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蒼龍至尊>第一百五十七章 逃出生天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五十七章 逃出生天

小說:蒼龍至尊| 作者:駱駝祥子| 類別:玄幻魔法

?

「既然你們答應了我的要求,那麼我就可以安心的去了.對了,老朽是未央城邱家的老祖丘處機,如果我的家族還健在的話,勞煩幫我轉告一句,就說我丘處機對不起邱家!都怪我當年太過鋒芒畢虜簧儷鵂遙為家族埋下了禍根。」自稱丘處機的老者說著,神色間越加落寞,那本就黯淡的靈魂體越加不穩定起來。

下一瞬,丘處機的臉上露出一抹解脫的神色,靈魂轟然崩碎,化為點點熒光墜落地面,最後消失不見。

「哎,一代梟雄最終卻也落了個如此下常」看著那真的煙消雲散的丘處機,張宇禁不住感嘆道。

「修鍊者風光的同時,何曾不是要隨時面對默默殞落的風險,這條路本就是布滿荊棘,但是卻仍舊有著無數的人拼了命的往前奔,有時候,我倒是挺羨慕那些能夠過著平淡生活的凡人。哎,說跑題了,給你的替身人偶,這東西可是能夠在關鍵時刻換一條命的,你一定要好好珍藏著。」沐鳶羲輕拭了一下眼角,將那人偶重新丟給了張宇。

「這東西有這麼珍貴?」

「那是,替身人偶煉製極為不易,你在它的內部烙印上自己的精神力之後,以後面對生死危機,將之祭出,傷害會在瞬間轉移到它的身上,為你擋下必死殺局,但是每個替身人偶都只能使用一次,你一定要慎重決定。」沐鳶羲說道。

「那這丘處機怎麼自己不使用啊?」

「在化神霧包圍之下,就算他用了,最後還是難逃一死,還不如留著。你自己好好將它妥善保管,等這次回到家族之後,家族也會為我準備的,所以你就不用在推辭了,沒看到連武宗高手都這麼活生生的殞落在我們的面前了,你不為自己著想,也要考慮一下家人的感受。」沐鳶羲眼見張宇還想要在推辭,連忙出口道。

「那,謝過沐姑娘。」張宇一想到自己父親那殷切的目光,便是將伸出去的手縮了回來,發自肺腑的感謝道。

「走吧,也該尋找出口離開了,這都好幾天沒有嗅到過陽光的味道了。」沐鳶羲說著,開始憑著地圖上的記憶,向前穿梭而去。

應該就是這裡了,等到蛖殤再次排泄的時候,咱們應該就能隨著糞便一起被它排出體外了。等會我還是進到你那玉碟空間之內,你帶我出去就行。」沐鳶羲掩鼻,指著眼前數丈方圓,還不斷向外冒著熱氣的黃色粘稠物道。

鼻息抽動間,聞著那極為刺鼻的味道,張宇也是有種頭皮發麻的味道,但是一想到自己能夠逃得升天,便是忍住了罵娘的衝動。

「大哥,你現在就把我收進去吧,你千萬別怪我不仗義。」小黑也是連忙道。

「你這廝,枉我對你那麼好,竟然將我往火坑了推,哎1張宇故意裝出一副心痛的樣子道。

「大哥,你錯了,不是火坑,是糞坑1小黑極為善意的提醒道。

「我踢死你個忘恩負義的傢伙,用得著說的那麼明白嘛,還嫌我不夠噁心?」說著,張宇拳頭之上覆蓋一層稀薄的靈力,對著小黑的身上打去。

「準備吧張宇,你可以以靈力在自己的身前形成一道靈力護罩,這樣那些污穢物就沾不到你的身上了。」身處造化玉碟之中的沐鳶羲好心提醒道。

「在怎麼樣,這也是蛖殤的大便,算了,我豁出去了。」張宇說著,渾厚的靈力勃然而發,里三層,外三層將自己過得嚴嚴實實,撲通一聲,跳落進入糞坑之中,隨著那糞便的蠕動,被蛖殤排除到了體外。

「呼呼1

倏以從蛖殤體內出來,張宇便是迅速浮上了海面,如同要溺亡的人一般,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

「沒事吧?」從造化玉碟之中顯現身身形的沐鳶羲關切的問道。

「沒事,容我緩一口氣便好。」張宇手一揮,攔住了想要來到自己近前的沐鳶羲道。

然後,張宇一個縱身,再次跳躍進入了大海之中,浸泡了足足一刻鐘的時間,這才爬上了礁石之上。

「張宇,我剛才觀察了一下地形,因為蛖殤持續的運動,我們現在距離未央城已經極近,直線距離,大概兩天的時間便是能夠登陸海岸。」沐鳶羲看了一眼張宇道。

「那好,咱們就抓緊時間趕路吧,估計那章魚王早就以為我們屍骨無存了,退一萬步就算他真的發現我們還活著,這近海岸處他也是不敢肆無忌憚的追殺我們了。」張宇點了點頭道。

「小黑,你重新抓捕兩頭海妖載我們前往未央城,也好讓我們省點力氣。」

很快,小黑便是去而復返,身邊跟著兩頭被其馴服的藍鯊,張宇和沐鳶羲躍上藍鯊之後,便是開始向著未央城而去。

一艘內部裝飾的富麗堂皇的大船,漫無目的的航行著,內部,一名身著華服的俊美青年正在不斷地抱怨著:「媽的,竟然連老子都指派道這鳥不拉屎的地方找人,都這麼多天了,連根毛都沒找到,說不定人早就餵了哪頭妖獸了。」

「少爺,您息怒,咱這不是純粹做給那位大人看嘛,老爺都說了,那位大人可不是咱們能夠招惹的起的,你再受累兩天,到時候咱們就可以回去交差了。」華府青年身後一名僕人模樣的男子勸慰道。

「哼,今晚讓小桃子她們幾個準備好,少爺我要跟她們大戰三百回合,以泄我心頭這股無名之火。」

「好叻,我這就下去吩咐。」

「張宇,快看,那邊有船,要不咱們直接搭乘上船,總好過咱們自己這樣奔波。」沐鳶羲指著一艘緩緩漂流的巨大船舶道。

「當然可以,走。」張宇說著,立刻催促起腳下的藍鯊向那艘船隻急速掠去。

「兄弟,冒昧的問一下,不知道我們可以登船不能?」張宇向著船舷邊一名看起來負責巡邏的男子問道。

「你是幹什麼的?」

「我們的船遭遇海難,這才一路漂泊而來,還望兄弟能幫一把。」

「遭遇海難?你等一下。」那名男子一聽張宇的話,眼前一亮,立刻向著一間艙室之內走去。

不一會,那艙室之內便是走出了一名丰神俊朗,衣冠楚楚的俊美青年,搖著一把摺扇,與剛才向下人抱怨的青年正是同一個人,只見他緩緩踱步來到船舷邊沿,居高臨下望向張宇兩人。

「沐姑娘!真的是你1當那俊美青年的目光轉向沐鳶羲的時候,神色立刻變得激動無比,哪還有不久前的那百般不滿。

「我們認識嗎?」沐鳶羲抬起頭,打量了這青年一眼之後,疑惑的問道。

「你忘了,是我,未央城城主的兒子付文清啊,當年你從未央城路過的時候,我還和我爹接待過你呢。」自稱付文清的青年連忙解釋道,「你不知道,你三叔沐楓很早之前便是到達了未央城,說你們遭遇血魔海盜團的圍攻,而你不知去向,讓我們發動一切力量出來尋找你。」

「哦,我想起來了,好像是有這麼一個人。」沐鳶羲緊縮的眉頭微松,稍顯不確定的說道。

「你快上來,我這就將你送回城主府,你不知道,沐楓大人都快擔心死了,因為一直沒有你的消息,整天臉色陰沉的能夠滴出水來,來人,快快傳信給沐楓大人,就說沐小姐已經被我找到了。」付文清對著身邊的下人喝道。

而沐鳶羲和張宇也是一個閃身便是躍上甲板,登上船來,小黑則尾隨其後。

「沐姑娘,這些天受驚了吧,快進屋休息一下,相信沐楓大人已經收到我的傳信,定在城主府等候你的歸來。」付文清說著,極為殷勤的將沐鳶羲向著艙室之內請去。

沐鳶羲聽聞他在外尋找自己多日,也是不好意思拒絕,便是踏步進入了艙室之內,而其身後的張宇還未跟上,便是被付文清攔了下來。

「你是誰?這裡也是你能來的地方嗎?」付文清對著張宇頤指氣使道,「還不快出去1

「他是我的朋友,怎麼有什麼問題?」沐鳶羲看到張宇被攔,臉色立刻變得冰寒起來,又恢復了往日冰山美人的形象。

「哦,是沐小姐你的朋友啊,不知何時登的船,也不告訴我一聲,在下失禮了,還請見諒。」付文清看著沐鳶羲臉上的寒意,表情立刻來了個一百八十度大轉彎,一臉和煦笑容的看向張宇。

「感情我是被人家直接無視了埃」聽著付文清話,張宇內心禁不住嘀咕道。

「沒事,付兄好,在下張宇,初次見面,還請多多關照。」所謂伸手不打笑臉人,張宇也是一臉笑意的向著付文清自我介紹道。

「哈哈,既然是沐小姐的朋友,當然也是我付文清的朋友,張兄弟,來,隨意坐,不要拘謹。」付文清顯得極為熱忱的對著張宇道。

如果不是見到付文清眼底那絲一閃即逝的厭惡,張宇可能真的以為付文清是一個個性爽快的漢子,但現在,只剩下虛與委蛇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