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蒼龍至尊>第一百四十四章 殺戮開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四十四章 殺戮開始

小說:蒼龍至尊| 作者:駱駝祥子| 類別:玄幻魔法

?

「不好,前面又妖獸阻攔,我們不能在這裡耽誤時間,轉向1張宇在驚呼出聲的同時,小黑便是已經急速轉向,朝著妖獸稀疏的地方而去。

「王,他們又朝東面跑去了。」一頭章魚妖獸向章哲傳送消息道。

「就算是死,也要給我攔住他,你們只需要堅持幾分鐘的時間,我便是能夠感到,到時候每個人都重重有賞1章哲向著所有人傳通道。

「沖啊,給我攔住這兩名人類,王說了,到時候保證你們全都突破到五級妖獸。」一名章魚妖激勵著身邊的手下道,自己卻是稍稍退後了幾步。

「吼1

聽到這巨大的獎勵,那些修為尚低的妖獸一個個吼叫著,朝著張宇等人撲去。

「全力出手,直接爆發出最強攻擊掃清障礙,然後我們迅速撤離1張宇冷冷的說著,身行便是化為一道閃電,手中驚雷劍毫不留情的對著眼前的妖獸斬去,頓時,殘肢斷臂飄蕩,大海都被鮮血染成了血紅色。

小黑同樣不甘示弱,體型迅速變大,屬於龍族的威壓全力爆發之下,一些等級較低的妖獸直接被震懾的肝膽俱裂而亡,就算是沒死的,一身實力也被壓制的僅能發揮出五成,打到小黑身上的攻擊就和撓痒痒一樣,根本就造不成一點傷害。而小黑每一抓揮出,便是有著大量妖獸死亡,嘴巴一張,便是將他們盡數吞噬。

「哈哈,痛快1吞噬了那些妖獸之後,小黑剛剛消耗的血氣不僅瞬間彌補,還有著微弱的提升。

而沐鳶羲那黑色長鞭每次揮舞之間也總能擊殺一頭妖獸,下手同樣極為狠辣。

雖然這些被五級的章魚妖獸統領的都是一些三四級,甚至還有些剛剛開啟靈智才僅僅一二級的妖獸,殘忍嗜殺是他們的本性,但是那些不代表他們不知道什麼是恐懼,此時見到宛如屠宰場一般,被血腥屠殺的同伴,心理防線全盤崩潰,一個個皆是不住向後退去。

「都給我沖!後退者死,都給……」

章魚妖獸那威脅警告的話還沒說完,聲音便是戛然而止,頭顱高高拋起,看著有些眼熟,但是已經失去頭顱,不住的向外噴血的章魚屍首,意識很快便是陷入一片黑暗。

見到那統帥都不是眼前這人類的一合之敵,瞬間死亡,剩餘的妖獸也是樹倒猢猻散,拼了命的向著遠方逃去,而此時時間才僅僅過去一分鐘的時間而已。

」快走1

張宇順手挑出那章魚妖的妖晶時候,暴喝一聲,一馬當先,急速遠遁,其後小黑,沐鳶羲緊緊跟隨。

「該死,該死,竟然又讓他們逃了,你們這幫廢物,連幾分鐘的時間都拖延不了,留你們何用1看著那再次消失的無影無蹤的張宇幾人,章哲再次撲了個空之後,心中的怒火再也抑制不住爆發出來,粗大的肉柱稍一席捲,便是將那從張宇等人手下逃得一命的妖獸盡數擊成一堆血沫。

「青魚,他們現在在哪?」章哲一臉猙獰之色的向身邊的青魚族首領問道。

看著那近乎喪失理智的章哲,青魚族首領心中也是閃過一絲後悔,自己真不該貪圖章哲的那點獎勵,以當前的情況看來,如果再抓不住殺害章渣的那伙人,喪失耐心的章哲極有可能先將自己生吞活剝了。

「王,我還…還沒有…消息。」由於心裡害怕,青魚首領連話都有些說不流暢了。

「你不要緊張,趕快吩咐你的那些族人給我把這貨人類找出來,我是不會忘記你的功績的。」

「是,是,我一定發動青魚一族的所有力量,全力搜尋那伙人類的蹤跡。」

……

「張宇這下我們應該逃得足夠遠了吧。」沐鳶羲有些氣喘吁吁的說道。

「應該差不多了,先休息一分鐘。奇了怪了,被他們圍剿一次還可以說是巧合,這竟然有了第二次,那不就是說明還有可能會出現第三次,第四次,老是這麼下去,我們遲早會被抓住的,到底是什麼原因泄露了我們的蹤跡?」張宇眉頭緊鎖,陷入了沉思之中,仔細回想著這一路會留下破綻的地方。

可是任憑几人絞盡腦汁也沒想出個所以然來,張宇和沐鳶羲的雙眼對視,發現對方眼中皆是一片茫然,不由得苦笑著搖了搖頭。

「小黑,你有什麼發現嗎?」張宇期盼的問向小黑道。

「大哥,會不會是你們的氣息泄露了我們的蹤跡,我還好,本身就是屬於妖獸,但是你們倆可是地道的人類,氣息和我們妖獸迥然不同,現在身處這滿是妖獸的世界,對於那些擅長通過氣息尋找他人的妖族來說,兩道人類氣息就如同黑暗中的燈塔般明亮。」小黑訴說著自己的看法。

「你說的也不是沒有道理,但是要知道咱們可是處在大海深處,就算有那麼點氣息泄露,也早就被海水稀釋成無形,想要憑藉那麼點殘留的氣息就追蹤到我們,實在有點說不過去。」沐鳶羲接過話茬道。

「算了,既然想不出是什麼原因,那我們又何必浪費精力呢,接下來為了防止可能的情況發生,沐姑娘你和我盡量不要散發出任何氣息,而小黑你就負責掃清一切障礙,只要是活的,有可能泄露我們行蹤的生物全部擊殺1張宇提出了最為簡單的方法道。

「為今之計,也就你這個方法最笨,但也是最實用的了,那小黑,接下來一切都靠你了,你先受點累,等咱們逃出去了我好好的補償你一下。」沐鳶羲展顏一笑,對著小黑道。

「嘿嘿,客氣什麼,這麼點小事我都辦不好的話,真的沒臉再混下去了。」小黑嘿嘿一笑,載著張宇兩人急速穿梭而去。

每到一處之後,小黑都會聽從張宇的命令,將所有的活物盡數擊殺,就連那小蝦米都是不曾放過。然後吞入腹中。

也是如此,那每隻觀測到張宇等人的小青魚還來不及將張宇等人的行跡發送出去,便是一命嗚呼,張宇等人的安全性大大提高,但是也嚴重拖延了他們的進度。

……

「這都兩天了,你不要告訴我還是沒有任何消息1章哲眼中寒光閃閃,已經記不清是第幾次向身邊的青魚首領問詢張宇等人的方位了。

「這個,真的沒有任何發現,他們幾個人如同憑空消失了一樣,我那些孩兒傳回的消息說都不曾見到過他們。」青魚首領心驚膽顫的回答道,連大氣都不敢出一聲,生怕章哲將所有的憤怒都撒在自己的身上,生撕了自己。

「廢物,你不是跟我承諾的很快就能發現他們!現在呢?這就是你說的很快?要不是留著你還有點用處,我早就將你送去見閻王了。」章哲說著說著,越來越憤怒,忍不住一甩手,扇在了青魚首領的身上。

君級巔峰妖獸的一巴掌,就算是隨手一擊,也是讓的青魚首領吐血連連,口中不住的嗚咽著,請求著章哲的寬耍

「我在給你兩天的時間,如果還沒有任何消息,你也就沒有一點用處了,下場如何,不用我提醒吧。」章哲冷冷的說道。

「不用,不用,如果到時候我還發現不那伙人的蹤跡,不用您說,我以死謝罪。」青魚首領誠惶誠恐的說道。

「那還不敢就滾,招人厭的東西1章哲揮了揮手,極為不耐的說道。

那青魚首領見狀,如蒙大赦,連滾帶爬的逃出了章哲所在的宮殿。

「族長,您怎麼能答應章魚王那樣的要求,這不是將您往死路上推嗎?」跟隨在青魚族首領身邊的另外一隻體型較小的青魚道。

「哎,你以為我願意啊,但是就當時那種情況,我如果不答應下來,可能立刻就要橫屍當場,章哲的心狠手辣那可是出了名的!現在真後悔不該鬼迷心竅攬上著狗屁任務,弄不好還要把自己的命給搭進去。」青魚首領滿臉苦澀的說道。

「族長,要不然我們逃吧,逃得遠遠的,再也不回來,你看怎麼樣?」

「逃?往哪逃?這方圓數萬海域都是章哲的天下,我們是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廟,就憑你我五級初期的實力,章哲捏死我們不比捏死一隻螞蟻難多少。」青魚首領再次道。

「接下來還是好好想想那伙人到底是跑到哪裡去了,為什麼我們那麼都是不曾有過發現,如果運氣好,真的能讓我們發現他們,並且讓章魚王成功將他們抓住,那我們不僅可以不死,還能得到巨額賞金,到時候,不愁不能是使我們青魚一族騰達起來。」

「族長,我突然想到一種情況,你看看會不會是這樣,咱們有族人發現了那伙人的蹤跡,但是卻被他們發現,結果來個毀屍滅跡,我們的族人根本來不及傳訊便是被斬殺掉了1

青魚族首領聞言一震,彷彿想到了什麼,馬上招手道:「將這段時間發送過傳訊的同族方位給我標註一下,我們就知道你猜的對不對了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