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蒼龍至尊>第一百五十二章 奇妙的旅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五十二章 奇妙的旅行

小說:蒼龍至尊| 作者:駱駝祥子| 類別:玄幻魔法

?

「沐姑娘你別和小黑一般見識,他就是好奇罷了,沒別的心思.」張宇連忙上前一步道。

「小黑,還不快向沐姑娘認錯。」

「沐小姐對不起啦,剛才是我魯莽了。」小黑滿臉歉意的說道。

「算了,我之所以生氣也是因為我們是朋友,我不想見到你們出事而已,接下來還是好好算計一下,如何通過這胃液湖泊吧。」沐鳶羲輕嘆了一聲,無奈的說道。

「就連沐鳶羲的半步道器都是支撐不了一半的路程,那我們手裡還有什麼可用之物?」仔細的將自己的儲物戒指翻騰了一遍之後,張宇發現自己除了玄器級別的驚雷劍,就真的沒有什麼能拿的出手的東西了,也是變得苦惱起來。

「我這長鞭也是玄器級的,我手中還有另外一件玄器軟劍,加上你的驚雷劍咱們最多只能行進三分之二的路程,根本就沒辦法到達對岸!而且馬上那股吸力就會再次出現,如果到時候我們還沒有想出對策,那麼就認命吧。」看著張宇一籌莫展的樣子,沐鳶羲提醒道。

「我張宇自從得到造化玉碟開始踏上修行之路到今天已經兩年有餘,本以為自己已經擁有了逆天改命的機會,誰知道造化弄人最終卻要命殞於此,可笑的是最終竟是死在這等地方,最後連個全屍都留不下來1感受著已經逐漸增強的吸力,張宇有些自嘲的說道。

「造化玉碟1

突然張宇腦海中靈光一閃,似乎落水之人抓住了那最後一根稻草一般,眼中再次升騰起希望的火焰。

「造化玉碟既然能夠引起上古八族的鬥爭,那除了我發現的功效之外,肯定還有其他的作用,雖然不知道它能不能抵擋住這蛖殤的胃液,但是也只能死馬當活馬醫了。」張宇這般想著,便是以靈魂之力溝通造化玉碟,將它從自己的識海深處召喚了出來。

「老天保佑1張宇心中默默的祈禱了一番之後,略一猶豫便是將其拋進了胃液湖泊之中,撲通一聲,造化玉碟濺起一片水花,沒入了湖泊之中。

「失敗了嗎?」看著那變得杳無音訊的造化玉碟,張宇極為失望的呢喃道。

然而,還不等張宇轉身認命,那沉入胃液湖泊的造化玉碟陡然浮了上來,就那樣來回的晃蕩著,看不出一點被腐蝕的跡象。

「成功了!沐姑娘我們有救了1張宇看著那完好無損的造化玉碟,臉上的陰霾一掃而光,興奮的隨著沐鳶羲說道。

隨即,張宇一招手,造化玉碟便是重新回到了張宇的掌心。

「張宇,你這玩意難道是道器?可是我為什麼感覺不到一點道器那種玄妙難名的氣息?」沐鳶羲極為詫異的問道。

「沐姑娘,說實話,我也不知道它是什麼,但是我能告訴你的是,它就是我的立命之本,沒有它,就沒有我張宇的今天,如果咱們這次能夠僥倖逃得一命,還請沐姑娘幫我保守這個秘密。」張宇一臉肅然的對著沐鳶羲道。

「你放心,既然關乎你的身家性命,我當然會把它爛在肚子里的。」沐鳶羲知道張宇能將這等秘密分享出來,對於自己已經是極為信任了,自然一口答應。

「你這東西能不能變大,要不然我們總不能就這樣擠在這巴掌大小的玉碟之上吧。」沐鳶羲再次開口問道。

「我試試1張宇說著,開始向造化玉碟的內部灌注靈魂之力,但是任憑他使勁渾身解數,造化玉碟在變為頭顱大小之後,體積便是再也無法增長分毫。

「咳咳,我這東西應該只能縮小不能變大,不過你不要在意,它的內部可以容納活物,沐姑娘你躲在這裡面更好。」張宇輕咳了幾聲,掩飾著自己的尷尬道。

雖然自從從母親那裡繼承過來造化玉碟之後,已經過去了十幾年的時間,但是張宇對於造化玉碟的功效僅僅是一知半解,甚至連它到底有沒有其他的功能都是渾然不知。

「你們放棄抵抗,我這就將你們吸收進入我這玉碟之中。」張宇說著,開始全力催動其造化玉碟,倏地,造化玉碟之上放射出一道白芒,將沐鳶羲與小黑的身體緩緩籠罩,下一秒,空間一陣扭曲,他們的身影便是消失在了原地。

「他們是進去了,可是我該怎麼辦?」就在張宇將沐鳶羲和小黑收進造化玉碟之後,卻是尷尬的發現自己無論如何都是無法進入造化造化玉碟,彷彿它必須由張宇親自掌控一般。

「沐姑娘,你們就安心在著裡面呆著,我在外面掌控玉碟的航線。」張宇將一縷靈魂之力投射到造化玉碟內部之後,凝聚成一道透明的靈魂體道。

此時的沐鳶羲發現,造化玉碟內部就是一片白茫茫的空曠空間,什麼都沒有,如同一座廢棄的世界一般,靜謐無聲。聽到張宇的聲音,她才停止打量這片空間,疑惑的回應道:「張宇你進來控制不是更加安全?」

「那個,我身為主人,肉身是無法進入這片空間的。反正我也不習慣在這種封閉的空間生活,正好到外面欣賞一下胃液湖泊的風景。」張宇裝出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道。

「那你一定要小心,因為數百年的積累**,胃液湖泊之上偶爾還會升騰出一種黑色的霧氣,那種霧氣具有極強的麻痹作用和毒副作用,如果人不小心吸入體內的話,甚至還會產場幻覺,最後在幻境之中活生生的耗盡精神力而亡1沐鳶羲謹慎地對張宇道,「而且,蛖殤的體內還生長著一種腐屍蟲,這種蟲子長得就像放大的蚯蚓一樣,但是卻急難對付,它可以在蛖殤的體內隨意遊走,遇血則會瘋狂,你千萬要小心。」

「謝謝沐姑娘的提醒,我會注意的。等會我會將我這玉碟的一部分視野許可權放開,這樣你們就可以從內部觀察到外面的情況,咱們也好有個照應。」張宇對於蛖殤這種傳說中的遠古生物根本就是一無所知,所以,此時並沒有打腫臉充胖子,十分謙虛的向沐鳶羲請教著。

「你放心,有什麼你解決不了的問題,我絕對不會置之不理的,咱們現在可是一條繩上的螞蚱,理應相互扶持。」沐鳶羲笑道。

「注意了,吸力馬上就要再次出現了,咱們就要踏上胃液湖泊了。」張宇提醒這著,那種不容抗拒的吸引力再次出現,將踩踏在造化玉碟之上的張宇牽引進入了胃液湖泊之中。

灰綠色的胃液之上,時不時的還會冒出幾個氣泡。這一眼望去,偶爾還有幾塊已經斑駁不堪的甲衣,從那偶現的精美紋路上可以看得出,這甲衣,在以前也是一件品質極高的防禦寶器,但是經過了不知多少年的腐蝕,浸泡,如今只剩下了這麼一塊殘片。

那尚還在湖泊上漂浮著的不知名的白骨也早已靈力盡失,看起來是那麼的脆弱不堪,張宇輕輕地觸碰間,便是化為了一堆碎屑,沉沒進入了湖泊底部。

雖然表現的無所畏懼,但是其實張宇的內心緊張無比,這一路上都是戰戰兢兢的,精神緊繃,靈力覆蓋雙腳,死死的抓住造化玉碟,生怕一個不小心,自己再失足落入湖泊,成為那對枯骨中的一員。

好在一路上倒也風平浪靜,沒出現什麼差錯,半個時辰的功夫,便是已經來到了胃液湖泊的中央之處。

「張宇,接下來是這胃液湖泊最為艱險的時刻,隨時都有可能出現意外,你一定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看著張宇的神情已經出現了一些倦怠,沐鳶羲再次提醒道。

「嗯,明白。」張宇也是回過神來,言簡意賅的答道。

「噗通1

突然,張宇的耳邊傳來一道落水的聲音,張宇定睛一看,發現一隻手臂粗細的蚯蚓般生物躍出了水面,然後轉眼即逝。

「腐蝕蟲1

雖然以前沒見過這種寄生在蛖殤體內的生物,但是通過沐鳶羲的描述,張宇還是一眼便認出了它來。

「媽的,真是怕什麼來什麼1張宇心中小聲的嘀咕著,精神越發緊張起來。

在沐鳶羲的描述中,這種生物與蛖殤可謂是相互依存,它幫助蛖殤清理那些在其體內苟延殘喘的生物,而蛖殤則反饋給它養分,助其生長繁殖,無數年來,共同進化已經使兩者之間的默契早已深厚無比。

腐蝕蟲的可怕之處則在於,那長蛇般的身軀上,密布著成百上千的細小口器,粘上你就會如同螞蝗一般將你一身的精華吸收殆荊而且它對於血腥味的感知極為敏銳,一旦被它盯上,就是不死不休的下常

但是你如果真的將之擊殺,在它臨死前那種特有的嘶鳴之下,則會引出更多的處於沉睡狀態的腐蝕蟲,不斷的殺戮只會刺激蛖殤自我保護模式的開啟,讓它們以百倍於平日的速度繁殖,所以基本上被蛖殤吞噬,那便是沒有倖存的可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