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蒼龍至尊>第一百六十三章 玄慈老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六十三章 玄慈老人

小說:蒼龍至尊| 作者:駱駝祥子| 類別:玄幻魔法

?

「哎,本以為我已經算是腰纏萬貫的大富豪了,可是現在才發現,自己的總資產也就夠買一株靈藥,說起來還真是讓人憂傷埃」張宇滿臉苦澀的說道。

「行了,你還抱怨,那還不讓那些只能一飽眼福的買家羞愧死!要知道這些勢力能有這麼多財富,可都是經過幾十年數百年積累起來的,哪像你這麼好運,直接從蛖殤的肚子里白撿!我這裡有一份拍品清單,你看看,還有什麼需要的沒有。」沐鳶羲極為鄙視的瞪了張宇一眼,隨手從儲物戒之中取出一本不知材質的小薄本,遞給了張宇。

「這麼多1

剛剛打開封皮,張宇便是被其中密密麻麻排列的藏品給嚇到了,忍不住驚呼道。

「呵呵,你也不想想,這可是三年一度的盛會,可是面向整座未央城和浴血平原的所有人,拍品達到數千件,一直要持續三天的時間。當然了這其中大部分只能算是精品,價值倒也不算太貴,但是勝在量大,足以讓天瀾拍賣行賺個盆滿缽滿了。」沐鳶羲笑了笑,一臉的理所當然。

「算了,這麼多蠅頭小字,看的我頭暈,還是在拍賣會上見到有滿意的東西再直接拍下來算了,現在想太多,也是白搭。」張宇搖了搖頭,略顯無奈的說道。

「這次,這麼多勢力參與角逐那殘破界心,場面一定極為火爆,就是不知道誰會成為最後的贏家了。拍賣過後,恐怕未央城也是要再次掀起血雨腥風了。嘿嘿,不過好在我是置身事外的,咱惹不起,倒是躲得起。」張宇有些幸災樂禍的怪笑了一聲道。

「吃不著葡萄說葡萄酸。」

沐鳶羲以為張宇因為無力參與競拍,發發牢騷而已,殊不知張宇才是隱藏最深的那個人。

「你如果錢不夠,我可以先借你幾千萬,但是我也就這麼多私房錢,畢竟家族產業是不允許私吞的。」沐鳶羲白了張宇一眼道。

「不用了,我這就去把上次咱們得到的那些無用的東西一股腦全都賣了,相信足夠參與這次競拍了。畢竟我又不去和那些大佬競爭界心。」張宇擺了擺手道。

「那好,那就去天瀾拍賣行吧,那裡的價格還算公道,正好也帶你熟悉一下環境。」沐鳶羲知道張宇對未央城並不熟悉,便是款款而行,開始在前帶起路來。

「這位小姐,您好,我叫小荷,不知道有什麼我可以幫助您的嗎?」沐鳶羲剛剛跨進拍賣行的大門,一道甜美的聲音便是緊跟上來。

「我身後的這位朋友才是你們這次最大的主顧,你可不要搞錯了對象,要不然你絕對會後悔的。」

聽著沐鳶羲那善意的提醒,這聲音的主人,一名看起來二十歲左右,容貌迤邐的紫衣少女連忙打量起一言不發的張宇來。

「公子,您和這位小姐是一起的吧,不介意的話,我直接招待你們二位可好?」小荷向著張宇恭敬的問候道,眼神之中滿是期盼之色。

畢竟,在拍賣場之中,每一個人侍女接待的賓客,只要他們在拍賣行之中有了生意往來,都是會得到一定的提成,交易數額越大,她們得到的好處便是越多,這才是薪資微薄的她們最大的收入進項,有時候碰到一個大主顧,那得到的提成可能是平日薪酬的數倍之多。

「沒問題。」張宇極為隨意的回答道,不管是誰接待他們,對於張宇來說都無所謂,既然已經有了人接待,自己又何必捨近求遠,再換一人呢。

「兩位,您請這邊走,不知道你們是有東西要買,還是有寶物需要售賣?」小荷聽到張宇的話,也是如釋重負一般,甜甜的問道。

「賣東西,你直接將你們的大管事找出來吧,這筆生意,已經超出你接待的能力範圍了。」沐鳶羲在自己家族的天寶樓也呆過不短的時間,對於這些艱難討生活的人也是極為熟悉,所以才有意給了小荷這麼一個機會。

「謝謝您的關照,您稍等,我這就去。」聽聞沐鳶羲的意思,小荷也是一驚,知道能超過自己許可權,交易額最起碼超過兩百萬中品靈石,為了防止這種大生意搞砸,一般都是由高層直接接待,但是有著自己領路這一層關係,好處自然少不了自己的。

大約三分鐘的時間,小荷便是迅速的折返回來,指著身後一名看起來精神矍鑠的老叟,恭敬的對著張宇道:「公子,這位是我們天瀾拍賣行的總執事-玄慈大人,由他親自接待你們。」

張宇點了點頭,以示明了,抬首看向了這衣著平平,鬚髮皆白的老叟。不一會,便是眉頭微皺,以他的實力,竟然從這老叟身上覺察不到絲毫的靈力波動!

但是老叟那雙深邃的眼神卻彷彿能夠看透一切!

張宇閉目發現,靈魂感知之中身前根本就是一片空白,如果不是這人活生生的出現在自己的面前,張宇甚至覺察不到此人的存在。

這種情況只有兩種可能,其一,這個老叟是從未修鍊過的凡人,其二,此人修為已經達到返璞歸真的境界,有意隱藏之下,自己僅僅大武師的修為,自然不可能察覺。

天瀾拍賣行身為未央城的霸主級勢力之一,總執事自然不可能是一名尚未修鍊的凡人,那麼便只能是第二種存在了。

張宇心中也是一凜,上前一步,稍顯拘謹的說道:「晚輩張宇,見過玄慈大人。」

「哈哈,根基深厚,又懂禮數,很不錯的小輩。你便直接叫我玄老就好了,大人,老朽可是承受不起。」玄慈老人和藹可親的說道,絲毫沒有上位者的那股威嚴。

「這個就是沐家的小丫頭吧,長得果真是驚艷絕倫,怪不得能夠迷得所有男人神魂顛倒呢。」

看著玄慈很快便是將目光轉向了沐鳶羲,張宇也是頃刻明白過來,感情自己還是托沐鳶羲的福,這才有幸見到這位大人物,要不然,身為天瀾拍賣行的總執事,日理萬機,怎麼可能因為一單生意便是親自跑上一趟。

「玄老謬讚了。」沐鳶羲一個欠身,淡淡的回答道。

「走,咱們上樓去聊,不知道今天張公子想要做多大的生意啊?」玄慈老人邊走,看似隨意的問道。

張宇想了想,便是伸出一隻手來。

「五百萬?也不少了。看來張公子也是準備在拍賣會上大展手腳啊,不過這些可能有點少啊,畢竟那種拍賣會競爭可是異常激烈。」玄慈老人點了點頭,似乎在喃喃自語一般。

「咳咳,那個玄老,您搞錯了,不是五百萬,是五千萬中品靈石。」張宇輕咳了一聲,善意的提醒道。

「啪。」

聞言,玄慈老人一個趔趄,差點摔倒在地,連忙收拾了一下有些失態的臉色,略帶深意的說道:「張公子真是深藏不漏啊,老朽看走眼了,莫怪埃」

「只怪當時我沒有說清楚罷了,」張宇露出一個尷尬的神色道。

「莫非張公子也是沖著那最後一件拍品而來?如果是這樣的話,你還是聽我老頭子一句勸,放棄吧,那東西不是你能染指的。這種至寶,無論是誰得到,都會惹來殺身之禍。」玄慈老人語重心長的說道。

「玄老,您放心,除了七彩幻靈涎是我志在必得之物以外,其他的買不買都無所謂。冒昧的問一句,不知道能不能通過拍賣行直接讓我見一見那位擁有此物之人,將那株七彩幻靈涎直接買到手,價錢好商量。」張宇再次恭敬的問道。

「這個老朽恐怕無法答應你了,畢竟拍賣行有規矩,如果沒有經過原主人的同意,是不能隨意泄露其信息的,這七彩幻靈涎的主人,曾經明確表示只拍不賣。因為這東西完全是他偶然所得,為了害怕別人覬覦自己的財富,不會見任何人。」

聽聞玄慈老人的話,張宇雖有些失望,但是也可以說是在意料之中。畢竟如果是自己的話,沒有相應的實力,卻擁有這等神物,實乃懷璧其罪,極有可能被一些用心險惡之輩謀財害命。

「張公子,看你的表情,對於此物好像十分急切,難道是家裡有煉丹師靈魂受到重創,需要用它療養?如果真是這樣的話,我們拍賣會到還有其他幾樣靈魂類靈藥,我可以做主賣給你,就當交個朋友了。只不過沒有七彩幻靈涎效用這麼大罷了。」玄慈老人何等人物,從隻言片語之中便是將情況猜了個**不離十。

「嗯,家師煉丹之時不慎損傷了靈魂,急需這類東西調養,只要天瀾有的,我都要了。」張宇也不怕玄慈老人坐地起價,一口應承道。

為了避免以後再有類似的情況出現,張宇決定以後一定要儲備一些靈魂類靈藥以備不時之需。

「這些是我需要賣掉的東西,玄老也直接幫我估個價,方便的話,我等會直接將那些靈藥帶走了。」說著,張宇屈指一彈,一枚儲物戒便是飛到了玄慈老人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