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蒼龍至尊>第一百六十一章 七彩幻靈涎的消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六十一章 七彩幻靈涎的消

小說:蒼龍至尊| 作者:駱駝祥子| 類別:玄幻魔法

?

「想逃?晚了1

見到堂堂武尊高手竟然不戰而逃,時刻關注老六破綻的張宇怒喝一聲,便是出現在了他的身後,揮拳對著他的后心狠狠的轟去.

「小子,狂妄!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闖進來。既然如此,我送你上路。」老六眼見張宇竟然不躲,跑來自己身邊送死,心中頓時一樂,閃爍著寒芒的鷹爪對著張宇喉骨捏去。

看到那老六竟然直接無視了自己的攻擊,放棄防禦,張宇也是有些出乎意料,沒想到他竟然自大到這個份上,也是禁不住為他默哀道:「可惜了。」

「是可惜了,你還這麼年輕,還有大好老六眼中閃過一抹猙獰之色,正在為自己就要如此輕而易舉的完成任務而嘲諷著張宇,可是那話才說了一半,聲音戛然而止。

「怎麼會?」

感受著胸口處傳來的陣陣涼意,老六也是有些茫然,忍不住呢喃道。

他不明白,明明就差那麼一寸,自己便能捏碎這狂妄小子的脖子,但是為什麼心臟會被提前洞穿呢?

感受著生命的漸漸流逝,他的疑惑卻是愈加濃厚,自己一世英名,難道最終就這麼死在一個無名小卒的手中。

「我不甘心老六發出最後的哀吼,聲音也是越來越微弱,最終轟然倒地,死不瞑目!

「哼,要怪就怪你太大意了,要不然想要將你擊殺,就算是我,也需費一番手腳。」張宇將驚雷劍輕輕地擦拭了一下,神色漠然的說道。

最開始的時候,張宇故意躲在小黑的後面,示敵以弱,就是為了讓老六對自己放鬆警惕,緊接著自己又來個明修棧道暗度陳倉,以左拳轟向他的胸口,讓他誤以為自己的攻擊沒什麼威脅,再在瞬間,將驚雷劍喚出,閃電般刺出,根本就沒給他反應的機會。

殺人者,人恆殺之,既然這人想要擊殺自己,張宇自然留手不得,如果不是他技高一籌,今天躺在這裡的就會是他張宇,所以,儘管是一條鮮活的生命,但是張宇沒有絲毫的憐憫之情。

」大哥,把這傢伙的屍體讓我吞了吧,趁他的生命精氣還未完全喪失,還能給我的進階增添一些益處。「小黑看著死不瞑目的老六惡狠狠的說道。

「這張宇心中頓時有了猶豫。

雖然他知道就像人類獵殺妖獸,以它們的雄渾氣血蘊養自身一樣,許多妖獸也會反殺人類,將人類視為人形丹藥,這完全屬於整座大陸的通用法則,無可厚非,但是心中仍舊是有些疙瘩。

「大哥,雖然你我族群不同,但其實人和妖獸一樣,都是**裸的生活在叢林法則之下,物競天擇,適者生存,如果今天是我被殺,那麼被他拿去煉丹或者吃掉我也是毫不介意的。人族看似秩序迥然,但何嘗不是生活在一個人吃人的世界,甚至比我們妖獸更加兇殘。」簡簡單單幾句話,但是小黑卻是完全切中要害。

聞言,張宇也是幡然醒悟。人類和妖獸不都是有血有肉,只不過換了一副皮囊而已,憑什麼就得比他們要高貴?自己曾經不也擊殺吞吃過無數的妖獸嗎?

而且,曾經在落日城的時候,如果不是有著煉丹師公會的庇護,自己說不定也已經被郝家老祖給捉去煉丹了,就像小黑說的那樣,人與人之間的爾虞我詐,甚至遠比妖獸之間的鬥爭來的厲害。

為了神丹,秘寶,**秘籍,朋友可以背叛,兄弟可以反目,甚至就連父子都有可能自相殘殺!

這就是赤.裸.裸的人性!

當然,張宇也不能以偏概全,畢竟這些在整個世界之中還屬少數,更多的還是顯示著人性的光輝,團結奮進,鋤強扶弱,人族能夠成為百族之首,還是有些道理的。

「拿去。」張宇也不再糾結,但是仍舊是轉過身去,不去看小黑將老六吞噬的血淋淋的場面。

眼見張宇答應了下來,小黑嘴巴大張,瞬間差生一股巨大的螺旋引力,如同一個無底黑洞一般,一下子便是將老六尚且帶著餘溫的屍體吞入腹中。

「走吧,趕緊離開這裡,只要不被付文清抓個現行,暫時我們有沐姑娘做後盾,他不敢明目張的對付我們。」看著想要將老六就地煉化的小黑,張宇催促道。

「好。」小黑點頭應道,身子重新變回了那般人畜無害的模樣,緊緊跟隨著張宇的步伐,遠遠地逃離此處。

四周再次陷入了一片寂靜,唯有那空氣中還未完全散去的淡淡血腥味,還昭示著這裡曾經發生過那麼一場不為人知的戰鬥。

太陽再次高懸在人們的頭頂,將四周的黑暗盡數驅除,那些在夜間本性畢露,殘忍嗜殺之輩再次披上了偽善的面具,與周圍之人談笑不斷。

「老白,老六還沒有回來么?」付文清從物資之中走了出來,有些百無聊賴的對著身邊的半步武宗高手老白道。

「沒呢,不過少爺也不用擔心他,對付一個大武師境界的小子而已,他還不至於失手,肯定又是跑到哪裡和哪個小娘皮親熱去了,你又不是不知道這傢伙什麼性子,三天兩頭不著家,太正常不過了。」老白嘿嘿一笑,從容的說道。

「也是,不過昨天忘了告訴他讓他下手的時候注意點輕重,別把張宇那小子搞死了,別狐狸沒抓到,惹一身騷這可不好。等老六回來,讓他來找我。」付文清問了一句之後,便是岔開了話題,再次詢問起關於拍賣會的事宜。

大哥,我已經將昨晚那個老頭給完全煉化了,我感覺,如果我能再吞噬這麼一個武尊境界的人類的話,就能夠突破到五級中期了。」經過一夜的休養之後,小黑一臉興奮的對著張宇說道。

張宇聞言,緩緩的吐出胸中最後一口濁氣,淡淡的說道:「我也到了突破的邊緣,只需要一個契機,我便能達到巔峰大武師的境界1

「小黑,咱們擊殺了昨晚那個老叟,這下是把付文清徹底得罪了。我感覺咱們還是儘早離開未央城,要不然就算有沐姑娘的庇護,也極有可能遭遇他的黑手。咱倆這就去城主府向沐姑娘道別,然後悄悄離開未央城,轉戰浴血平原1張宇細細的分析之後,對著小黑提議道。

「嗯,人心難測,保不準那姓付的會不會發了瘋來對付我們。等到離開了未央城,天高任鳥飛,任那姓付的手再長,也管不了我們了。」小黑點了點頭,極為贊同張宇所言。

「那便抓緊時間吧。」說著,張宇也不再耽擱,收拾好屋中的一切修鍊用品,迅速的與小黑離開了借宿的客棧,再次向著城主府進發。

站住,城主府要地,外人不得隨意出入,你可有引薦印信在身?」還不等張宇開口,便是被城主府門口的守衛攔住了去路。

由於昨天有著付文清帶路,張宇並沒有注意到這些細節,只得無奈的說道:「這位兄弟,勞煩向府上的沐鳶羲小姐通報一聲,就說張宇有事求見。」

「沐鳶羲?沒聽說過!這裡的主人姓付,我看你是走錯地方了,沒事趕緊離開吧,要不然我就治你個騷亂城主府的罪名,抓你下大獄,城主府豈是你這種無名小卒想進就進的1那守衛極為高傲的說著,連看都懶得看張宇一眼。

「沐小姐昨天才剛剛來到府上,只要你打聽一下,一定會得到消息的,還

媽的,你耳朵聾了嗎?老子說了沒有就是沒有,再大聲喧嘩,我直接斬了你1那守衛眼見張宇一再糾纏,不耐的吼道,身上大武師的氣勢勃然而發,大有一言不合便是出手的跡象。

聞言,張宇倒真一時沒有了辦法,俗話說,閻王好鬥,小鬼難纏,這種狗仗人勢的守衛最是難纏,軟硬不吃。

偏偏自己還不能動手,因為一旦動手,那就真的是有理也說不清,畢竟這裡是付家,不可能胳膊肘往外拐,護著自己一個外人,再加上付文清本就對自己有加害之心,形式更會對他不利。

「小黑,咱們走1無法,張宇只得準備暫時離開,等到明天再來。

「張宇1

就在這時,一道熟悉的聲音響起,張宇一個轉身發現,便是發現沐鳶羲恰好走到門口,身邊付文清正一臉笑意的陪同著。

「張宇,你這是要去哪?來了不見我就要走?」沐鳶羲故作生氣的說道。

「呵呵,不是我不想見你,實在是連門都進不去埃」張宇捏了捏鼻子,尷尬的說道。

「為什麼?」

「這裡可是城主府,豈是我一個無名小卒想進就進的?你說對不對啊,守衛大哥?」張宇將不久前守衛曾經對自己說的話,原封不動的重新退還給了他道。

看著那滿臉漲得通紅,尷尬的不知所措的守衛,付文清原本洋溢著燦爛笑容的臉龐立刻陰沉下來,一腳踹到了他的身上,惡狠狠的說道:「你這狗奴才,張兄你也敢攔,昨天沒見到我親自將他們迎接進入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