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蒼龍至尊>第一百五十九掌 愛莫能助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五十九掌 愛莫能助

小說:蒼龍至尊| 作者:駱駝祥子| 類別:玄幻魔法

?

城主府內,觥籌交錯之間,賓主皆歡,尤其是連續數日都是沉浸在自責中的沐楓更是高興,對於所有人的敬酒那是來者不拒,很快便是已經微醺.

「小曦,你放心我已經向家族申請了調令,不久之後就會對血魔海盜團展開圍剿,到時候定要讓他們雞犬不留1沐楓平淡的說著,但是其中的狠辣,卻讓人不寒而慄。

「楓大人放心,到時候我們城主府定會鼎力相助!這該死的血魔盜本就猖獗多年,為禍一方,理應早該剷除,奈何冤魂海太大,而他們的老巢又極為隱秘,加之未央城各方勢力不夠團結一心,這才使得他們氣焰越加囂張,沒想到竟然連您都敢狠下殺手,此害不除,必有大患1付尚身為城主,極為善於察言觀色,眼見沐楓動怒,立馬上前表示道。

「嗯,這次有著家族相助,任那曹震凶焰滔天,也要給我束手就擒。我們沐家的威嚴,不是什麼宵小之輩就能肆意侵犯的,膽敢動手者,就要有被血洗的覺悟。」

沐家身為上古八族之一,家族成員竟然在返途的路上受到血魔盜的公然截殺,這簡直就是奇恥大辱,即便是為了維護沐家應有的臉面,沐家也必將派出高手展開血腥的報復。

「楓叔,我覺得事情不是那麼簡單,那曹震明知道我是沐家的小姐,竟然還敢冒天下之大不韙,想要強行將我擊殺,這背後要說沒有幕後黑手,打死我,我都不信1

「雖然曹震本身便是武宗高手,而且血魔盜在未央城附近也算是叫得上字型大小,但是對於我們沐家來說,依舊是彈指即滅。我和他又無冤無仇,他怎麼會這麼傻,做這般出力不討好的事情?」

聽聞沐鳶羲的述說,沐風也是心中一動,彷彿想到了什麼,扭頭,盯著她問道:「難道你懷疑是他?」

沐鳶羲這次點了點頭,並沒有過多解釋,顯然兩者對於沐楓口中的他諱莫如深,只聽得圍觀的眾人一頭霧水,雲里霧裡。

「如果真是這樣,家族絕對容他不得,你放心,這件事我一定會徹查到底的,你可是家族未來的頂樑柱,說什麼都是不能有半點閃失的。而且,咱們先在這這未央城呆上幾天,到時候家族高手一道咱們一同返回,相信就算是他也不敢亂來,族規可不是擺設。」沐楓說著,臉上也是密布了一層陰雲,額頭微擰道。

「我明白,畢竟我們口說無憑,僅憑一點臆測是搬不倒他的,反而還會引起他的警覺,得不償失。但是我會將這些都記在心底,總有一天會百倍償還1沐鳶羲冷冷的說著,臉上的冷意就差凝結成寒霜。

「付尚城主,我和小曦還有些私事要談,就不在這宴會中久留,如有冒犯之處還請擔待。」說著,沐楓便是徑直帶著沐鳶羲離開,留下面面相覷的一席人不知所以。

「哎,既然楓大人有事情需要處理,我等自當從命,今天的宴會便是到此結束,改日我付尚必會親自登門拜謝。」付尚眼見今天的主角皆已離開,便是雙手抱拳,略含歉意的對著滿屋的賓客說道。

「城主大人言重了,在下告辭1

「付兄,那我也先離開了。」

宴會就這樣虎頭蛇尾的結束,付尚心中也是有些慍怒,但是因為沐楓強悍的背景,只能打掉了牙齒往肚裡吞,向著一個個辭別之人告罪,以此顯示著自己胸襟廣博。

「公子,請和我來,我家少爺有請。」

看著身邊一個個人離去,張宇正有些不知所措的時候,一名十七八歲的侍女緩步向著自己走來,對著張宇說道。

「你們家少爺是?」

「文清少爺。」

「哦,好,帶路。」張宇本來對於付文清並不感冒,如果不是想要和沐鳶羲道個別,張宇早就離開了,但是現在,既然付文清派人來請自己,張宇怎麼著都要賣個面子,會他一會,畢竟未央曾怎麼著也算人家的地盤,如果關係鬧僵了,對自己沒有絲毫益處。

城主府佔地面積極大,在這寸土寸金的未央城,無處不彰顯著城主府的實力與財力。順著碎石鋪就的小徑,張宇七拐八拐這才來到一處布置精美,極近奢華的涼亭處。

只一眼,張宇便是發現這座涼亭通體以雲紋金楠打造,對於一般人來說這可能就是一種比較珍惜的樹木而已,但是身為煉丹師的張宇卻是知道,雲紋金楠那可是煉製雲紋丹的主材料,價值極為不菲;而且,涼亭之內則是以黑曜石鑄造的石桌,桌子上擺著紫田雲泥煉製的茶具。

張宇粗略的估算了一下,這一座涼亭配置下來,最起碼也要數十萬的中品靈石!關鍵這僅僅是一座偶爾用來休息的涼亭!

城主府之奢靡可見一斑!

「真是富得流油,有錢就是任性1張宇隨意掃視了一下四周發現,涼亭旁邊的花圃之內種植的也是能夠凝神靜氣的靈藥,心地不禁暗暗感嘆道。

「張兄,哎呀,快請坐。按理說我應該親自去迎接你才對,但是恰好府內有些事情需要處理,不得已,我只有派下人去把你請來了,有失禮的地方還請擔待。」張宇只顧著查看四周環境,就在這時,付文清不知道從何處冒出了頭,一臉熱忱的說道。

「你愣著幹什麼,還不給張公子沏茶1付文清身子一轉,向著旁邊的侍女呵斥道。

「付公子言重了,能夠得到你的邀請我是榮幸之至,怎麼會生氣呢。不過恕我魯鈍,不知道你找我有什麼事情?」張宇呵呵一笑,抱拳向付文清問道,畢竟兩人才剛剛認識一日,交情,那可是薄如紙片。

「我請張兄來此,純粹就是想要增進一番你我之間的兄弟情義,哪裡有什麼別的目的。來,張兄,你先嘗嘗這茶怎麼樣,這可是上好的雲霧茶,是我特意為你準備的。」面對張宇的提問,付文清並沒有做什麼正面回答,反而將那已經沏好的茶水親自端到了張宇的面前。

「謝過付公子。」雖然知道付文清不過是在做戲給自己看,但是張宇知道自己孤身在外,不像沐楓那般,有著強大的背景作支持,以是便迎著笑臉,配合著。

「好茶1張宇輕輕呷了一口,讚歎道。

這倒不止張宇有意奉承,茶卻是是好茶,即使是張宇這個門外漢都能品嘗的出來。飲下一口,清香縈繞在舌尖,令人回味無窮。

「嘿嘿,張兄,聽沐小姐的意思,自從你們遭遇血魔盜之後,這麼多天來,你都是和她在一起么?我倒是極為好奇你們都經歷了哪些困難,沐小姐在宴會之上語焉不詳,你能不能和我說道說道。」付文清一臉感興趣的樣子道。

「恭敬不如從命,那我便是大致的跟你講講,事情是這樣的張宇這一說,便是數個時辰的時間,眼見太陽已經西落,夜幕逐漸降臨,才將削減了大半的事情經過簡述完畢。

「看來張兄和沐姑娘那可是患難與共啊,不知道何時張兄能夠抱得美人歸啊,有了沐家這棵大樹,張兄可是前途一片光明啊1付文清笑道。

「付公子說笑了,我和沐姑娘之間僅是朋友關係,不是你想的那樣,還請不要再說這類有辱沐姑娘名節的事情。」張宇聞言,臉部一陣抽搐,略顯尷尬的說道。

」此話當真?」

「當真1

「既然如此,那文清到有一事,還望張兄能夠鼎力相助1付文清說到這裡,收回了剛在的嬉笑之情,鄭重的說道。

「只要我張宇幫得上忙,我必不推辭。」

「張兄弟,你不知道,自從數年前見過沐小姐一面之後,我便驚為天人,從那以後,我是茶不思飯不想,人也日漸憔悴,心裡曾經暗暗發誓,這輩子非沐姑娘不娶!所以,張兄你一定要幫我啊,要不然我怕是將不久於人世了。」付文清臉上裝出一副極為痛苦的樣子道。

聽到這裡,張宇差點沒笑噴出來。在張宇看來,付文清腳步虛浮,臉色略顯蒼白,這分明是被酒色掏空了身子,可到他嘴裡倒好,變成思念沐鳶羲過度了,簡直讓人笑掉大牙。

「那個,付公子,不是我不幫,實在是這種男女之間的情事我真的幫不了,更不要說是沐姑娘那種大家閨秀,我更是連提的資格都沒有。張宇強行按耐住心底的笑意,無奈的說道。

張兄,以你們之間生死過命的情分,那說出去的話絕對比其他人強上百倍,只要你肯定幫我娶到沐小姐,不論什麼條件我都答應,就算是你想要當這未央城的城主,我也會扶你上位。」付文清一咬牙,彷彿下了狠心道。

「付公子,這件事,我真的愛莫能助,如果沒有其他的事情,那我便下離開了,你看這天色已晚,我還要去找客棧居祝」張宇再次拒絕道。

「張兄,這件事對於你來說,不過是舉手之勞而已,你都不願意幫我?」此時,付文清的聲音漸漸冷了下來,已經沒有了初始時候的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