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蒼龍至尊>第一百六十二章 殘破界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六十二章 殘破界心

小說:蒼龍至尊| 作者:駱駝祥子| 類別:玄幻魔法

?

「少爺,我知錯了,還請少爺恕罪1那守衛見到付文清動怒,立刻跪伏在地,誠惶誠恐的祈求道.

「瞎了你的狗眼了,來人,給我拖下去,家法伺候。」付文清絲毫沒有理會那哭訴求饒的守衛,一揮手,便是命人將他拖了下去。

那守衛顯然深知家法的厲害,眼眸之中的神采飛快消散,滿臉的絕望之色。

「張兄弟,還請見諒,都怪我管教無方,出了這種岔子,我保證以後再也不會出現類似的情況。」付文清對著張宇一拱手,信誓旦旦的說道。

「呵呵,付公子言重了,我怎敢怪罪你呢,你不和我計較我便是感恩戴德了。」張宇皮笑肉不笑的說道,對於這種笑里藏擔張宇是在懶得搭理。

「奶奶的,老六這個廢物,不是讓他把這小子給我打殘幾天嗎,這他媽怎麼又跑出來給我攪局了!等回來,一定要讓你好看。」付文清心中咒罵著,但是臉上的笑容依舊是那麼的和煦。

「張兄說笑了,昨天是我言語不當,我在這裡給張兄陪個不是,還請你大人有大量,將昨天的不愉快揭過去可好?」付文清上前一步,態度極為誠懇的請求道。

看著付文清臉上的笑容,張宇沒來由的一陣噁心,付文清實在是太能裝了,這種厚臉皮,張宇猜測就算是以驚雷劍的鋒利,都是無法將之穿透。

「我就是一無依無靠,沒有什麼背景的小角色,實在是不敢高攀,和你稱兄道弟。不知道付公子能不能行個方便,容我和沐鳶羲說幾句話。」張宇淡淡的看了付文清一眼,輕哼一聲道。

「有什麼事,進府說吧,在這外邊站著多累啊,走,沐小姐,咱們一起進去。」眼見張宇如此不給面子,付文清只得將目光投向了隨行的沐鳶羲,道。

「付公子,既然張宇對你有成見,那我還是出去的好。對了,今天的外出也取消了吧,我還不確定什麼時候回來,告辭,我先離開了。」

說著,沐鳶羲來到張宇的身邊,面對付文清時的冷漠完全消失,展顏一笑道:「走吧,張宇。」

見到沐鳶羲竟然絲毫不顧忌付文清的感受,張宇也是微微一笑,隨之向著付文清抱拳道:「付公子,咱們有緣再會。」

看著那一唱一和並肩離開的兩人,付文清臉色也是一陣鐵青,咬牙切齒道:「老白,給我找老六回來,這個廢物,壞完了我的好事,我要他的命。」

「張宇,姓付的怎麼得罪你了,你如此不給他面子,你應該不是這種容易被情緒支配的人埃」沐鳶羲好奇的向著張宇問道。

隨著相處的日久,沐鳶羲發現張宇待人一直都十分和善,除了那些生死大敵,幾乎都沒發過什麼火,實在是有些想不明白張宇今天這是唱的哪一出。

「呵呵,沐姑娘,其實這件事歸根結底源頭還是在你,我不過是受到無妄之災罷了。」張宇苦笑了一聲,無奈的說道。

「在我?跟我有什麼關係啊?」沐鳶羲聽著張宇的話,更是一頭霧水。

「俗話說得好,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你難道看不出來付文清一直在不斷的討好你嘛?」

「我又不傻,我當然看出來了,他是什麼樣的人,我比你還要清楚,如果不是因為拍賣會的事情我才懶得和他出來呢。」沐鳶羲說著,臉上也顯現出一抹厭惡之色。

「你不知道,昨天晚上,付文清把我叫了過去,後來勸我說,讓我幫他撮合你們,並且許以重諾。」

「你答應了?」聞言,沐鳶羲眼中寒光一閃,目光灼灼的凝視著張宇道。

「如果我答應,今天能是這個場面?就是因為我義正言辭的拒絕了他,結果利誘不成,他便威逼,我張宇豈是那種出賣朋友的小人,當場怒斥於他,轉身後毫不留情的離去。誰知他懷恨在心,竟然派人刺殺我,無奈之下我只有將其反殺。」

「看付文清的表情,應該還不知道昨晚那個老叟已死,要不然就不會是今天這幅表情了,但是,我估計也隱瞞不了多長時間。所以,穆姑娘你說,我是不是因為你才得罪了付文清?」

「這好吧,算你說的在理。沐鳶羲稍微遲疑了一下,便是同意了張宇的說法。

「我今天來就是和你告別的,得罪了地頭蛇,我感覺還是三十六計,走為上策。沐姑娘,你可要好好保重,付文清這傢伙就是一個笑面虎,兩面三刀的,千萬不要輕信於他。」張宇極為鄭重的提醒道。

「放心,我又不是那種花痴少女,付文清這些鬼把戲對於我根本就沒用。不過,你可能要延遲幾天才能離開了。」

「為什麼?」

「因為天瀾拍賣場三年一度的巨大盛會即將開啟,到時候,裡面天材地寶雲集,就算是武宗高手都會出席,參與競拍。而且最重要的是這次拍賣品之中有一樣你極為需要的靈藥——七彩幻靈涎!這可是治癒靈魂的療傷聖葯。」

張玉聞言,也是一怔,瞬間便是回過神來,眼眸之中也是有著狂喜之色浮現。

據他所知,七彩幻靈涎花開七色,有如彩虹一般絢爛奪目。最主要的是這種靈藥專門修復靈魂之上的損傷,比他曾經得到過的墨玉仙芝強了不知多少倍,憑藉一株七彩幻靈涎,張宇便有九成的把我使墨塵從沉睡之中恢復過來。

「沐姑娘,你確定你不是在和我開玩笑?」張宇難以置信的向著沐鳶羲問道。

「你以為我為什麼要和付文清出來,就是想看看能不能通過他,直接將那七彩幻靈涎買下來,你可倒好,反倒是懷疑起我來了,哎,真是讓人心碎啊1沐鳶羲說著,輕輕地嘆了一口氣,臉上顯得極為難過。

「我相信,我當然相信你了。只是不敢相信那拍賣會竟然還有這等奇珍拍賣。」張宇一見沐鳶羲的表情,立刻表態道。

「這也沒什麼大不了的,據說這七彩幻靈涎只是數件壓軸的拍品之一,還不是最為珍貴的。到時候未央城,連帶著浴血平原,九成九武宗境界的高手都會前來,共同競爭那最後的壓軸重寶」

「什麼東西這麼貴重,竟然能夠吸引這麼多的大人物?」張宇疑惑的問道。

武宗高手,在未央城這塊地方,絕對是稱宗做祖的人物,平時那都是神龍見首不見尾,大部分都忙著閉關修鍊,以求更進一步,向著那至高境界邁進。

一般情況下,不是什麼生死存亡的危機,就算是勢力內部的核心成員,想要見他們一面都是難上加難,但是聽沐鳶羲的意思,在那天瀾拍賣會開始的時候,基本上都會悉數到場!

「不知道你聽沒有聽說過一樣東西——界心?」沐鳶羲說到這裡,神色也是凝重了不少。

「界心,我當然聽說過,難道這次最終拍賣的是一顆完整的界心?」張宇反問道。

「你錯了,不是一顆完整的界心,只是一顆殘破的罷了。但是據說它的原主人曾經達到窺陰境的巔峰,半隻腳踏入明陽境,這種修為,就算在中州也算是名震一方的大人物了。如果誰能得到它,將那殘破界心之中的法則悟透,那便有可能打破禁錮,邁入窺陰境,這對於那些久久不能突破的老怪來說,不瘋狂才怪。」沐鳶羲說到這裡,眼神之中也是露出一抹嚮往之色。

「殘破的界心便是引起這麼多武宗高手的搶奪,如果讓他們知道我手中不僅有一顆完整的界心,還有可能是明陽境超級高手的,會不會直接滅了我」張宇心中這般想著,便是忍不住打了一個冷顫,下意識的看了抽了沐鳶羲一眼,還好她並沒有發現張宇的異狀。

「怪不得師傅讓我緊守這個秘密,看來界心對於武宗接近的老怪誘惑之大,遠超我的想象。」張宇暗下決心,從今以後,絕對不會吐露任何關於界心的秘密,要不然,他極有可能成為眾矢之的,被人滿世界的追殺。

「呵呵,反正那種東西我又不會參與競爭,到時候只管將那株七彩幻靈涎拍下來就好了。不知道沐姑娘估計這靈藥我多少錢能夠拍下來。」張宇故意岔開了話題道。

「平常市價的話,最起碼三千萬中品靈石,但是這次參加拍賣會的都是各大勢力之主,競爭極有可能異常激烈,所以我估計最終的成交價有可能在四千萬左右,這已經相當於一件普通玄器的價值了,如果沒有人人從中作梗,你應該能夠成功將它拍到手。」沐鳶羲細細的分析道。

「四千萬!我擦,這麼貴!這不是在喝血嘛1張宇一聽價錢,忍不住怒罵道。

「別嫌貴,這種東西基本上都是屬於有價無市的珍貴靈材,對於許多人來說,就算現在沒用,也會儲存起來,以備不時之需,靈魂之中的傷勢可不比肉身上的,一旦不注意,極有可能造成進階困難,甚至可能導致境界衰退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