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蒼龍至尊>第一百五十一章 蛖殤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五十一章 蛖殤

小說:蒼龍至尊| 作者:駱駝祥子| 類別:玄幻魔法

?

「王,那伙戕害少主的賊人是不是已被誅滅?」一直守候在宮殿門口,等候消息的龜壽一見章哲回來,立刻屁顛屁顛的跑了上去,恭敬的問道.

「滾,媽的老子白忙活了這麼久的時間,結果給蛖殤做了嫁衣1章哲本就在氣頭上,見到龜壽,更是沒來由的生出一股無名之火,全都發泄在了他的身上。

「王請恕罪,老奴知錯。」龜壽被一掌甩飛,但是卻不敢流露絲毫不滿,跪伏在地,不斷地求饒道。

看著那被自己隨手一擊,打的吐血不止的龜壽,章哲心中的怒火也是平息不少,冷冷的說道:「你起來吧,去將那些還在外面參加搜踩部召回,這些天都給我好好獃在王宮周圍,告訴他們,蛖殤再次出現了,只怕冤魂海估計又要陷入一片血雨腥風了。」

「蛖殤?那傳說中的深海巨獸?難怪王發這麼大的火。不過既然那伙人類落在蛖殤的手中,估計早已隕滅多時了。」龜壽一聽章哲的話,心中便是明悟開來。

對於蛖殤,他也是多有耳聞,知道即使以章哲君級巔峰的實力也多半敵之不過,能夠安然無恙的從其手中逃脫,已是不幸中的萬幸了。

「老奴遵命,老奴這就去辦。」龜壽知道既然蛖殤出現,那麼自己的小名就應該保住了,接下來的一系列事情可還需要自己這個智囊出謀劃策。

輕輕的揮了揮手,看著龜壽遠去的背影,章哲的臉色再次變得陰沉起來,一想到自己這次生生錯過了一場天大的機緣,心中便是隱隱作痛,但是當時的情況下,如果他有絲毫的遲疑,可能已經被蛖殤吞入腹中,對於這種能煉萬物的恐怖巨獸,他也是忌憚無比。

「媽的,氣煞我也,氣煞我也1章哲心中越想越怒,此時眼前的一切都在他眼裡看起來都是那麼的礙眼,無處宣洩怒火的他只能將之傾灑在宮殿各處,片刻的功夫,宮殿已經滿地狼藉。

……

「大哥,我們這算死裡逃生嗎?」在被蛖殤吸入巨嘴之後,小黑有些慶幸的說道。

「只能算出了狼窩,再進虎口1沐鳶羲看著小黑那一臉不在意的樣子說道,「你們應該都不知道蛖殤的可怕,那就讓我來給你講一遍,可能等到我講完,咱們差不多就該被它消化吸收了。」

「蛖殤,相傳是鯤與饕餮的後代,不僅體型巨大無比,而且消化能力驚人,幾乎無物不吞,無物不煉!每次它從沉睡中醒來都要吞噬大量的血食,然後繼續沉睡,如此循環往複,就會不斷地成長下去,等到真正到了成熟期的時候,體內就會形成如同陰陽境高手那般的內世界,但是不同之處在於,它的內世界完全就是一片混沌,不管是什麼東西只要被他吞掉,就都將被他消化吸收。」

「現在看來,將咱們吞吃下去的這頭蛖殤還處於成長期,看到那邊的鋸齒沒有,現在咱們處於就處於這蛖殤的咽喉部位,這裡是最安全的,接下來內部產生的巨大吸引力就會將我們拉扯進入他的消化系統,那裡可能就是我們的葬身之地了。」沐鳶羲滿臉凝重的說道。

果不其然,沐鳶羲的話音剛落,一道極為恐怖的吸引力便是迅速傳來,任憑張宇如何抵抗,身子依舊不斷的前移著。只見他手中劍光一閃,體內靈力爆涌而出,對著腳下的蛖殤皮膚狠狠的刺去,下一瞬,那足以洞穿金石的可怕力量竟然全部被反彈回張宇的身上,使得張宇猝不及防之下,受到了不輕的傷勢。

「不要試圖在內部攻擊蛖殤,蛖殤的身體內部有著一層界膜保護,想要將之打破,必須得是領悟法則之力的陰陽境大能出手方可,所以我勸你還是省點力氣吧。」沐鳶羲似乎已經認命,任由那吸力將自己向前捲去。

張宇聞言,也是一陣無奈,只能隨波逐流,任由那吸力將自己拖拽而去,大約三分鐘的時間之後,那恐怖的吸引力陡然消失,而張宇則出現在一處極為廣袤的平原之上。

「這裡是蛖殤將一切獵物撕碎的地方,也是我們面臨的第一道鬼門關,別看現在四周安安靜靜的,等一會就會衍生出無數肉球般的詭異生命,他們身上滿布觸手,任憑你手段通天,也要飲恨於此,而且那些觸手你最好不要攻擊,不然的話只會激怒蛖殤,引來更多的觸手圍攻於你,」

「咱們現在所處的地方就如同一方小世界一樣,而蛖殤便是這片世界的主宰,你就算將那些觸手擊成粉碎,它們的能量也不會有絲毫逸散,反而能夠吸收你攻擊的力量,轉化出更多的觸手圍殺你。」

暮然間,那猶如平原一般的地面之上,猛地裂開一道道縫隙,陰森之氣迅速瀰漫,一隻只長著無數觸手的詭異生物便是出現在張宇的眼前,而且那觸手動作極為迅速,快若閃電,眨眼之間便是撲到了張宇的身上,如同螞蝗一般,不斷的允吸著張宇的力量。

此時的張宇是進也不是,退也不是,陷入了兩難的境地。

「媽的,反正早晚也是一死,想要吃了小爺,小爺也不讓你好受1張宇心中一發狠,驚雷劍閃爍之間,便是將那那觸手盡數斬斷!

「唳1

那些觸手彷彿擁有生命一般,在斷裂在地的時候猛的發出極為刺耳的凄厲鳴叫,蠕動之間,便是席捲著張宇剛剛發出的那股能量,重新沒入平原,一轉眼的功夫竟然分裂成兩倍之多,向著張宇圍了上去。

刀光劍影之間,那觸手再次被張宇斬落,而不遠處的小黑同樣戰績不菲,但是無論如何,他們斬殺的速度都遠遠比不上觸手重新生長恢復的速度,片刻的功夫那觸手便是達到了成千上萬的地步,黑壓壓的一片,對這他倆鋪天蓋地而來。

「張宇,小黑,你們不要在浪費力氣了,趕緊進入到我的這人皇鍾之中,它能將咱們所有的生命體態全部掩蓋,這樣我們才有機會從這裡矇混過關。」沐鳶羲大聲的叫喊著張宇,那枚被她收到體內的青銅色小鍾再次浮現,眨眼間便是擴大成數丈大小,將他們盡數籠罩。

倏然間,青銅古鐘之上散發出一層淡淡的灰綠色光暈,將張宇等人的氣息完全掩蓋,那本來瘋狂的撲向張宇,小黑的觸手完全失去了目標,像無頭的蒼蠅一般胡亂的碰撞起來,最終仍舊是一無所獲,悻悻的沒入了地面消失不見。

「呼,還好。」張宇看著那如同潮水般散去的觸手,也是長長的出了一口氣。

數之不盡的的觸手,差點將他淹沒,如果不是沐鳶羲及時將人皇鍾祭了出來,可能現在他已經被撕成粉碎了。

「沐姑娘,你怎麼樣了?」看到沐鳶羲慘白如紙的臉色,張宇也是極為擔憂的問道。

「不礙事,足夠咱們堅持到蛖殤的下一站了。」沐鳶羲輕捋額前青絲,毫不在意的說道,「等會我們就將進入第二道鬼門關,那裡全部被一種腐蝕性之極強的胃液所淹沒,就算是我這半步道器,怕也是無法安全度過了。」

儘管張宇等人避開了那恐怖觸手,但是那無處不在的吸力還是牽引著他們不斷地向前推進,說話之間,張宇等人便是順著蛖殤的消化系統到了一片巨大的湖泊之中。

「這他媽是胃液?分明就是一整片湖泊1張宇看著眼前不斷冒著氣泡,其上還偶爾漂浮著幾塊殘肢斷骨的灰綠色液體,忍不住咆哮道。

「有什麼可奇怪的,本來蛖殤體長就達到數千丈,而且隨著它實力的提高,身體內部會逐漸轉換為世界的初始形態,須彌納於芥子,宛如一片小世界一般。」沐鳶羲淡淡的說道。

「馬上咱們就要進入這胃液湖泊了,你們有沒有什麼極為堅硬,不怕腐蝕的東西,如果有,我們還能堅持一會,沒有的話,就不要在負隅頑抗了。玄器什麼的就不要拿出來現眼了,畢竟連我這半步道器也是堅持行進不到一半,便會被完全融化,成為蛖殤生長的養料。」

聞言,小黑有些不信邪,伸出一隻爪尖,輕輕的沾染了一點那種灰綠色的,瞬間,那灰綠色的液體便是將小黑的爪尖完全消融,這還不算完,其上再次分化出無數極為細小的綠色絲線,纏繞在他的爪尖,僅僅一個呼吸,他的那隻手爪便是完全被墨綠色籠罩,而且綠色竟然還有繼續蔓延的趨勢。

感覺著體內傳來的陣陣僵硬之感,小黑也是瞬間大驚,瞬間便是來了個壯士斷腕,將那隻手爪斬了下去,而那手爪剛一落地,便已經被腐蝕的看不出一點原來的模樣。

「忘了告訴你,這胃液之中還混合著許多不知名的毒素,武宗高手如果掉進這胃液湖泊也要斃命,這次幸虧你乾淨利落的將那那隻手爪斬斷,要不然等到毒素遍布全身,神仙也救不了你1看著那小黑竟然不顧自己的勸告,沐鳶羲的臉上也是浮現一絲慍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