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蒼龍至尊>第一百六十章 夜襲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六十章 夜襲

小說:蒼龍至尊| 作者:駱駝祥子| 類別:玄幻魔法

?

「不是我不幫,我是真的幫不了,你不了解沐姑娘,如果我當面和她說這事的話,她絕對會拿劍殺了我1張宇只能無奈的解釋道.

一直到現在,張宇還記得當時章魚族的章渣調戲沐鳶羲,結果被暴怒的沐鳶羲拚命斬殺當場,屍骨無存。

」哼,我看是張兄你想要憑沐小姐這跟線,攀附沐家罷了,還說的這麼冠冕堂皇!不過也是,就你這樣的出身,癩蛤蟆想吃天鵝肉的多了,不過,我還是奉勸你一句,早點滾回老家吧,沐小姐不是你這樣的凡夫俗子可以惦記的,不要妄自搭上性命1見到張宇如此不識抬舉,付文清立時便是本性畢露,臉色一冷,不屑的說道。

「你竟然敢如此羞辱我大哥,我跟你拼了1那變小了身子,跟在張宇身邊一直沉默不語的小黑身上猛的爆發出極為強悍的氣息,惡狠狠的對著付文清道。

在小黑的心中,張宇那就是自己此時唯一的親人,辱罵了他簡直比罵了自己還要嚴重,即使是張宇能夠忍下去,但是小黑已經忍無可忍了。

「呦呵,一頭會說話的畜生,還挺囂張,你動我一下試試,你信不信我一句話,就能讓你走不出這個院子。」付文清嗤笑一聲,滿臉不屑的說道。

「付公子,小黑是我的兄弟,還請你注意言辭1此時張宇心中也是極為的憤怒,從來沒有見到過像付文清這樣不要臉的,求人辦事不成,反言語相傷。

「怎麼了?不服氣,不服你來打我啊,我看你敢不敢動我一根手指頭!跟一頭畜生稱兄道弟,呵呵,果然是物以類聚啊1

「我要殺了你1小黑性子直爽,霎時升騰起一身氣勢,就要爆沖而起但是被張宇出手攔了下來。

「小黑,別衝動,我們走1以張宇的敏銳感知早就覺察到暗處數道隱晦的氣息波動,他知道一定是付文清提前在此布置下埋伏,如果他們今天動手,可謂正中下懷。

那暗處隱藏之人盡皆武尊境界的高手,其中有一人在張宇的感知中,渾身氣勢內斂浩瀚,極有可能是半步武宗境界的高手,只這一股力量便不是他們所能對付的了的,更何況城主府內高手如雲,自己如果真的動手,那可真是老壽星上吊——活膩了。

眼看張宇竟然能夠壓制住內心的憤怒,付文清也是微微有些側目,如果這等侮辱放在自己身上,他早就暴起傷人了。

「張宇,我最後問你一遍,你答不答應幫我?你如果現在答應還為時未晚,要不然你絕對會後悔的。」付文清上前一步,攔住了張宇的去路道。

「付公子這等風流倜儻之人哪裡還用得著我這種粗人,我還有事,恕不奉陪了。」張宇說著,絲毫不顧忌那臉色鐵青的付文清,帶著小黑向著府外行去。

「你很好。」看著張宇遠去的背影,付文清心中惱怒無比,只能將怒氣盡數撒在涼亭之中,揮手間,便是將那桌上精緻的茶具拍的粉碎。

「少爺,要不要我強行出手,將他拿下,小小的大武師,不過螻蟻耳1飄忽間,一道黑影便是從暗處顯現出身影來,向著付文清問詢道,那令的空氣都凝重起來的氣勢,郝然是半步武宗無疑。

「算了,這小子跟沐小姐交情極深,我們還不能明目張的對付他,要不然沐小姐那裡怪罪下來,就算是我也不好交代。算他運氣好沒有動手,要不然哼1付文清眼眸一眯,冷冷的說道。

「但是也不能就這麼算了,老六,你去給他點教訓,讓他知道什麼是天高地厚,我城主府可不是他這種小角色能夠恣意妄為的。」付文清一轉身,對著昏暗的一角道。

「少爺放心,我去去便回。陰鷙的聲音響起,眨眼間便是化為一道流光消失不見。

「老六擅長隱匿之術,雖然僅僅中級武尊,但是對付那個毛頭小子已經綽綽有餘了,少爺,大可放心。現在的當務之急是想想如何才能得到那沐小姐的青睞,畢竟她可不像那些平常女子,沒法用一些特殊手段。」站在付文清身邊的黑衣首領道。

「老白,再過半個月便是天瀾拍賣行三年一度的特等拍賣會,想必到時候一定會有許多奇珍異寶出現,我可以趁機邀請沐小姐前去,只要她看上的,我全部拿下,為博美人一笑,我這次拼了。」付文清一咬牙,惡狠狠的說道。

「少爺,要知道這種盛會,幾乎雲集了未央城和浴血平原諸多勢力之主前來競拍,即使最為平常的一件珍寶也價值不菲,這麼做是不是風險太大了,萬一沒有什麼用處,那不就是得不償失了。雖然咱們城主府財大氣粗,但是仍舊有幾方勢力不弱於我們,我怕到時候你腦袋一熱,那可就被稱為老白的黑衣人有些擔憂的說道。

「舍不著孩子套不著狼,這如果是在中州,以沐小姐的地位,不知道有多少人哄搶者為她付賬呢,咱們如果錯過了這次,想要再找這樣能夠接近她的機會,可千難萬難了。我相信,就算是我爹也不會反對我的。試想,如果我成了沐家的女婿,那散去的這點錢財還不是如九牛一毛,轉手即來。」

「而且,以我縱橫情場的經驗來說,凡是女人都有著虛榮心,渴望所有的男人能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只要到到時候讓沐小姐開心了,我再略施小計,大事可成矣1付文清越想越是興奮,眼底不時閃過炙熱之芒。

「也罷,既然如此,我便派人去打聽一下這次拍賣的都有什麼奇珍異寶,也好早做準備。」白老大說著,身形一閃,便是化為一縷青煙消失不見。

「沐鳶羲,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哈哈抬頭望了望那已經開始高懸夜空的月牙,付文清的臉上也是浮現出一抹**之色。

「小黑,小心點,我們身後有人跟蹤,極有可能是城主府的人,等會隨機應變,打不過我們就跑,不必死拼。」因為老六太過輕視張宇,對於自己的氣息只是稍加掩飾便是一路直追而上,很快便是被靈魂之力堪比初級武尊境界的張宇發現。

夜色之下,兩道疾馳的身影一頓,便是暫時止住了腳步,冷冷的盯著身後。

在未央城,城主府並不是處在城池的中央,而是在東邊偏北的地方,整個一大塊地界都獨屬於城主府麾下,所以,張宇想要找到客棧必須還要穿越很長一段的僻靜的小路才行,這便是給了老六可乘之機。

「不用隱藏了,鬼鬼祟祟跟了這麼長時間了,不累么?這裡已經足夠僻靜,你還不出手?」張宇凝視著一株數米粗細的巨樹,冷冷的說道。

大約沉寂了兩分鐘的時間之後,老六發覺張宇的目光仍舊沒有挪開自己藏身的大樹,便是知道自己已經暴露,身子一動,便是顯出形來。一臉揶揄之色的打量著張宇。

「小子,不錯啊,竟然能發現我,我很好奇,你為什麼不跑了呢?」

「哼,我為什麼要跑,將危險扼殺在萌芽之中才是最好。是付文清讓你來的吧,沒想到他竟是如此心胸狹隘的小人,我遲早會向沐姑娘揭露他的。」張宇的仔細探查之後,發現僅僅老六一人,便是鬆了一口氣,有恃無恐的說道。

「嘿嘿,小子嘴硬,難道你以為一頭小小的五級妖獸便是能夠擋住我?你太天真的了1老六眼中精芒一閃,不屑的說道。

「能不能擋住你,試過才知道,你如果不敢出手就滾回去吧,告訴付文清,我張宇可不是好惹的。」張宇憤怒的說道。

沒有想到,自己的忍讓竟然換來的是付文清的變本加厲,此時張宇也是怒火中燒。

「牙尖嘴利的小子,本來我只要打斷你一條腿的,這次便再加上一條胳膊吧。」老六說著,便是化為一道疾風,手掌如同鷹爪般,對著張宇狠狠的抓下,這一抓如果落實,張宇絕對骨骼盡碎。

「小黑,你吸引他的注意,我來一擊必殺,就拿他的命,來警告付文清一下。咱們一定要速戰速決,只要不被姓付的抓住把柄,他也不敢怎樣。」張宇心中一發狠,向小黑傳音道。

「吼1

小黑低吼一聲,體內氣血之力瞬間爆發,如同黑色閃電般對著老六爆射而去。

在城主府他也是憋屈無比,這回有了發泄的對象,自然毫不留情,出手間虎虎生風,每招都直取老六的要害。

「媽的,這妖獸竟然如此厲害,老子看走眼了,早知道應該讓老三他們來的。」電光火石之見,老六便是與小黑交手了數招,感受著經過自己百般淬鍊,但此時劇痛無比的手爪,他心中也是有了一抹後悔,已經做好了逃脫的準備。

「小子,算你運氣好,就讓你多活幾天,到時候我再取你狗命1俗話說輸人不輸陣,老六對著一旁觀戰的張宇放下一句狠話,一個閃身,便是轉身要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