的獵物?等本王脫身之後,一定要將你千刀萬剮1章渣心中不住的咒罵著龜壽,身形一晃竟然變成章魚本體,那血盆大口猛地一張,吐出一件閃爍著這猩紅光芒的古樸小鍾。

那小鍾剛一脫離章渣,眨眼之間便是脹大成數丈大小,將章渣的身體完全包裹在內。

「轟1

劇烈的撞擊上響起,頓時掀起驚濤駭浪,那小鍾在死死的抵擋了一分鐘左右的時間之後轟然破碎,水流席捲著無數的碎片,蜂擁而至,瞬間在章渣的身上洞穿出一個個血窟窿。

「聖衛,快來救我1

看著那依舊對自己不依不饒,急速襲來的沐鳶羲,章渣害怕了!

他有著崇高的地位,有著無盡的權勢,他不能死,他更不想死,這人世間的紙醉金迷生活他還沒有享受完畢。

從來都是別人在他的面如同豬狗一般的跪伏著,哭泣著,乞求著,今天發生在自己身上這熟悉的一幕是何等的諷刺。

「主人快逃1

由於龜壽距離最近,他最先擋在了沐鳶羲的身前,一臉的驚懼之色。在他的計謀中,只需要章渣受傷自己便可名正言順的帶他逃離此地,他不敢想象如果章渣被這個人類女子擊殺后,自己將承受何等恐怖的怒火。

「龜壽,給我擋住她,我這就回去向父王搬救兵去……」看到身前那巨大的龜殼,章渣安心不少,拋下這麼一句話之後便是頭也不回的的急速逃離開來。

「還想逃?」

沐鳶羲看著章渣那狼狽的身影,臉上冷意更甚,蔥玉食指輕點眉心,眼眸陡然變成紫色。

「扶桑臨世1

隨著冰寒徹骨的聲音響起,那遮蔽蒼穹的遠古神木虛影再次跨越時間的長河,降臨此地,無盡的威壓之下,所有人都感覺到空間都被融化成泥沼一般,每前進一步都是那麼的艱難。

不管是那急速逃竄的章渣,還是那擋在沐鳶羲面前,一臉決然之色的龜壽,亦或者是那拼了性命,急速襲來守護主人的十名章魚聖衛,此刻的動作都彷彿變慢了數倍,臉上或是焦急,或是恐懼。

「死吧1

沐鳶羲牙關緊咬,眼中滿是冰寒的殺意,整個身體化為一道紫色閃電,劃過一道奇妙的軌跡,直接出現在了章渣的身前,驚雷劍影在章渣的眼中急劇擴大。

「你不能殺我,我父親是章魚一族的王,他可是君級妖獸,殺了我,你也要給我陪葬1章渣怒吼著,發出最後的掙扎之聲,然而一切都改變不了如同鐵石心腸的沐鳶羲的心意,就這麼狠狠的一劍刺了下去。

一陣陣劇痛傳來,章渣的思緒也是有了一秒鐘的獃滯,『她竟然真的敢殺我』?然而,沐鳶羲手中的長劍猛的一劃,章渣的腦袋之上便是出現了一個血洞,感受著生命力的急速流失,章渣雙目之中已然只剩下最後的瘋狂。

身為章魚妖,章渣的生命力不可謂不頑強,即使受到如此致命的傷勢,一時半刻仍舊將沒有咽了氣去,八隻肉柱般的觸手不斷地蜿蜒振動著,將沐鳶羲的身形緊緊的縛祝

「同歸於盡吧。」

憤怒的咆哮之聲響起,章渣那龐大的身軀急速膨脹起來,氣息仿若沸騰一般,頃刻間暴漲數倍。

「不要1

那十名忠心耿耿的章魚聖衛眼見章渣竟然要自爆,雙眼之中頓時血絲瀰漫,全然不顧張宇和小黑的阻攔,風也似的全力向著章渣奔去,而龜壽的臉上則是一臉的絕望,口中不斷的呢喃著「完了,全完了……」

「轟1

驚天動地的爆炸之聲響起,章渣龐大的身子陡然化為一抹碎肉爆射開來,那強橫的力量擴散開來,沐鳶羲就猶如一道暴風雨中的小船一般,不住的搖擺著,隨時都有傾覆的可能。

「噗,噗,噗」

接連數口鮮血噴出,沐鳶羲的臉色霎時變得蒼白下來,身子也猶如破布袋一般被狠狠的拋擊到遠處,那被她以血脈之術召喚而來的扶桑神木虛影也是化為點點光芒消失不見。

「吼1

見到章渣身亡,又沒有了扶桑神木的壓制,那被恐怖餘波震散在各處的十名章魚聖衛一個個如同亡命之徒一般,瘋狂的燃燒起自己的血脈。尖銳刺耳的聲音響起,如同波紋一樣朝著四面八方射去,扭動著八隻巨大的肉柱,劃破流水,向著沐鳶羲墜落之處追趕而去。

「好彪悍的女人1

此時的小黑也是一臉的獃滯,沒想到沐鳶羲寧願拼著受重傷也要擊殺那侮辱自己的章渣。

「小黑,你離沐姑娘最近,趕緊救她,一旦抓住她,不要停留,極速遠遁,這些章魚妖已經瘋了,咱們沒有必要和他們拼下去。」張宇看著那如同行屍走肉般,雙眼被複仇的怒火吞噬的章魚聖衛,連忙給小黑傳音道。

小黑霎那便是明白了,一聲暴虐的嘶吼聲傳出,那龐大的妖身迅速收縮,氣勢卻是更加強橫了幾分,對著沐鳶羲電射而去。

「沐姑娘,上我的背上來,我大哥讓我來帶你逃走。」很快小黑便是搶先一步出現在沐鳶羲的面前,瓮聲道。

經過連番戰鬥和章渣的自爆,沐鳶羲此時的氣息也是跌落到了極點,她估計著,此時自己可能連一個章魚聖衛都對付不了。

而且既然已經擊殺了罪魁禍首,她也不再逞強,迅速上了小黑的脊背,緊緊抓住他身上的鱗甲。

「大哥,你也上來,我的傳承記憶之中有著一門血遁之術,通過燃燒血脈,可以將自己的速度提升數倍,只不過事後會陷入一陣虛弱的狀態。」將沐鳶羲拯救之後,小黑也是急速的回到張宇的身邊,慌忙說道。

「好。快走,再不走我們可能就真的都走不了了。」聽聞小黑的話,張宇心中也是閃過一抹心悸,連忙催促道。

只見小黑的身體上陡然滲出一道道血絲,體內血脈如同沸騰一般,將他整個身體映襯的火紅起來,當那紅色到達極致的時候,那滲出的血絲陡然燃燒起來,幾乎是霎那,小黑便是化作了一道火紅流星向著東方飛馳而去,一眨眼的功夫,就消失在了所有的聖衛眼中,唯留下那滿臉不甘的聖衛不住的咆哮之聲。

在張宇等人消失大約一刻鐘左右的時間之後,四周的海水突然沸騰起來,咕嚕咕嚕的不斷的向上冒著氣泡。

「轟1

一股強橫到極致的恐怖氣息傳來,將四周所有的一切盡數掀飛,一隻赤紅的手爪猛地伸出將那眼神空洞,呆立在原地的龜壽一把抓在了手中。

「章渣呢?」平淡的聲音響起,但是聽在龜壽的耳朵中卻是猶如催命的音符,使他的身子不斷的抽搐起來。

「王,老奴該死,沒有照顧好少主,老奴該死啊1清醒過來的龜壽眼神之中滿是恐懼之色,**就像搗蒜的杵臼一樣,不住的顫抖起來。

「我問你渣兒在哪?」那道抓住章渣的身影指尖陡然用力,聲音也是化為無盡的冰寒,嚓嚓聲響起,四周的海水竟然瞬間結成堅硬的冰塊。

「少主人死了,少主被殺了1龜壽的身子佝僂著,驚恐的說道。「求王降罪,老奴甘願一死,給少主陪葬。」

「陪葬?就憑你那條賤命?就算陪葬也是你們整個龜族!說,到底怎麼回事,在這片海域中竟然敢有人擊殺我兒。」那聲音的主人將龜壽拋到一旁,再次問道。

聽到章哲竟然要讓自己全族陪葬,龜壽的身子抖動的更加劇烈了,他沒有一走了之等候在這裡,就是想要以自己的死換取全族的生,誰知還是被章哲看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