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蒼龍至尊>第一百六十四章 拍賣會開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六十四章 拍賣會開啟

小說:蒼龍至尊| 作者:駱駝祥子| 類別:玄幻魔法

?

玄慈老人將自己的神念朝儲物戒之內探去,不看不要緊,一看臉上又是一片獃滯.

「張公子,你不是在故意耍我吧1看著儲物戒之中安安靜靜躺著的兩件玄器和堆積如山的靈材,玄慈老人忍不住問道。

「玄老何出此言?」張宇不解的問道。

「你伸一隻手讓我誤以為是五百萬也就算了,後來又告訴我說五千萬,結果現在倒好,遞給我的儲物戒不提那堆積如山的靈材,就這兩件玄器,也不是五千萬中品靈石能夠拿得下的!光憑這些,可能剛剛晉陞沒多久的武宗都比不上你富有,你說,你這不是在耍我嗎?」

看著玄慈老人吹鬍子瞪眼,一臉氣憤的表情,張宇心中也是偷偷樂了一下,道:「玄老,這不是您說您這裡還有一些靈魂類靈藥存貨,如果我把它們買了,我不是害怕到時候參加拍賣錢不夠,那不就鬧笑話了嘛,所以,才忍痛割愛,不得不將另外一件玄器也拿出來賣掉了。」

雖然玄器珍貴異常,平常那是可遇而不可求,將它就這樣賣掉有些不舍,但是對於張宇來說,好鋼一定要用在刀刃上,現在恢復師傅墨塵才是重中之重,其他的一切都可以暫時捨棄。

「哦,原來如此。」玄慈老人聽完張宇的解釋,才點了點頭,平心靜氣下來。

「你這些靈材,我給你估價兩千萬,那兩件玄器呢,就放在拍賣會上拍賣吧,這樣,不僅你能利益最大化,我們拍賣行也能賺個名聲,你看如何?」玄慈老人以一種商量的口吻說到,已經完全把他放在了與自己等同的地位。

因為張宇這筆生意如果做成,基本上就接近近億的中品靈石,類似這種數額巨大的交易,除開三年一度的拍賣盛會之外,基本上都是發生在那種資深的老牌武宗高手身上,像張宇這般年輕的角色,倒還真是大姑娘出嫁——頭一回。

「當然可以。」張宇一口便是答應了下來,既然能夠達成雙贏的場面,自己何樂而不為呢?而且,從沐鳶羲那裡他得知,天瀾拍賣行的信譽極高,數百年的老牌子,完全不必擔心財貨什麼的被侵吞。

「這是一枚貴賓令牌,等到拍賣會開始的時候,你拿著它來參加競拍,就可以擁有專屬的貴賓包廂,每一間包廂都被我們施加了層層禁法,根本就不必擔心被別人窺視到**什麼的。而且,貴賓令牌還可以享受手續費減半等一系列高逼格待遇。」玄慈老人說著,順手將一枚金燦燦的令牌丟給了張宇。

「嘿嘿,謝謝玄老。」張宇微微一笑,謝道。

「這是你需要的靈藥,總共價值六百萬中品靈石,你拿去吧。到時候拍下七彩幻靈涎之後,直接從你那兩件玄器之中扣除就行。」

很快,那前去庫房拿取靈藥的侍女便是返回,將數枚封存在玉盒之中的靈藥遞給了張宇。

打開迅速的檢查了一遍之後,張宇便是將其盡數收回自己的儲物戒之中。在墨塵沉睡之前,為了以防萬一,就曾經將絕大多數靈魂類靈藥的藥性,大概價值,可能存在的產地,告知給了張宇,如果張宇記得沒錯的話,這幾盒靈藥最起碼價值七百萬中品靈石,六百萬買下,自己倒還算賺了。

「玄老,既然該辦的事,我都辦好了,那我們便是不再打擾了,咱們到時候再見。」張宇起身,辭別道。

「好,我也不強留你們,年輕就是好,珍惜眼前人吧。」看著張宇的生機勃發,玄慈老人突然感慨道。

走在返程的路上,張宇一直在回想玄慈老人最後一句話的含義,但是卻仍舊百思不得其解,無奈向著沐鳶羲問道:「沐姑娘,你對玄慈老人了解多少?」

「談不上什麼了解,只是對他從前的事略有耳聞罷了。你別看他現在老態龍鐘的樣子,但他可是實打實的巔峰武宗高手,甚至相傳已經半隻腳邁入了窺陰境,是未央城有數的高手之一。」

「在玄慈年輕的時候,也曾是個風流倜儻的翩翩公子,年少輕狂,欠下了不少情債。後來在被仇家追殺的時候,一名對他極為愛慕的女子用自己的命換了他一命,再後來,他隱姓埋名,再出世的時候,竟然一舉突破到中級武宗的地步。大仇的報之後,他便是加入了天瀾拍賣行,安安穩穩的當起了供奉。一晃數十年過去,他也成了天瀾權勢最重的領袖之一。」

「只不過,經歷那件事以後,玄老便是再也沒有動過情,孑然一身,直到現在。他說過,都怪自己年少輕狂,不知道珍惜,已經不配再愛,而且還時常勸告後輩子弟,不要等到失去,才懂得珍惜,那是已經為時晚矣。」

「原來如此埃」聞言,張宇也是明了了一切,沒有想到,玄慈老人竟然也是一個如此感性之人。要知道以武宗強者威望,會有無數擁有絕世之姿的美女都想著投懷送抱,只要他們開口,建立一個大大的後宮都是不成任何問題。

「沐姑娘,前面便是城主府了,我不便過去,就把你送到這裡了。接下來的幾天時間,我都會在客棧之中修鍊,咱們拍賣開始之日再見吧。」

對於張宇來說,修為才是根本,從能夠修鍊的那天起,他便是明白,修鍊需要苦耕不輟,再天才的武者離開勤之一字,都是無法登臨絕巔。

沐鳶羲自然明白張宇的心思,點了點頭道:「好的,到時候見。」

看著沐鳶羲離去的背影,張宇也是不再擔心,隨同小黑一同重新回到了上次住宿的客棧。

「小黑,你先找一處地方修鍊,我先將這些靈藥煉製一番,看看能不能將我師父從沉睡中喚醒。」說著,張宇便是從儲物戒之中取出剛剛得到的靈藥,除去封禁之後,開始配合著一些其他的靈藥煉製起來。

火焰翻滾之間,那一株株靈藥便是被張宇拋進了丹爐之中,不一會,便是開始融化,分解,一縷清香隨之飄散,瀰漫的整間屋子都是香味。

小黑本來已經做好準備,繼續煉化妖晶,但是也被這股香味所吸引,忍不住抬頭盯著張宇,目不轉睛的看起來。

此時的張宇,煉製手法較之以前已經有了極大的提高,曾經他還嘗試過煉製一些四品丹藥,但是成功率只有可憐的兩成,便無奈的放棄了。

今天這些靈魂類靈藥如果煉製成為丹藥的話,最起碼也是五品丹藥,以張宇的實力自然無法成功,所以,他便退而求其次,僅僅將其加入一些能夠更好的發揮藥效的輔料,將之熔煉到一起就行。

雖然這樣會使藥力流逝一部分,但也是張宇所能做到的極限了。

數個時辰之後,看著丹爐之中已經凝聚成凝膠狀的藥膏,張宇緩緩的熄滅了手中的火焰,現在已經可以著手讓墨塵吸收了。

「哎呀,我倒是忘了,師傅處於沉睡狀態,怎麼才能讓他吸收?」張宇一拍腦門,再次苦惱起來。

「大哥,你直接將這靈藥放到他的嘴裡不就行了,憑藉本能自然就會開始吸收其中的藥力恢復自身。」一旁的小黑突然插話道。

「對呀,我怎麼沒想到。」一語驚醒夢中人,張宇立刻便是將那煉製好的藥膏小心翼翼的從丹爐之中取出,轉移到墨塵沉睡的地方。

看著那越加虛化的身影,張宇也是陷入了深深的自責之中,本以為墨塵通過沉睡能夠逐漸恢復,但是沒想到反而更加虛弱了。

雖然張宇已經將藥膏放到了墨塵那虛幻的靈魂體上,但是十分鐘過去了,墨塵的靈魂體卻是沒有半點反應,這更加使得張宇心情焦灼起來。

「快點吸收,快點吸收啊1張宇心中不住的祈禱著,就在他要絕望的時候,轉機終於出現了。

只見墨塵那虛幻的身體之上猛地傳出一陣吸力,點點光華,不斷的從張宇煉製好的藥膏之中飛出,最終被墨塵完全吸收。隨著吸力的增加,那光點彷彿有些供不應求,最終整個被墨塵吞入了體內。

一旁觀看的張宇,生怕打擾了墨塵的恢復,就連呼吸也是逐漸放緩,目不轉睛的注視著眼前的一切。

再次經過了一個時辰之後,也許是將藥力吸收完畢,墨塵的身子輕輕地抖動了一下,好似要從沉睡中復甦一般。

雖然最終仍舊是沒有醒來,但是他的呼吸已經越加平穩,張宇知道這些靈藥已經起到了應有的作用,只不過墨塵傷勢過重,看來還是需要七彩幻靈涎才行。

本來張宇對於墨塵的蘇醒也沒有抱多大的希望,只要墨塵能夠恢復一些,他便安心了。當靈魂從造化玉碟之中退出來之後,張宇便是與小黑也是不再耽擱,開始全身心的投入修鍊之中。

俗話說,修鍊無歲月,轉眼之間,便是已經到了拍賣會開啟的日子,對於今天的拍賣,張宇心中也是萬分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