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蒼龍至尊>第一百四十九章 碾壓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四十九章 碾壓

小說:蒼龍至尊| 作者:駱駝祥子| 類別:玄幻魔法

?

看著張宇神色間的果斷,雖然不知道他要幹什麼,但小黑和沐鳶羲仍舊是義無反顧的跟了上去.

「在剛才不經意間,我曾感覺到這海溝底部應該沉睡著某種極為強大的深海巨獸,為今之計,咱們只有引起那章魚王與這深海巨獸之間的血斗,才有可能讓那章魚王自顧不暇,逃出生天1急速逃遁之中,張宇向著身後的沐鳶羲解釋道。

「且不說這海溝底部到底有沒有深海巨獸存在,就算有,你就那麼確定那深海巨獸會聽從你的指揮,乖乖的和章魚王拚命?」沐鳶羲疑惑的問道。

「所以等會咱們要想辦法在章魚王到來之前激怒於它,在章魚王的面前,我們的氣息自然會被掩蓋掉,而那深海巨獸也會將所有的憤怒發泄在章魚王的身上,接下來就是我們的機會了。」

「那要是那深海巨獸被激怒之後,直接就先把我們這幾個螻蟻給吞吃了呢?」

「額,這我還真沒想到,失誤,失誤1張宇略顯尷尬的說道,「不過,你難道還有更好的辦法?」

「沒有。看來接下來全憑運氣了,希望咱們不會走霉運,一切都能像你想象的那麼美好。」在絕對的實力面前,沐鳶羲也感覺到有些束手無策,而且她知道,那發揮不出威力的人皇鍾仿品絕對鎮壓不了章魚王多長時間,在這段時間內,他們很難逃出這君級巔峰妖獸的鎖定。

「這最起碼下潛有萬米的距離了吧,竟然還沒有到底?」在急速穿梭了萬米之後,張宇禁不住驚訝的說道。

「大哥,我已經能夠我感覺到這下面真的生活著某種恐怖存在,現在我就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體型縮小到一米大小的小黑神色間也是流露出恐懼之色,抓了抓張宇的衣角,顫抖道。

「張宇,快點走,人皇鍾已經快要支撐不住了,最多兩分鐘,章魚王就要打破鎮壓追上來了。」沐鳶羲連忙催促道。

「你們緊緊地跟隨在我的身邊,等會章魚王追殺過來之前我們也好有個照應,咱們馬上應該就要接近那處於沉睡狀態的深海巨獸了,祈求好運吧。」張宇說著,速度再次暴增一倍,飛速向下潛去。

「噗1

急速穿梭之中的沐鳶羲猛地噴出一口鮮血,臉色霎時變得慘白,口中急切道:「章魚王來了1

眨眼間,張宇便是見到那方青銅小鍾跨越層層空間的阻隔,化為一道流光,沒入了沐鳶羲的身體之中,看的張宇一陣目瞪口呆,因為自己的玄器驚雷劍要是被丟棄在某處,自己不去收回的話,絕對會永遠呆在原地。

「道器之所以成為道器,是因為它已經得道,衍生靈識,基本上脫離了器的存在,相當於被賦予了生命的新生兒一般,在被主人煉化之後,只要沒有被封印鎮壓,無論多遠都能憑藉心靈上的感應被召喚回主人的身邊,只這一項便是玄器等低等級武器遠遠無法比擬的。遑論其他一些更為玄妙的能力。」沐鳶羲向著張宇解釋道。

「果真是好寶貝,等以後我也要去弄幾件道器耍耍。」張宇略含羨慕的說道。

「你以為道器是大白菜,你想要就能得到嗎?一般只有超越武宗境界的超級高手才能得到,就算是在上古八族也是被當做底蘊珍藏的,你別看我手中這件人皇鍾仿品已經達到半步道器的巔峰,但是如果沒有其它機緣,它可能一輩子都無法更進一步。」沐鳶羲出言打擊張宇道、「好了,咱們先岔開這個話題,馬上就要到達海溝的底部了,大家都小心一點,越到關鍵的時刻,越不能掉以輕心。」張宇看著那近在咫尺的海溝底部,一臉的謹慎之色。

「怎麼什麼都沒有呢?難道是我的幻覺,這裡根本就沒什麼深海巨獸?」張宇看著眼前一望無際的平坦地面,有些迷惑的說道。

此時,張宇已經下潛到海溝的底部,但是卻是沒有了那種一閃即逝的心悸感,四周死一般的寂靜,除了泥土和幾具不知名的獸骨,其他什麼都沒有。

「小丫頭,馬上我就要追上你們了,你們可要快點逃啊1那海溝的頂部,遠遠的傳來一聲章哲戲謔的聲音。

「都怪我,是我大意了!小黑,你和沐姑娘先走,我在這擋著,馬上就去找你們1張宇神色平靜的望了望頭頂道,但是那眼中的決然之色已經表漏無疑。

「大哥,你到哪我都跟著你,嘿嘿,」小黑嘿嘿一笑,也不管張宇願不願意,直接便是站在了他的身邊。

「哈哈,好兄弟,既然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那咱們兄弟還可以同年同月同**,下輩子,咱們還當做兄弟1張宇拍了拍小黑,臉上看不到那臨死之前的絕望,反而滿是欣慰之色。

「沐姑娘,你走吧,我們兄弟倆自知不是那章魚王的對手,但是拼了命拖延他幾分鐘應該還是綽綽有餘了,我們能做的也就這麼多,有緣再會。」

「哼,你們做了英雄,讓我做那拋棄朋友,獨自逃生的忘恩負義之輩,這主意倒是打的妙啊,我怎麼可能上當!今天就算是死,也是我死在你們的前面。」沐鳶羲極為固執的說道。

「哎,你這又是何必呢。」張宇看著沐鳶羲,苦笑著說道。

雖然沐鳶羲實力是不如那章魚王,但是身為上古家族的嫡系族人,張宇有十足的理由相信她身上肯定有什麼逃命的至寶,君不見那不久前威勢恐怖的青銅古鐘竟然連君級巔峰境界的章魚王都能困住一時半刻。

「我是有辦法獨自逃生,但是那樣的話你們卻必死無疑,為此,我極有可能心裡背負上極大的罪惡感,讓自己的心蒙塵,成為以後突破的羈絆。除非我肯放棄追求那超凡入聖的機會,要不然一輩子都有可能困頓不前。」沐鳶羲娓娓說道,體內靈力也是激蕩不已,做好了隨時出手的準備。

「那好,咱們今天便是並肩與那君級巔峰的老怪物戰上一場,也不枉此生了1張宇頗為豪邁的說道。

「桀桀,看不出你們這對小情侶感情還挺深的嘛,竟然不願拋棄對方,不過憑這些可打動不了我,你們依舊只有一條路,那便是成為我進階的血食1章哲陰鷙的笑聲傳來,呼嘯間身體便是在張宇等人不遠處顯現出身形。

「讓我看看到底讓誰先死呢?,哎,苦惱,既然如此那麼你們就一起下地獄吧1說著,君級巔峰境界的氣息陡然爆發,滾滾勁風席捲開來,那恐怖無比的力量在他的掌心開始匯聚,無盡的海水瞬間凍結,被凝聚成一座堅硬無比的山峰,對著張宇等人當頭轟下。

晶瑩的冰山還未降臨,其上散發出的恐怖氣息便是使得張宇汗毛乍起,一股極度的危險感覺油然而生!

「全力出手,不要隱藏1

張宇暴喝著,體內那滾滾靈力便是如同決堤的洪水般洶湧而出,匯聚於驚雷劍之上,滾滾的雄渾的力量,任何武尊強者都會聞之色變,不敢輕攖其鋒,但是張宇知道這對於堪比武宗巔峰境界的章魚王來說還遠遠不夠!

「泣血殘陽1

驚雷劍訣之中的禁忌之術再次顯現,張宇那一身濃厚的生命氣血開始燃燒起來,肌肉開始萎縮,血液開始乾涸,黑髮變成白髮,整個人就像沐浴在鮮血之中魔神,換來的卻是那令初級武宗高手都會忌憚無比的恐怖力量,那一刻,他如同那劃過天空的流星般,瞬間爆射出生命中璀璨的光芒。

「以吾之名,召喚吾之血脈——扶桑臨世1

與此同時,沐鳶羲也開始全力激發血脈的力量,眼眸瞬間化為紫色,虛空而立。古滄桑的神木虛影跨越時間與空間的阻礙,憑空顯現在半空之中,其上散發出的那種原始,高貴,無可侵犯的神聖氣息,就算是那急速襲來的冰山也是為之一滯,如同陷入泥沼一般,拚命的掙脫,但是卻徒勞無功。

「果真是遠古血脈,而且還是其中最為古老,神秘的神品紫金血脈!如果我能得到她,將她吞噬煉化,將級妖獸都不是我的終點!賺大了,這次真的賺大了1感受這沐鳶羲身上磅的血脈之力,章哲不驚反喜,雙眼之中充滿了熾熱的火焰。

「但是這種血脈就算是那上古八族之中也不多見,怎麼會流落於此,怪哉。這要是被她所屬的勢力知道,絕對是重點保護對象,我要是將她吞吃了,那絕對會引來滔天的怒火,就算是我也承受不起。媽的,管不了那麼多了,大不了老子先躲起來修鍊個幾十年再說,到那時,風聲必然已過,而我也順利突破,這天大地大,還不是任由我馳騁1

章哲這般想著,心中那屬於妖獸的兇狠也是被激發出來,將沐鳶羲身後隱藏的恐怖勢力盡皆拋到了腦後,手中的力量陡然增加數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