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蒼龍至尊>第一百五十五章 聖靈精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五十五章 聖靈精

小說:蒼龍至尊| 作者:駱駝祥子| 類別:玄幻魔法

?

不再擔心化神霧的威脅之後,張宇小心翼翼的來到了那在血紅色霧氣之中若隱若現的黑影之處.

看著已經嚴重脫水,成為乾屍的幾具枯瘦屍體,張宇以劍尖輕輕地搗了幾下,發現沒有任何危險之後,這才放心大膽的俯下身子,仔細的審查起來。

「咦,終於發現這傢伙的儲物戒了,隱藏的還挺隱秘的啊1左翻右翻之後,張宇終於在眼前這具乾屍的衣角找到了他那黯淡無光的儲物戒。

接著,張宇如法炮製,將另外兩人的儲物戒也取了下來,這才來到那具妖獸的屍體旁邊。

這妖獸體型並不是很大,兩米多的樣子,頭上長著一根黝黑髮亮的獨角,沒有四肢,但是有著兩隻船槳一樣的肉蹼,在配上那滿是鱗甲的身軀,看上去極為怪異。

張宇輕輕敲了敲這妖獸,發出一陣梆梆的聲響,比那些死在這裡,肉身早已若弱弱不堪的人類強了無數,雖然不知道這妖獸是個什麼東西,但是抱著寧殺錯,不放過的態度,張宇還是將其收進了儲物戒之中。

「能活著走到這裡,怎麼說都得有些家底不是,古人云:浪費是可恥的,今天我張宇拿了你們的東西,那等我出去之後定會將你們好生安葬,得罪了1張宇說著,俯身鞠了一躬之後,挑出一枚容積不大的儲物戒,將那些乾屍收了起來。

繼續向前,張宇再次發現了三具人屍,從他們衣著武器之上可以看得出來,這些人身前定然也是極為風光,但是死後卻落了個無人收屍的凄慘下常

一番義正言辭之後,張宇再次找出了儲物戒,收了乾屍,向著前路而去。

「太好了,馬上就能出去了1看著那近在咫尺的出口,張宇的心越加振奮起來了。

而在那出口不遠的地方,最後一具衣衫襤褸的肉身在那裡孤零零的半坐著,左手前伸,側臉瞪著那不遠處的出口,臉上一片絕望之色。

「唉,咫尺之遙,卻是天涯海角1張宇上前一步,有些傷感的說道,順手將其那死不瞑目的雙眼合了起來。

這人在張宇看來最是不幸,眼看就要成功脫身,但是最後卻仍舊沒能逃脫死神的裁決,希望變為了絕望!

「前輩,安心的去吧。」摘下乾屍手上的儲物戒之後,張宇照例將那具乾屍收進了儲物戒。大步流星的向著化神霧之外行去。

「終於出來了1深深的呼出一口氣,張宇極為慶幸的感慨道,「沐姑娘,你倆也出來吧。」

「你這玉碟果然神異,此時我都一些如夢如幻的感覺,不敢想象,咱們竟然安然無恙的度過了化神霧1沐鳶羲看著張宇,有些激動的說道。

「最後咱們只需要找到蛖殤的排泄之地,順著那排泄之物一起被它排出體外就算大功告成了1

「既然沒有了其他的威脅,來看看我剛才的收穫如何。」張宇一邊說,一邊取出來七枚儲物戒,烙印上自己的精神印記之後,嘩啦一聲,將其內部的東西全部倒了出來。

看著眼前堆積如山的各種物品,沐鳶羲也是有些目瞪口呆起來,但是她到底是見多識廣,很快便是恢復了往日古井無波的心態,道:「能闖到這最後一關,運氣,實力,寶物基本上缺一不可,以前那些人能留下這麼多東西倒也說的過去。」

「丹藥之類的消耗品必定早就已經用盡,這裡更多的則是一些靈藥,**,礦石,饒是如此,也價值不菲,出去之後能買個大價錢了。」

「嘿嘿,反正是撿來的,不要白不要。咱們現在把這些東西歸歸類,等會咱們三個平分。」張宇笑呵呵的說道。

「我不能要,最後這一段路我一份力都沒出,我受之有愧。」沐鳶羲拒絕道。

「我也不要。」小黑同時附和道。

「咱們是不是同伴,是不是朋友?這一路上咱們患難與共,這區區一點身外之物有算得了什麼!必須得要,誰都別想推辭1張宇態度強硬的說道。

「我

什麼你我的,這是大家的,難道你想讓我做那貪得無厭的小人?」沐鳶羲的話還沒說出口,便是被張宇粗暴的打斷。

「來看看都有些什麼好東西,有了這些收穫才好彌補咱們受傷的心靈不是。」張宇說著,開始仔仔細細的歸類起來。

鬼槐花,櫻鈴木,赤陽草,這是一類;黑曜石,紫紋金,冰寒鐵這是一類;武器一類;**武技一類;妖晶一類,很快,張宇面前便是出現了涇渭分明的五堆小山。

看著這琳琅滿目的物品,張宇內心也是極為興奮,單單武器一項,就有十一件靈器,六十二件寶器,三件玄器,這如果拍賣的話,只三件玄器最起碼也要價值近億中品靈石,遑論那更加珍貴的**武技!

「烈陽功,玄級上品**,修鍊大成,揮手間便可赤地千里;損神指,地級下品武技,指出可直接損人心神,斷人經脈,廢人修為,陰毒無比,非生死大敵,慎用!碎星拳,地級上品武技,修鍊之時能引動星力,淬鍊己身,大成之日一拳揮出,甚至能崩滅星辰,威力堪比天級下品武技1看著這一本本**武技之上的簡介,張宇都有些目眩神迷。

曾幾何時,自己家族最強大的**也只不過是玄級中品,然而現在擺在自己面前的這五本武技,三本**,最低等級的都是玄級上品!

「太好了,這次終於不愁沒有強悍的武技使用了。」張宇心底暗喜道,雖然張宇修鍊的地煞拳,驚雷劍訣等等威力也十分強大,但是隨著張宇修為的提升,這些武技對於他的幫助已經日漸衰退,張宇現在最為渴望的就是這等威力強大的武技。

「沐姑娘,看有什麼需要的你儘管挑,千萬不要客氣,小黑你也是啊1張宇的臉上此刻洋溢著極為燦爛的笑容,如果不是顧忌著沐鳶羲在身邊,他早就仰天大笑一番了。

沐鳶羲上前一步,三件玄器中挑了一柄二品左右的長劍,挑了十來塊礦石和數枚五階巔峰境界的妖晶之後,便是開口道:「我不會煉丹,所以靈藥就不要了,**武技,家族為我準備的比這更好,我需要的也就這麼多,剩下的都歸你們,如果你在逼我,那我們連朋友都沒得做了。」

看著沐鳶羲已經把話說到這個份上,張宇也就不再強人所難,點了點頭,答應了下來。

其實,張宇知道,雖然沐鳶羲所說的都是事實,但是這個世界上有誰會嫌錢多?那些靈藥,礦石,自己用不到轉手之後便是大筆靈石的進賬,完全可以換取自己需要的東西,沐鳶羲這樣說,無非就是為了照顧張宇而已。

小黑則就直接了許多,徑直奔向那妖晶而去,一口吞下了三枚五級妖晶和七枚四級的妖晶這才心滿意足的退回到張宇的身邊,瓮聲瓮氣的說道:「大哥,其餘的東西先都放到你那裡,我有需要自然就會和你要,況且我也懶得存放那些東西。」

「好1張宇極為乾脆的說道,對於小黑,可以說是張宇漂泊在外唯一的親人,他們兩者之間幾乎不分你我。

隨後,張宇將歸好類的物品全部收進了自己的儲物戒之中,堆積在了各處,順手取出那一具妖獸乾屍道:「沐姑娘,不知你可是的此妖?它是化神霧之中唯一一具妖獸的屍體,我估摸著它有點作用,便是收了起來。」

「我看看。」

沐鳶羲走到那妖獸乾屍的旁邊,仔仔細細的檢查了一番之後,有些疑惑的說道:「這傢伙長得倒也怪異,我記憶之中的妖獸,倒也有幾分與之吻合的,但是卻沒有它那獨角。」

「會不會是妖獸突變而成的?」張宇插話道,「畢竟蒼龍大陸之上物種繁多,因為各種影響,血脈變異也是時有發生,我感覺小黑這傢伙就有可能就是血脈變異。」

「血脈變異?倒也真有幾分可能,你讓我在好好看看1沐鳶羲說著,拿出一柄匕首從那妖獸的獨角之上刮下一層角粉,仔細的研究起來。

「張宇,你拿火燒它一下試試1

張宇聞言,一縷火苗便是迅速的從掌心升騰而起,灼燒起那撮烏黑的粉末,不一夥,一股惡臭便是從那粉末之上傳出,極為的刺鼻,然而不待張宇捂鼻,一股濃郁的芳香便是撲鼻而來,嗅上一口,張宇頓時覺得心曠神怡,完全陶醉其中。

沐鳶羲見狀,連忙再次用匕首使勁向著那獨角颳去,很快從內部露出一層如同羊脂般的白玉,她的動作沒有絲毫的停歇,將匕首狠狠的刺向妖獸的屍身。

「叮1

鋒利的匕首不僅沒有刺破這不知名妖獸的皮肉,反而應聲而斷,然而沐鳶羲不僅沒有絲毫的惱怒,反而越加興奮起來,取出不久前選取的那柄玄器長劍,再次狠狠的劈下。

以玄器之力這才堪堪的將其撕裂,幾滴金黃色的液體也隨之從那裂口處滴落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