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蒼龍至尊>第一百六十六章 坑他一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六十六章 坑他一把

小說:蒼龍至尊| 作者:駱駝祥子| 類別:玄幻魔法

?

那冷冷凝視著窗外的沐鳶羲神情一動,再次道:「這一伙人都是咱們最需要注意的,你看到最左面的三名老者沒有?他們是血岩谷的三大長老,依次叫石達,石秀,石磊,他們雖然才不過僅僅位列中級武宗,但是因為這三人是血濃於水的親兄弟,通過一門三生劍陣,三人心意相通,據說能夠與窺陰境的超級高手搏殺片刻,威名極盛.」

「至於中間那個矮矮胖胖,滿臉堆笑,左右逢源的老者,則是一名獨行俠,人稱笑面佛司徒海,從來都是一臉笑意,看起來人畜無害的樣子,但卻是笑裡藏刀,你從來看不透他的內心。許多人臨死的時候,都不知道自己因何而死。修為武宗巔峰,配合上使得出神入化的成名絕技九陰蝕骨爪,令人聞風喪膽。」

「右邊那一伙人中,領頭的那個中年男子名叫封萬里,是傀陰宗的當代宗主,他也是巔峰武宗境界的高手。不僅自己境界高強,一手傀儡之術更是讓人防不勝防,許多得罪過他的人,有時候在和他交手的時候,不知不覺中就成為了他的傀儡,任他擺布。加上出手狠辣,也不可隨意招惹。」

「至於他旁邊緊跟著的青年則是他的幼子封文斌,極受他的寵溺。而且封文斌的天賦也是極高,三十歲不到的年紀,已經是中級武尊的巔峰。此子比他爹還要兇殘,凡是與他作對過的,全部被他殘忍虐殺。」

「曾經流傳過這麼一句話,寧招石家三兄弟,不惹笑面佛司徒,罪父尚能苟偷生,恨子難以留冤魂。」

「這句話意思是說,寧願招惹血岩谷的三大長老,也不能招惹司徒海,因為血岩谷家大業大,可能還不會顧及上你,但司徒海無親無掛,招惹到他,一定會滅你滿門。你如果得罪了封萬里,還可能成為任其擺布的傀儡,但是得罪封文斌絕對是魂飛魄散的命1

「這麼狠毒1張宇忍不住驚呼道,畢竟人心隔肚皮,從面相上看,笑面佛慈眉善目,就如同和善的老爺爺一樣,而那封文斌也是一風度翩翩的陽光男子,談笑之間,都給人很大的好感。

接下來的短短時間裡,又是數波超級勢力來臨,沐鳶羲顯然已經做足了功課,對於他們的背景之類的都知之甚詳,一點不拉的告知了張宇。

「怎麼沒見到城主府來人?」眼看拍賣都要開始了,但是張宇仍舊沒有見到付文清的身影。

「估計剩餘那些大勢力已經在咱們之前到來了,肯定都已經靜候在包廂之中。到最後競拍的時候,自然會冒出頭來。」沐鳶羲提醒道。

「咳咳,大家安靜一下,萬眾矚目的拍賣盛會即將開啟,今天呢,就由老朽玄慈親自主持,在這裡,我代表天瀾拍賣行感謝各位的支持1就在這時,一道蒼老,但是中氣十足的聲音猛地響起,回蕩在龐大的會場之中。

看著那和藹可親的身影,拍賣場頓時響起一片驚呼之聲。

「竟然是玄慈大人,玄慈大人可是好久沒有主持過拍賣會了1

「看來天瀾對這次拍賣會很重視啊1

環顧四周一分鐘之後,玄慈將手掌上揚,輕輕地向下壓了壓,全場頓時變得鴉雀無聲,畢竟在場之人,幾乎沒有誰不知道玄慈的大名的。

「想必諸位都是有備而來,肯定有著自己心儀的物品想要競拍,老朽便是不再耽誤大家的時間,我現在宣布,本次拍賣正式開啟1

在近萬人目光的注視下,玄慈淡淡一笑,再次道:「接下來就是本場拍賣第一件熱身拍品,一件一品玄器——風雷錘!將靈力灌注進入其內之後,每次揮出必有風雷相隨,殺傷力驚人1

隨著玄慈聲音的落下,一名身材火辣的女子便是手執黑色托盤走上拍賣台,其上一柄加持著層層保護禁法的黑色重鎚安安靜靜的躺在那裡,即使隔著老遠,依然能讓人感受到其內蘊含的恐怖能量。

此錘一出,可石破天驚!

「大家都知道,玄器本就異常珍貴,往往剛剛出世便是被那些大勢力收歸囊中,更何況像重鎚這種鑄造起來極為耗費材料的玄器,今天只要你買到便是賺到,錯失這次良機,你可能會追悔終生!起拍價三千五百萬中品靈石,每次加價不少於一百萬中品靈石,接下來,看得上眼的請競價1

玄慈顯然對於拍賣十分在行,三言兩語之間,便是將現場的氣氛調動了起來。

「天啊,玄器,第一件竟然就是玄器!天瀾的底蘊實在是深厚啊1

「可惜,我們也就只能一飽眼福,畢竟玄器可不是我們能夠奢望的,我現在連一件最低等級的寶器都沒有。」

聽著拍賣場眾人七嘴八舌的討論聲,張宇也是會心一笑,那柄玄器重鎚剛一出現,他便是認了出來,郝然是自己交給天瀾拍賣行代為拍賣的兩件玄器之一,沒想到第一件拍品就被玄慈拿出來引爆現場的氣氛。

既然東西都是自己不需要的,張宇便是放棄了關注,倚靠在柔軟的獸皮大椅上,微眯著雙眼,靜靜地等候最終成交價的出現。

「既然大家都不出價,那便讓我來帶個頭吧,我出價三千六百萬1安靜了半分鐘之後,一道熟悉的聲音從包廂之中傳來,一下子便是讓昏昏欲睡的張宇來了精神。

「聽聲音,剛才那個應該是付文清吧,嘿嘿,沒想到這傢伙竟然看上了我的東西,這次可得好好坑他一把。不過不知道,這個會不會違反拍賣行的規則啊?」張宇站直了身子,露出一個狡詐的笑容道。

「一般情況下拍賣行都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反正又不是他們暗箱操作,這種慪氣式的競爭是他們最喜歡的,畢竟價格越高,他們收到的傭金便是越高。只不過你注意點,別玩過火,到時候砸在自己的手裡,我才要笑了。」一旁的沐鳶羲笑了笑說道。

對於付文清,她的印象也是極差,如果不是因為沐楓待在城主府的話,她早就呆不下去了。

「嘿嘿,付老弟,為兄對於這柄重鎚也甚是喜歡,不知道可否忍痛割愛呢?我出價三千七百萬。」陰傀宗的封文斌也是競價道。

「文斌兄,你可是有趁手的玄器了,還是不要和小弟競爭了,我的武器才僅僅頂級寶器,這次終於見到有喜歡的武器,說什麼也是不願放手的。」付文清繼續加價道。

那便手底下見真章吧,三千七百萬1

「三千九百萬1這一次付文清直接便是加價兩百萬中品靈石,一副志在必得的表情。

「城主府果真是財大氣粗啊,哎,我老爹這次就給了我四千萬,如果你能超過我,那麼,這風雷錘便是你的了。」封文斌慵懶的聲音傳來,顯然對於這柄玄器重鎚的渴望並沒有付文清那麼重。

玄器這種重寶,基本上只有包廂之內的貴賓才有那個實力參與競拍,而此時角逐的兩方少年都是有著極為深厚的背影,如非必要,沒有人願意在這個時候參加進來,到時候一下子得罪兩大勢力。

「四千一百萬1付文清再次加價道,」多謝文斌兄承讓了。」

「四千一百萬,還有沒有更高的。如果沒有的話,這柄玄器風雷錘便是歸付少爺所有了。」玄慈笑眯眯的望著場中,象徵性的說道。

畢竟對於這柄玄器他的期望也就是四千萬,現在這個價錢在他看來已經十分滿意了。

就在付文清想要以得勝者的姿態,再說些冠冕堂皇的獲獎感言之時,一道不合時宜的聲音猛地回蕩起來:「我出四千三百萬1

玄慈循著聲音望去,雖然中間有著層層禁法存在,但是他對於每一間包廂的主人都有所了解,自然認出了參與競價的是玄器的原主人張宇,礙於此時的場合,只能無奈的嘆了一口氣,當做什麼都不知道。

可是這嘆息在付文清看來卻是極大的諷刺,他的臉上彷彿被人狠狠打了一巴掌一般,笑容一下子便是消失不見,陰沉的彷彿能夠滴出水來。

「哈哈,付老弟,我可是已經做出了讓步,拍不拍的下來,就看你自己有沒有那個本事了,大家都看著呢,你可別認慫啊1本來都已經認輸的封文斌唯恐天下不亂,立刻站起來挑撥道。

封文斌的嘲諷,更使得付文清面子掛不住,但是他的錢也都是來自父親付尚,而對於此次親至的父親的目的,他是也一清二楚,無奈之下他只有將目光投向了在一旁閉目養神的付尚。

「最多五千萬1

聽到父親竟然再次給予自己支持,付文清臉上也是露出一抹喜悅之色,躬身道:「謝謝父親。」

「四千五百萬1付文清惡狠狠地說道。

「四千七百萬。」張宇再次不緊不慢的加價道。

「好小子,有種,敢不敢報上名來,我付文清以後也好好好拜會一下1